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天帝 > 第三千八百二十五章 血脉异变
  “嗯?”入眼的一幕,让聂天脸色一沉,心中惊讶一声。他

  之所以没有出手,是因为他早就觉察到,高空之上有一股气息,暗暗将他锁定了。

  锁定他的人,正是那名跟叶无夜一起出现的叶家老者。

  那老家伙的实力已经达到天义九重,如果聂天冒然出手,一定会引得叶家老者出手,到时候局势只会更糟糕。聂

  天没有想到,君剑刑受到的心理冲击如此之大,即便是在面对生死一刻,都没有半点反应。“

  君剑刑!”高空之中的淋淋一幕,让牧雪妍俏脸骇然一变,惊叫一声,声音都变得尖利刺耳。那

  一道利刃,刺在君剑刑的胸口,却是扎在了牧雪妍的心口,那种痛彻心扉之感,让她完全无法承受,好似灵魂被人瞬间撕裂了一般。而

  此刻,远处围观的寥寥几名武者,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到,完全说不出话来。

  “你……”君剑刑身躯颤抖着,整个人如同沐浴在鲜血之中,嘴巴张得很大,却是说不出话来,甚至发不出半点声音。

  “君剑刑,你知道为什么牧雪妍会说出那样的话吗?”叶无夜一步踏出,来到了君剑刑的面前,低沉开口,一张脸阴森到了极致。

  “为……”君剑刑嘴唇颤抖着,但是后面的那两个字,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因为,她已经……”叶无夜一脸狰狞地笑着,眼中的那种凶戾,让人不寒而栗,沉沉说道:“怀了你的孩子!”

  “我,的……”叶无夜的话,好似一道道利刃一般,重重地刺在君剑刑的心上,让他丧失生机的眼神,骤然一颤,脸上的绝望,瞬间被愤怒所代替。此

  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了一切。为

  什么牧雪妍会嫁给叶无夜?为什么牧雪妍会选择叶无夜?为什么牧雪妍会说出那样的话?

  牧雪妍所做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尚在腹中的孩子!

  “君剑刑,我告诉你这些,就是为了让你死得更加痛苦。”叶无夜沉沉开口,说道:“我要让你知道真相之后,依旧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无能为力改变这一切。”“

  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杀牧雪妍,也不会杀那个孩子。”“

  我会把他养大,让他叫我父亲,让他知道,一个叫君剑刑的人,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人渣!哈哈哈……”

  再一次,叶无夜发出歇斯底里的狂笑,整个人如同癫狂一般,狞笑之中透出变态的满足感。“

  叶无夜,你这个畜生!”君剑刑眼神骤然一颤,突然暴吼一声,一双黑暗的眸子,竟然在一瞬之间,变得腥红起来,而他全身的气势,在一瞬之间,轰然爆发出来,如惊涛骇浪一般,冲击得虚空颤抖不已。“

  嗯?”出乎预料的异变,让叶无夜脸色一变,惊讶一声,随即身影狂退千米之外,一双眼睛低沉而疑惑地看着君剑刑,一脸不解。

  他没有想到,君剑刑在垂死状态之下,竟然还能爆发出如此可怕的力量。“

  这是什么力量?”另外一边虚空之中,聂天脸色一变,心中惊讶一声。刚

  才叶无夜和君剑刑之间的对话,他听得很清楚,体内力量早已在翻腾,狂涌激荡。

  他在君剑刑的身上,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当

  初,他在域界的时候,被祸九神逼得只能离开墨如曦母子,而在他将要进入圣界的时候,又再一次地被迫和墨如曦母子分离。而

  眼前的这一幕,跟他当初所面临的境况,是多么的相似啊。

  甚至,君剑刑所面对的敌人,比祸九神等人,更为凶残,更为暴戾,更为诛心!

  君剑刑原本已经是垂死之态,但当他听到牧雪妍腹中已经有了孩子之后,瞬间所爆发出的力量,却是惊世骇俗的强。

  一个父亲,为了自己的孩子,所能释放出的潜能,无法想象!

  聂天目光微微颤抖着,此时他在君剑刑的体内,感知到一股力量,正在慢慢地觉醒,这股力量,甚至在修复君剑刑破损的身体。要

  知道,君剑刑先是和聂天一战,然后又被那名实力强横的叶家老者一掌拍下,刚才更是受了叶无夜的致命一击,而且是心口洞穿的绝杀之伤。

  此刻还有实力反扑,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他的血脉,正在发生异变!”就在这个时候,小肥猫的声音响起,惊叫一声,显得非常讶异,好似看到了不得了的事情。“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血脉异变?”聂天目光一凝,不由得愣了一下。

  他没想到,君剑刑的身上,竟然会发生这么诡异的变化。一

  般而言,血脉异变一般都是武者出生之时所发生的,偶尔也会在幼童时期发生。

  而随着武者的年龄增长,血脉渐渐稳定,发生异变的几率就会变得很小。谁

  能想到,已经是天谕九重实力的君剑刑,竟然还能发生血脉异变。

  “人在究极状态之下,所能爆发的潜力,简直无限!”小肥猫眼神颤抖着,忍不住惊叹道。

  君剑刑在极致的绝望觉醒和愤怒之下,能够突破武体和血脉极限,让血脉发生异变,实在是太惊人了!

  “他的血脉异变,好可怕!”聂天望着君剑刑,目光颤抖不已,十分震惊。

  他感知到,君剑刑的经脉骨骼,在一股诡异力量的冲击之下,竟然在重塑!“

  这股血脉之力太强了,这家伙的经脉骨骼竟然重新被塑造了!”小肥猫也在此时发现了异常,眼神颤抖不已,惊声说道。

  如此可怕的血脉异变,纵然是他都没有见过。“

  怎么可能?”叶无夜望着君剑刑,显然察觉到了不对,眼神骇然一颤,忍不住惊叫一声。眼

  前这样的一幕,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轰!”而在此时,君剑刑体内的那股血脉之力,还在疯狂暴涨着,他身躯之上的伤口,竟然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全身的气势也在不停地暴涨,甚至有突破天义之境的迹象。“

  君剑刑,你想翻,不可能!”叶无夜眼神一沉,全身杀意喷薄而出,身影再次动了,直接一掌拍出,狂暴之力呼啸而出,如滚滚洪流,压向君剑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