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天帝 > 第四千三百九十三章 封云降临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轰!”烽天命宗刑峰大堂之上,天岳旗主范重暴怒出手,一掌拍下,雄浑掌影如山,轰然压向聂天。一

    瞬之间,聂天感受到天地压顶之势,脸色不由得一变。他

    没有想到,范重竟然如此大胆,敢在刑峰大堂众目睽睽之下对他出手。毕

    竟,这里是刑峰大堂,其他虽然地位没有范重高,但也相差不多。

    范重气急败坏明目张胆的出手,分明有杀人灭口的嫌疑!

    但是其他人却只是一惊,并没有想出手制止。范

    重乃是天武八重圣祖,只差一步就能登临天武巅峰,力量之强,可想而知。

    范重知道聂天非是一般的天劫武者可比,所以加重了一掌之力。

    他这一掌,不要说天劫圣王武者,即便是弱一点的天武圣祖,也要名丧当场。聂

    天就算再强,再逆天,也不可能以天劫之境,媲美天武圣祖吧。范

    重料定,一掌落下,聂天必死无疑!

    聂天冷然而立,身影不动如山。面

    对灭顶一掌,聂天只是轻轻一步踏出,顿时一股剑意冲天而起,化作一道剑影,如千钧之顶,强势对抗。“

    嘭!”下一瞬间,掌影落下,一声闷响,庞然剑影节节崩碎,剑气狂浪冲击四方。不

    过那道掌影,也在即将落在聂天头顶的时候,失去了力量,轰然而碎。

    而聂天,身形微微一震,倒退数步,稳稳站住,面色如常。

    “怎么可能?”范重双瞳不由得一缩,直接惊叫一声。一

    掌之力,足以灭杀天武强者,但却被聂天,轻松挡下了,这让范重如何不震惊。而

    且聂天只是释放一道剑意,甚至连剑都没出,说明他还没有显露真正的实力。“

    这……”其他人见状,也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呆愣当场。他

    们眼前站着的,真的只是一名天劫圣王武者吗?若

    真是这样,那聂天所展露出的实力,已经颠覆了众人的武道认知。

    温伦等人在一旁,也愣住了。

    尽管之前已经见过聂天的出手,但此刻他们所感受到的震撼,则是更为强烈。

    要知道,出手之人可是天岳旗主范重啊!

    范重远非辛崖苏珂等人可比,这是真正的强者。

    但聂天却依旧面色不改,说明他有自信,正面对抗范重!但

    是这可能吗?

    天劫圣王武者,对抗一名几乎一只脚踏足天武巅峰的强者,这也太惊世骇俗了吧。

    “范旗主,这么快就沉不住气,要杀人灭口了吗?”聂天嘴角扯动,一双眼睛冰冷地盯着范重,同样有了杀意。

    范重铁拳攥紧,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着。聂

    天的眼睛,就像一双利刃一般,将他的伪装无情刺破。而

    且聂天城府极深,竟然不动声色之间,将他逼到了这种地步。

    此时的范重,不禁有些进退两难了。他

    没有想到,聂天的实力竟能强悍到这种程度。

    而他已经出手,无疑让其他人有了怀疑。他

    第一掌没能杀掉聂天,接下来若是再出手,那他这个旗主,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更

    关键的是,刚才没有人出手阻拦,不代表接下来,还没有站出来。现

    今形势,已经是聂天占了上风,范重却是骑虎难下了。聂

    天的沉稳从容,也让范重有些犹豫。

    范重甚至隐隐有一种感觉,聂天的巅峰战力,未必比他弱!

    虽然这个想法让他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但眼前的银发青年,显然不能以常理推断,任何事情发生在他身上,都不奇怪。“

    小子,你不要血口喷人。”范重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沉沉道:“你故意激怒本旗主,让本旗主对你出手,我看你才是包藏祸心之人!”“

    哼哼。”聂天不禁笑了,蔑然道:“范旗主,颠倒黑白颠倒得如此理直气壮,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看来我们烽天命宗,真是藏龙卧虎啊。”“

    嗯?”范重眉头一皱,听出聂天的话有些不对头,冷声道:“小子,你是烽天命宗的人?”“

    他是……”温伦见状,上前一步,刚想说出聂天的身份,却是突然感觉到背后一股雄浑之力袭来,让他整个人不由得一凛。转

    身望去,一道灰衣身影闪电般袭至,周身气势浩荡,人尚在半空之中,便一掌直接拍出,正是冲着聂天而来。

    聂天同样感觉到强悍压力,脸色微微一沉,昊天剑直接出鞘,一道凌厉剑意自背后冲出,硬抗突来一掌。

    “嘭!”下一瞬间,一声闷响传出,炸裂之中,滚滚狂浪冲击而开,疯狂肆虐。聂

    天身影狂退数十米,这才堪堪稳住身形,但却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脸色煞白如纸。而

    在大堂之上,一道灰衣身影强势降临,周身气息狂暴,如一头狂兽一般。

    “沈旗主!”突来一幕,让众人脸色齐齐一变,随即看清楚来人,不由得惊呼一声。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烽天命宗四大旗主之一,封云旗主沈云鹤!

    沈云鹤看上去年纪不大,尚在中年,一双眼睛阴狠无比,死死锁定聂天。

    聂天眉头微皱,嘴角血迹消失,整个人恢复了气势。刚

    才的一掌,实在凶险,如果不是他出剑及时,此时恐怕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沈云鹤一掌打伤聂天,而范重则一掌失手,这并不是因为沈云鹤的实力强于范重,而是因为范重之前并未动用真正实力。但

    沈云鹤暴怒一掌,显然已经用了七八分实力。

    即便这样,他这一掌,也只是让聂天受了轻伤而已。对

    于拥有第十命脉的聂天而言,这样的伤,完全无恙。“

    受本旗主一掌,竟然没死,你果然有些实力!”沈云鹤站定,冷冷盯着聂天,一脸阴森。“

    原来你是沈刻的父亲,来给儿子报仇了,是吗?”聂天上前一步,整张脸阴沉下来,透出骇人之色。“

    小子,死到临头还能这么淡定,本旗主都有些佩服你了。”沈云鹤阴冷一笑,周身涌动起一股滔天气息,雄浑澎湃无比,竟有雷云轰鸣之势。

    “这……”堂上众人见状,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谁

    能想到,沈云鹤竟然要直接使用血脉之力了。

    很明显,沈云鹤杀心已定,必杀聂天!

    这也难怪,沈云鹤本就强势霸道,在烽天命宗无人敢惹。

    而他的独子,却被人当众打伤,他岂能不怒。范

    重看着沈云鹤,不由得嘴角扬起,露出一抹阴翳之色。

    他错失了杀聂天的第一机会,已经不适合再出手,而沈云鹤的到来,简直恰到好处。正

    好借沈云鹤之手,杀了聂天!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