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天帝 > 第1675章 做贼心虚
    第1675章 做贼心虚

    聂天不再犹豫,直接开启龙纹禁符,一股股诡异的龙形符文涌动开,他的气势疯狂地暴涨起来。

    “这……”欧阳凌邪猛然察觉到聂天的气势在暴涨,甚至连实力都晋升了,不由得脸色一僵,竟是说不出话来。

    随着龙纹禁符开启,聂天的实力暴涨起来,直接从中位神后期提升到上位神初期。

    他此时只是开启龙纹禁符,并没有使用禁龙血脉和禁龙魂骨。

    他觉得,对付欧阳凌邪,一个龙纹禁符足够了。

    “又是那种符文之力!”看台之上,陌元伟看到聂天周身释放的可怕符文,不由得眼神一颤,惊叫出来。

    “好诡异的符文,竟然能够提升聂天的实力。”风不语眉头皱紧,感觉到聂天的尸体在提升着,心中疑惑不已。

    他见过很多符文阵法之力,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聂天这种如此可怕的符文力量。

    “聂天,你究竟隐藏了多少实力。”风不语心中暗暗苦笑一声,他这时候才知道,刚才他为聂天担心,纯属多余。

    擂台之上,聂天全力开启龙纹禁符,嘴角扬起一抹森寒笑意,目光冰冷地盯着欧阳凌邪,冷冷说道:“这一场战斗,该结束了。”

    话语落下,聂天手中长剑扬起,剑锋之上两团可怕的火焰涌动着,竟是神奇地融合在了一起。

    “混沌之焰融合星魂之焰的力量,再配合上龙纹禁符之力,足够杀你了。”聂天嘴角扯动,扬起一抹冷冽的弧度。

    “傲剑诀禁忌之招,灭天三剑第三式,血噬苍穹!”聂天低吼一声,周身的血气和剑意疯狂暴涨起来,绝杀的一剑向着欧阳凌邪,疯狂斩下。

    “轰!”血气,剑意,混沌之焰,星魂之焰,四股可怕的力量融合在一起,一道燃烧着炽烈火焰的血色剑影呼啸而出,好似火龙惊天,气势强悍至极。

    欧阳凌邪见状,眼神不由得颤抖一下,随即周身释放出滚滚如潮的九邪寒气,冰洁周身数千米的空间,将他自己笼罩起来。

    “轰隆!”下一刻,火焰巨剑轰击在被冰封的空间之中,好似撞在在冰山之上,巨大的剑身猛然一滞。

    “喀!喀喀喀……”几乎同一瞬间,一声撕裂的脆响声响起,冰封的空间出现一道巨大的裂痕,瞬间呈蛛网状开裂,随即欧阳凌邪周身的九邪寒气开始崩碎,火焰巨剑向着他狂压过来。

    “不要!”一瞬之间,欧阳凌邪感觉到了真切的杀机来临,惨嚎一声,声音都变得尖厉刺耳。

    他万万没有想到,聂天的实力竟是如此强悍,远远超出他的预料。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知道,原来他根本不是聂天的对手。

    但是此时明白这一点,已经晚了。

    “嗤嗤嗤……”火焰巨剑狂轰而来,冲破九邪寒气,空中传出刺耳的声音,落在欧阳凌邪的耳中就像是地狱的丧钟一般。

    聂天的绝杀一剑,若是落下去,欧阳凌邪必死无疑。

    “手下留人!”就在欧阳凌邪生死一瞬间,聂天神识之中突然响起,一道低沉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透着巨大的紧张。

    这个时候,居然有人传声给他!

    聂天听到这个声音,眉头不由得一皱,随即全身的气势骤然变弱,手中长剑猛然收势,虚空中的火焰剑影顿时弱了不少。

    “轰隆!”下一刻,火焰剑影轰击在欧阳凌邪的身上,后者直接倒飞出去,随即却是直接在半空中稳住身形。

    因为聂天猛然收手,火焰剑影的威力大大减弱,并没有对欧阳凌邪造成重伤。

    “欧阳先生!”聂天身影屹立在半空之中,猛然抬头看向一道身影,淡淡开口。

    危急一刻出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欧阳家的家主欧阳复。

    聂天正是听到欧阳复的声音,所以才猛然收手。

    “多谢小兄弟!”欧阳复身影稳住,看到欧阳凌邪没事,不由得长长呼出一口浊气,脸色缓和许多。

    他刚刚来到,便看到欧阳复生死一幕,他想出手,却是来不及了,只能直接传声过来。

    他没有想到,聂天听到他的声音,竟然真的停手了。

    “欧阳先生客气了。”聂天淡淡一笑,他知道欧阳复身上发生的事情,觉得后者是个悲情人物,所以愿意给后者一个面子。

    “父亲!”欧阳凌邪惊魂未定,长喘几口粗气,这才看向欧阳复,眼神不由得闪烁一下,愕然开口。

    他显然没有料到,欧阳复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邪儿,你没事就好。”欧阳复点头一笑,神情之中难掩关爱之意。

    他的妻儿惨死,膝下只有欧阳凌邪这么一个义子,对其视若己出,甚至比亲生儿子更为疼爱,完全把自己对妻儿的亏欠,都弥补在了欧阳凌邪的身上。

    若是欧阳凌邪死了,欧阳复真的会发疯。

    他真的不想再体验一次痛失爱子的痛苦。

    “父亲,我只是想替欧阳残报仇,所以才……”欧阳凌邪马上冷静下来,微微躬身,一副非常愧疚的样子。

    “邪儿,你不要再说了,为父都知道。”欧阳复淡淡点头,随即看向聂天,说道:“小兄弟,多谢你不杀邪儿,欧阳残的事情,欧阳家不会再追究。”

    “嗯。”聂天微微点头,全身的气势收敛起来,目光却是在欧阳凌邪的身上扫了一下,诡异地闪烁一下。

    他看得非常清楚,欧阳凌邪在看到欧阳复的第一眼,表露出来的不是欣喜,而是惊恐,更准确一点来说,是做贼心虚。

    按照道理来说,欧阳复出现,欧阳凌邪应该非常开心,怎么反而会惊恐呢?

    他是来给欧阳残报仇的,这没有什么好紧张的,干嘛要做贼心虚呢?

    “欧阳凌邪,你一定有什么事情慢着欧阳复!”聂天心中暗暗说道,随即收回看向欧阳凌邪的目光。

    欧阳复对欧阳凌邪太过宠爱,好像只能看到后者身上的优点,完全看不到缺点。

    欧阳凌邪说什么,欧阳复都不会怀疑。

    “邪儿,我们走吧。”欧阳复看着欧阳凌邪,淡淡说道。

    欧阳凌邪看了聂天一眼,虽然心中非常不甘,但还是身影一动,来到欧阳复的身边,准备离开。

    “欧阳先生!”就在此时,聂天却是突然抬头,看向欧阳复,直接传声给欧阳复,说道:“陌先生有些事情想找你,今晚可否请你到陌家小院一谈。”

    欧阳复眼神微微一沉,想了一下,随即点头答应。

    欧阳父子不再停留,直接离开。

    聂天望着两人的身影,嘴角微微一笑,心中说道:“欧阳复,并不是陌元毅要找你,而是我有事情找你。”

    聂天假借陌元毅的名气请欧阳复,并没有什么阴谋,只是不想让后者怀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