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九二一章 粗俗的读物
  京师紫禁城,撷芳殿。

  朱厚照上完一天的课,迫不及待拿着靳贵刚送到宫里的木匣,回到自己的寝殿去研究沈溪从几千里外给他送来的好东西。

  “沈先生越来越没诚意了,以前每个月几乎都有一口大箱子,这次就给个木头盒子,这么轻,里面能有什么好东西?”

  朱厚照最期待的莫过于武侠小说,之前几本他都看完了,感觉很不过瘾,于是又让张苑给他讲几个以前听来的故事,无不是什么《童林传》、《说岳全传》这样“老掉牙”的故事,本来内容就不精彩,张苑还不能挑故事精彩的部分说,以至朱厚照兴趣乏乏。

  还是沈溪写的这种全新的武侠小说更合他的心意,首先是通俗易懂,全部采用白话文写作,另外就是人物形象描写深刻,什么神雕大侠、四条眉毛的陆小凤、六脉神剑时灵时不灵的段誉等都成了他每天必然模仿的人物,甚至他还对书中的武功秘籍感兴趣,遣人到外面打探却毫无所得,这让朱厚照非常郁闷。

  张苑跟在后面,进到太子的寝殿,张苑焦急地说道:“殿下,这些东西是否找人查过,万一里面有毒蛇毒蝎子……”

  “我去,张公公,你就不能说点儿好听的么?本宫又不是小孩子,净吓唬人。”

  朱厚照尽管不相信沈溪会送毒蛇毒蝎子给他,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把木匣交给张苑,“你来打开!”

  张苑只怪自己嘴贱,不过他还是依言把木匣拿过来,有危险自己抗总比让太子犯险好,太子出事他几个脑袋都不够砍的,但若他因保护太子而受伤,那意义就不同了。如今看起来,他倒更期待这木匣里面有危险之物。

  等张苑谨慎地把木匣打开之后,才发觉里面只有几本书,还有一点小玩意。

  “都说了没事还不信!”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朱厚照探头看了一眼,伸手将张苑扒拉到一边,拿出木匣里面的东西,让他最关心的是那些书籍,打开来,一册册无不是他向往已久的武侠小说,翻过之后,他稍微有些失望:

  “早知道应该写信给沈先生,让他给我找本武功秘籍来,之前那《葵花宝典》和《辟邪剑法》就挺不错的……嘿,《笑傲江湖》有新内容了,我要看看令狐冲有没有把小尼姑仪琳娶回家。”

  张苑一听哭笑不得,熊孩子读武侠小说时,他近水楼台,把武侠小说大致看过,朱厚照所说的两种武功他这种人练起来最合适不过。自己被迫做了太监,而这位小主子居然要主动练那需要自宫的秘籍?

  张苑赶紧提醒:“太子殿下,您可不能自残身体。”

  “谁要自残身体?哦对了,就是自宫,对吧?把那撒尿的玩意儿割下来?哈哈……”

  朱厚照指了指张苑,丝毫不为张苑的苦楚考虑,以别人的短处为乐,“行了,本宫知道怎么做,不练《葵花宝典》和《辟邪剑谱》,还是练《独孤九剑》,那玩意儿也很强。你先下去吧,本宫要看书,晚饭送来放到一边,我饿了自然会吃,如果父皇和母后来,立即知会本宫一声!”

  张苑非常无奈,他知道之前《笑傲江湖》只写了十二册,朱厚照看到最精彩的时候没了,一直无比懊恼,这下好了,后面六册来了,看样子有最后的大结局,朱厚照肯定又要废寝忘食看上好几天。

  张苑往木匣里打量一下,除了武侠小说外,其实还有东西,可惜朱厚照这会儿的注意力全都放在武侠小说上,其他的根本就没留意。

  张苑是有心人,朱厚照现在不在意的小东西,或者回头就会被朱厚照拿来当宝贝,他赶紧收起来,等回头再拿出来“献宝”,到时候朱厚照指不定认定这些好东西是他找人弄来的。

  “我这小侄子真有本事啊,年纪轻轻就深得皇帝和太子的赏识,如今人在外地做官,却总能寻摸一些好东西吸引太子的注意。人不在东宫,却是太子最在意的人。”张苑心里很妒忌沈溪,但他知道跟沈溪没有可比性。

  他妒忌沈溪也无济于事,反倒不如想想怎么利用好沈溪,为他将来在皇宫里争取到晋升的机会。

  东宫常侍意味着伴随在太子之侧,若太子继位,他便可以飞黄腾达。

  明朝皇帝普遍不长寿,近几代皇帝都是四十岁左右的寿命,所以张苑也很希望弘治皇帝能早点儿驾崩,太子年岁小,对身边人倚重,他就有可能在皇宫和朝堂上呼风唤雨。

  ……

  ……

  看了三天三夜小说,朱厚照眼睛发红,旁人看到后还以为他生病,其实只是因为熬夜看书的缘故。

  上课的时候熊孩子要么睡觉,要么继续在书本后面夹着武侠小说继续看,东宫讲官早就习惯太子缺课和胡闹,现在太子能安静地坐在那儿听讲,至于是否听得进去已经无关紧要,最重要的是人在。

  如果皇帝和皇后心血来潮前来检查,太子能作出一副虚心好学的假象就足够了。

  课上了一半,朱厚照突然长叹一声,把手头上抱着的书放下来,幽幽说道:“唉,总算把《笑傲江湖》看完了。”

  为太子上课的是右庶子王华,王华抬头打量太子,问道:“太子说什么?”

  朱厚照愣了愣,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在上课,但看小说看得物我两忘,把跟前还有个东宫讲官的事情给忽略了,他羊羊下吧,笑着说道:“王先生,我是说今天有些燥热,不妨就先休息,让我进后殿去喝口茶再说!”

  朱厚照把最后一册《笑傲江湖》看完,想换下脑子,也不等王华首肯,起身就往寝殿方向跑去。

  太子不在,王华只能当作课间休息,他走到太子书桌前,拿起桌上那本连书皮都没有的书籍,放在手上端详半天,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这是何等书籍?”王华有些糊涂了。

  读了半辈子的书,又当了半辈子的东宫讲官,五十多岁的王华平日所见到的书籍都是经史子集,从来没见过说本,更没见过完全用白话写成的武侠小说。在他看来,这书上基本都是俚语、俗语,而且内容不明所以,什么武林人物围攻恒山派,又什么到华山后山洞窟学习武功,完全是恩怨纠葛,看了一会儿便将书放下来,无奈摇头:“完全不知所谓!”

  王华心中无比诧异。

  太子好端端的,怎么会看这种书籍?他确信皇宫中的藏书不会有这种满是粗俗俚语的书籍,肯定是有人从宫外带进来的,书籍上的文字非常小,排版整齐,并非是毛笔书就,一看就是印刷字体。

  王华是对教育太子尽职尽责之人,将书揣进怀里,准备回去后找梁储、杨廷和等人商议后再做决定。

  不多时,朱厚照从寝殿那边出来,怀里鼓鼓囊囊的藏着好几册书,他坐下来,笑道:“王先生,我们继续讲吧,哈,今天天气真好啊。”

  王华故作不知,继续讲课,而朱厚照则埋头看书,连之前那册《笑傲江湖》也忘在脑后。

  到了下午下课,朱厚照想起来要找张皇后拨给他宫里的“小姐姐”探究一下男女沟通的问题,连之前带到课堂上的几册《天龙八部》一并落下,又被王华逮个正着。

  王华回家之后,把这几本书研究了一下,等大致读过,气愤不已。

  “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东宫中竟然有这种污秽书籍,公然谈及男女之事,可耻可耻!”王华对《笑傲江湖》最后一册的内容没太大意见,故事没开头,上来就是打打杀杀,结尾似乎是结庐归隐,颇有些佛教看破红尘的意味。

  但王华对于《天龙八部》中描写的段誉与钟灵差点儿苟合的描写非常气愤。

  儒家讲究礼教大防,对于男女交往有着严格的规定,天理伦常绝对不可悖逆,对于书中种种荒淫无耻,王华绝对不能接受。

  王华决定给这两本书列出几条大的罪状来,自己一个人可能势单力孤,于是决定将梁储等人叫来一起商议,同时调查这些书籍的来历,狠狠惩处将书带到皇宫的始作俑者。

  就在王华准备将此事上报弘治皇帝时,朱厚照却在纳闷,我白天明明带了几册书带到课堂上,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

  朱厚照发动整个东宫的人寻找,结果没有任何发现,最后张苑无奈地说:“太子莫不是落在园子里,被谁拾走?”

  “大胆,谁敢拣本宫落下的东西,他是活的不耐烦了。你们继续给本宫找,找不到不许睡觉!”朱厚照气呼呼道。

  太子有命,那些太监和新来的宫女硬撑着足足找了一晚上,到第二天朱厚照醒来后仍旧没看到书,他才接受心爱的武侠小说失踪的事实。

  “算了,反正《笑傲江湖》我看完了,丢失的不过是最后一册,《天龙八部》虽然遗失比较多,等回头让沈先生再送我几册就是。”

  朱厚照倒是“洒脱”,既然没找到也就不找了,但他却不知,因为他的这些武侠小说,屁股要面临一场灾难。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