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八三章 反感的种子
  工业园区新修建的食堂大厅里,吃过烤红薯的朱厚照,懒洋洋坐在圆桌边,整个人都不想动弹。

  这会儿外面太阳太过毒辣,他可不想出去“享受”日光浴。

  朱厚照开始找话题,问道:“先生,这番薯和玉米,从何而来啊,难道是你之前在武侠小说中提到的爪哇国?”

  沈溪没好气地回道:“小说里的东西,终归只是戏言,这你也能当真?爪哇国,乃是在我大明南海外围,面积和江赣省差不多,四季如夏,物产富饶,那里生活的百姓不用耕种,依靠大自然中采摘的瓜果便能生存。至于这两样作物,却是来自大洋彼岸……算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明白!”

  朱厚照闷闷不乐,这次沈溪见到他,说事情总是显露出一副不耐烦的神色,朱厚照本想央求沈溪让他在武昌府多住些时日,现在看到沈溪好像不欢迎他,有些话就说不出口了。

  朱厚照眨了眨眼,以退为进:“先生要送我回去,也是应该的,我离开京城确实有一段时日了。但先生可有为我多准备些说本?昨日那一本我已经看了快一半了,要是没有的话,我路上怎么打发无聊的时间?”

  也就朱厚照能厚着脸皮让沈溪给他写消遣读物,之前沈溪一直哄着他,为的是熊孩子登基后能想到他,委以重任。

  但现在沈溪巴不得在地方多留几年,尤其是朱厚照登基后,朝中政局云谲波诡,沈溪自信没办法对付那些老臣,反倒是刘瑾做得不错,他就没必要去出风头了,再巴结熊孩子也就没必要。

  而且,现在朱厚照性格已经逐渐成熟,再用以前的套路去影响他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已不顶事。

  沈溪道:“说本是不止一本,临别时我会通通拿给你。这一路上你可要老实些,若有差池,别说我派去的人对你不客气!”

  朱厚照听到这赤果果的威胁,分外不满:“先生,你这是把我当贼防着吗?”

  沈溪不理会朱厚照的抗议,站起身道:“还想看什么,一并带你去看过。离开武昌府后,你唯一的任务就是赶路,之前我收到京城传报,说是陛下卧榻不起,病情严重,已有一两个月未上朝,虽不知现在如何,但这却是一个不好的信号,你常留在外,京城一旦出现变故,大明江山社稷将会因此而出现危难……”

  朱厚照撇撇嘴不以为然:“又吓唬我!”

  师生二人,总是不在一个频道上。

  朱厚照是个正处于青春叛逆期的少年,而沈溪则好像个做事死板的老学究,看起来不搭,但朱厚照生平最佩服的人就是沈溪,因为沈溪总是能带给他新奇好玩的东西,就比如说玉米和番薯,他在别处吃不到,更没有谁会辛辛苦苦写武侠小说给他看!

  下午日头西斜时再去参观化工作坊,朱厚照原形毕露,又拉着沈溪问东问西,把沈溪烦得脑袋都大了一圈,依然不肯罢休。

  朱厚照在武昌府仅三日,自然没玩够,琢磨着怎么才能过多逗留几日,好好见识一下风土人情。

  沈溪却不给他机会,大明江山社稷最重要,堂堂大明皇储,不乖乖地待在京城,稍有变故就会山河变色,百姓遭殃。

  沈溪可不会惯着熊孩子,既然朱厚照已经欣赏过江南、江北和湖广之地的风景,该传授的道理也都教了,根本就没必要再把朱厚照留在湖广……早送走早省心!

  等晚上回到总督府,一起吃过晚饭,沈溪送朱厚照回小院休息,然后回书房办公,揣测熊孩子多半在琢磨怎么逃走。

  沈溪准备了八十两银子作为熊孩子北上的盘缠,但他没把银子直接给朱厚照,而是交由带人护送朱厚照北上的杨文招。杨文招会一路护送熊孩子到开封府,然后再换一拨人暗中保护,一直将朱厚照送回京师。

  之所以如此大费周章,在于杨文招是沈溪身边的人,不能在京师出现,否则将暴露沈溪曾接待过太子这一隐秘。在于以后朝廷知晓了,到时候再想办法应对。

  沈溪心想:“我身为湖广、江赣两省总督,乃皇帝钦命的封疆大吏,你们说我拐带太子,证据何在?就因太子来湖广一趟,就说我对太子和大明江山图谋不轨,那也太过于牵强附会了!”

  子夜时分,朱厚照再次到书房来找沈溪,说是叙旧和道别,其实是想游说沈溪,让他多留两天。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但显然熊孩子的那点儿小心思已被沈溪看透,沈溪的意见非常简单,回京!

  “……先生愈发迂腐了,我到湖广虽然时日不多,但也听说地方有南蛮子闹事,战事波及甚广,军队这会儿正在平叛。先生作为两省总督,不能总是隔岸观火,百姓正处于水深火热中,您有大才,领兵前去必能在短时间内平叛,我也可以跟着先生好好学习,参谋军机,有何不好?”

  朱厚照拿出“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沈溪让他走,他就死赖在书房里,跟沈溪瞎叨叨。

  沈溪不多理会,朱厚照爱说什么任他说。熊孩子少不更事,不知江山社稷的重要,给他讲道理没用,只能用强制手段,直接了当。

  等朱厚照说累了,沈溪把厚厚的一叠书册丢过去,道:“这是你要的武侠说本,包括《绝代双骄》、《浣花洗剑录》两部小说的内容,记住路上省着点儿看,看完了就没了。此外行李包袱里有《童林传》、《说岳全传》等说本,之前你都只是看了开头,这次我在湖广把说本找全了,送给你,回头你也可以看看!”

  沈溪写的武侠小说,是他多年积累下来的文稿,一方面他通过写小说加深前世内容的记忆,另一方面则是想通过书坊把小说陆续刊印出来,小小地赚上一笔。但如今他已经贵为二品大员,自然不屑于这点儿毛头小利,将来倒是可以商量和登基后的朱厚照联合出版这批武侠小说,让熊孩子写序,再盖上皇帝大印,估计会行销天下,大赚特赚。

  汀州府时,沈溪曾印制过一批说本和连环画,这东西在民间流传多年,经久不衰,沈溪一次给朱厚照全部找来,省得朱厚照总在他耳边念叨。

  朱厚照心里虽然不爽,但怎么都要给一点面子……这是不看老师面而是看说本的面,朱厚照把说本攥在手中,问道:“先生在湖广还要待几年?”

  沈溪道:“短则两三载,长则四五载,谁能说得清楚?你回京之后,安心留在皇宫里面,料想你的苦日子快到头了!”

  朱厚照叫苦不迭:“先生,你也知道我在皇宫里苦啊?那可不是,巴掌大个地方,每天都在里面读书,昏天暗地不知几时是个头,之前父皇还说让我主持朝政,学习处理朝事,好好锻炼我。”

  “可结果呢?刘少傅和李大学士把持朝纲,简直不把我这个太子放在眼里,连母后也说,这些老而不死的家伙,看起来一个个都是忠臣,但专权独断,一心要把我这个太子架空,好随他们的心意处置朝事……”

  沈溪打量朱厚照,这会儿距离他历史上登基之日尚有一年多,却早早地便种下对文官集团反感的种子。

  *************

  PS:第二更,天子得上床了,不知感冒何时能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