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一一八九章 三人成虎
  送礼这招百试百灵,关渚麟相信这次也不会例外,结果人还没派出去,师爷古程严闻讯而至,苦口婆心地劝说:

  “县尊,您可要想清楚再送礼。我听说沈中丞从来不吃礼尚往来这一套,前两年他在东南三省为官时,因别人给他送礼,他就把人给斩喽,在湖广时,地方士绅先是在黄鹤楼设宴款待,继而又送礼,结果转眼就被抄家。县尊,您可别干傻事啊!”

  关渚麟皱起了眉头,不屑一顾:“我说师爷,你吓唬本官有什么用?我就不信当官的不贪财不好色!”

  “咱德安虽不是什么大县,但在九江府总算排得上号,这两年虽有水患,可每年赋税却无亏欠,我跟前藩台袁大人有几分交情,他说过,要提拔我做一府同知……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不把总督大人巴结好,能行?”

  古师爷苦着脸:“县尊,感情您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如今江赣和湖广归沈中丞管,袁藩台已往京城述职,下一步安排何职务尚是未知数,湖广江赣地方他能管得着?您可是举子出身,能继续当知县就不错了……”

  关渚麟怒从心头起,瞪着古师爷破口大骂:“老子请你回来是出谋划策,你却总唱衰持反调,是觉得老子的束脩好赚还是怎的?现在立即派人去调查这位沈中丞的喜好,就算老子被罢官,也要死个明白……”

  “凭什么江赣那么多贪官污吏,沈中丞偏偏到德安来折腾人,莫非是老子的祖坟冲撞了他?”

  古程严悻悻然起身,自行去了。

  关渚麟还没想过,又吩咐人把县衙所有官员、吏员和差役召集起来训话:“你们给本官听好了,今夜别想睡觉,全去驿馆听从沈中丞吩咐,沈中丞让你们往东,谁敢往西,本官把他投江里喂鱼咯!”

  “来人,给本官准备轿子,本官现在就去驿馆拜会沈中丞,聆听他老人家的教诲……”

  ……

  ……

  县衙乱成一锅粥,关渚麟恨不能把沈溪当老爹一样供着,沈溪却在驿馆一派安然,吃过晚饭,二郎腿一翘,拿本书看着,只等晚点沐浴然后上床歇息。

  未到上更时分,云柳带着熙儿匆忙而至,将德安周边情况详细汇报沈溪。

  “……德安辖内十三个乡镇,都被催缴未来半年税赋,头年地方闹水灾,德安东北部分地区洪涝严重,粮食歉收,但奇怪的是德安近年来却从未曾有拖欠税赋的记录,之前江西布政使司左布政使袁朝明曾向朝廷举荐德安知县关渚麟,言其在吏部三年小考中,成绩优秀,值得提拔……”

  云柳调查得很详细,基本上德安的大小事情都摸得一清二楚。

  关键在于云柳有东厂的情报系统做支撑,地方上究竟是个什么状况,找那些具体负责刺探风土人情的细作问一下,再大致求证一番,就一目了然了。

  地方上的事情,会从多个渠道呈递到朝廷,地方官说的是一套,御史言官说的是另一套,而东厂和锦衣卫的番子、细作,则基本能调查出地方从上到下方方面面的情况,可以说最准确和详尽。

  这些消息最后被汇总到京城的东厂和锦衣卫衙门。

  沈溪心道:“朝廷并不是不知民间疾苦,只是很多时候知道却隐瞒不报,任由地方官胡作非为,甚至还以瞒报来作为请功手段。”

  沈溪拿着书本若有所思,云柳见状不由问道:“大人,德安知县关渚麟贪赃枉法,其非法获取的脏银不下万两,是否将其拿下,交有司处置?”

  沈溪轻叹:“这样的时代,想浊流独清很难,我跟一个素昧平生的县令计较这些作何?与其跟他较真儿,倒不如整顿一下思绪,看看到南昌后该如何处置一些事。时候不早了,你回去歇着吧!”

  沈溪的确不想跟关渚麟计较,因为他知道,这一路走下来,想真正找几个清正廉明的官员,难于上青天。

  大时代的背景就是如此,朝廷的俸禄定得很低,官员要养家糊口很难,只能从其他地方想办法。非要吹毛求疵斩杀贪官,沈溪自问没那精力和时间,他要改变一个时代,只能从朝廷中枢入手,处理一两个人于大局无补。

  云柳刚带着熙儿离开,驿站外面不知何故鼓噪起来。

  沈溪好奇地站起身来,来到窗前,推开窗,窗口正好对着驿馆正门,沈溪大声问道:“什么事?”

  下面的侍卫回道:“大人,有人前来送礼,说是县衙派来的,让小的拦在外面了!”

  沈溪无奈摇头。这些贪官污吏已经形成了定规,但凡他这个两省总督走到哪儿,都有人送礼,似乎这些人很喜欢把他拉拢成为一伙,非要让他同流合污才肯作罢。

  德安县内驿馆原本就没多少人,沈溪入住后,整个驿馆更是没别人入住,被沈溪一行包了下来。由于沈溪带来的人太多,连官驿周边的那些个客栈通铺上都住满了人。

  沈溪没有关窗,回到书桌前,享受着和熙夜风送来的缕缕清凉。至于出发前传闻的那些烧驿馆、刺杀等险恶手段,沈溪并不担心,他不信有人敢公然在闹市行凶,如今的他可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子,手头有兵,朝中有人,无所畏惧。

  不多时,德安知县关渚麟到了,说是有要事商谈。

  沈溪在楼下大堂接见关渚麟,关渚麟一来,先对沈溪表达一番敬仰之情,突然神秘兮兮凑上前,道:“沈中丞前来江赣,可是要视察地方,了解百姓民生?”

  沈溪点头:“本官乃是两省督抚,自然不能一直待在武昌府不挪窝。此番取道德安前往南昌,或许会在省治逗留一段时间。当然,路上四处走走,关心民生疾苦,也是题中应有之意!”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关渚麟神色紧张:“沈中丞报国尽忠,临政无阿,下官钦佩之至。有件事,不知当说不当说……”

  沈溪打量关渚麟,知道这名有贪赃枉法前科的地方官肚子里没什么好东西,当即扬扬下巴:“有话直说无妨!”

  关渚麟轻叹:“沈中丞可知,江赣地方曾有叛逆作乱,顶着的却是宁王府的招牌?甚至有宁王府的人,公然招募打手,欺压良善。更有传闻,说小宁王有意招纳贤士,为的是将来能登临大统。此般种种,实在大不敬……”

  关于宁王造反的消息,沈溪已不是第一次听闻。

  之前在安庆府时,就有相关传闻,沈溪未放在心上,现在到德安这样的小地方,又来这套,简直有三人成虎之意。

  沈溪道:“宁王乃大明世袭永贵的藩王,你不过地方知县,怎可在无真凭实据的情况下,污蔑说宁王有谋反之意?”

  关渚麟一听,以为沈溪被宁王收买了,赶紧摆手:“回中丞,下官可未曾言及宁王有谋反之意,只是将地方不公之事言明。宁王府多年来欺压良善,早就引起江赣百姓怨声载道,但苦于上诉无门,百姓敢怒而不敢言,数年来被宁王府欺压,加之有不少地方官员暗中与宁王府勾连,危害乡里……”

  “下官到任地方,也曾为宁王府收买拉拢,但下官牢记礼义廉耻,深感皇恩浩荡,不敢有丝毫忤逆之举……”

  沈溪点头:“如此说来,关知县倒是忠直之臣!”

  关渚麟一脸惭色:“下官只求问心无愧,上对得起天子朝廷,下对得起黎民百姓……下官愿意为沈中丞赴汤蹈火,只求您能替百姓做主,还百姓一个朗朗乾坤!”

  说着,关渚麟再次跪下,给沈溪磕头行礼。

  沈溪一摆手:“行了,本官已知晓,定会详细调查此事。若关知县没别的事,先回县衙去吧,本官要休息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