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一四三一章 没悬念
    早在赶来塔楼的路上,宝庆知府周凌便听说,随着埋伏的官军出动,前线战事迅速进入白热化阶段,官军目前已占据全面上风。

    这也意味着,总督大人制定的作战计划,切实可行,而且执行得还很顺利。

    此时在马上就要打大胜仗的沈溪面前发怒,殊为不智!

    沈溪瞪了楼下翘首观望的周凌一眼,道:“周知府,本官安排,乃是当前最好选择,虽然这会给城内百姓带来一定困扰,以及财货方面的损失,但也算是用局部利益换取整体战局的主动。”

    “你想想看,一旦这路多达四千余众的叛军彻底解决,那紫阳关、石羊关以南的叛军就会成为惊弓之鸟,自乱阵脚。如此一来,本官无须再花费大力气去平叛,可以把更多的精力用到招抚上!”

    周凌脸上露出些许不屑。

    他可不想招抚那些不服王化的乱民……在周凌看来,对待这些背叛朝廷的“蛮夷”,官府根本不用妥协,他更想沈溪直接带兵南下,将之全部剿灭,让那些“蛮夷”知道王师的厉害,给地方官府撑腰打气。

    对待地方少数民族的两种截然不同心态,造成周凌不能理解沈溪的所作所为,只能用沉默进行对抗。

    沈溪看不惯对方那种倨傲的态度,有些厌烦地摆摆手:“周知府且在楼下等着,待战事结束,本官再与周知府一同前去前方视察战场!”

    周凌拂袖转身,清亮的声音传来:“沈中丞的好意,下官心领了,但下官得回去安抚那些失去家园的百姓,调度府、县衙役维持秩序。战事结束,城中必然一片混乱,甚至有宵小浑水摸鱼,却不知这些事情沈中丞可有考虑过……”

    此时的周凌昂首挺胸,步伐稳健有力,好一副名士风范——他以为自己什么事都比沈溪考虑得周全,但其实只是在沈溪面前卖弄一下,以图在两省总督面前留下个勇于任事、不畏权贵的好印象。

    周知府前脚刚离开,王禾派来汇报战况的传令兵,已到了塔楼下。

    传令兵仰头见到沈溪,扯着嗓子喊道:“大人,冲进街巷的叛军大多已被控制住,剩下的叛军正在向城门退却,王指挥使正在率部追击,他请您派兵打扫战场……”

    沈溪皱了皱眉,喃喃自语:“之前的战场原本就是民居,打扫什么战场,你以为是在攻城略地?”

    突然想到什么,沈溪高呼一声:“来人啊,传本官令,城墙上埋伏于两翼的一千兵马,迅速向南城门进发,第一时间夺回城门的控制权。告诉何鸿何千户,此战务必一战功成!”

    “另外,战前从西门悄悄出城的五百官兵,配合城头上的行动,务必第一时间把城门给我堵上了。”

    “得令!”

    传令兵翻身上马,带着令旗迅速离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消息传出去。

    没过多久,城内响起洪亮的号角声,这是官军发起全面进攻的信号。

    之前只是王禾率领的两千赣军对叛军攻占的街区发动攻击,现在沈溪要将手中所有兵马调动起来,将叛军控制的南门一带区域进一步进行压缩,并在最短时间内解决这股敌人。

    如果叛军回过神来,集合一处,负隅顽抗,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在沈溪的号令下,城里城外所有官军发动猛烈的攻击,叛军一路败退,根本就形不成有效的抵抗,沈溪只能通过望远镜,看到远处闪现的火光和升腾的烟尘,连具体的人影都寻不到。

    不过此时有些城南的百姓,冒死回到自己家中,想拿走一些东西……这些物资有很多是沈溪派出人马安排,邵阳城里的百姓自己的生活也困苦不堪,他们盗取官军的财货,分明是想虎口夺食。

    沈溪无奈地摇了摇头。

    没有能力更无眼光的百姓为了让自己和家人吃饱肚子,做出这样的事情其实是情理中的事情,他摇头轻叹:

    “也罢,这种事虽然在我眼皮子低下发生,但无关大局,只希望这些人别因绳头小利而影响整体战局进展!”

    这点小小的不和谐,未影响到战局,随后府衙、县衙的官差按照知府周凌的吩咐,往城南的街巷而去,他们的任务,在于维持战场后方的秩序,之前混进交战区域偷鸡摸狗的百姓,有的被官差当场拿下,有的则东躲西藏,现场一片鸡飞狗跳。

    但不时有叛军零散士兵冲杀而至,官差看到后一哄而散,那些被拿下的老百姓暗自庆幸,迅速站起来躲进民舍中,再不敢现身。

    沈溪暗自摇头:“江西和湖广官军,毕竟没经历过系统的训练,又无实战经验,短时间内仍不能担当大事,这么铺天盖地冲杀过去,还能有如此多漏网之鱼,表现真是太糟糕了。还好只是南方没多少见识的叛军,如果是大草原上的鞑靼人,这些漏网之鱼或许就会改变战争局势!”

    果然如同沈溪所料,即便有少量叛军躲过官军密集的攻势,也不过是出来吓唬官差和百姓,根本没能力扭转不利的局面,他们更多地是蹿入大街小巷,试着从别的城门逃走,但人没走出多远,就遇到尾随而至的官军,稍微打斗便束手就擒。

    不多时,云柳上塔楼来奏禀:“大人,叛军被分割包围,预计要不了多久便会被全歼。此时南城门已封堵,部分冲出城池的叛军也被我城外兵马歼灭……不知接下来您还有何吩咐?”

    沈溪道:“没什么好吩咐的了,等着清点战果就是!”

    虽然官军成功光复城门,但由于之前有不少叛军逃出城,并未真正做到一网成擒。但沈溪没有安排兵马追击,因为他知道苏敬杨的大军随时会杀回来。

    有苏敬杨守住官道,叛军只能躲进荒山野岭,最后真正能回到南方叛军掌控地盘的人屈指可数,至于把从邵阳劫掠到的财货带回他们的村寨,在翻山越岭的情况下,纯属痴人说梦。

    这场看起来声势浩大,双方似乎旗鼓相当的战事,其实从开战伊始,就已注定最后的结局。

    随后虽然还有扫尾的事情要做,但沈溪已从塔楼上下来,他没有跟之前说的那样带人去前线视察军务,因为这会儿那些刚刚收复的街区没有想像的那么安全,很可能会从某个民户中窜出一小队叛军士兵,威胁到他的生命。

    沈溪宁可先回到设置在府衙附近的临时大营,等候各处将战果汇总。

    云柳和熙儿负责搜集情报,首先是城内的情况,云柳对此最是上心,她非常在意城中乱事是否平息,击杀和俘虏的情况又如何。

    至于缴获多少战利品,沈溪根本就没兴趣过问……叛军只是带着一点儿口粮就杀进城来,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些叛军士兵最有价值的,仅仅是他们的一条命,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