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一四七四章 两条路径
    八月二十二下午未申之交,沈溪率兵马抵达怀远县城。

    跟在通道县城遭遇过的情况差不多,甚至可以说更为顺利,怀远县城的叛军根本就没作任何抵抗,在沈溪兵马抵达的前一天,便顺着官道南下,说是战略转移,但怎么看都像是溃逃。

    沈溪顺利带着大军进城,好在怀远县城里的屋舍被叛军破坏得不多,汉族百姓也大多无虞,只是粮食和物资被劫掠一空。

    怀远知县早已失踪,现身在何处沈溪不知,因此就算他光复怀远县,但手下却无人出来主持县里的政务,只能安排人出去寻找地方士绅,尤其是那些曾中过举的人出来暂代知县、县丞、主簿和典史等职,管理一方民生。

    沈溪作为六省兵马提调,又是左都御史、兵部尚书,在战事中有权决定让谁来暂代地方政务,连正七品官员都可以直接委命,只是这知县的位置能维持多久,最终能否被朝廷承认,又另当别论。

    进怀远县城当天,苏敬杨得知叛军南遁的消息,马上前来请命带兵追击。

    或许是在穿过湖广和广西交界地区时,沈溪率部行军速度缓慢,苏敬杨感觉自己有力气使不上,这次他主动请缨,是想多捞些功劳,到现在他依然觉得自己建立的功勋低王禾很多,王禾这个老部下只是宝庆府一战立下的功劳,他便一辈子都比不上,这让他感觉很憋屈。

    “……急什么?”

    中军大帐中,沈溪面对求战心切的苏敬杨,神色悠然,“南下这一途,咱们已经到了怀远,再继续南追,你打算到何处是个尽头?融县?还是柳州府?亦或者找小道直插永宁州、义宁等地,直接将桂林府周边的麻烦解决……”

    沈溪率兵抵达怀远县城后,距离桂林府府城临桂县城其实已不远,只是因桂北地区官道崎岖难行,大山纵横阻隔东西,沈溪从怀远到桂林府,走直线基本不可能,唯一可靠的方法便是走官道绕远路。

    苏敬杨问:“大人,您……准备直接领兵攻打桂林府?”

    沈溪打量苏敬杨,微微皱眉:“什么攻打桂林府……桂林府如今仍旧在朝廷控制下,地方卫所兵马不在少数,叛军只是将桂林府周边州县控制,战局断不至于糜烂到临桂城破的地步。”

    “只要我们的兵马出现在桂林府,叛军多半会相继撤走,退避山林。如果叛军想要找我们决战,那感情好,正好遂了你的心意……不过这战场上血拼,就是你们当兵的事情了!”

    听到有仗打,苏敬杨顿时提起精神,但他却怕王禾跟他抢功。

    苏敬杨道:“末将愿意听从大人调遣,只是大人……若真有打硬仗的机会,一定要交给末将,让末将有个为国效忠的机会!”

    沈溪笑笑,微微点了点头,一摆手,示意苏敬杨回去好好带兵。

    兵马将在怀远县驻扎一天,好好休整一番,至于兵马再起行是走官道还是山川险峻的小路,正是沈溪驻扎期间需要研究的。

    云柳和熙儿早就奉命出去调查怀远周边的道路,寻找地方上的猎人和采药人,争取找到可以斜插桂林府的道路。

    以目前的形势来看,要找到这种通道比较困难,因为沈溪军中运送大批粮草辎重,还有火炮、炮弹等武器装备。

    这些由骡马托拽或者是民夫用独轮车推着的物资,要走险峻而又狭窄的小路,有些不太靠谱,就算可以通过人力挽回,过西坡河、浪溪河、龙江等河流也会非常麻烦,每次都需要提前找到可供征调的船只,又或者临时伐木搭建浮桥,这也是沈溪南下这一路行军如此拖沓的原因。

    ……

    ……

    时值深夜,沈溪仍旧在研究军事地图,这次他甚至没回自己的寝帐。

    怀远县,元属融州直隶州。洪武十年省入融县设三江镇巡司,洪武十三年于旧治南大融江、浔江交汇处复置怀远县,建筑城池,直属柳州府。

    怀远县在明朝时,周边地形非常复杂,只有一条官道沟通南北,北部通向靖州、黔阳、沅陵,南部通向融县、柳州,这条官道已经很不好走了,想再找一条可以直接抄近路前往桂林府去的小道,越发地困难。

    惠娘和李衿,在进入怀远县城后,暂时没住进沈溪的寝帐,因为置身县城,人多眼杂,随时有人来找沈溪商议事情。

    沈溪不想因私废公,干脆让惠娘和李衿暂时住在靠近他营帐的地方,如此就算想“半夜相会”,也会容易些。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

    云柳风尘仆仆地带着朝廷公文进入大帐,来到沈溪所在的桌案前,恭敬行礼:“大人,朝廷发来公函,说您不必回宁化守制……”

    “哦!”

    沈溪闻言点了点头,抬头看向云柳,问道,“除此外没别的事情了么?”

    云柳将公文重新看了一遍,摇头:“没有了……”

    沈溪这才将公文接过,上面没提太多东西,主旨就一项,那就是他不用回宁化奔丧,同时会让福建布政使司遣专员前往宁化,对沈溪的祖父、祖母敕封,虽然这只是属于追封,额外的好处不多,但已经算是对沈溪的一种额外恩典。

    沈溪乃正二品朝官,就算他只是地方官,但始终不是临时督抚,而是货真价实的两省总督、六省兵马提调、左都御史、兵部尚书,这些头衔已足够为其亡故的祖父和祖母争取朝廷的追封。

    云柳脸上涌现一抹兴奋,见左右无人,做了个女儿家的万福礼,笑着说道:“恭喜老爷贺喜老爷,看来此番祖母也能得到朝廷的诰命,而夫人和老夫人则会加封淑人或恭人!”

    明制官居正从三品,祖母,母,妻,各封赠淑人。正从四品,母,妻,各封赠恭人。正从五品,母,妻,各封赠宜人。正从六品,母,妻,封赠安人。沈溪的母亲周氏和妻子谢韵儿之前是宜人,后来沈溪虽然升官,但却没有跟着升级,此番朝廷为显示恩典,或许会一次性到位。

    沈溪笑了笑,道:“也许吧,朝廷到底是怎么意思,我不在京城,根本无从知晓。或许西南如今的战事,少有消息传到京城,让陛下和众大臣忧心忡忡,怕我离去会引发战事反转,故有此恩旨。不过仅仅是因为守制之事,就特地发来一份公文,分明是给我找麻烦哪!”

    云柳有些不解,朝廷如此善解人意,怎么会是找麻烦呢?

    她不敢问,但听沈溪叹道:“如果能够选择的话,我倒希望能回宁化,就算丁忧几年,那也算赚了……”

    沈溪在官场打拼这几年疲累不堪,已不像刚入仕途时那么锋芒毕露,甚至开始想躲避朝廷的纷争,这让云柳很惊讶,这跟她印象中的沈溪形象截然不同。

    沈溪转变话题,问道:“从怀远前往临桂,有近路可走么?”

    云柳回禀:“大人,之前已经找猎户和采药人详细问过,小路有不少,但这些路径普遍地势险要,除了翻山越岭外,有不少小道直接在悬崖上开凿,仅能容纳一人通行,怕是不宜大军行进。但若绕道柳州府,或许会耽误十天左右行程。”

    沈溪点头:“实在不行,就绕道柳州府吧,索性现在柳州府未被叛军染指,有柳州府作为依托,算是进可攻退可守……”

    云柳有些紧张:“大人不急着驰援临桂?”

    沈溪抬头打量云柳,在他眼里,云柳不但是个绝色美女,而且精明强干,一直都以他的左膀右臂面目而存在,而且他现在身边缺少情报系统负责人,只有云柳合适这差事,还一向做得很好,有培养的价值。

    于是沈溪耐心解释:“桂林府如今遭遇叛军威胁已有两三月之久,到如今府城仍旧平安无事,说明叛军无直接攻打桂林府城的能力,就算桂林府城久守必失,那也非本官之过……本官负责把它夺回来就是……”

    在某些事情上,沈溪不想太过折腾自己。

    就好像桂林府这场战事,沈溪准备稳中求胜,而不是走朝廷给他设定的路,快刀斩乱麻将桂林府周边叛军解除。

    云柳恭谨地低下头,她脑子里正在想绕道前往桂林府的事情,恰好此时沈溪将面前的地图卷轴合上,道:

    “云柳,这段时间你在外面奔波忙碌辛苦了,陪我回寝帐歇息,等休息恢复过来,你才重新恢复工作。既然下一步已选择走官道,你今后的差事能轻省些,好好保养一番再帮我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