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〇七章 送粮
  沈溪的意见,是先去别的地方平叛,结果得到军中将领一致赞同。

  就算张永和刘瑾怕死,不想参与平叛之战,也得被迫接受升帐议事讨论出的结果,临出中军大帐时,张永还在一个劲儿地抱怨:“早知如此,还不如领兵回湖广,至少性命无忧。现在倒好,跑到山脚旮旯里剿匪,小命可能都没了。哼哼,姓刘的,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咱家过咱家的独木桥,最好老死不相往来,不知所谓的狗东西……”

  一直忙到二更天,沈溪才将所有战略部署完成,转而批阅西南六省军报以及湖广、江西两省的行政公文。

  半夜时分,云柳和熙儿从外面回来,将侦测到的情报向沈溪奏禀。

  沈溪神色凝重,认真听完后,摇头叹息:“唉,不想贼人退得如此干净,竟然连兴宁、宁川等县城全部放弃……这两日部队就要开拔,接下来你们越发辛苦了。”

  云柳好奇地问道:“大人,既然叛军不知所踪,为何不选择留在临桂城?难道……是因为临桂城中拒不放粮?”

  “这只是其中一方面的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在当前缺少粮草的情况下,我们只能从叛军身上想办法,若是跟广西三司交恶,或许正中朝中某些人的下怀,他们正等着我跟地方衙门起冲突呢。”

  沈溪神色间多少有些无奈,“现在广西地方已经经不起变乱,就算三司衙门不配合,我也不能采用强硬手段!”

  云柳能够理解沈溪的苦衷,想了想问道:“那大人作何不考虑从别处调粮?”

  沈溪笑了笑,回道:“其实我已从广东和福建调粮过来了,但因路途遥远,要送到临桂尚需时日。”

  “这次我军主动出击,困难多多,叛军主动避让,想在几天内找到其主力,且手头还有大批粮草的,基本不可能,但不管怎么样都得尝试一下才甘心。”

  云柳道:“大人主动为朝廷分忧,自行组织粮草解困,实为人臣之楷模!”

  沈溪摇头:“恭维的话不必多说了,这几年在外奔波忙碌,我做过多少事,立下多少功劳,连自己都记不清楚了。只要朝廷能认可我的努力,一切便已足够……”

  “云柳,你跟熙儿这几日暂且调查一下我在地图上标注出来的几个点,尤其是距离湖广最近的全州,我怀疑叛军的主力躲在那儿。如果情况属实,接下来恐有一场大战!”

  云柳行礼:“是,大人!”

  ……

  ……

  临近天亮时,沈溪终于处理完公文回寝帐休息,但他脑子里依然在思考粮草短缺问题,以至于躺下后,许久都未能成眠。

  恰在此时,营地外聒噪声响彻,沈溪惊坐而起。

  沈溪迅速穿戴好,来到寝帐门口,侍卫过来奏禀:“大人,营地三十里外,有叛军出没!”

  “三十里?”

  沈溪听外面的声势,似乎就在营地外,没想到距离那么遥远。

  叛军怎么会无端杀来,沈溪无从判断,总之这次叛军出现得异常诡异,恐有隐情。

  沈溪往中军大帐行去,嘴上呢喃:“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快,昨日我还担心找寻不到叛军主力,准备到全州碰碰运气,结果现在对方就主动送上门来了,就是不知道有多少人马……人马数量倒也不是问题,就看他们带来多少粮食!”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来到中军大帐,苏敬杨和王禾都不在,显然遭遇“袭营”,二人为争夺功劳,都以“便宜行事”为由带兵在外准备应战,沈溪估摸这会儿二人甚至可能已领兵出击。

  “明明听从调遣行事效果会更好,但为了抢功就不听从指挥,这也没谁了!”

  沈溪有些恼火,带苏敬杨和王禾出来几个月,结果到现在他们依然我行我素。

  说白了,以苏敬杨和王禾正二品都指挥使的身份,根本不用领兵,但他们为了功劳,知道跟着沈溪会加官进爵,干脆连都指挥使的差事都不想干,宁可当一个在前线拼杀的将军。平时他们对沈溪言听计从,可一旦遭遇可以稳稳收获功劳的战事,二人一个比一个跑得快,根本就不听指挥。

  天色尚未大亮,沈溪在中军大帐,等候战报传来。

  无论营地内外有多乱,首先他得保证自己不乱,所有消息都能汇拢到他这个统帅手里,他的命令也能及时传达到前线将士耳边。

  不多时,熙儿带人进来,这次她身后跟着的都是军中斥候,并未见到云柳的身影。

  紧随熙儿之后,苏敬杨也火急火燎赶来。

  沈溪很好奇苏敬杨怎么不在第一线抢夺功劳,心想这贪功心切的将军居然转性了不成?

  等熙儿奏禀事情,沈溪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大人,营地北面三十里开外,有人用马车送来粮食!”

  沈溪皱眉,之前他刚收到宋小城的信函,得知第一批运粮船队刚抵达西江口,根本不可能是福建和广东那边送来的粮食,而且运送的方式和出现的方向也不对。

  熙儿这边说完,苏敬杨已抱拳行礼:“大人,城外叛军归降,送来几十车粮食,您看……”

  苏敬杨汇报的情况明显比熙儿更为准确,直接就说出是叛军归降,而且还主动送来粮食,省了沈溪自己带兵出去自行搜集,实属意外。

  但沈溪没有搞清楚具体状况,叛军怎么会突然送粮食来,难道是自知不敌,来跟官军谈归降的条件?

  沈溪问道:“叛军是哪个部族的,来了多少人?”

  苏敬杨道:“回大人,卑职并不知晓是哪个部族来降,人倒是不多,估摸也就五六百之间,之前逃了一批,但他们送来的粮食可不少……”

  沈溪蹙眉问道:“那送来粮食的叛军首脑可在?”

  苏敬杨仔细回想了一下,摇头不迭:“未曾见到!大人的意思……这其中有诈,叛军随时会发起偷袭?”

  沈溪没有回答,侧头看了熙儿一眼,摇摇头起身急匆匆出了帐门,走了没多远,便见到云柳骑快马过来。

  见到云柳,沈溪终于轻松了些,知道很多事不会再一问三不知。

  到了沈溪跟前,云柳翻身下马,径直奏禀:“大人,苗寨中人送来六十八车粮食,还有十六车布帛,但苗寨中人并未派出将领前来接洽,东西均已检查完毕,现在正往营地运送,请大人示下!”

  “又是苗寨!?”

  沈溪微微皱眉,但很快用命令的口吻道,“派人出去迎接,绝对不能让这批粮食出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