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三一章 内宅相安
    周氏继续她的执着,谢韵儿不再理会沈家的事情。

    至于沈家最后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谢韵儿已不是很关心,因为不管怎么样,她都会跟沈溪过自己的日子。

    沈溪绝对不会把内眷送回大家族过群居生活,不说沈溪如今在外当官,就算今后不当官了,也不会回宁化这个偏僻之地。

    现在沈家发生的一切,在谢韵儿看来,纯粹就是一出闹剧,而她就是看戏的局外人。

    她本想把身处局中的周氏带出来,但周氏自己不乐意,她没办法勉强,只能让周氏继续留在这戏中,她则在旁边隔岸观火。

    ……

    ……

    到了冬月,由于受小冰河期影响,宁化本地开始急速降温。

    谢韵儿为沈家女眷置办了几身过冬的衣服,这几年下来,就算是沈家节衣缩食的时候,她也没亏待自己身边这些小姐妹,至于沈家的奴仆,诸如小玉、红儿等人,她也是悉心对待,算是个合格的主母。

    沈溪毕竟在外当官,没时间照顾家眷,沈家内宅的事情,沈溪放心地交给谢韵儿打理。

    谢韵儿本身能力就很强,再加上有得力帮手小玉帮忙,沈家内宅一片安宁。

    当然,这主要在于谢韵儿有包容心。

    如果换作那些大家族的长妇,有了内宅的权力,肯定会不甘寂寞兴风作浪,打压那些跟她争宠的女人。

    而谢韵儿却不是,因为她自己知道能嫁给沈溪是前世修来的福气,对身边的女孩都抱有愧疚感,因为她的自私,才让当初一次假的婚姻成真,让她“赖”在沈家没走,从此霸占沈家大妇的名头。

    有了这层原因,谢韵儿无论对林黛,还是谢恒奴,又或者是尚未过门的尹文、陆曦儿等女,都是一片真心,这也为她赢得沈家内宅所有人的尊重。

    一家人长期霸占官驿不是个事儿,为了避免丈夫的名声受损,谢韵儿做主在官驿附近找了家客栈住进去……大宅和老宅名义上是外人的,沈家五房这边不会贸然住进去,免得被人嚼舌根。

    沈家女眷多,为图方便,谢韵儿干脆将客栈承包下来,原本的伙计一律打发走,客栈二楼和后院作为沈家女眷的活动场所,而客栈一楼作为沈家迎客、招待外宾之所,至于男丁则住在客栈的偏院。

    沈家男丁很少,除了沈明钧外,再就是奉命回来的沈永祺等人。

    沈家五房回到宁化县有几个月时间,在谢韵儿和小玉的打理下,就算住在客栈也找到家的感觉,连几个小家伙,沈亦儿、沈运也很适应这里的生活,至于沈溪的一对儿女,更是被照顾得无微不至。

    林黛回到宁化县后,一直郁郁不乐,因为她许久没见到沈溪了。

    跟沈溪在京城分开后,又是近一年时间分居,这让她内心很郁闷,她的年岁不是很大,对于床第之事倒不是很在意,更多的是自己内心的孤单无处排遣,也在意自己没办法继续完成为沈家开枝散叶的大计。

    用周氏的话说,林黛命薄,没子孙福,克父、可夫、克子,这话说得很难听,让林黛给记在心里了,林黛一直要证明一件事,就是自己不是什么克夫相,总有一天她要为沈溪生下儿子,让沈家的人尊重她的存在。

    转眼到了冬月底,宁化已经开始降霜,早上起来屋顶雪白,湖泊冻上一层冰,但在阳光下很快就消融。

    谢韵儿这天又跟周氏说起回武昌府的事情,依然被周氏拒绝,谢韵儿便把自己的几个姐妹,包括尚未过门的尹文和陆曦儿一并叫过来,把家里的大小事情跟自己的姐妹交待一下。

    ……

    ……

    客栈二层,谢韵儿房间。

    桌子前摆着几张椅子,除了谢韵儿和小玉之外,最先过来的是林黛。

    她此时身边有个使唤丫头,是当初沈溪在京城,由云伯带回来的那些女孩中给她找的一个,名叫焕儿。

    焕儿胆小怕事,平时都是被林黛欺负的命,但有一点好处,林黛心眼儿不坏,焕儿平时不会受苦,就是偶尔要承受林黛的“精神折磨”,总是被林黛一张臭脸对着,骂两句是常有的事情,林黛不会打人,很多时候她还是讲理的。

    谢韵儿跟林黛说了两句,随后谢恒奴抱着女儿过来,身后还有沈家的奶娘胡氏。

    至于陆曦儿和尹文,则是最后进来。

    谢韵儿让奶娘先将谢恒奴的女儿抱走,此时这闺女到现在还没有正式的名字,因为之前周氏说了,生闺女不好养活,小时候最好不要起名,不然会被牛头马面根据名字勾走。

    男娃的待遇明显比女娃高多了,沈溪长子沈平才刚出生,就得到赐名。

    房间里,陆曦儿还在那儿叽叽喳喳说话,谢恒奴笑眯眯应着,尹文和林黛则相对沉默。

    入冬后,沈家几个女眷都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尤其是谢恒奴,因为她年不过十六便为沈溪诞下一女,身体状况不佳,谢韵儿怕这同姓的妹妹落下什么病根,入冬前就开始对谢恒奴采取多种保暖措施,呵护有加。

    主要是谢韵儿怕谢恒奴不适应南方的湿冷天气,这跟北方京城的干冷截然不同,不熟悉的话很难熬。沈溪的内院,虽然并非只有谢恒奴是北方人,但其余诸如谢韵儿,十六七岁便从京城回到汀州府,早就适应南方的气候。

    “静一静!”

    谢韵儿见陆曦儿说个没完,不由说了一句,当作开场白。

    陆曦儿这才住口,谢恒奴侧过头来,小脸上露出明媚的笑容,问道:“姐姐,有事情吗?看你的表情,问题好像很严重,是不是关于七哥的事情?”

    谢韵儿没好气地道:“说了几次了,不管人前人后,要称呼老爷,别总七哥七哥的,若是被人听去,指不定会说什么闲话!”

    谢恒奴吐了吐舌头,俏皮地闭上嘴,谢韵儿道:“叫你们过来,是想说说最近的情况,还有关于何时去见老爷的事!”

    听说要去见沈溪,沈家内眷都不说话了,就连焕儿这样的丫鬟都忍不住看向谢韵儿。

    虽说她们在宁化县的日子过得逍遥自在,但始终不是自己的地头,到现在一家人住进客栈,没有沈溪在身边,少了主心骨,这些女孩子总觉得身边缺点儿什么,很多时候都提不起精神来。

    谢韵儿道:“之前跟老夫人说过这件事,但老夫人执意要等沈家合并的事情完成后,再往武昌府去。”

    “啊?”

    林黛最先表达出不满,“那就是说,我们暂时不能去武昌府了?”

    谢韵儿点头,道:“嗯。这是老夫人的意思,其实想来,我们留在宁化县也不是不可以,如今南方不是很太平,广西、湖广地界有异族叛军出没,入冬后闽西和赣东、赣南地区盗匪增多,如今保护咱们南下的御林军已随宣旨的钦差回京城去了,咱没有官兵护送,这一路怕是不那么安全,若再遇到大雪封山,路上耽搁下来,麻烦会更多……不若等开春后再走……”

    听说要留在宁化县,可能需再停留数月之久,几个女孩子的好心情顿时没了。

    谢恒奴面带愁容,道:“姐姐,那我们……到底住多久才走?七哥……老爷有写信过来吗?他那边情况还好吧?”

    “嗯!”

    谢韵儿点头,“老爷正在西南带兵打仗,之前说了,是在桂林府城临桂,地方上的叛军撤走了,太平无事。但老爷也说了,这仗可能要打到明年,所以暂时不会回武昌府,我们即便过去,也见不到他人!”

    “哦!”

    谢恒奴撅着嘴应了一声,忍不住侧头看了看旁边的伙伴,发现每个女孩都一副不开心的表情,心情越发地糟糕了,垂头丧气地低下头,拨弄着手指头,不知想什么去了。

    谢韵儿道:“不用太灰心,老爷在外当官,总是会有麻烦。等老爷平息叛乱后,咱们有很长时间生活在一起,你们一个二个愁眉苦脸作甚?这里有些银钱,作为你们平时的零花,把各自那份都拿回去……”

    说完,谢韵儿让小玉把几个精致的钱袋分下去,每个人的钱袋颜色都不一样,里面装得鼓鼓囊囊,没有铜板,都是散碎银两。

    谢恒奴想打开来看,谢韵儿道:“回去再看!”

    谢恒奴吐了吐舌头,将钱袋交给旁边侍立的丫鬟,而其余几个女人,或是自己收好,或是交给丫鬟,都没打开。

    因为在沈家内院,每个女孩子的零花钱不尽相同。

    对此,沈家有一套家规,这套家规由沈溪起草,由谢韵儿执行。

    几个女孩子中,零花钱最少的是没入门的尹文和陆曦儿,每个月有二两银子,至于林黛和谢恒奴,基本一样,都是四两左右,后来谢恒奴添了个女儿,花销会大一些,谢恒奴因此可以多拿几钱银子,为女儿添置小东西。

    沈溪子女的花销,一律记在账上,用公费支出。但孩子小,总需要些琐碎的小玩意儿,或者是一个精致的香包,或者是铜锁、玉片等,按照规矩,由各女自行添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