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五二章 狗仗人势
    朱厚照对于沈溪的风流韵事最为关心,以前沈溪总给他一种高高在上捉摸不透的感觉,在熊孩子心目中,沈溪是那种正直到没朋友的高洁之人,现在他才知道原来沈溪也会跟花边新闻扯上边,居然闹出了个大丑闻。

    为了这丑闻,朱厚照甚至连修炼都暂时先放到一边,怎么都要等把事情问清楚,让自己乐呵乐呵再说。

    张苑原本就观察到朱厚照为了修仙废寝忘食,他这次专门来跟朱厚照说沈溪的事情,就是为了吸引朱厚照的注意力,试着用别的东西转移朱厚照的兴趣,忘掉修炼这回事。

    为了这个,张苑没少花心思,这次他获悉的沈溪的情况很多,一五一十跟朱厚照说了,朱厚照最开始关心的是沈溪跟高宁氏之间的“绯闻”,之后则询问沈溪跟交趾人交战的细节,张苑连猜带蒙,将他所知基本说了出来。

    朱厚照听完后不由得感慨:“原来沈先生在南方又做了不少实事,他真是我大明功臣啊!”

    张苑有些着急:“太子殿下,现在沈大人闹出这么一档子事来,之前的功劳可能就不保了,您看……是否想办法帮帮忙?”

    对张苑来说,对沈溪的嫉妒是有,但想到他自己还有儿子沈永祺的前程,沈溪出事了怎么都得帮衬一下。

    张苑希望自己将来在宫中能得到官员的照应,尤其是沈溪这种被皇帝和太子器重的大臣。对他来说,沈溪是他未来能利用的棋子,至于好坏跟他没什么关系。

    因此他既是帮沈溪争取,同时也是在为自己争取。

    朱厚照犯起了嘀咕:“那沈先生到底有没有侵犯那高家少夫人?这件事可有些难办,如果真做了,朝廷要追究他的责任,甚至将他下狱,都有可能!”

    张苑道:“太子就不能帮帮沈大人?这些年他南征北讨,文治武功皆有建树,为朝廷立下了汗马功劳!”

    朱厚照眯眼打量张苑,问道:“张公公,你对沈先生的事情为何如此关心?这可跟你以前的风格有些不同啊!”

    张苑赶紧解释:“太子殿下,奴婢只是觉得朝中有沈大人这样的干臣,是朝廷之福,是太子之福。无论他做过什么,都应该念着他以前的功劳,小惩大诫即可,以便他继续为朝廷发光发热。”

    “奴婢听闻他是在对南蛮开战的前一天做的这档子事,就当是战前……嗯,适当放松一下,怎么都说得过去不是?”

    朱厚照眉开眼笑:“这说法倒是有趣,沈先生居然会在战前玩女人,这很对本宫的胃口啊!”

    “如果本宫去了战场,第二天要开战,晚上兴奋得睡不着,自然要找美女乐呵乐呵……嘿嘿,张苑,你说的没错,沈先生做这种事情有可原,但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让那些朝臣接受。”

    “刘少傅和李大学士那几个,平时就对沈先生有诸多挑剔,这次事情发生后,还不得趁机做文章?”

    张苑点头不迭:“奴才这不希望太子您帮忙说说?”

    “我能帮什么忙?”

    朱厚照坐下来,突然摸了摸肚子,道,“张公公,本宫有些饿了,你给本宫找些饭菜,本宫一边吃一边跟你说!”

    张苑见自己的目的终于达到,太子居然能反应过来他饿了,这就是一种进步,赶忙屁颠屁颠地去外殿找食物……殿外的大餐桌上,张苑早就精心准备了许多美味佳肴,基本都是朱厚照平时最喜欢吃的各地名菜。

    等饭菜端上来,张苑给朱厚照盛上米饭,朱厚照吃了几筷子就放下,竟然有些作呕。张苑赶紧问道:“太子殿下,这些……不合您的口味?”

    朱厚照嚷嚷道:“这都是些什么啊,太油腻了,去给本宫找些清淡点儿的来,什么清粥小菜,再准备俩鸡蛋,要去了黄的那种,快去……”

    张苑一听干瞪眼,这还是那个吃饭挑剔,每顿无肉不欢的太子?他心想:“太子以前每顿必然大鱼大肉,就算这样还不满意,必须要隔三差五找一些山珍海味才能满足他的胃口,现在倒好,山珍海味不吃了,改吃粗茶淡饭?”

    不过太子有所求,张苑就算心里有疑问,也要赶紧为太子准备。

    张苑提着食盒回来时,正好遇到司马真人,司马真人将张苑拦住,问道:“张公公这是自何处归来?手上提着的又是什么好东西?”

    张苑以前就看不起司马真人,现在知道司马真人是个骗子,越发瞧不起了,不过他知道现在司马真人在宫里呼风唤雨,张皇后对其言听计从,不敢公然开罪,当下如实道:“太子殿下让咱家准备些吃食,刚从御膳房回来!司马真人有事吗?”

    司马真人一听瞪大眼睛,盯着食盒咽了口口水,笑眯眯地道:“原来是御膳房的好东西,那可要尝尝了……张公公,太子最近正在修炼,除了仙水外不宜进太多饭食,这些东西可以直接交给贫道!”

    张苑一听火大了,你个老神棍,为了享用御膳房的美食,居然连太子的身体都不顾,你是想太子饿死么?

    正要发火质问,但张苑仔细一想,自己提的这些东西全都是粗茶淡饭,就算是从御膳房拿出来的,也没什么特别。他不动声色,道:“就怕这些东西,不合真人您的胃口!”

    “无妨无妨,哈哈!”

    司马真人立即把食盒抢了过去,等他打开后傻眼了,里面的青菜小粥令他大失所望,当即喝斥:“好你个张公公,敢拿本仙人开涮?你拿这些狗食给本仙人吃,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

    越是市井低贱之人,得志后越是嚣张跋扈,司马真人便是此中代表,张苑虽然也是市井出身,但在宫里混了多年,性格早就被磨砺得差不多了,少了之前恃宠而骄的心态,也不会咋咋呼呼。

    张苑耐心解释道:“真人搞错了吧?这些不是狗食,而是太子特别点名要享用的,咱家带这些东西回东宫,只是在路上巧遇真人……真人是主动要品尝一下御膳房的食物,如何能怪咱家?”

    司马真人细细一想,事情经过好像真是这么回事,但他仍旧不甘心,威吓道:“张公公,你这是拿着鸡毛当令箭,看本仙人回头怎么对付你,本仙人要对你施加咒法……”

    张苑不屑地回道:“哟,原来真人你不仅通晓奇门遁甲,还会茅山符咒之术?那感情好,什么时候咱们过过招,在下以前学过一些,不过却是苗疆巫蛊传承,不知道对你是否管用!”

    司马真人呆了一下,他完全靠坑蒙拐骗过活,屁本事没有,但听张苑的神情语气,好像没有撒谎,万一这太监真的会巫蛊之术,自己岂非麻烦大了?当即脸色一变,他甩下一句“不与你一般见识”,便灰溜溜逃走了。

    张苑看着司马真人的背影,不屑地道:“狗东西,狗仗人势到皇宫来招摇撞骗,早晚让你形迹败露,死无葬身之地!”

    ……

    ……

    朱厚照吃过清粥小菜,精神终于好了些,他摸着肚子,舒服地打了个饱嗝:“差不多了,张公公,这些饭菜味道不错,回头到御膳房那边赏赐一下!”

    “是是!”

    张苑嘴上应着,心里却不以为然。

    空口无凭就让我去赏赐,我上哪儿弄钱去?

    朱厚照道:“之前说到哪里了?沈先生现在人还在南宁府城吗?”

    张苑怔了怔,道:“回太子的话,如今沈大人身在何处,奴婢也不知晓,但料想应该不在南宁府城那是非之地,毕竟有那么多人指证他糟蹋高家少夫人,怕是不好相处!”

    “有什么不好相处的,沈先生手头有兵,西南六省属他官最大,喜欢女人只管抢来就是,看谁敢说三道四。如果本宫当上皇帝,就把这什么高夫人赐给沈先生,沈先生为朝廷立下大功,赏他个女人算什么?”

    朱厚照一脸理所当然地道。

    张苑咽了口唾沫,心想,太子行事风格果然与众不同。

    朱厚照做事很多时候都不拘常理,张苑早就发现,在沈溪的问题上,朱厚照完全站在沈溪一边。

    朱厚照问道:“父皇对沈先生这事儿,有什么说法?”

    张苑回道:“陛下最近这些日子都卧榻不起,似乎病得很严重,已多日未曾过问朝事,听闻许多时候都昏迷不醒,太子不知晓吗?”

    “啊?”

    朱厚照一愣,诧异地问道,“之前不是说已痊愈了吗?怎么,又病了?”

    皇帝再次重病不起,朱厚照天天躲在自己寝殿修炼,张皇后专注丈夫的病情,没法兼顾儿子,这几天朱厚照无论做什么,都没人管。

    张苑看了看门口方向,发现没人后,凑到朱厚照耳边小声道:“太子殿下,奴婢发现,那司马真人根本就是个江湖术士,做的全都是坑蒙拐骗的勾当,他在敬献的仙水中添加了不少让人产生幻觉的东西,是以太子这几日都浑浑噩噩……”

    “嗯!?”

    朱厚照眉角间露出疑窦之色。

    张苑继续道:“奴婢之前在东宫门口碰到司马真人,他眼馋御膳房的饭菜,居然想将太子您点的清粥小菜抢走,说是代为品尝一下,结果揭开盖子后发现都是清淡的食物,又发气说全是狗食,他不稀罕!”

    “司马真人真的这么说的?”

    朱厚照用手摸了摸下巴,愣了一下才道:“他爱怎样就怎样吧,倒是我应该去见见父皇了,我记得已经有好些天没见父皇面了,这段时间都不用去乾清宫请安……父皇应该是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