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六四章 选后
    转眼间,朱厚照登基已经有半个月了。

    在这半个月时间里,他已经逐渐习惯当皇帝,其实跟之前他当太子没什么区别,照样没有话语权,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好像朝堂上的事情跟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气死我了,这都什么啊,为什么朝事都要让这些人决定?哼,难道非要让我生气,他们高兴?”

    朱厚照从奉天殿出来,气得不得了。

    因为乾清宫那边是孝宗的灵堂,平时朝堂议事,只能去奉天殿正殿,本来可以在文华殿等宫殿朝议,但朱厚照觉得奉天殿最有气势,更能体现出自己的皇帝威仪,但每次去都被人压制得厉害,以至于他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从刘健、李东阳,再到六部九卿,谁都不给他面子,很多事直接跟他打一声招呼,没有一件询问他的意见,他只需要点头说是即可,让他心里很不爽。

    更不爽的是,但凡他说点儿什么,朝堂上没一个人附和,有的朝臣干脆装聋作哑当作听不到,不管重复几次都没用。

    这半个月下来,朱厚照根本就没体会到当皇帝的快乐,每天都在灵堂和朝堂间行走,睡觉就在狭小的愗勤殿内,甚至觉得当太子都比这逍遥自在。

    “陛下,您该进膳了,奴婢为您准备了一些爱吃的……”

    张苑在一个不恰当的时间出现在朱厚照面前,此时小皇帝正在愤怒中,一脚踢在张苑的身上,将其踹到在地,骂道:“你个没用的东西,就知道让朕吃吃吃,你除了说吃还会做什么?没看到朕正在想事情吗?”

    张苑躺在地上,心里不知道有多委屈,他也看出朱厚照不高兴,所以才会特意准备了精美的菜肴讨好主子,没想到这招根本不用管,心里非常纳闷:

    “这当了皇帝就是跟当太子时不一样,以前当太子时再不开心,用点好吃好玩的东西哄哄就好了!”

    从地上爬起来,张苑不敢说话,弓着腰侍候在一边,只听朱厚照一个人在那儿自言自语,似乎还在气愤中。

    过不多时,萧敬进到愗勤殿,行礼道:“陛下,太后娘娘请您过去!”

    朱厚照怒道:“过去做什么?不是已经不用每天都哭灵了吗?朕现在很忙,你去跟母后说,朕下午再去给她请安!”

    萧敬一看这架势,知道朱厚照心里有气,但他可不敢随便揣度,免得触怒小皇帝,让自己倒霉,张苑胸前可是有个清晰的鞋印,不用说便是朱厚照踹出来的。

    萧敬谨慎地道:“陛下,太后想就您选后之事与您……”

    “选后?选什么后?难道是要给朕选妃了?”朱厚照之前心情还很糟糕,但听到这话立即瞪大眼睛,满脸好奇地问道。

    萧敬想了想,选妃和选后其实没多大差别。

    以前是选太子妃,现在则是选皇妃,按照大明典制,选后时,最后进入“决赛”的是三名千金小姐。这三人中,会有一人成为皇后,另外两人则成为妃子,反正最后三人没一个需要离宫。

    选定皇后,意味着同时选中两名妃子。

    在确定皇后人选后,朱厚照再纳多少妃子,张皇后都不会多加理会。在大明,太后其实是鼓励儿子多纳妃的,不是说一定妃子多就会沉迷逸乐,有时候就算后宫只有一人也同样可以乐不思蜀,就好似唐明皇专宠杨贵妃。

    妃子多,意味着为皇室开枝散叶的机会大。

    现在张皇后就是这心思,因为她深刻体会到儿子少带来的深重危机,自从丈夫走了后,就剩下朱厚照这么一个儿子,如果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她的将来可以说是没有任何保障,皇位必然要旁落藩王家。

    自己儿子当了皇帝,她是太后,别的朱家子嗣当上皇帝,她就算依然是太后也没了现在的荣光。

    朱厚照登基后,张皇后已经迫不及待要给自己儿子选后选妃,就是为了让朱厚照能早点儿把孝宗这一脉香火发扬光大。

    萧敬道:“陛下,为您选后其实就是为您选妃,皇后已经让礼部进献一份名单,之后会进行一番选拔,陛下难道不过去给予一些意见?”

    朱厚照当即站起身来就往殿门处走:“怎么不早说?朕要选皇后和妃子,当然要亲自去看看,如果选得不好,感情不是母后吃亏……哼哼,萧公公,选皇后不会是从宫女里面挑选吧?是不是自民间选秀,择优录取?”

    萧敬和张苑赶紧跟上,萧敬边走边道:“是啊,陛下!人都是自宫外选拔,以顺天府官宦人家的千金优先,各家会先将自家闺女报上来,经过礼部初步筛选,名册会送到太后那里。若陛下和太后都满意,就会派人去画画像,送到陛下这里甄选……礼部也会进行一番考核和选拔……过程很繁琐,就怕陛下选不到能母仪天下的皇后!”

    “嘿,这个好玩,一听就很有意思……嗯,选的是民间的秀女,那就不会跟宫里的女人那样死气沉沉,最好是选几个机灵点儿的丫头,朕这几年在宫里都快闷出个鸟来了!”

    朱厚照兴冲冲地说着,将之前在朝堂上遭遇的不快一扫而空,“不过萧公公,你先说清楚,选皇后到底是以姿色为主,还是以什么狗屁的三从四德优先?”

    萧敬本来陪笑对答,听到朱厚照这番话马上就知道朱厚照倾向是什么。

    女德在朱厚照口中都成“狗屁”玩意儿,不用说,朱厚照理想中的皇后和妃子非得有倾国倾城之貌不可,但以皇后的甄选标准来说,女德为先,容貌虽然也占一定比重,但最重要的还是出身和品德。

    有了出身,才能帮到皇帝的忙,家里最好要父母双全,有兄弟姐妹,克父可母克兄克弟的女人不祥。

    有了品德,才能更好领导内宫佳丽三千,张皇后可没奢求儿子跟她丈夫一样只娶一个女人。

    女人都很自私,放到老公身上,都希望只宠自己一人,但到了儿子,却希望多娶一些女人,多些孙子、孙女才是福气。从人类学角度来讲,这是为了保证自己财产的继承权,同时让自己的基因更好地传递下去。

    ……

    ……

    朱厚照到了坤宁宫,先给张皇后请安,这才施施然到中间的八仙桌前坐下,拿起一杯茶喝了两口。

    张皇后仍旧一身缟素,拿着名册递给儿子,道:“皇儿,你来看看,喜欢哪些姑娘,让母后给你好把好关!”

    在为儿子选后选妃这件事上,张皇后愿意尊重自己儿子的意见。

    她自己当初就是这么被选进宫来的,集朱佑樘万千宠爱于一身,张家在朝堂上也是显赫一时。

    朱厚照拿过名册来一看,上面密密麻麻都是字,每个姑娘的名字后面均附有“简历”,包括出身,年岁以及家庭背景,兄弟姐妹如何等等,这些在朱厚照看来千篇一律,没有亲眼看到就算是宰相家的女儿他也不乐意,他要的只能是倾国倾城的大美女。

    朱厚照将名册放回到桌上,不满地抗议:“母后,您给孩儿看这个干什么?孩儿要看的是真正的女子,就算见不到人也该给孩儿看看画像吧?”

    就算朱厚照在朝堂上为自己争夺话语权瞎折腾,但他在张皇后面前依然是个孩子,拿出的也是熊孩子对母亲那种既撒娇又蛮不讲理的态度。

    张皇后没好气地说道:“皇儿,别胡闹了,你父皇走得太过突然,未来得及给你选后,这可是事关我大明基业,在这件事上你不能胡闹。”

    “这些女子出身,都很不错,岁数也跟你般配,母后为你想过,要娶一个年长你两三岁的女孩子,德才兼备,能镇得住后宫,否则将来你的那些妃嫔将是你明君路上的牵绊……”

    朱厚照五官几乎挤在一起,苦着脸道:“孩儿就算是做明君,也无需女人帮忙,孩儿只是想看一下这些女子的画像!”

    张皇后有些生气,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跟儿子说。

    萧敬察言观色,赶紧上前道:“陛下,只要您看中哪些女子,只管让礼部派人去画了画像回来,届时再做筛选也不迟……”

    朱厚照断然拒绝:“不行,这上面所有女子的画像我都要先看过再说!”

    萧敬看了张皇后一眼,张皇后道:“那皇儿你的意思,京师所有家族,包括朝堂上那些平时跟你不和的官员的女儿或孙女,也一并献上画像?”

    朱厚照一听,顿时不乐意了:“那哪儿行啊!算了,还是让朕自己挑选吧!”

    一想到可能什么刘健的孙女、李东阳的外孙女都有可能成为自己的皇后,朱厚照便觉得头疼,他这才明白先甄选一番的好处,至少那些自己不喜欢的大臣家的女儿或孙女不会硬塞到自己身边来。

    但等他详细看过名册后,才发现上面根本就没有刘健和李东阳家族的女孩子。

    一来这两家根本不需要跟皇室联姻,不希望通过这个来攀龙附凤,更为重要的是,刘健和李东阳家族没有适龄的女孩,就算有也早在十二三岁时便婚配人家,从来没有为当皇后做准备。

    而且在大明中后期选后制度中,一般是从平民之家选拔女子进宫作为皇后或者妃子,为的是杜绝外戚干政。

    平民家的外戚一般没什么权势,见识有限,朝中没有太大的靠山,无法影响大明江山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