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1800章 第一八〇一章 说服力
    钱宁进去通禀。

    过了半晌,钱宁出来,脸上带着一抹歉意:“沈尚书,你知道陛下这时候见客有些不太方便,您到正堂那边等候,陛下更衣后……便会出来!”

    光从钱宁的话,沈溪便猜想到里面的场景有多荒唐不堪。

    沈溪幽幽叹了口气,除了哀其不争,他不知该如何评价这个胡闹的君王。

    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朱厚照,自小机智聪颖,行事刚毅果断,未满十五岁便继承他老爹大好江山,若能好好治理,必将成为一代明君,可惜到最后却成为毁誉参半的君王,被后世笑话……

    想到这里,沈溪便一阵悲哀。

    “或许真不如在孝宗手下当官,至少先帝懂得知人善用,就算对我防备有加,依然让我从一个普通的翰林修撰做到正二品封疆大吏。而在朱厚照这小子手底下做事,就算能得到他信任,但以其捉摸不定的性格,将来君臣间能否做到善始善终还是个未知数!”

    带着一丝不满,沈溪与钱宁回到前面的正堂。

    这次朱厚照终于靠谱了些,没到一炷香时间,便更衣完毕出来。

    朱厚照见到沈溪,顾不上整理略显凌乱的衣衫,急匆匆问道:“沈先生,宣府那边战事有结果了?战果如何?大明是赢了还是输了?”

    听说沈溪这边有紧急军情禀告,朱厚照以为仗打完了,涉及他登基后关系颜面的一战,自然异常关心。

    沉迷逸乐,但同时尚武好战,这便是朱厚照的性格。

    沈溪先恭敬向朱厚照行礼……该有的礼数,沈溪一个都不会少,避免被旁人说闲话。随后,沈溪才道:“回陛下的话,宣府战事尚未有结果,但各处告急文书已传至京城……此番达延汗部派出六路人马,三边、宣大、蓟州等地奏报狄夷兵马总数超过二十万,对我大明边陲构成极大的威胁!”

    “什么?”

    朱厚照本满心期待捷报,此时才知道,沈溪带来的是坏消息。

    “鞑子集结了二十万大军?”

    朱厚照不由咋舌,“鞑子有这么多兵马吗?不是说鞑子全盛时也只能凑出十几万兵马……弘治十六年时,不也才十万骑杀到京城脚下?”

    沈溪道:“以九边奏报情况看,部分军镇上奏的兵马重合……根据兵部斥候所得,加上微臣分析,其实鞑子此番寇边兵马,应分作四路,数量约在八万到十一万间,且大多数为一些受蒙古汗庭支配的部落人马,达延部自身出兵在两三万之间,这才是犯境主力!这跟之前预估的兵马数量其实未有大的出入!”

    朱厚照松了口气,道:“刚刚被沈先生吓了一跳……原来只有两三万人马,那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的偏差?”

    沈溪道:“鞑靼犯境之前,从蓟州、宣府、大同一线,再到偏头关、固原一线,最后到延绥、甘肃、宁夏一线,鞑虏采取象征性的扰边行动来混淆视听,其实其主要攻击方向仍旧是宣府。”

    “今军情紧急,臣恳请陛下尽快移步军事指挥所,亲自指挥此战,以确保我大明军队可大获全胜!”

    沈溪面圣之前,说的是紧急军情。但具体呈奏后,生性狡猾的钱宁已发现,其实沈溪的奏报根本是小题大做。

    “你沈之厚所奏之事,跟以前有什么大的出入吗?无非是边关形势紧张,陛下应多留意等等……被你这么一闹,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边关那边获胜或者战败了,结果却只是老生常谈……”

    但转念一想,钱宁觉得有些不太对劲,“魏彬之事经谢迁入宫解决,沈之厚依然执意面圣,却是为何?”

    虽然钱宁有些小聪明,而且懂得巴结人,但他政治上的见解和修养却很浅薄,做不到像焦芳或孙聪那样抽丝剥茧思考分析问题,在一些关键点上容易出现偏差。

    现实却是无论沈溪奏请之事是否紧急,但朱厚照确实是把事情放心上了。

    “鞑子一次出动十万兵马,看来是倾巢而出,他们以为朕刚登基,年轻气盛不能应付朝事……不过朕有沈先生辅佐,何惧区区鞑虏?沈先生,您看现在是否为朕御驾亲征的好时机?”

    钱宁听到后很紧张,无论何时朱厚照都没忘了御驾亲征之事。

    沈溪谨慎地回答:“如今这局面,无论边关发生什么事情,都不适合陛下御驾亲征,要实现封狼居胥的宏愿,陛下还得等上两年,不要需要大明训练出一支精兵,将官体系完备,陛下也需在这两年中增加实战经验,做一个合格的统帅……若贸然亲征,纸上谈兵,一着失误可能导致满盘皆输,大明江山社稷将面临巨大的危机。”

    虽然这些话朱厚照不爱听,但他对沈溪的尊敬没有改变。

    很多时候,要让朱厚照听劝,必须要让他彻底服气才行。

    沈溪领军以来从无败绩,简直是朱厚照心目中战神的化身,所以他才会对沈溪言听计从,如果这番话是由刘瑾或者是钱宁等人说出来,他打死都不会听信。

    “那以先生之意,就是朕需要马上在后方军事指挥所,召集幕僚,对前线局势进行研讨?”朱厚照问道。

    “是!”

    沈溪行礼,“眼下似乎没有比这更好的选择……请陛下好好休息,明日到军事学堂商讨军机,臣已备好为陛下出谋划策之人,若鞑靼兵锋危及长城内关,京城戒严的话,军事指挥所可转移至皇宫大内!”

    “哦。”

    朱厚照点点头,没想明白军事指挥设在皇宫里是怎么个概念。

    其实沈溪是把后世较为成熟的经验带给朱厚照,那就是在中枢设立一个完全听命于皇帝的参谋机构,指挥统筹全局。

    平时兵部便够用了,但战时,兵部的作用会无形中被弱化,因为兵部只是朝廷管理军队的机构,文臣占据主导,但具体作战却得依赖前线将士。

    在沈溪看来,战时应以皇帝作为战场上最高决策者,对战局变化有系统而全面的认知,根据敌情第一时间做出应对,才能保证战场上所有命令准确有效。

    当然后方指挥是一回事,前线战场临场发挥又是另外一回事。

    沈溪提议的“军事指挥所”,如果挪到皇宫,跟清朝设立的“军机处”很相似。

    军机处等于内阁和军事指挥所的结合体,这里的大臣既要负责朝事,又要负责军事,而且直接隶属皇帝,办事效率高许多。

    当然这个军事指挥所内,需要一个掌控全局的官员,沈溪觉得自己完全能够胜任。

    朱厚照道:“那朕便按照沈先生所言,明早……算了,还是明天下午吧,朕这几天睡眠不好,可能要多休息一会儿,而且沈先生连夜前来奏请,必然累坏了,明天上午需要好好休息……午时过后,朕会亲临军事学堂,先生你看如何?”

    沈溪点头:“臣遵旨。”

    朱厚照打了个哈欠,道:“时候不早,沈先生回去休息吧……咦?沈先生还有别的事情吗?”

    沈溪站起来,却没有挪步的意思。

    钱宁非常紧张,打量沈溪,怕他说出魏彬之事,心里隐隐感到有些不妙。

    沈溪道:“边关形势危若累卵,京师当立时戒严,以微臣所知,谢阁老在一个多时辰之前,入宫面见太后……将魏彬剥夺职位,如今三千营督军太监之职位,已为张苑张公公所掌!”

    “啊?”

    朱厚照对于沈溪驻足不走正感莫名其妙,他已准备回房跟那些西域来的歌姬和舞姬继续胡天黑地,听到这话,一时间竟然没反应过来。

    魏彬这个名字,他许久都没听过了,甚至魏彬具体当着什么差事,他也快忘到九霄云外了。

    倒是沈溪提起三千营,他才回忆起来,当初还是他斗垮刘健和李东阳后,经刘瑾提议才任命魏彬担任的那个职务。

    朱厚照有些着恼:“谢阁老为何要入宫见母后……母后剥夺一个朝臣的官职,难道不用跟朕商议么?”

    钱宁见朱厚照生气,觉得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赶紧劝道:“陛下请息怒,陛下请息怒啊!”

    这种说辞根本就是火上浇油,这也是钱宁利用朱厚照倔强的性格,让小皇帝感觉下不来台,进而驳回张太后的谕旨。

    沈溪道:“或许陛下有所不知,昨日短短一天之内,朝廷六部、各寺司衙门和科道近百名官员纷纷上疏弹劾魏彬,共列出十几条罪状,但因陛下……不在宫内,这些弹劾的奏本,未能上达天听!”

    朱厚照皱眉:“有这回事吗?钱宁,你知不知道?”

    钱宁一听,有些傻眼了,赶忙矢口否认:“陛下,小人身处豹房,对朝事一无所知啊!”

    这下钱宁开始为自己发愁了,生怕受到皇帝责骂。

    沈溪笑了笑,道:“钱千户恐怕确实不知情,毕竟这件事只在朝中发酵,朝臣们也是考虑到如今边关不稳,亟需稳固京师防备,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奏请……臣在此之前也全不知情,这件事也并非由兵部发起!”

    朱厚照生气地道:“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边关之事跟魏公公有什么关系?说剥夺职位就剥夺,朕可放在那些臣子眼里?”

    “呃……”

    钱宁正要帮腔,但想到沈溪在旁,只能缄口不言。

    此时钱宁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刘瑾已不值得他说话,如今他地位急速攀升,已不需要为离开京城前途未卜的刘瑾卖命。刘瑾已无以前那种只手遮天的权势,反倒是现在的沈尚书,颇有在朝翻云覆雨指点江山指鹿为马的架势。

    “沈尚书突然替我说话,说我不知情,定是向我示好,或者说是在警告我,如果我继续帮刘瑾说话,那就里外不是人了!”

    钱宁虽然为刘瑾举荐,但现在他混得很好,无需继续做刘瑾的附庸,这会儿钱宁更愿意在几大势力的夹缝中生存,甚至逐渐培养起自己的势力,与朝中其他集团分庭抗礼。

    沈溪道:“陛下,虽然臣并未涉及此事,但其实很多事也是微臣担心的地方,尤其涉及京城防务。”

    朱厚照抬头打量沈溪,不解地问道:“难道沈先生也觉得魏彬这个人靠不住?”

    沈溪摇头:“谁靠得住靠不住,不在臣的考虑范围之列,问题是既然有那么多人弹劾魏彬,说明这个人确实有问题,才会惹得朝中大臣不满。”

    “嗯。”

    朱厚照认真思考一番,终于点了点头,但眉头依然皱得紧紧的,“不过……难道沈先生不觉得这些人管得太宽了吗?”

    沈溪道:“现在并非是朝臣手伸得是否太长的问题,而是陛下必须要安定人心……或许弹劾魏彬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但若陛下可以正视听,在危急关头以魏彬一人之职,换取朝臣信任,那朝廷是否会就此上下一心共御外辱呢?”

    朱厚照很苦恼:“话虽这么说,但朕不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获得别人认同!”

    沈溪问道:“陛下有多久没见过朝臣了?”

    “嗯?”

    朱厚照被沈溪这么一问,一时间面红耳赤,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他除了之前跟沈溪去过一趟军事学堂,接见兵部的一些官员外,确实已经很久没见过朝臣了。

    那次很多人传言说宫中会重开午朝,但之后便杳无音讯,朝臣们失望不已。

    沈溪道:“陛下不能每日接见大臣,大臣也无法把自己意图上呈天听,如何能保证陛下跟大臣之间做到上下一心?”

    朱厚照这下更回答不出来了。

    钱宁在旁听出一些苗头,心道:“沈之厚果然厉害,别人用这种说教的语气,怕是陛下早就恼了,何至于会如此认真倾听,还一脸信服的样子?”

    “幸好刚才我没跟沈之厚对抗,陛下如此相信,难保这位不是下一个刘瑾……刘瑾没多少本事,只是个阉人,闹不出多大风浪,但沈之厚就不同了,他可是状元出身,背后有谢迁等人帮助,若他得势,朝中谁人能敌?”

    朱厚照问道:“所以在沈先生看来,朕为迎合那些大臣,只能惩罚身边人?”

    沈溪摇了摇头,道:“陛下不要把这当作是屈辱的事情,此战要得胜,不但需要陛下在后方运筹帷幄指挥三军作战,更有赖陛下对朝堂如臂指使,君臣团结一致,群策群力,方可为一代圣主。”

    “若陛下只能驾驭战场,对朝堂却无可奈何,君臣离心,始终无法达到一个旷世明君的高度!”

    沈溪送高帽子,朱厚照乐得接受,认为自己英明神武,一时间竟有种飘飘然的感觉。

    沈溪再道:“若陛下心有不甘,不妨在此战后,另行对功臣颁赏,那时提拔一个魏彬,没人敢说三道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