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一八六三章 对峙之局
    在沈溪跟正德皇帝交恶的情况下,刘瑾仍旧无法用以往惯用的手段在朱厚照面前攻击沈溪,刘瑾意识到,自己这个生平最大的敌手不是那么容易被击垮的。

    不过刘瑾转念又一想,沈溪地位稳固,不单纯是朱厚照赐予,更多地是靠他自己的能力一步步走到今天。

    反观自身,彻头彻尾的佞臣,靠钻营跟朱厚照的关系才有了今天,刘瑾迅速认清自己跟沈溪之间的差距。

    这对刘瑾来说是好事,但对于他的对手来说就有麻烦了。

    朱厚照勒令刘瑾等人继续找寻钟夫人,显然未对钟夫人死心。

    三人出了乾清宫后,张苑借口回御马监,先行离开……他准备找个机会出宫去跟寿宁侯张鹤龄以及建昌侯张延龄商议事情。

    钱宁则跟随自己的靠山刘瑾一起出宫。

    “……刘公公,您说钟夫人到底去了何处?一介女流,居然能在厂卫布下的天罗地网之下逃出京畿地区?小人之前便怀疑,这件事跟两位国舅有关,莫不是寿宁侯和建昌侯跟张苑里应外合……”

    刘瑾打量钱宁,蹙眉道:“有闲暇,派人盯着城中权贵府宅,拿到证据再说这话。没事别瞎揣测,陛下之前的话你没听到吗?”

    “是,是!”

    钱宁唯唯诺诺,心里却连刘瑾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上了。

    刘瑾道:“陛下对钟夫人念念不忘,若未来一段时间你还无法把人找回,陛下降罪是迟早的事情,那时可别说咱家不帮你!”

    钱宁苦着脸道:“刘公公,您一定要给卑职想个辙,要不……找个美人替代钟夫人?都说这男人喜新厌旧,且陛下跟那钟夫人又未真如何,不至于对这么个有妇之夫念念不忘吧?”

    刘瑾冷笑不已:“陛下什么性子,你在陛下跟前伺候这么久都不知晓?陛下这两年临幸女人那么多,却对钟夫人情有独钟,以前你看他对谁有过如此态度?你想找个女人替代钟夫人,怕不那么容易……陛下喜欢怎样的女人,你比咱家清楚,这事儿不该问咱家!”

    “是,刘公公。”

    钱宁想了想,又道,“陛下喜欢的都是有夫之妇,也不知他小小年纪为何会对年长他那么多的妇人有如此大的兴致……但这世上的妇人大多躲在深宅大院中,想要为陛下找到合适的人选,实在困难!若刘公公可以利用您的人脉,为陛下找寻……”

    “哼!”

    刘瑾冷冷地瞪了钱宁一眼,“让咱家给陛下找女人?亏你想得出来……这种事想都别想,咱家跟你讲清楚,若你再提出如此荒诞无稽的请求,咱家可要跟你翻脸了!”

    钱宁低下头,心头沮丧不已,他发现就算自己想借用一下刘瑾的关系,都不可能做到,刘瑾不会跟他共享资源。

    刘瑾警告道:“你可别怪咱家没提醒你,这次的事情,咱家帮不上你什么忙,一切都要靠你自己,若你不把钟夫人找回来,咱家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甚至还不用陛下出手惩戒你!”

    ……

    ……

    刘瑾跟钱宁作别,马上回府见他的两个智囊孙聪和张文冕。

    这几日刘瑾指派二人找寻钟夫人,但就算孙聪和张文冕做事能力很强,也没想到沈溪会把人送去辽东,更没想到沈溪会让钟夫人一家走海路。

    “……姓沈的小子就算跟陛下不和,咱家在陛下面前攻讦他几句,陛下也不爱听,难道陛下觉得,姓沈的小子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对的?”

    刘瑾很生气。

    在他看来,朱厚照面前只可以有一个宠臣,就是他刘瑾,沈溪的存在打破了他在朱厚照心目中独一无二的地位。

    就好像争夺情人,沈溪是他最难对付的情敌。

    张文冕道:“公公莫心急,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如今陛下跟沈之厚之间有了嫌隙,只要公公慢慢使力,总会有达成目的的一天。只要陛下对其深恶痛绝,就算沈之厚不想死,最后也要死!要是公公等不及,还可……”

    “哦?”

    刘瑾顿时提起兴趣,急切地问道,“你有什么好办法,能让沈之厚就此在咱家面前消失?”

    张文冕笑了笑,道:“最好的办法还是在陛下身上动脑筋……当然,如果要想见效快,便是找人刺杀沈之厚,如此可一了百了。”

    刘瑾脸上的期待之色顿时散去,显然对这个建议不屑一顾。

    孙聪不满地道:“炎光,你如此说,简直是在糊弄公公。”

    “在下绝无此意!”

    张文冕道,“不知公公是否记得一人,那人名叫江栎唯,曾是锦衣卫镇抚,在卫卫中算是一号人物,办过不少大案,但就是……得罪了公公,就算他主动投奔,公公也未打算对其加以重用……”

    刘瑾冷笑不已:“旁人咱家或许不记得,姓江的咱家怎会忘记?他居然敢在咱家回京途中阴谋暗害……怎么他现在还没死吗?”

    张文冕道:“公公或许有所不知,这江栎唯家世不俗,要人有人要钱有钱,随时可以帮上公公的忙,尤其是他跟沈之厚之间的仇恨,可说不共戴天,此人为了能除掉沈之厚,愿意为公公效死命……”

    “炎光,你老实说,姓江的给了你多少好处?”刘瑾脸色阴沉地问道。

    张文冕矢口否认:“公公,江栎唯的目的可不是行贿在下,而是送礼给公公……在下无官无职,他怎会巴结?”

    孙聪嗤之以鼻:“炎光,有就有,公公知道了也不会怪你,否认算几个意思?江栎唯人品卑劣,先投靠刘大夏,之后又卖身国舅,现在居然想投靠公公,堪称三姓家奴。这种人实在没必要留着,说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弑主……他居然有胆见公公,莫非嫌命长了不成!?”

    刘瑾咬牙切齿:“对,咱家绝对不会轻饶他……再者说了,就算他家底厚实,咱家就缺他那点儿不成?咱家随随便便找个借口便可将其抄家灭族,他的家产不照样归咱家所有?他又不能帮上咱家的忙……”

    张文冕道:“若说陛下身边的花妃,便是他的人呢?”

    “嗯!?”

    孙聪和刘瑾同时瞪大眼睛,都没料到张文冕会来这么一句。

    刘瑾道:“你且将他跟花妃的关系说清楚。”

    张文冕一五一十将他知道的情况全和盘托出,江栎唯走投无路,只能寄望通过张文冕结识刘瑾,不惜将自己的底牌说出来。

    刘瑾听过后,思虑良久才道:“如此说来,姓江的倒有几分利用价值,不过还是要提防一点儿,此人绝非善与之辈,回头让他来见咱家……不过这几天咱家没空,得帮陛下找寻那钟夫人,实在麻烦透顶!”

    ……

    ……

    朱厚照派人搜寻钟夫人及其家人这段时间,沈溪不闻不问,甚至连谢迁那边他都避而不见,防止被人说事情跟他有关。

    这天沈溪在兵部衙门查看来年全国军队调防计划,以及各地卫所屯田方略,重点是九边之地的屯田措施……这些事原本应该多个衙门协同,但在朱厚照制定基本国策后,但凡涉及军务都会过兵部衙门,沈溪无需找其他衙门的人商议。

    “……沈尚书,您可知晓这几日宫内发生之事?”胡琏进门,将五军都督府那边转来的几份公文交给沈溪时,不经意地用八卦的口吻问了一句。

    沈溪故作不知:“宫内能有什么事?”

    胡琏左右看了一眼,这才凑到沈溪耳边,低声道:“听说陛下跟民间一名女子有染,那女子都被送到京城了,却莫名失踪,厂卫出动遍寻无获,陛下因此茶饭不思,到现在已病得下不了龙榻!”

    因为宫里宫外消息不透明,官员和百姓又对皇帝的事情充满好奇,逮到一点消息便胡乱传播,许多都做不得准。

    沈溪作为当事人,对事情的前因后果非常了解,但他没打算跟胡琏透露,当即站起身来,道:“无论宫内发生何事,都是陛下家事,岂能听风就是雨?虽然天家无小事,但也要看为公还是为私,你说这些跟兵部有什么关系吗?”

    胡琏脸色一红,不觉有些尴尬。

    人非圣贤,岂能没有私心?庆功大典结束后,朝廷赏赐迟迟没有兑现,胡琏现在在兵部连个具体职司都没有,照理他应该积功升任兵部郎中,可至今没有消息。在他看来,得到功劳就应该有犒赏,可是朱厚照一心找寻钟夫人,以至于许多事情都被搁置。

    对有功人员进行犒赏,名义上应由礼部和兵部共同完成,但其实还要经朱厚照御笔朱批,刘瑾不想让沈溪拉起一支人马来跟他作对,故意在背后使绊,使得事情一再被拖延。

    胡琏道:“如今沈尚书还能见到陛下吗?”

    沈溪微微摇头:“刘瑾回朝后,阻隔陛下视听,便是我也很难面圣。或许你说得对,陛下现在的心思确实没放在朝政上,希望这只是一时的事情,等时间过去一切都会走上正轨……规矩该怎样便怎样,不会有变!”

    沈溪看起来是给胡琏吃定心丸,但这话其实更多是敷衍和推搪。

    对于朱厚照的事情,沈溪态度明确,那属于皇帝的私事,我不管,爱怎样便怎样吧!

    胡琏恭敬地道:“既然沈尚书不担心,下官不会多问,这种事确实不宜传扬,但如今朝中……已然沸沸扬扬,唉,却不知陛下如此,到底有何意义,剪不断理还乱啊!”

    ……

    ……

    转眼又是一个多月过去。

    随着冬天到来,沈溪在兵部的差事终于轻省了些。

    寒冬对于大明军队,乃至肩负重任的边军来说,都算是难得的休息时间。冰天雪地,士兵日常训练被最大限度缩减,五军都督府那边不会给沈溪找麻烦,京营人马安置妥当,甚至沈溪从地方调到京城换戍的兵马也都有了妥善安排,如此一来,兵部大多数事情都暂告一段落,沈溪终于有时间研究兵器。

    沈溪为了搞科技,特意从武昌府调了许多工匠北上,安排到王恭厂的铁厂专司铸造火铳,工部有李鐩这个老朋友帮忙,如此一来几乎集中大明最顶尖的能工巧匠,集中研究火铳,力争技术上取得突破。

    朱厚照不管事也有个好处,那就是无论沈溪做什么,都不需要请示,换了以前的兵部尚书,要有什么开销,总需跟朝廷伸手,沈溪却不用,他知道跟朝廷要银子也要不来,不如用自己赚取的银子搞研发,也算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沈溪很清楚,只有社会整体技术进步才能完成对这个时代的改造,拥有权势后,他尝试找一些人将他头脑中的理论拿来进行实践,这成为他入冬后主要做的事情。

    小冰河期的冬天很冷,加上军事学堂那边已走上正轨,沈溪除了编写教材以及检查授课教案外,其余时间都往工场跑,可惜连续几批研制出来的武器都跟他的预期有不小差距。

    在此期间,沈溪未见朱厚照一次,随着时间向前推移,转眼到了正德元年年底。

    ……

    ……

    刘瑾最初确实是全力帮助朱厚照找寻钟夫人,可惜遍寻无获,随着司礼监那边奏本堆积如山,他不得不返回宫中,专司朱批事宜。

    至于钱宁和张苑,则继续找寻钟夫人。

    朱厚照相当长一段时间都郁郁寡欢,为了一个妇人,搞得形容憔悴。

    如此一来,他难得连续多日都在宫中居住,每日独睡,即便到了豹房,也没了之前那么肆无忌惮,看戏听曲无精打采,就算刘瑾和钱宁为他搜罗来不少绝色,他也没什么兴致,冷落在旁。

    反而是之前被朱厚照冷落的花妃,再一次成为他亲近之人,当然这也跟花妃敬献了两个美人儿给朱厚照有关。

    这两名美人儿都是已婚妇人,精通闺房之乐,在为人处世上有一种类似于钟夫人的独立和主见,这正是朱厚照最为欣赏的类型,以至于到年底时,朱厚照天天都宠幸花妃和这两个女人。

    当然,这也跟时间久了,朱厚照逐渐淡忘伤心事有关。

    朝廷内,这段时间最大的改变,就是刑部尚书屠勋和礼部尚书周经致仕。

    这二人之前跟刘瑾都有很大间隙,周经虽是由阉党中人举荐,但回朝后没有帮刘瑾一点忙,反而跟谢迁过从甚密。

    周经有主动离朝的意思,刘瑾自然不会阻拦。

    屠勋趁机请辞,也获得朱厚照批准。

    顶替周经礼部尚书之位的是之前的礼部右侍郎白钺,而接过屠勋刑部尚书职务的则是王鉴之。

    这二人,白越为谢迁举荐,王鉴之跟屠勋关系很好,刘瑾本希望能将这两个重要职位掌握在手中,但最后发现白白便宜了谢迁。

    刘瑾很生气,但碍于之前朱厚照派他找寻钟夫人而分心,不得不收拢精力,开始往朝廷除兵部外的五部施压,妄图从根本上掌握六部。

    慢慢的,朝廷大势再次往刘瑾身上倾斜,但无论他再怎么努力,跟其离开京城去宣府前终归有所不如,那时的刘瑾权倾朝野,几乎所有朝事皆都由他一人而决,但现在地方事务他只有知情权而无决定权,只能干着急。

    虽与朱厚照交恶,沈溪在朝地位仍旧很稳固,朝中文官跟阉党相斗也有了一定经验,刘瑾还要防备朱厚照随时迁怒于他,在失去对东西厂和三千营的控制后,刘瑾的权势被压缩得很厉害。

    此时却是谢迁当上首辅后最春风得意的一段时光。

    谢迁不再见沈溪了,他身边多了几个强有力的帮手,内阁除焦芳外,剩下几人都跟谢迁关系良好,尤其是梁储和杨廷和,这二人属于朝中新锐,能力都很不错,刘瑾几次通过焦芳收买都不得。

    最后,刘瑾开始寻求更多入阁人选,试图将内阁权力分化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