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七五章 面子问题
    说完工商税的事情,朱厚照开心了许多。

    如果只是靠从阉党成员府上抄没来的钱财,就算能支持个几年,始终处于坐吃山空的状态,如果有工商税来充盈内库,就等于钱财有了源头,源源不断的银子会自动流入朱厚照的荷包。

    朱厚照对此充满了期待。

    不是因为他对沈溪提出的工商税有多了解,而是源自于对沈溪这个老师的信心,但凡沈溪说过的事情,就算再怎么天马行空,最后都能达成。

    朱厚照道:“先生,这件事朕就交给你了,但凡涉及工商税改革,包括在京师周边进行试点,都由你全权负责……回头朕就给你写一份圣旨,你拿着它办事,等于是钦差,朝中文武不管官职大小都得配合你。”

    沈溪发现,朱厚照在给予他信任这件事上,简直是不遗余力。

    简简单单一句话,朱厚照就把权限完全放给沈溪,如此等于是把未来几年大明的一项重要收入,全权交给沈溪处理。

    沈溪心想:“万事开头难,但只要有政策方面的支持,相信用不了几年,大明各行省工商税都能落实下来。”

    “这个不靠谱的皇帝以前通过刘瑾赖敛财,现在则由我来承担这个艰巨的任务,必须要拿出让朝中文官都信服的手段,坚决不走刘瑾的老路。”

    朱厚照坐下来,也请沈溪就坐,此时他忽然想起什么,再次问道:“沈先生,您从西北回来,连杨一清也由您举荐,担任了户部尚书,现在西北那摊子总该有人出来承担才是,不知谁适合出任三边总制?还有宣大总制也出缺……朕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就怕这些人跟阉党有勾连,危及朕的皇位……”

    沈溪道:“以微臣想来,三边总制应由原陕西巡抚王琼担任,至于宣大总制,陛下不妨启用王守仁……去年抵御鞑靼寇边,王守仁守御宣府有功,且他在宣大之地任兵马总制达数月之久,对地方军务相对熟悉!”

    朱厚照听了这话,连连点头:“还是沈先生提的人选合朕意。”

    言语间,似乎朱厚照之前征求过旁人的意见,沈溪暗自揣摩,却不知皇帝问的人是谁。

    朱厚照道:“王琼和王守仁都在西北当过官,对边关形势想必十分了解,让二人分别坐镇三边和宣大,地方事务便不会出现差池,但可惜不是沈先生亲往,如果是您坐镇的话,西北必安然无恙……却不知对边军中依附阉党的那些军将,是否已着手进行处置,就怕刘瑾的党羽趁机作乱……”

    沈溪道:“之前朝廷已派人去西北,宣示刘瑾的罪行,相信这几日陆续就有消息传回……以之前论调,即便附庸阉党但未作恶者,皆不用革去官职,换防使用便可。”

    “行,一切都听沈先生的!”

    自从沈溪说了利用工商税敛财,又答应帮忙聚敛阉党成员的财富入内库,朱厚照心情大佳,什么事都听沈溪的,最后他站起来:“沈先生,时候不早,您还在病中,先去休息吧,朕要回去了。”

    “希望沈先生能早日痊愈,朕还要和您并肩作战,把草原彻底平定,先生可不能打退堂鼓啊!”

    ……

    ……

    朱厚照心满意足地离开沈府,先前的不快已一扫而空,甚至没记起被沈亦儿用石头打的事情,君臣间根本就没提这茬。

    沈溪未出门送朱厚照,他毕竟是伤病号,只是让马九代表他出门送客。

    朱厚照离开沈宅后,沈溪也回到后院,这会儿周氏还没走,谢韵儿正在旁边一个劲儿地劝说。

    “母亲为何未离开?”

    沈溪没精打采地走上前,问了一句。

    “走了吗,那个……谁走了吗?”周氏看到沈溪眼前一亮,一下子蹿到近前问道。

    沈溪没有回答,他对于周氏和沈亦儿做的事情很无语。

    朱厚照为太子时,到沈府就见识到了沈家女人的泼辣,如今再一次让朱厚照领会了一把,而且这次比上次更过分,不但动口,还动了手,如果不是因为沈亦儿远远地躲开,沈溪甚至想把小丫头拉过来好好教训一通。

    谢韵儿见沈溪回来,赶紧上前相扶,随即沈溪在谢韵儿搀扶下往正屋走去。

    周氏跟在后面,连声问道:“你说那是皇帝老儿,可为何娘看他不像呢?怎么可能有皇帝是那般模样?南戏里皇帝不都是留着一把大胡子吗?老百姓都说那是龙须呢!”

    谢韵儿哭笑不得:“娘,咱可不能对皇上不敬啊。”

    周氏撇撇嘴,道:“咱不敬了吗?为娘只是觉得那小家伙不像皇帝老子,怕憨娃儿被人给骗了。”

    沈溪没好气地道:“娘,你觉得我会拿这种事来骗你?皇帝是我学生,我在东宫教了他几年,会不认识?陛下此来是来跟我说朝事,顺带前来探病,我已将他送走,这会儿应该是回皇宫回去了!”

    “啧啧!”

    周氏嘴里发出声音,摇头道,“你个憨娃儿,官是越做越大,却也越来越会给为娘找麻烦……现在你妹妹打了皇帝小儿,你说这下该怎么办吧!那皇帝……小儿没给你找麻烦吧?如果找麻烦咱也不怕,大不了这官咱不做了!”

    “娘啊,咱别说这些话了,行吗?”谢韵儿本来就已心烦意乱,被周氏这一说,又急又恼。

    可惜的是这个婆婆虽然不靠谱,但她作为儿媳,却不能横加指责,这正是让她痛苦和无奈的地方。

    沈溪恐吓道:“娘,陛下说了,稍后便会派人到门口等着娘出去……若娘现在不赶紧抓紧时间开溜的话,若陛下派来的御林军到了宅子前后门,娘再想回去恐怕就难了!”

    “啊……”

    周氏一听,顿时紧张起来,惊慌失措地向四周看了一眼,慌慌张张道:“你这憨娃儿,这么大的事情为何不早说?娘这就回去了……好儿媳,有事情的话咱回头再聊,憨娃儿生病就拜托你照顾,为娘先走了!”

    原本怎么都不肯离开的周氏,这会儿跑得比谁都快,到后院拉着沈亦儿,一溜烟从后门闪人了。

    谢韵儿又好气又好笑,她自然听得出沈溪一番话是诓骗周氏的,扶着自家相公进了房间。

    扶着沈溪到榻旁坐下,谢韵儿满脸歉意地道:“相公,妾身错了,妾身不该光顾着和娘说话,让亦儿先行,不想就惹出祸事来……以后让她们走后门便是。”

    沈溪一摆手:“这跟你没多大关系,亦儿本来就是惹祸精,到哪里都会生出是非来,再加上谁也不知道陛下会亲临府上……放心吧,陛下对他被砸得头破血流之事根本没提过,我倒是不担心陛下事后找沈家麻烦,就怕……唉!不说了,不说了!”

    ……

    ……

    沈溪称病不出的事情,谢迁虽然知道,却没太往心里去。

    这会儿谢迁还在生沈溪的气,关于这个孙女婿的消息他一概都不想知晓。

    就在谢迁想继续让刑部尚书何鉴等人跟他一起上书营救焦芳、刘宇等阉党成员时,从诏狱传来消息,让谢迁的心情瞬间跌落谷底张彩死在狱中,据说是在连续用刑下,身体不济而亡。

    带来这消息的人是何鉴,此时谢迁不在文渊阁,也不在刑部衙门,而是在他长安街的小院内。

    “……宫里传来消息,说是除了张彩外,其余阉党成员都会释放,这消息是否准确尚不得而知……”

    何鉴得到的消息不多,但作为刑部尚书,对于阉党的事情他的消息获取渠道要比普通朝臣多多了。

    谢迁现在一碰到阉党的事情,都会先来问问何鉴的意思。

    本身谢迁跟何鉴的关系就不错,这次何鉴回朝又非常及时,谢迁便把希望寄托到了何鉴身上。

    谢迁道:“如今老夫依然无法面圣,宫里传出来的消息谁知道哪句真哪句假?在朝这么多年,临到老却遇到种种荒唐事,有时候就算是想一想都觉得过分……难道陛下对朝事真的不管不问?就连朝臣惨死于诏狱中也无动于衷……”

    虽然谢迁对张彩之死很愤怒,却是对事不对人,本身张彩帮刘瑾做了不少坏事,如今公认是阉党中仅次于刘瑾的二号人物,如今其横死狱中,也等于是缓解了朝廷内部御史言官的压力。

    之前御史言官为了张彩是应该被下狱还是革职查办的问题争吵个不休,就连谢迁都没办法制止朝中舆论汹汹。

    就在二人商议如何营救那些陷身诏狱的阉党官员时,门口知客进来,恭敬地道:“大人,英国公在外求见。”

    谢迁站起身来:“张老公爷怎么来了,难道也是为尚质之死而来?”

    何鉴不明就里,跟着谢迁一起出门相迎,到了门口,只见张懋急匆匆进来,看到何鉴也在还稍微有些惊讶。

    等何鉴行礼后,张懋摆摆手道:“未料世光你也在,正好有些事要跟你们说说……”

    谢迁做出请的手势:“张老公爷请入内叙话。”

    “好,好!”

    张懋没让随从跟随,和谢迁并肩进入院内,来到正堂,没等宾主坐下,张懋已然道,“于乔知道陛下刚刚下旨做出的人事安排么?”

    谢迁和何鉴这才知道张懋不是为张彩之死而来。

    谢迁蹙眉想了想,突然醒悟过来,张懋到底是五军都督府的掌舵人,就算知道张彩死在诏狱,这件事也跟他没什么关系,不至于会单独为此事而来找他。

    那张懋前来拜访的目的,显然是跟军队有关。

    谢迁道:“迁尚且不知……张老公爷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张懋惊讶地问道:“于乔最近未见到之厚?听说这人事任命,还是陛下昨夜去沈府探过病后做出的安排,应该是陛下跟之厚闭门商议后所得……这几天之厚在家养病,于乔就未想过去探望?”

    谢迁黑着脸道:“沈之厚的事情,跟老夫没有多大关系,张老公爷只管说,陛下做出何等人事安排?可是司礼监掌印之位有了着落?”

    张懋目光中满是迷惑,似乎在想,怎么又跟司礼监掌印空缺之事挂上钩了?

    随即张懋说道:“乃是兵部和西北之事……兵部两位侍郎,汉英和全卿职位得以保全,陛下传旨,让二人结束在家限制出入的状态,回兵部重新履职,于乔……你对此竟然毫不知情?”

    谢迁跟何鉴对视一眼,二人惊诧莫名。

    谢迁不解地道:“之前不是定下此二人为阉党骨干么?陛下怎么可能会重新调用,还是兵部侍郎这等要职?”

    张懋苦笑道:“本以为于乔你已知晓,甚至提前跟之厚商议过,原来你竟不知……陛下昨日去沈府,应该就是为此而去。另外还有安排,是让德华和伯安往三边和宣大,分任两地总制,负责边事,这件事于乔你依然不知?”

    突然间,谢迁觉得自己很没面子。

    堂堂内阁首辅,对朱厚照见沈溪的事情一问三不知,对于朝中人事安排更是一无所悉。

    何鉴问道:“张老公爷,您是从何听说陛下去见沈之厚的?”

    张懋这下更加疑惑了,但他到底是老狐狸,隐约看出一点苗头,如果说沈溪跟朱厚照进言谢迁真的不知情,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便是谢迁和沈溪之间闹矛盾了。

    要是二人关系渐行渐远,这边还不自觉地拿沈溪负责的兵部事务来问谢迁,不是自讨没趣么?

    张懋打个哈哈:“瞧世光这问题,自然是宫里传来的消息,是真是假难说,不过陛下今日单独对兵部和边事做出安排,却是事实。老朽认为二者间有一定联系,若不然……哈,就当老朽什么事情都没说。”

    张懋话说到一半看形势不对,干脆打住不继续往下说了。

    不过他已把重点和盘托出,且把谢迁和沈溪间的矛盾公开化了,如此就算在他看来处于中立的何鉴也该明白是怎么回事。

    但张懋不知,其实何鉴早就对谢迁和沈溪间存在矛盾心知肚明,只是不肯直言罢了。

    何鉴望着谢迁道:“于乔,这应该算是好事吧?陛下对于阉党中人似乎未有赶尽杀绝的意思。”

    谢迁阴沉着脸不说话,显然是对沈溪的意见又加深了。

    谢迁对沈溪做的事情没有任何意见,只是对沈溪不跟他商议乃至知会他消息有意见,如今搞得他在何鉴和张懋面前出糗,面子一时间有些挂不住。

    张懋道:“于乔,老朽把该说的话都说了,这些事你好好琢磨一番,等有空暇你我再坐下来商议……老朽告辞了。”

    张懋起身要走,门口那边知客又过来,紧张兮兮地道:“大人,宫里面来人了。”

    张懋非常惊讶:“老朽来的可真不是时候,居然跟宫里的人撞上了?莫非是陛下听说老朽来拜访谢阁老,特意派人来看看?”

    在场也就张懋能说这种话,放在谢迁和何鉴身上,这么说有大不敬之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