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八一章 寄望
  谢迁以内阁首辅兼任吏部尚书,等于说不但能对朝廷奏疏有参议权,甚至代管大明人事系统,瞬间便从一个没有实权的皇帝秘书,变成朝中炙手可热的人物,对官员任免有直接的裁决权。

  何鉴对谢迁道:“于乔,既然陛下已有决断,这件事咱莫要再争了,回去商议为宜。”

  谢迁不满足现状,虽然朱厚照让他管理吏部事务,但只是暂管,也就是说皇帝赐给他的权力,随时都可能会被收回,这让谢迁感觉到朱厚照不是想重用他,而只是想堵住他的嘴,之后吏部尚书的位置照样会给沈溪。

  “是啊,谢尚书,咱们先出宫去吧,毕竟今日朝议已取消。”杨一清和李鐩也在旁帮腔。

  谢迁用恼火的目光打量小拧子一眼,这才不甘心地转身往乾清宫殿门外走去。

  小拧子见谢迁终于离开,赶紧让人把乾清宫正殿门给关上,随即去向朱厚照奏禀……对他而言,只要能把顽固的谢老儿赶走,任务就算完成了。

  这边谢迁几人从乾清宫出来,杨廷和率先道喜:“谢尚书,恭喜您执掌吏部,以后朝中的事情,我等便要仰仗您了。”

  何鉴也恭维道:“谢尚书本为三朝元老,深得陛下信任,这次陛下让谢尚书兼吏部事,乃实至名归。”

  以前称呼谢迁“谢尚书”,是因为弘治时谢迁挂兵部尚书衔,正德皇帝登基后,谢迁作为内阁首辅接过了刘健的吏部尚书衔,但说到底这个吏部尚书只是尊称,并无实际权力。但现在情况截然不同,谢迁被皇帝任命掌管吏部,在场几人相信,在正职吏部尚书出缺时,谢迁这个挂衔的首辅可以一直行使吏部尚书权力。

  谢迁脸色阴沉:“怕是陛下另有目的。”

  何鉴惊讶地问道:“陛下让谢尚书兼吏部差事,能有何目的?陛下应该想借谢尚书您的声望和能力,帮朝廷实现平稳过渡……”

  何鉴的话不但帮谢迁圆场,更好像是在提醒谢迁……就算你对沈之厚有意见,或者认为这件事陛下是在搪塞你,也最好别说出来,私下场合说跟公开场合说,有着本质区别。你在这儿说什么话,回头就能传到满朝文武耳中,那时你跟沈之厚的关系就彻底无法挽回。

  谢迁看了何鉴一眼,虽然心里很不甘,但仔细一想,短时间内朝廷的平稳可以保正,心想:

  “陛下从我手中把阉党案的管辖权拿走,但同时给了我吏部的差事,等于是有得有失,但沈之厚那边纯粹是得,之前还说有什么工商税之事,很可能是由沈之厚主导,今日沈之厚没入朝,才是陛下不举行朝议的原因吧?”

  “沈之厚可以暂时称病在家,躲过朝议,但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一旦他回朝,陛下还是会把他主张的一些事提出来,那时沈之厚就不单单是个兵部尚书,甚至连吏部之事都可能归他管辖……不行,我不能让他成为第二个刘瑾!”

  ……

  ……

  谢迁等人出宫时已入夜,本来还说要商议事情,但时间太晚也就各自散了。

  一天下来,这些人除了在宫里等朝议外,什么事都没做,每个人都疲惫不堪,就算谢迁有意拉着几名部堂开小会,但还是不得不让这些人回府休息。

  此时京师北居贤坊一处小院,沈溪正在跟惠娘、李衿叙话。

  称病并不影响沈溪跟惠娘、李衿见面,尤其沈溪留在京城当官的事情已确定下来,鉴于目前短时间内没有政敌,他得跟二女交代如何把兄弟商会的业务在京师迅速扩展开来。

  “……老爷,不是说今日有朝议,陛下会在宫里问事么?就算老爷称病在府,难道不怕陛下深夜造访,再探老爷的病?”

  惠娘很细心,沈溪抵达后,发现沈溪不时咳嗽,并非完全装病,立即亲自去帮沈溪烧水煎药,连晚饭也是她和李衿二女亲手准备。

  人刚回京城,惠娘身边的人没安排齐全,侍女和仆役都缺,以至于小院内一切都显得简单,不过惠娘习惯了清贫,没有太过苛求。

  沈溪拉惠娘到自己身边坐下,关切地道:“你也要多休息……身体还没完全缓过来吧?”

  沈溪回到京城才知道,惠娘离开宣府回京时经历小产,上次沈溪见惠娘时,惠娘因为知道沈溪要跟刘瑾恶斗一番,并未跟沈溪提及,这让沈溪心中越发内疚。

  “没事。”

  惠娘倒显得很坚强,作为一个经历苦难的女人,她对于事情看得很开,悲痛过去就过去了,着眼未来才是最重要的。

  沈溪苦笑不已:“近来朝中事务顺风顺水,不过家事却一团糟,经历太多让我心情郁结,或许是我作孽太多……造成的杀戮太甚吧……”

  李衿眨眨眼:“老爷以前作过什么孽啊?”

  “衿儿!”惠娘喝斥。

  李衿吐吐舌头,不敢再多问。李衿知道不管自己说什么沈溪也不会着恼,而惠娘这边只是觉得她说话不合适,并非埋怨她。

  沈溪不由莞尔,在他面前,李衿好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所问问题有时显得很幼稚,不过沈溪喜欢的正是她这种俏皮的性格。

  沈溪解释道:“战场上杀敌太多……自打我领军以来,歼敌何止万数?虽然不是我亲手所为,总归还是造成了杀戮,斗刘瑾时也采用了一些非常规手段,总归这孽是做下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惠娘白了沈溪一眼,“衿儿不懂事,问的话不那么合适,老爷怎么给她解释上了。”

  李衿那边则喜滋滋的,好像觉得事情很有趣。

  沈溪道:“既然衿儿问了,我为何不回答?让她知道,其实我不是什么圣人,而是红尘俗世中的大俗人一个,否则你们怎么会到我身边来?”

  这下惠娘和李衿都向沈溪使白眼。

  沈溪脸上满是轻松的笑容,随即长叹一声,语气显得稳重许多:“这不是开玩笑,最近跟陛下提出改革工商税,对手工业和商业发展很有帮助,就在北直隶进行试点……这次我来见你们,更多是要交代你们尽快在京师及周边完成商业布局。”

  惠娘摇头:“老爷,妾身不是很明白。”

  “不用着急!”

  沈溪道,“咱们慢慢聊,反正长夜漫漫,有的是时间跟你们解释!”

  沈溪在惠娘这里,永远恨时间太短。

  感觉没过多久便又到分别时。

  沈溪这天晚上睡得不那么踏实,跟李衿和惠娘说过工商税改革的情况后,贪欢到很晚,临近天亮时又早早醒来,起身到书桌前,拿起笔在那儿写写画画,却不是平时所用毛笔,而是他很久前就准备好的铅笔。

  等到外面天色微亮,惠娘才睡醒,起身来到沈溪面前,低头望着沈溪,目光中带着一种痴迷,她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到这个比她年轻十几岁的男人身上。

  “怎么不睡了?”

  沈溪侧过头望着惠娘,问了一句,“距离辰时还有一两刻钟……”

  惠娘坐到沈溪旁边,摇摇头:“时间不早了,过一会儿老爷就该回府了吧?”

  沈溪看惠娘的神色,知道她此时想的是什么,就算匆忙来见一面,等天亮后还是会走,毕竟沈家需要他这个主心骨。

  沈溪解释道:“我不打算回府,而是先去兵部衙门看看,昨日朝议已过去,今日该到各衙门走走,顺带去刑部看看……阉党案总该有个了断。”

  “嗯。”

  惠娘不想问沈溪朝中事务。

  沈溪看着惠娘,问道:“你是在为泓儿的事情担心?”

  惠娘回过神,微微点头:“泓儿已经五岁,该开蒙读书了……”

  沈溪苦笑一下,沈泓是弘治十六年出生,到如今虚岁才五岁,但惠娘惦记着儿子将来有个好前途,希望早点儿读书认字,到底有沈溪这个能干的父亲,儿子若一点本事都没有实在说不过去。

  但对于现在惠娘和李衿的处境来说,找人为沈泓开蒙不那么简单,很容易便把沈泓的身份泄露出去。

  “只是读书认字,你和衿儿应该可以吧?”沈溪道。

  惠娘摇摇头:“妾身学问浅薄,最多只是认几个字罢了,泓儿需要名师教导,妾身之前想过,要不……交给信得过的人抚养,让他可以跟外面的人多接触。”

  按照惠娘的想法,如果儿子实在没法读书,干脆把沈泓交给京郊的农户寄养,这样儿子有了身份后就可以正常开蒙读书。

  “太早了。”沈溪道,“你舍得吗?”

  惠娘道:“就算不舍得又如何,孩子始终要读书,老爷……孩子需要名师教导。”

  沈溪看出来了,惠娘在孩子读书上有执念,现在沈泓不过是个四周岁的孩子,放在后世只是上幼儿园小班,开始学拼音而已。但惠娘却望子成龙,或许是她感觉到年老色衰,再难以稳固沈溪的宠爱,以后要靠儿子的成就来维持她在沈溪身边的地位。

  沈溪能理解惠娘的良苦用心,点头道:“这件事,我会安排好,不让你失望!”

  ……

  ……

  沈溪养病四天,终于出面。

  他先去兵部衙门走了一圈,大致检查了下,有王敞和陆完这两个能人在,兵部基本不用他费心,作为一把手最多只是了解一番,做到心里有数。

  随后沈溪去了刑部,准备将涉及阉党案的所有卷宗悉数调走,而目的地正是他的府宅。

  刑部尚书何鉴亲自出面接待沈溪。

  何鉴对于沈溪的到来未显得太过惊讶,毕竟之前宫里已派人传旨,通知将此案调沈溪负责。

  “……沈尚书,案宗数量不少,若全部带回贵府,若其中有遗失,不知如何是好?不如留在刑部衙门,你有时间的话尽可过来审阅……”

  何鉴打定主意站到谢迁一边,虽然他曾是沈溪属下,但现在同为部堂,而且他才是主管刑狱之人,不需要每件事都听从沈溪安排,尤其听沈溪要把公文带回私人府宅,何鉴更觉得不合适。

  沈溪咳嗽两声:“留在刑部衙门不是不可,但在下仍在病中,只能先把卷宗带回去看,若没有太大问题,送回来也不迟。”

  沈溪态度坚决,就是要把卷宗带走,而不是留在刑部。

  这件事朱厚照已安排他全权负责,何鉴失去主导权,沈溪把卷宗带走不是想给何鉴出难题,而是他觉得自己在处置阉党态度上跟刑部这边明显不同,不如把卷宗调走,免得有人背后自作主张。

  何鉴最后还是点头,算是认可了沈溪这种行为,随后道:“不知之厚你准备如何处置阉党案几名重要人犯?听说陛下准备将这些人下到刑部天牢之中。”

  之前算是公事上的交涉,而现在更接近私下商谈。

  何鉴并不想跟沈溪彻底撕破脸皮,他年岁大了,不想牵扯进谢迁和沈溪间的斗争中,他的主要目的是想维持个中立的态度,最好是能充当和事佬,让谢迁和沈溪的紧张氛围能有所缓解。

  沈溪道:“之前陛下有言在先,除了贼首外其余之人皆不问罪,只是降职或者革职,在下为人臣子,总不能违背陛下的圣旨。”

  “也好,也好。”

  何鉴作为温和派的代表,觉得沈溪所言很有道理。

  到现在何鉴也没能理解,为何谢迁态度会那么强硬?但何鉴隐约又感觉到,谢迁在处置阉党老臣的问题上,也没有那种非杀不可的态度,否则不可能主张营救焦芳。

  但何鉴又觉察,谢迁对于阉党成员中的亲疏远近分得很清,跟谢迁关系近的人会想方设法进行营救,而那些关系远的人则会问罪,相反沈溪在对待阉党的问题上保持了一种基调,就是既往不咎。

  沈溪跟何鉴一边说着案子,一边走出公堂,看着刑部官员配合沈溪带来的属下把卷宗装箱完毕,最后马九过来奏禀:“大人,所有案宗均装箱完毕,是否送去兵部衙门?”

  沈溪摇头:“是送到沈府书房。”

  这话,沈溪故意说给在场三法司的官员听,公开表示把公文带到私宅处置,意思似乎在说,这次公事会夹杂很多私人的东西,暗示涉案人等到他府上去行贿。

  但没人敢说什么,毕竟连何鉴都只是劝说而没有阻止,沈溪如今在朝中的地位实在太过显赫,谁也不愿意自找麻烦。

  “带走吧!”

  沈溪一摆手,让马九等人带着卷宗先行,而他则留下跟何鉴做最后交涉,随即便要回府。

  沈溪目送马九等人离开刑部衙门,正打算跟何鉴说话,后者已然拱手请教:“昨日午朝,之厚未能列席,陛下最后取消朝议,似乎要过几日才重开朝会……之厚,你可知道具体是哪日?”

  沈溪笑着摇摇头:“不知。”

  何鉴不知沈溪是否骗他,现在他能得到宫里的消息寥寥无几。跟朱厚照关系亲密的人中间,他熟悉的只有深得皇帝信任的沈溪,如果从沈溪这里也得不到答案,从别处也无从获悉。

  何鉴道:“之厚要回府吗?”

  “嗯。”

  沈溪点头,“在下身体尚未痊愈,只能一边养病,一边抽空看公文……每天有精神的时间不多,要把所有卷宗看完估计得十天半月,不过好在陛下定下案子基调,只要一切都以怀柔为基准,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何鉴紧张地问道:“刑部这边是否要准备公堂审案?”

  沈溪想了下,最后摇头:“很多事现在无法定下来,如果刘瑾谋反只是个人行为的话,未参与到其中的大臣就不必过堂,直接赦免其无罪,至于刘瑾身边那些属僚……之前陛下就已定罪,不需要在下说什么。”

  何鉴苦笑一下,他知道沈溪所说的是张文冕等人。

  沈溪道:“都察院和六科弹劾之人名单已在列,不过地方十三道弹劾名录尚未到京师,如果到的话,尚需麻烦何尚书派人送到在下府上,这里先谢过。”

  “明白了。”

  何鉴说了一句,他知道现在只是都察院和六科言官把京师、北直隶、南直隶、西北地方主要阉党成员进行弹劾,其中有很多名册是由谢迁主导拟定,而大明地方各行省涉案的阉党,则需要大明监察体系十三道御史进行弹劾。

  沈溪没有在刑部衙门多停留,在何鉴相陪下走出衙门口。

  门前道旁已备好轿子,沈溪毕竟正在病中,乘坐马车会很颠簸。

  临行前,何鉴担忧地问道:“若谢尚书那边问……”显然他是担心谢迁会对沈溪处理阉党案进行干涉。

  沈溪笑了笑,回道:“同为朝廷做事,谢阁老岂会不明事理?呵呵!”随即不再多言,上了轿子远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