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〇五章 以权换利
  沈溪从皇宫出来,故意不走午门,以躲避麻烦……他最怕谢迁在午门堵他,所以干脆从东安门出宫,准备直接打道回府。

  他从朱厚照那里讨来差事,负责来年军资筹措。

  朱厚照赐予的权力很大,对于如何施行沈溪也有了思路,但具体落实则有些发愁。

  一次筹措价值数十万两白银的军资倒是小事,关键是战争一旦开启,不是几十万两能够打住的,甚至可能需要数百万两,根本就是个无底洞。

  “看来只能以精兵取胜,但广袤草原上,只带一路人马出击,不是跟大海捞针一样困难?”

  沈溪叫停轿子,此时他已经换上一身便服,下轿后信步走进路边一座茶楼,找了个靠窗的地方躲清静。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沈溪仍旧没走,云柳一袭男装,英姿飒飒出现在他面前。

  “大人。”云柳行礼。

  沈溪摆手:“事情已经定下来了,因朝廷府库紧张,军费开支需兵部自行筹措……京师商贾不需你来联络,你只管招呼外地游商……这次什么事都需要我亲力亲为,当务之急是先募集到一笔银子,以安陛下之心。”

  云柳看着沈溪,目光中满是不解。

  沈溪打量云柳一眼,问道:“怎么,这件事很难完成么?”

  “大人,天南地北那么多商贾,如何才能在短时间内将这些人凑齐,进而跟他们讨要银子?”云柳一脸茫然地问道。

  沈溪放下茶杯:“这几年地方上工商业发展迅猛,由于有当年汀州商会的发展模式作借鉴,现在商贾已开始从单干变成拉帮结派,大江南北纷纷涌现实力雄厚的商会……哦对了,现在京师周边商贾中,哪些势力大一些?”

  云柳回道:“城北是陆家和徐家,而城南……则是姓周的一家独大……他似乎跟大人您有些交集。”

  “周胖子?”

  沈溪稍微皱眉,脑海里浮现一个胖子的形象。

  沈溪跟周胖子产生交集,是在弘治十二年到十五年间,当时周胖子被沈溪收编,做了不少事。后来沈溪外派地方为官,京师局势发生巨变,周胖子也因为丰厚的家产被人惦记而落罪下狱,之后沈溪再没听说过这个人。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正是他。”

  云柳道,“他背后有东厂……撑腰,现如今生意越做越大,手下有了大批打手,旁人根本无法染指城南尤其是崇文门一带的生意。”

  沈溪笑了笑,道:“是你干娘在背后操纵这一切吧?”

  云柳低下头,惭愧地道:“大人请见谅,干娘借助大人的威势,近来确实做了不少错事……”

  沈溪脸上依然满是笑容,没有因此责怪云柳。

  他对京师的情况多少有些了解,因为云柳背后有他这个深得圣宠的兵部尚书撑腰,在东厂这个鱼龙混杂的特务机构内自成一体,如今虽然仅仅只是个挂名的掌班,但没人敢轻易得罪。

  自刘瑾倒台,云柳迅速把麾下势力扩大,玉娘也倚仗云柳这个干女儿,当上了东厂百户,显赫一时。

  沈溪道:“既然是熟人,那好办,你派人跟周胖子打声招呼,我想见他,说不定此人对我有一定利用价值。”

  “以大人的身份,接见这样一个草莽中人,实在不那么合适。”云柳提醒道,“不如由卑职去跟他交涉。”

  沈溪笑道:“我是什么身份?就算是兵部尚书,也不过是两只眼睛一张嘴巴,普通人一个……我还是亲自见见他,有些话只有当面才能说清楚……告诉他,在京师做买卖,眼睛最好放亮点儿,知道跟谁合作才能把生意做大,如果两面三刀,等待他的只能是万劫不复!”

  云柳最初不太明白沈溪的意思,但仔细品味后,很快明白过来。

  地方上有帮派背景的商贾,其实投靠的势力远不止一个,说是周胖子受玉娘庇护,但其实一个玉娘哪里支撑得起一个庞大的商业集团?周胖子巴结的对象必然不少,但不管是谁,都无法跟沈溪相提并论。

  “去吧。”

  沈溪道,“让他以最快速度见我……今日我正好想喝杯茶,躲躲清静,就在这里等他吧!”

  “是,大人!”

  云柳领命匆忙而去。

  ……

  ……

  沈溪留在茶楼,本想看看有多少人盯着自己的行踪,但过了很久,仍旧没见到有可疑的人。

  沈溪非常纳闷儿:“旁人对我的行踪或许不感兴趣,难道谢老儿也能淡然处之?”

  就在沈溪瞎琢磨的时候,几辆马车停到茶楼外,从车厢里跳下几人,随即被身着便衣的侍卫拦下。

  “这几位受命前来请见公子。”

  云柳从当前的马车上下来,对门口的侍卫说了一句。

  在她身后,低头哈腰过来一位,因时过境迁,再加上距离稍微有些远,沈溪不能看清楚来人的相貌,但却觉得跟以前的周胖子有所不同。

  云柳带着那人进了茶楼,“噔噔噔”上到二楼,云柳先上前行礼:“大人,人已带到。”

  “叫他过来吧。”沈溪道。

  随即楼梯口那人急匆匆过来,直接跪下来磕头:“草民见过青天大老爷。”

  沈溪打量跪在地上的“周胖子”,准确来说,现在已不能称之为胖子,整个人身上少了臃肿的暴发户气息,身材变得消瘦许多,跟几年前见面时几乎换了个人。

  “周当家,如果不是你的声音听起来耳熟,真不敢相认。”沈溪有些惊讶地说道。

  周胖子再次磕头,嘴上解释:“草民落罪下狱,流徙千里,远到辽东酷寒之地,岂能跟以前一样?”

  沈溪微微点头,仔细一想也就释然,周胖子坐过牢还被发配九边,吃不饱穿不暖至少有两三年光景,能保住一条命就算不错了。

  沈溪道:“起来说话吧。”

  “草民不敢。”

  周胖子仍旧虔诚地跪在那儿。

  沈溪笑道:“既然你想跪着,本官也不阻拦……怎么,听说你最近生意做得挺红火的?京城南边那地儿,几乎被你接管了?”

  周胖子赶紧道:“托大人的福,小人不过是跟对了主子。”

  提到这事,周胖子连称呼都变了。

  俨然把沈溪当作主人,甚至以此为荣。

  不过周胖子想把沈溪当靠山,沈溪对此却不热衷,“周当家认谁当主子,本官不理会,但本官听说周当家做买卖有些不讲规矩,强买强卖不说,新近抢地盘还死了人,大兴县正在调查案情,而周当家似乎已打通关节……”

  很多隐秘,对沈溪来说基本是顺手拈来,之前云柳不说明还不如何,等揭破再对照之前获得的情报,自然而然便理出脉络来,周胖子在他眼前根本无法遁形。

  周胖子听到后额头不由冒出冷汗,作为欺行霸市的帮派人物,手下肯定干净不了,沈溪真要杀他,那简直跟捏死一只蚂蚁般容易。

  “大人饶命。”

  周胖子拼命磕头,不过此时他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慌张,主要是他觉得自己还有利用价值,否则沈溪直接派人拿下他,而不会说这么多废话。

  沈溪道:“本官不是县官,不会过问你的案子,但你做事还是小心些为好,毕竟是天子脚下,京师如今也不那么太平。”

  “是,是!”

  周胖子脸上的表情惶恐中带着迷惑,根本不知沈溪叫他来的目的是什么。

  沈溪为自己斟上一杯茶,吹了吹表面漂浮的茉莉花,然后道:“京城鱼龙混杂,做买卖的人不在少数……最近朝廷的风声,你可有听闻?”

  周胖子大概明白什么,小心翼翼地道:“小人听说,朝廷要进行工商税改革,似乎是要……加赋。”

  周胖子说话很小心,生怕一句话说得不对,触怒眼前这位大人物,引来杀身之祸。

  沈溪道:“本官面前,你不必遮掩,听到什么只管说,若你不肯讲实话,那就是跟自己过意不去。”

  “是。”

  周胖子一咬牙,“小人听说,这次工商税改革,是大人提出,目的有二,一是当今皇上在豹房内开销太大,刘公公伏诛后,需要有人为陛下敛……咳,储备银钱;二则是因为来年陛下要御驾亲征,出兵草原,需要大笔粮草物资。小人对此不是很了解,只是把一些听来的事情,说与大人知晓。”

  沈溪笑道:“看来你知道的不少嘛。”

  周胖子很尴尬,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心说:“更难听的我还不敢说呢。”

  沈溪道:“民间对本官评价不太好吧?会不会有人拿本官跟刘瑾相比?”

  周胖子有些惊慌失措:“大人这是说的哪里话?大人力挽狂澜,救大明大厦将倾于既倒,将欺瞒陛下鱼肉百姓的刘瑾诛杀,民间无不拍手称快,尊称您为青天大老爷……民间现在不管是说书还是编戏,都在传颂您老的好处,岂敢有所不敬?”

  沈溪没有理会周胖子的恭维,道:“对于工商税改革之事,你是怎么看的?”

  周胖子这下感觉到沉甸甸的压力,神色中带着回避:“京师内很多商贾,听说朝廷要加赋,纷纷离开京师,说是到南方做买卖,躲几年清静……不过小人没有动摇,京师是小人的根,不会轻言离开,再者小人知道大人您一定不会为难我们商贾,毕竟大人您也是商贾出身,肯定会体谅我们。”

  周胖子说完后才发觉自己口不择言,没有官员希望被人提及自己曾是商人的往事,在这时代,商人的地位非常低下,甚至可以说很丢人。

  “嗯。”

  沈溪却并未对此有所介怀,点头道,“周当家倒是会选择站边,本官推行工商税改革,没有盘剥商贾的意思……不过这件事,暂且将作罢。”

  “作罢?”

  周胖子非常惊讶。

  周胖子消息灵通,在官府内埋有不少钉子,知道一些朝廷的隐秘,他暗自琢磨:“不是听说这两天皇帝要召集朝会,商议开设工商税么?不增税皇帝吃什么喝什么?不增税来年那场仗该怎么打?怎么可能会作罢?”

  沈溪道:“本官已奏请陛下,工商税改革之事暂且不提,来年军费,由本官负责进行筹措。”

  周胖子心想:“原来是来要钱……那就好办了,我给你银子,你与我方便,各取所需,这正是我想要的。”

  周胖子笑呵呵道:“大人有难处的话,小人必定会倾力相助……小人手头有些资源,可以帮大人筹措几万两银子,只是……”

  “只是什么?”

  沈溪没有惺惺作态,周胖子说能筹措军费,他也就顺着话头说下去。

  周胖子故作为难道:“是这样的,大人,京师商贾这几年日子不太好过,之前刘公公为了孝敬陛下,对士绅和商贾盘剥太过厉害,很多商贾到现在都没缓过劲儿来,小人是怕那些商贾不肯配合。”

  沈溪点头:“这倒也是,刘贼在朝只手遮天,穷奢极欲,你们商贾身上有银子,他不盘剥你们又能盘剥谁?周当家不会认为本官是第二个刘瑾,又开口跟你们讨要银子吧?”

  “不敢,不敢。”

  周胖子恭敬地道,“大人义薄云天,乃正义之士,岂能做出盘剥百姓之举?”

  沈溪笑道:“你倒是会给本官戴高帽,本官不跟你拐弯抹角,本官这次要在京师筹措的银两,比预期中要高许多,大概需要五十万两……别惊讶这数字,或许你们觉得,这对你们来说是一种极大的负担,但若朝廷将一些商品售卖权,包括盐引和茶引,还有铁器、铜器等专项买卖放给你们的话……”

  周胖子最初听到数字,的确吓了一大跳,心想:“沈大人怎么可能比刘瑾还贪得无厌?”

  等他听到沈溪将放出一些商品特许权后,眼前一亮,以他的头脑,自然知道这些特许权能换来多大的好处。

  “小人做不了主。”周胖子最后道。

  沈溪道:“本官没让你做主,只是想借你的口,把本官的话传递给京师内主要商会知晓,本官这次要筹措的是来年军费,既然朝廷无法拿出更多钱粮,一切就要本官筹募,无利不起早,若不给你们商人好处,你们会平白无故拿出银子来捐献朝廷?”

  周胖子道:“为一劳永逸解决边患,小人义不容辞……”

  沈溪笑着打断周胖子的话:“周当家有这个觉悟,自然很好,但旁人却未必会有,本官知道你们营商艰难,被官府层层盘剥,本官已上疏陛下,未来两年内,凡是向朝廷捐献钱粮的,一律按比例折免税赋,同时可以获得特许经营权,另外……本官会在京师周边设立专门的衙门保护商人的利益,若商人被盘剥的话,可以找该衙门申冤明理。”

  周胖子脸色很复杂,以他的想法,官官相护,就算真建立这么一个衙门,也不可能帮到商贾。

  沈溪道:“未来几年内,本官想把京师周边工商业整顿一下,大量发展制造业,允许你们招募农民,开设工坊,朝廷不会加以干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