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〇六章 同流合污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好,好啊。”

    听到沈溪介绍朝廷即将出台的优惠政策,周胖子非常高兴。

    明朝中前期,户籍管理极为严格,农民被牢牢地拴在土地上。在一条鞭法实施前,百姓缴纳赋税一律是用粮食,但实际上很多农民已没有土地,只能租种别人的土地生产粮食来缴纳赋税,造就了地主食利阶层。

    而大明承平百年,人口不知翻了几倍,农村出现大量富余劳动力,不得不铤而走险进城打杂工和成为手工业者,沈溪的父亲沈明钧当初便是到宁化县城打零工,严格意义上来说,这破坏了大明的户籍制度,是一种违法行为,只不过地方官府不追究罢了。

    那些进城打工的人,每年因为粮食税赋问题,要多花许多冤枉钱。

    而沈溪对此制度进行改革,解放劳动力,可以极大地促进手工业和原始工业发展。

    周胖子出身社会底层,自然明白手下那帮人每年因缴纳赋税不得不购买粮食,饱受官府欺压,还有人因抗拒服徭役而坐牢,苦不堪言。

    沈溪道:“如果那些商贾愿意主动纳捐的话,有何诉求都可以由你转告,汇总到本官这里……有时间的话,本官想见见京师内各主要商会的代表,跟他们坐下来谈谈筹募军饷之事。”

    周胖子面带期待:“那京城士绅……”

    “不经商的士绅,多半是大地主,他们跟你没关系,这些人本官会另行接见,你不必过问,也没资格过问!”沈溪冷声道。

    周胖子本想跟京师士绅联络,这些人多半是诗书传家,家里有人做官,拥有的资源比他多许多,周胖子不敢轻易得罪。

    见沈溪不允,周胖子也没有表现得太过失望,单纯只是跟京师各大商会联络,已让他赚不少。

    “大人,小人一定帮您把事情做好。”周胖子拍着胸脯表态。

    沈溪笑着摇摇头:“你独自前去恐怕不行,回头本官会派人跟你同行,他将代表本官做事。”

    “啊!?”

    周胖子没料到,沈溪居然会派人监督。

    沈溪顿时板起脸来,大声喝问:“周当家不会有意见吧?”

    “不……不敢,不敢哪!”周胖子赶紧声明。

    沈溪笑了笑,道:“你放心,我派去的人,只是为了更好地把本官的意思传到,若是周当家趁机中饱私囊,也会告知本官……周当家可要保护好此人,若他有什么三长两短,那你……”

    “小人就是拼死也要保护好大人派去的使者。”周胖子举手发誓。

    沈溪点了点头,似乎对周胖子的表现很满意,随即转过头向云柳摆摆手:“你差人去叫彭兄弟过来一趟,本官打算让彭兄弟当这中间人,很多事本官不能亲自出面,只能请人做代表……最后跟商贾谈判时我才会出现!”

    ……

    ……

    周胖子离开后,云柳派去的人带着彭余到了茶楼。

    彭余帮忙找到随安后就通过沈溪运作,从御马监调到工部,挂了个营缮所所副的正八品职司,同时又在东厂得了个掌班的差事,方便行事,但实际上他和云柳一样,只需听从沈溪命令即可。

    “……彭兄弟,这次麻烦你到城南周当家手下当几天差,你放心,周当家跟我算是旧识,这次他会维护你的安全,平时也会好酒好菜招待,你过去后,只管按照我的吩咐,监视好这个人,顺带把我交代的事情传达到并监督执行……”

    彭余是第一次以下属的身份为沈溪做事,显得无比热切:“大人请放心,小人定能把事情处置好。”

    沈溪微笑着点头,表示对彭余的赞许,道:“你的任务并不重,每天不过是吃吃喝喝,再就是把你看到的、听到的通过特殊渠道告知我……你要始终牢记自己的使命,不能被周当家腐蚀拉拢,这个人可不是一般的商贾,而是手眼通天的豪强,手下养着上百号亡命之徒。”

    “小人知道,以前曾跟他打过几次交道,这个人确实不简单。”彭余对周胖子居然有所了解。

    沈溪微微颔首,见把事情交代得差不多了,便叫人来送彭余到周胖子那儿。

    彭余下楼后,云柳请示道:“大人,您是不是不相信那个姓周的?”

    沈溪没有回答,眉头紧皱,好似在思索什么,半晌后,他突然抬头看向云柳,问道:“云柳,你觉得你干娘有几分可信?”

    “大人的意思,卑职不是很明白。”

    云柳有些诧异,凝眉思索一番,才看着沈溪郑重地说道,“干娘说愿意为大人效死命,但她心意究竟如何……卑职不好评价。”

    沈溪摇了摇头:“不想就连你这个干女儿也对她产生一定戒心,她行事一向随波逐流,或者说是墙头草,今日谁得势,她就站在谁那边……不过现在我也算是能给她依靠的人,让她帮忙做一些事,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卑职不知该如何说。”

    云柳低下头,显得很谨慎,似乎不愿意面对玉娘的一切。

    沈溪仰头叹息:“既如此,关于对你干娘的调用,暂时先放到一边吧……先让周胖子投石问路,筹措军费不用急于一时,距离明年开年还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做买卖的人把一切事都看成利益交换,不给他们利益,怎能让他们把辛辛苦苦赚来的银子贡献出来?”

    “大人,姓周的那边,是否需要派人打入他们内部?”云柳请示道。

    “按照你的想法实施吧。”

    沈溪道,“我不想过多干涉你做事,这次工商税改革和提请朝廷调拨军费两件事都没获得朝廷批准,只能靠我摸索解决,我这会儿也是心烦意乱……你多帮帮我,很多事自行做主,不必前来请示,我相信你能处置好!”

    云柳恭敬行礼,但没有表态,因为她对自己并不是那么自信。

    沈溪摆了摆手,云柳转身退下。

    此后沈溪便留在茶楼,一直等到日落西山才离开。

    ……

    ……

    谢迁得知沈溪出宫后,最关心的便是朱厚照是否会越过内阁和司礼监,自行其是,破坏大明既定的规则。

    等他带着何鉴去问询翰林院的人,甚至想方设法从宫里获取“内幕消息”,仍旧没有得到答案。

    “……于乔,之厚面圣不久便出宫,显然未与陛下深入商谈……此后陛下也未对司礼监和翰苑下谕旨,甚至连内阁也未获通知,莫非事情就此打住了?”何鉴想调和谢迁跟沈溪间的矛盾,尽可能把事情往好的方向想。

    谢迁恼火地反问:“你觉得这可能吗?”

    何鉴没多言,谢迁仍旧不想就此善罢甘休,带着何鉴回长安街小院,准备商量对策。两人刚到地方,便见小院门口有马车驻留,从马车上下来的那个人很熟悉,正是之前在朝堂上见过的司礼监掌印张苑。

    “张公公?”

    谢迁见到张苑不由一惊。

    照理说内廷官员和朝臣间不能过于亲近,之前张苑私下前来拜访已经是犯禁的事情,但因当时是深夜密会,谢迁没觉得怎样,但现在张苑却是光天化日之下登门,让他心里一紧,感觉一种莫名的危机。

    何鉴见此情形非常尴尬,问道:“于乔,你这是……”

    谢迁不敢让何鉴知道他跟张苑之间有私下来往,故作镇定道:“何尚书,今日便跟你商议到这里,我过去会会张公公,或许他要传达陛下的旨意。”

    何鉴这才想起,谢迁是内阁首辅,张苑则是与之有工作交接的司礼监掌印,此番很可能是奉皇命而来,心下释然:“于乔识大体,应该不至于在某些事上明知故犯。”

    “那在下告辞了。”

    何鉴并不想深究张苑来见谢迁究竟是为了什么,巴不得早点儿离开,避开一切麻烦。对他这样的老臣来说,抱着的完全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心态,并不认为沈溪上位是什么坏事,对所有人都保持谦和的态度。

    谢迁送何鉴乘轿离开,这才过去跟张苑见面,然后问道:“张公公有什么要紧事么?”

    “正是,进内说话吧。”

    张苑一上来就不像是说公事,行迹鬼祟,下意识地要避着人。

    尽管谢迁内心满是忧虑,但还是先行一步进了院门,张苑跟着走了进去。

    等张苑进到院子,谢迁回身亲自把院门关上,然后看向张苑,正色提醒:“张公公,有些事还是要避讳些才好,你乃内臣之首,晴天朗日出宫来见朝臣,若让陛下知晓,对公公的前程怕是会有影响。”

    张苑对于宫廷规矩不是那么明白,不过就算知道,以他现在张狂自大的心态也会置之不理,他觉得当初刘瑾做事那么极端,我只是出宫来见个首辅大臣怎么了?

    张苑道:“谢阁老多虑了……咱家来见你,是跟你说一件事,也是咱家刚刚听说的,沈尚书奏请的关于增设工商税和来年加大向兵部调拨军资的事情……已经压了下来,暂时不会再提请了。”

    “嗯!?”

    谢迁瞪大昏花的老眼,不解地问道,“就这么……罢休了?”

    张苑摇头:“据我所知,陛下虽然把这两件事压下来,不过依然对明年的军费用度很着紧,下旨让沈尚书全权负责筹措,明令不能从百姓手中获取……以沈尚书的意思,应该是要打商贾的主意,那跟之前增设工商税的奏议没什么两样。”

    谢迁稍微思索一下,随即道:“只要不破坏朝廷规矩便可!”

    张苑诧异地问道:“谢阁老就此便不予计较了?”

    谢迁道:“还能如何计较?老夫就算想去面圣,也没办法,倒是张公公身为陛下近臣,应该多跟陛下劝谏才是……从商贾手中筹措军需用度,根本不现实,来年军费支出可能是以百万两银子来计量,两三百万两银子都未必能填补这巨大的窟窿……而我大明每年进项才多少?”

    张苑一脸“正气”:“这正是咱家着急的地方,是以匆匆来跟谢阁老商议,想请谢阁老继续参劾兵部沈之厚,若任由其在民间征派钱粮,京师物价必会火速上升,到那时,百姓无法安居乐业不说,恐怕连生存都会困难……沈之厚简直是祸国殃民啊!”

    谢迁听张苑说话有理有据,也不知是自个儿想出来的,还是背后有人提醒。

    谢迁道:“老夫自然会上疏,不过这件事怕是张公公无法决断,需要呈奏给陛下,最后又绕到原点,陛下肯定不会理会。”

    “只要谢阁老您上疏,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咱家来办,咱家绝对不允许沈之厚在朝继续嚣张跋扈下去。”

    张苑道,“对了,谢阁老,您之前提出沈之厚跟阉党有联络,当时陛下将信将疑,您可要继续追查下去?只要能查证这件事,就算陛下现在对沈之厚再信任,之后还是会把沈之厚给按下去,那时谢阁老在朝可就说一不二了!”

    “嗯。”谢迁微微点头。

    本来他觉得自己可以利用张苑,让文官集团掌控大局,但他总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张苑一而再来找我,不会是想把我当枪使吧?”

    张苑又道:“细节上的事情,咱家都记录下来了,谢阁老自行看过便可,咱家先回了。告辞!”

    说完张苑把一卷书册塞到谢迁手中,出门而去。

    ……

    ……

    等把张苑送走,谢迁回到小院,马上把张苑交给他的书册拿出来翻越,眉头很快皱起。

    书册中记录的事情,不单有沈溪的工商税改革以及增加军费细节,还有关于朝中一些本不由内阁和司礼监管的事情,既有九边军情,也有接下来朝廷人事考核任命,朱厚照平时的一些言语整理,甚至连宫内开支用度也仔细罗列清楚。

    “张苑这是什么意思?”

    谢迁背脊一阵发凉,他发现自己接了个烫手的山芋,如果任由事情发展下去,那他就有跟张苑同流合污的嫌疑。

    “张苑分明是以此告知,跟我可以亲密无间地进行合作,所有消息都可以做到共享,但这件事若被陛下知晓,岂能善罢甘休?若把事情闹大,怕是我还要罪责,祸及家人……”

    谢迁赶紧把书册的内容仔细看过,然后一页页撕下来,放入火盆里烧毁。

    毁尸灭迹后,谢迁内心依然难以平静。

    “这张公公没有刘瑾的能力,就连城府也远有不及,他这么做分明是在害我,闹得我好像我那监视圣上起居行止、随时准备谋逆的乱臣贼子一般,他这么做有何深意?”

    谢迁思索半天,都找不到答案,心情一片灰暗。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