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一九章 刺杀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过了一个多时辰,沈溪请兵部衙门的书吏前来帮忙记录,总算把每个人的冤情给记录下来,而且每一份申冤的诉状都让当事者签字画押。

    最后沈溪让人摘下塞住大兴知县付同宽嘴巴的鞋子,再为其松绑,然后大声喝问:“付知县,你现在还有何话可说?”

    付同宽怒气冲冲地喝斥:“这群刁民,与狄夷私通,人证物证俱在,他们之言有何公信力?现在根本是串通一气,陷害朝中大臣,大人您不会这么糊涂,轻易就被他们给蒙混过关吧?”

    “草民没有跟狄夷私通啊……”堂下一群人又开始伸冤。

    沈溪一拍惊堂木:“没有本官问话,谁都不许发言!付知县,本官问你,你说这些人跟狄夷私通,证据何在?”

    付同宽趾高气扬:“地方贼逆跟狄夷私通,此案本官自有定夺,跟沈大人无关!”

    王陵之怒道:“好你个伶牙俐齿的狗官,大人问你话你还敢撒泼玩赖?”

    付同宽回视王陵之:“小王将军,您的威名在下早有听闻,但奈何朝廷规矩历来便是如此,沈大人这次来问的是寿宁侯和建昌侯被人诬陷的案子,跟宵小里通外番案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沈溪笑了笑,道:“你说不是一回事就不是?既然你不肯主动交待,那本官只有自己动手了!来人啊,把所谓的证据抬上来!”

    “诺!”

    沈溪一声令下,马九便领命而去,很快便又带着人上了公堂,抬来几口大箱子,打开后,里面都是些纸质证据,多为堂下百姓签字画押的“供状”。

    沈溪问道:“就这些吗?”

    付同宽抢在马九回答前喝问:“沈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朝廷规矩你就全然不顾?你此举分明是藐视公堂!这些东西全都是大兴县衙所有,你只是兵部尚书,如此行径简直就是土匪、强盗!”

    “没想到本官到了你嘴里也成了土匪强盗,是不是也要即刻问斩啊?”

    沈溪板着脸喝问一句,然后摊摊手道:“本官奉旨调查外戚案,所有这些都是张氏兄弟与地方衙门勾结,劫掠钱财、荼毒百姓的铁证……来人啊,把所有证据都拿出来!”

    马九随即把箱子里几乎成小山一样的纸片逐一取出,付同宽站在那里大喊大叫,王陵之一怒之下,上去直接抽了他几巴掌。

    沈溪道:“付知县,你要是再咆哮公堂,就不只是掌嘴了,请自重!你再不满意,这会儿也只能憋着,改日再找陛下告御状,否则就算都察院和刑部,也无权干涉本官办案!”

    付同宽被打后,鼻青脸肿,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沈溪着人拿过几分供状,仔细看了几眼,突然一拍惊堂木:“把衙门记录的书吏带上来。”

    随即一名身着儒衫、颌下有几缕山羊胡子的中年男子被押送上来,见到沈溪后赶紧磕头:“小人乃大兴县刑房吏书周锦文,见过沈尚书。”

    沈溪道:“这些供状可都是由你记录的?”

    “是!”

    周锦文胆怯地回答,“这些天在下恰好都在衙门直堂,专一挂号登记上下公文,并拘勾人,犯牌票,顺带置簿填写公文,用印等。”

    沈溪问道:“那你且说,当日审案定罪时是如何情况,是否有过堂,又是否存在用刑的情况?”

    “小人不知,小人不知啊!”周锦文诚惶诚恐地道。

    沈溪怒道:“你乃县衙吏书,还是你亲自记录在案,并以此定罪,你居然说全然不知?来人啊,用刑!”

    “小人知道了,小人知道了!”

    周锦文见自己要挨打,赶紧改口,“当时情况特殊,付知县让小人怎么写,小人就怎么写,甚至连提堂断案的过程都没有……小人,只不过是按照命令办事罢了!”

    沈溪看着付同宽,问道:“付知县,现在你又怎么说?”

    “哼!”

    付同宽知道没法跟沈溪说理,干脆扭过头去,沉默不语。

    沈溪继续看着周锦文,问道:“当时付知县是怎么安排的,你只管详细供述出来,本官法外开恩,减免你的刑罚!”

    “大人……小人所知不多,付知县就在这里,您问他本人不是更好吗?”周锦文不想做出头鸟,赶紧跪地求饶。

    王陵之提着刀上前,架到周锦文脖子上,大声恐吓:“大人问话你必须回答,否则……按照你所犯罪行,现在本将军就砍了你!”

    周锦文赶紧道:“知县大人当时吩咐的是……百姓中如果谁识字,就诬陷其为狄夷送书信,详细告之京师兵马布置情况,如果不识字,就说他们跟狄夷私下来往密切,其家宅便是秘密情报联络点,还说这一切都是抓获鞑子细作后所悉……小人所知不多,大人请饶命!”

    沈溪道:“定罪几人,又有多少被执行?”

    周锦文战战兢兢回道:“定罪的有八十多……八十五人,其中十七人已明正典刑,因为是里通外番的要案,可不经刑部和报请陛下勾决,直接开刀问斩,后面陆续还要定罪,据说是要……除恶务尽!”

    等周吏书把话说完,公堂上“冤枉”声响成一片。

    这次不单是被张延龄和付同宽等人诬陷的无辜百姓,更有县衙中人,他们知道诬陷忠良是什么罪行,而且现在还死了十七个人,就算他们只是执行上官命令,但知情不报也是大罪。只有付同宽一把硬骨头,硬挺着不肯屈服。

    付同宽侧头望着沈溪,咬牙切齿道:“沈大人,您如此诬陷下官,诬陷两位国舅爷,对您有何好处?”

    沈溪摇头轻叹:“那你堂堂进士出身前途远大的六品知县,如此疯狂残害百姓,又有何好处?这些人是挖了你付家的祖坟,还是侮辱了你付某人的妻女?大明王法在你这里就一文不值?”

    付同宽一副慷慨激昂的模样:“这些刁民的话,一句都不能作准,沈大人听信谗言,构陷同僚,就是扰乱朝纲!下官就算人微言轻,也一定上告朝廷,让沈大人吃不了兜着走!”

    “希望你还有这个机会!”

    沈溪说了一句,随即一摆手,“将堂下嫌犯全数释放……不过外戚尚未归案,尔等暂时不得归家,需送到安全地方保护……至于大兴县衙一干人等,知法犯法,草菅人命,全都抓起来,送刑部问罪!”

    付同宽倔强地昂着头:“沈大人,您如此胡作非为,根本就是跟自己的前途过意不去!两位国舅爷不会放过您,太后娘娘不会放过您,就连陛下也不会放过您!回头是岸啊,沈大人!”

    沈溪惊讶地发现,犯下大错的付同宽不仅不知悔改,到最后居然还劝起了自己,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

    ……

    沈溪突然带人杀到大兴县衙,令这里本该发生的一场火灾消弭于无形。

    整个大兴县衙一夜之间被沈溪整锅给端了。

    从大兴县衙出来时,已临近四更天。站在衙门口的台阶上,沈溪疲倦地打了个呵欠,可惜此时他还不能回家休息,对他而言,今晚的行动只是开了个头,还有很多事情等待他去做。

    “……师兄,咱们现在去哪里?”

    王陵之表现得非常热切,对他而言,京城抓赃官有种不同于战场上杀敌的畅快,惩奸除恶,为民伸冤,对他来说也是无比期待的事情。

    沈溪指了指队伍前列,道:“你到前面开路,咱们现在敢去刑部衙门。”

    “哦。”

    王陵之应了一身,下了台阶,翻身上马,很快冲到了队伍前面。

    沈溪本来要乘坐马车或者轿子,但在公堂上坐了近两个时辰,身体有些僵硬,于是决定步行一段,互动一下筋骨。

    队伍拉得很长,掩护押送的除了沈溪的亲兵外,还有专门从附近的北城兵马司调来的官兵。

    出了衙门口,沈溪跟着队伍前行,顺着安定门大街向南走了大约一百来步,前面就是棉花胡同和麻线胡同交汇处,突然一个黑影从街道左侧屋顶上跳了下来,几步冲到沈溪跟前,一把明晃晃的长剑毫不留情地朝沈溪胸口捅去。

    “保护大人……”

    沈溪身边有五六名亲兵,可他们的身手跟刺客相去甚远,加之对方又是从高处蹿下,事发突然,转瞬就杀奔至沈溪面前,沈溪根本没时间做出更多反应,只能下意识地往一侧躲避。

    “唰唰唰!”

    长剑在空中挥起一道道明晃晃的光芒,随即“噗嗤”一声闷响,长剑已刺进沈溪的身体。

    沈溪身边身手最好的非王陵之莫属,但这会儿他正在队伍最前方,刺客得手后,沈溪身边的亲兵才反应过来,一拥而上,但那刺客身手了得,简单数招就把几名亲兵逼退,然后虚晃一招,扑向左侧的麻线胡同。

    “乌鲁鲁……”

    街道左侧屋顶上更多的黑色身影在晃动。

    本来沈溪的亲兵要追逐行刺之人,但见周边还有大批刺客,马上退了回来,在沈溪身前形成前中后三道保护圈,不允许第二波刺客靠近,但那些黑影似乎未再有行刺的打算,短暂相持后,几个腾挪,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师兄!”

    刺客逃走后,王陵之才带着马九等人飞速赶在沈溪面前,可惜为时已晚。

    沈溪身负重伤,尽管用力捂住胸口的伤口,鲜血依然“汩汩”而出,但他仍旧用尽全力的气力喝道:“立即把人押送到刑部衙门去,迟则生变……留下几人送我回府!”

    “是,大人!”

    这次回话的是马九,事发突然,他的反应要比王陵之快许多,知道事情的轻重,立即去指挥调度人手,继续带人向南去刑部衙门。

    王陵之此时却好像没头的苍蝇,先是自怨自艾,怪自己没起到保护好沈溪的职责,后来又冲着黑乎乎的麻线胡同破口大骂,称刺客没胆量跟自己大战三百回合,最后才在已经坐上马车气息虚弱的沈溪催促下,翻身上马,走棉花胡同前往沈府。

    ……

    ……

    “……什么,人跑了?”

    建昌侯府,张延龄刚得知城南庄园发生的情况。

    此时已是四更天,本来张延龄睡得正香,却被张举派回来通讯的人给吵醒,因事关重大,张延龄只能强打精神出来问询情况。

    那仆从道:“侯爷,张爷那边已在安排人手调查到底是怎么个情况,现在看来可能是原先驻留庄园的那帮人带着他们看管的女人跑了,估计还捎走部分财货,为掩人耳目,干脆一把火把庄子给烧了!”

    张延龄难以置信地问道:“这怎么可能?那些人都是跟本侯几年甚至十几年的老弟兄,怎么会……一定是沈之厚那小子搞鬼!他就喜欢闹这种幺蛾子!”

    就在张延龄把矛头对准沈溪时,突然外面又有家仆进来通禀:“侯爷,大老爷来了,已经进门……实在挡不住!”

    张延龄嘴上嘟哝道:“兄长来得也真够利索的,我这边刚得知消息,他就前来兴师问罪,烦不烦啊……”

    张延龄从后宅来到前面正堂,刚进门,张鹤龄便劈头盖脸问道:“你派人去刺杀沈之厚了?”

    “大哥在说什么?什么刺杀沈之厚?”张延龄一脸糊涂的表情。

    张鹤龄恨恨地道:“之前你说过要派人把沈之厚给做了,怎么,有胆做却没胆承认?”

    张延龄想了下,自己的确是说过这狠话,甚至还让张举去找高手回来刺杀,当即皱眉道:“是有这么回事,但我还没来得及派人去……姓沈的小子怎么了?”

    张鹤龄道:“刚得到消息,沈之厚把大兴县衙给一锅端了,前往刑部的路上被人行刺,如今生死不明!”

    “哈哈!谁让那小子喜欢出风头,这下有人教训他了吧?他居然如此胆大妄为,把大兴县衙整个给拿下了?他以为自己是谁?拥有御赐铡刀的包青天吗?”张延龄简直要为那刺客唱赞歌。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张鹤龄怒气冲冲地道,“事关重大,到底是不是你派人去的?”

    张延龄笑道:“无所谓啦,是不是我派去的有区别吗?最好这小子就这么挂了,那就一了百了!”

    张鹤龄怒道:“你怎么如此糊涂呢?沈之厚把大兴县衙给端了,说明他已拿到关键性证据,但转眼就被人刺杀……现在不管事情是不是你做的,旁人都会认定是我们兄弟所为,其他人哪里对沈之厚有这么大的仇怨?”

    “大哥这话可就说错了!”

    张延龄好整以暇地分析,“那小子平时得罪的人多了去,鞑靼人对他就恨之入骨,来年朝廷就要出兵攻伐草原,鞑子派人来刺杀他这个主帅,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吗?还有阉党残余,又或者是曾对他恨之入骨的江栎唯……那么多人想让他死,只怪他平时得罪的人太多了!”

    张鹤龄怒骂道:“你个榆木疙瘩,也不想想现在是什么节骨眼儿上,就算说给旁人听,理据也都充分,谁不会揣测是你我兄弟指使人做的?这件事怕是很快就会传到豹房,你觉得陛下知道这件事后,会认为是鞑子和阉党余孽干的?”

    张延龄脸上露出古怪之色,皱眉道:“大哥的意思是说,有人陷害咱兄弟二人?要是沈之厚自己搞鬼呢?”

    “他被刺杀,乃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事情,受伤千真万确……他要解决你有千百种办法,何至于要用自残的手段?”张鹤龄道,“这下要出大麻烦了,赶紧随我入宫去见太后,这会能帮你的只有姐姐了!”

    “大哥……”

    张延龄想要说什么,但随即一甩手,“入宫就入宫,看姐姐怎么说,真是连个觉都睡不清闲。”

    ……

    ……

    沈溪被刺伤的消息在京城不胫而走。

    本来沈溪查张氏外戚案便轰动京师,朝廷各方势力都盯着,再加上沈溪是在夜色笼罩下的大兴县衙外面大街上被人刺伤,周边又有北城兵马司和中城兵马司,治安一向很好,以至于事情在极短时间内便传到京师那些有心人耳中。

    张鹤龄得知后马上去见张延龄,而何鉴获悉消息后则去见了谢迁。

    “……于乔,大事不好,之厚因为查张氏外戚作奸犯科一案,现被人刺伤,怕是凶多吉少!”

    何鉴对沈溪异常关切,因为他觉得是自己把沈溪给“害”了……不是他去见沈溪的话,也不会有沈溪连夜到豹房弹劾张氏外戚进而被正德皇帝委以查案之重任。

    谢迁恼火地道:“这是他咎由自取!”

    何鉴瞪大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震惊地问道:“于乔,这是你应该说的话么?”

    “你当老夫没听说?”

    谢迁黑着脸道,“老夫听闻,他回来时没乘坐马车和轿子,以至于给了刺客可趁之机……老夫猜想,或许是这小子设下圈套,准备以自残的方式,彻底把张氏一门摆到刽子手的屠刀下!”

    何鉴叹道:“于乔,你把之厚想成什么人了?他可是你一手提拔起来的,在这么多年轻后生中,他是最有希望担当起朝廷大势之人,你怎能……唉!早知道的话,老朽就不来见你了!”

    谢迁见何鉴着急的模样,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

    就算自己再怎么怀疑,也不能当着何鉴的面说出口。

    谢迁道:“他现在负伤,又能如何?居然自行归家去了,料想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这才是让人担心的地方。”

    何鉴道,“当时人多嘈杂,谁知道他的伤情如何?你我应该即刻去见陛下,把这件事告知,否则之厚受伤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谢迁皱眉道:“你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也要对张氏一门赶尽杀绝?”

    何鉴道:“这可不是什么赶尽杀绝,而是为了彰显之厚在这件事上承受的巨大牺牲……除了外戚,还有谁对之厚有如此切骨的仇恨?”

    谢迁想了下,回道:“鞑子、阉党,又或者是那些他曾经征讨过的佛郎机人、倭寇等等,乃至还有东南和西南地方匪寇!以前他得罪过不少人……”

    何鉴苦笑道:“于乔,你的心是否长偏了?之厚到底是为朝堂伸张正义而受伤……他连夜带人去彻查大兴县,好不容易拿到罪证,怎么到你这儿,却好像成了他咎由自取一般?于乔,你不跟我去一趟沈府探病?”

    “不去!”

    谢迁回绝得很干脆,“要去你自己去,我看你不是想去探病,而是想看看他到底找到多少证据……他没完成的事情,你想帮他完成吧?”

    何鉴终于被激怒了,勃然变色:“于乔,朝中人都尊重你,是因为你德高望重,可为文官表率,但你现在所做的事情……实在让人不齿,一介后生都比你更清楚这人间正道!反正老朽要去见之厚,你爱去不去,老朽告辞了!”

    何鉴说完,径直离开谢迁所住小院。

    谢迁就算脸皮再厚,此时也不免面热心跳,左右为难,跟上去不是,不跟也不是,几番权衡最终他还是决定不去了。

    “这小子,看你怎么折腾,若真有人行刺杀之举,只要生命无虞就没大问题……希望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疼!”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