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六二章 胡商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豹房一处厢房内,臧贤把他知道的关于钱宁找来女人向皇帝邀宠的方式详细告诉张苑。

    “……钱大人在民间安排大量人手,有一些是他收买的江湖中人,杀人不眨眼,不过最厉害的还是他从辽东带回来的那批人……”

    “……他要找女人,都是靠这些人,先是到处打探,等锁定目标后便上门直接讨要,威逼利诱,如果对方不肯就范,杀人放火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还有就是利用官府出面,原本府县衙门接到地方士绅报案被人骚扰后,都会派出衙役前去保护,但听说是锦衣卫的人,尤其涉及钱宁这个陛下跟前的宠臣,只能乖乖退缩,甚至有些地方官员还会主动上门劝说,那些士绅为了保全家业,只能乖乖就范,把女人送出去……”

    听到这里,张苑有些懊恼:“怪不得那可恶的家伙每次都能在陛下期限内把人上交,而且进献的女人一个个样貌气质都不俗,原来他是采用这种卑鄙无耻的手段。”

    “您老也可以啊。”

    臧贤面带期待之色,“张公公在朝中的地位,不比钱大人高?张公公只要开口,必然有更多人拱手把女人送来。”

    张苑皱眉打量臧贤,叹了口气道:“但咱家手里没那么多亡命之徒做事。”

    臧贤谄媚地笑道:“小人虽然没什么本事找亡命之徒,但找些三教九流的人帮张公公做事还是可以的。”

    “哦?”

    张苑脸上有些惊诧,随即点了点头,显然是被臧贤的“诚意”打动。

    臧贤继续道:“小人以前走南闯北,跟着戏班子在外多年,认识了不少人,这些人都希望能为朝廷做事,所以……都期盼能通过小人巴结上张公公您。”

    张苑一听心里非常舒坦,暗忖:“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以前我就想收拢一批人帮忙,结果找来的都是窝囊废,如果这小子说话靠谱,或许真能给我找来一群有用的帮手。”

    张苑不动声色地问道:“你能找多少人来?需要什么条件?”

    臧贤道:“想要多少有多少,各行各业的人都有,甚至还有混绿林道的,他们吃穿不愁,就愁没个官身,若是张公公能安排他们进东厂当番子,或者做锦衣卫,亦或者在您老面前听用打下手,他们都求之不得。”

    张苑点头:“安排他们进锦衣卫不难,但到底不在咱家手下当差……这样吧,先从东厂番子做起,正好东厂提督跟咱家有些交情。”

    嘴上这么说,张苑心里却盘算开了:“之前就想把东厂拿在手里,之前刘瑾便是这么做的,现如今让张永和马永成这些人掌握东、西二厂实在太过危险,不如找张雄和张锐等人来辅佐咱家……”

    张苑得势后,也开始注意收买人心,有意提拔了一批太监起来,其中就包括豹房时下正快速崛起的“三张”,也就是张雄、张锐和张忠三人。三人目前在豹房打下手,虽得朱厚照信任,但距离二十四监掌印之位还很遥远,张苑把握到这些人有能力有野心却无地位的现状,主动伸出橄榄枝,果然吸引三人帮他做事。

    臧贤道:“既然张公公应允了,那小人便去跟那些人说,带他们过来见张公公。”

    “嗯。”

    张苑虽然答应下来,但心里还是有些怀疑,想了想道,“先不忙带他们来见咱家,你且把人找齐,先让他们为咱家做事,找一批女人回来……可以打着咱家旗号行事,就当是投名状,总该让咱家看看他们的本事。”

    臧贤这才知道张苑不那么好糊弄,心里虽不乐意,表面上却赔笑着说道:“这是自然,小人过几日就把女人送来。”

    “对了,张公公,小人听说,钱大人这几天紧盯着一个案子……听说自西域之地来了批胡商,他们带来漂亮的胡女,钱大人想把人掳来献给陛下,但这些胡人很狡诈,知道钱大人想空手套白狼,所以严防死守,如果我们能拿出一笔银子把美女买下来的话……”

    张苑嘀咕道:“怪不得钱宁这几日行事鬼祟,感情他想弄些胡女回来,看来他是从陛下对朝鲜女子的态度上看出一些苗头。”

    臧贤问道:“张公公,您觉得这件事……”

    “可行!”

    张苑点头道,“买自然要买,但也不能花费太多,咱家毕竟不是开金矿的,价格要控制在一定范围内……最好是先派人去把胡商的情况查清楚……”

    臧贤急道:“张公公,如果迟疑的话,钱大人或许会抢先一步……那些胡商为了避免被钱大人勒索,可能会把那些女子卖给京城的官宦人家,而钱大人不敢得罪京城那些达官显贵,届时就麻烦了!”

    张苑略一思索,道:“胡商既然做买卖,自然不会傻到让钱宁明抢得逞,咱家知道了,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理……你先跟胡商见上一面,或者找机会让他们跟咱家会面,咱家会出银子,绝不少他们一个子儿,你就这么跟他们说。”

    臧贤一看张苑就是铁公鸡一毛不拔的主,心想:“那些胡人又不是傻子,岂会轻信你的鬼话?”但嘴上还是赶紧应道:“小人这就去,能为张公公办事,是小人毕生的荣幸,小人定不辱使命。”

    ……

    ……

    臧贤的投诚,在张苑看来是自己权势增加后必然发生的事情,用大势所趋来形容也不为过。

    他心里很得意,觉得自己掌握了钱宁的底牌,下一步就要利用臧贤搜罗女人,而不是靠那些阳奉阴违的太监同僚。

    臧贤在得到张苑授意后,马上便出豹房办事,不过因张苑只是嘴上说招揽他,心里有些没底,效率自然是差强人意。

    关于胡女的事情,不但钱宁和臧贤这边得到消息,京城内还有人注意到了这件事,比如说失势后几乎一蹶不振的张延龄。

    建昌侯府。

    张延龄得知西域商人有美貌胡女亟待出手,眼睛瞪得溜圆,显然他对异域风情的女子情有独钟。

    “……二侯爷,那些西域奸商以前曾跟咱们侯府做过买卖,这次听说有人想把他们带到京城的货物抢走,现正贱价出售,问咱要不要,其中有不少姿色过人的胡女,都是能歌善舞那种……不知二侯爷是否要买?”

    手下不清楚建昌侯府如今的财力,所以特意跑来请示张延龄,看国舅爷是否掏得出银子来。

    张延龄咬牙切齿:“他娘的,这些胡女简直是为本侯量身准备的,奈何年前朝廷查抄府上产业,损失惨重,现在一时间要拿出大笔银子来有些艰难……跟他们说,先赊账,把人交我们后再说。”

    手下为难地道:“这些西域奸商之所以价喊得很低,就是为了尽快回笼资金,所以他们看重的是现金交易,又或者不给钱,给他们想要的丝绸、茶叶、陶瓷等货物,二侯爷您看……”

    张延龄没好气地道:“没钱有什么办法?哼,居然敢在本候面前拿乔,立即派人去把这些胡商的商铺给查封了,看他们敢漫天要价!”

    手下苦笑道:“二侯爷,这些胡商可奸猾着呢,并未带货物进城,只是联络了些二道贩子到城里来跟各家接洽……您也知道,朝廷对草原用兵在即,明令限制胡人在大明做买卖,这些人到京城乃是冒着杀头的风险,所以行事特别小心谨慎,藏得很深,咱们人手不够,很难把人找出来。”

    张延龄怒道:“听你话的意思就是找不到这群人的把柄?那你跟本侯说这些有什么意义?”

    “胡商找不到,但那些二道贩子却联系得到,跟他们谈好价码,胡女就会送过来,除了胡女外还有香料、胡椒、药材等西域特产,在中原很难买到,听说还有西洋人的玩意儿,但没人见过,都是听那些二道贩子在吹嘘。”手下急切道。

    张延龄皱眉不已:“既然没法把人找出来,又没银子买,那咱们不做生意总行吧?他娘的,现在不是从前,没人给本侯送礼,本来区区几千两银子岂会放在本侯眼里?这些西域胡商,一个个都是势利眼,忘了以前是谁照顾他们生意!”

    在张延龄骂骂咧咧中,手下匆忙退下,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通知中间商,这笔生意建昌侯府没法接下来。

    ……

    ……

    关于西域胡商到京城来做买卖的事情,沈溪也知晓了。

    先是云柳在例行情报通报中提到了这事儿,随后便是彭余亲自到沈溪面前汇报……他跟这些西域商人有联络,或者说在投靠沈溪之前,彭余也算是中间商之一,手头资源可不少。

    “……大人,那些西域蛮子有不少好货,要不要一次性全都买下来?抢也行,只是以后再也没法跟他们做买卖了,而大明的人去西域很难买到中意的东西……情况便是如此,抢一次容易,但后患很大……”

    彭余在追随沈溪前算是半个买卖人,在他这里,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信誉,所以并不推荐沈溪用手段抢夺,毕竟这些人手头货物远未丰富到让沈溪破坏规矩的程度。

    沈溪此时正在看南方来的书信,闻言不由抬头看向彭余,问道:“朝廷明令禁止跟胡邦通商,为何他们还能进入京畿腹地?背后应该有人纵容吧?”

    彭余道:“这小人可就不知道了……小人以前帮他们卖过东西,因为是官府的门路,他们都喜欢跟小人合作,要是大人对他们手里的商品全无兴趣,倒是可以派兵将其剿灭,把所有货物充公,如此一来他们就不知道是谁动的手脚。”

    沈溪问道:“你知道他们藏身的地点吗?”

    “不知道。”

    彭余摇头,“狡兔三窟,这些人为了防止被人查到行踪,根本就不会告之牙人他们的真实住处,只会另外找隐蔽的地方作为交易之所,若出事,也只是少数人遭殃,不会全军覆没……他们在没拿到银子前,不会送货品来。”

    沈溪笑道:“这些人做买卖可不怎么讲究啊,为何不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若存心欺骗的话,受害者岂不是连人都找不到?”

    “还不因为这是咱大明地界?”

    彭余道,“以前他们吃的亏不少,谨慎些可以理解。不过这些人做买卖挺讲诚信的,只要给足银子,没有谁愿意坏掉规矩,此前也从未出过岔子,因为他们知道,一旦规矩坏掉,他们就再也没希望到京城来做买卖了。”

    沈溪点了点头:“真是群怪人。”

    沈溪对西域胡商的评价让彭余非常惊讶,他只是来跟沈溪说做买卖的事情,未料沈溪对于这种交易模式似乎更感兴趣,对那些商品则没怎么关注。

    彭余道:“西域特产很多,既有乳香、没药、番红花等药材,也有高大的大宛良驹,还有各种稀罕的宝石,市面上很难见到,有部分甚至只在进贡的贡品里才会出现,至于西域美女……嘶,不但模样出众,而且那身材可真是顺溜,该大的大,该小的小,让人……咳,小人失言了。”

    沈溪笑了笑,他知道明朝的人对于西域没多少概念,以为出了嘉峪关便是西域之地,甚至波斯、奥斯曼帝国也都归入西域之列,而波斯美女能歌善舞,举世闻名,由不得大明的男人不觊觎。

    略一沉吟,沈溪问道:“行情如何?”

    “胡商的东西都卖得比较贵,一些东西在他们那个地方或许不值钱,但运到京师来价值通常是几两甚至几十两不等,什么犀牛角、象牙之类,听说都是那边的特产,至于舞女就更贵了,一个姿色上等的舞女可能需要上百两甚至是三五百两银子,都快比得上刑部大牢里那些名门闺秀的价码了。”

    彭余说这件事的时候,仔细观察沈溪的反应。

    彭余知道沈溪明白黑市行情,毕竟当初他就是因为跟沈溪做这种买卖而结识,后来更是与他做过不止一次交易。

    沈溪点头:“若西域舞女真那么出众,怕是有人会动歪脑筋。”

    彭余道:“小人听说,豹房那边有人对这些西域美女有想法,好像要动手明抢,所以胡商想尽快把手里的货物出手,以便离开京城这是非之地,如果合适的话,价格或许会比以往低上一大半。”

    沈溪问道:“你认识多少胡商?”

    彭余想了下,摇摇头道:“认识的不多,不过因为近来小人升官,在京城内人脉越发宽广,这次找小人做买卖的人明显增多,他们不知小人背后是大人您,否则肯定会有所忌惮。小人还听说这些胡商手上有西洋人制造的奇淫技巧的东西,小人想……可能大人会有用。”

    沈溪笑道:“你倒是有心了,那咱们就找个机会,跟这些胡商做做买卖。”

    彭余问道:“大人是要那些奇淫技巧的东西,还是别的?”

    “什么都要。”

    沈溪道,“他们手上的货物我都想得到,而且是正常的交易,并不会涉及抢夺……这些人既然能跟西洋人做买卖,正好对路,我会给他们大明商品,让他们可以带走!”

    彭余惊讶看着沈溪,没想到沈溪居然会这么在意营商之事。

    沈溪再道:“那些西域美女,也一并买下来,总归不能让那些坏规矩的人得手,就当是本官养些歌女和舞女吧!”

    彭余点头道:“大人想要的话,小人马上去接洽。”

    沈溪道:“本官想跟这些人当面交易,顺带商议一下以后的生意流程,仅仅一锤子买卖没甚意思,最好是长期营生。”

    “可是大人,这些胡人……都是蛮子,不可尽信哪。”彭余脸色苍白,怕沈溪跟这些人做买卖出现纠纷,会迁怒于他。

    沈溪笑道:“你之前还说这些人做生意讲诚信,怎么现在却说他们不可信?彭兄弟,你不要以为出了事我会怪责你,生意本来就建立在互信的基础上,你充其量只是代为引荐,以后生意是否能做成,跟你没多大关系。”

    虽然沈溪给彭余吃了定心丸,但彭余神色别扭,并不觉得这件事靠谱。

    沈溪站起身来:“你去安排吧,交易地点定在京城内,我会亲自去见这些胡商的代表,保证不会阻拦他们带走想要的商品和银子!”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