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八八章 买消息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对朱厚照来说,只要沈溪允许他继续出宫游玩,什么条件都可答应。

    沈溪无言以对,心里不停地安慰自己,“这也是无奈之举,知道陛下沉迷酒色,却不知善加利用,只一味劝谏而不做变通,坐等那些谄媚小人恶意中伤,离间君臣关系,岂是智者所为?”

    遇到朱厚照这样一个千古奇葩,沈溪可不敢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只能因势利导,先跟皇帝处好关系,再想办法纠正。

    得到来日能见到苏通和郑谦的承诺,朱厚照依依不舍离开,就算他想留在宫外跟普通士子喝酒,也认识到自己酒醉后老说大实话,容易引发别人的抵触情绪,不得不等沈溪为他安排好一切。

    朱厚照走后,沈溪写了封书函,请苏通和郑谦来日一叙,算是对之前的事情做个总结。

    至于朱厚照以后想见苏通和郑谦,沈溪的想法很简单,至少在会试结束前,不会再让朱厚照得逞,要不就让他自己跟苏通和郑谦谈,他能帮的仅仅是牵线搭桥,居中沟通罢了。

    朱厚照在失落的情绪中回到豹房,坐在空旷的寝房里发呆,钱宁听闻后覥着脸前来觐见。

    “陛下,这几日你似乎无心豹房内的玩意儿,微臣特地为您准备了新节目,希望您能喜欢。”

    钱宁一直担心自己失宠,这几天见朱厚照神出鬼没的,出豹房后就没了影,连去做什么他都不知晓,难得今天在,便主动前来表忠心。

    朱厚照兴致不高,一摆手:“什么新节目?好吃的还是好玩的?”

    “都有,都有。”

    钱宁笑呵呵道,“陛下不妨移步一览?”

    朱厚照坐在那儿,整个人没精打采,捂着嘴打了个哈欠,挥挥手道:“朕有些倦了,你便说说是什么吧,如果不合适,朕就不过去了。”

    钱宁心里非常纳闷儿:“以前陛下听说有什么新奇好玩的东西,必定精神大振,兴冲冲便去了,为何今日却这般模样,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莫不是我之前救驾不力,到现在陛下还不肯宽宥?”

    他却不知,朱厚照根本没心思计较他之前的所作所为,只是因外出找酒友碰壁而心情郁积。

    钱宁道:“臣为您准备了来自民间的精彩节目,比如说皮影戏,由经过训练的美人儿来驾驭,到最后美人儿还会到台前来表演。”

    在钱宁看来很有意思的东西,在朱厚照眼里却觉得不堪入目……他小时候就在沈溪熏陶下看过皮影戏,那时他年龄小见识又不多,自然无比喜欢,但现在作为坐拥天下的皇帝,对他来说皮影戏根本就没有吸引力,至于让美女到台前来表演,朱厚照更觉得庸俗不堪。

    朱厚照一摆手:“算了,算了,朕就不去了,钱卿家退下吧,朕今日太过疲累,先去休息了……小拧子,为朕准备好沐浴的香汤,朕稍后就安歇。”

    “是,陛下。”

    小拧子大为宽慰,乖巧地应承下来。

    钱宁瞟了小拧子一眼,心里很好奇,暗自揣摩开了:“陛下这几日都带着拧公公出豹房,旁人说是去见沈大人,但沈大人那边有什么新奇好玩的东西能让陛下连日乐不思蜀呢?要是拧公公能告之一声就好了。”

    ……

    ……

    钱宁出门后,没有走远,等候皇帝寝房里的人出来。

    现在能为他解惑的只有小拧子,钱宁觉得小拧子有可能会把真相说出来,毕竟大家伙儿目的一致,都想扳倒张苑。

    现在张苑掌管司礼监,基本上控制了内廷,但在豹房这边却始终不得人心,现在宫内已形成一股倒张苑的联盟,小拧子和钱宁都是其中一员。

    足足等了半个时辰,小拧子才出来,钱宁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拧公公,您可算出来了,我还以为您今日要一直留在里面侍候陛下呢。”见到小拧子,钱宁赶忙上前以恭谨的语气打招呼。

    小拧子有些诧异地看了下钱宁,虽然现在钱宁已经是锦衣卫指挥使,但到底大家各司其职,小拧子可不愿承认自己低人一等,他说话虽无刁难蛮横之意,不过还是显得有些疏远:“钱大人有事吗?”

    钱宁凑过去道:“拧公公,您也知道,上元节那晚,在下……做了错事,之后陛下就态度大变,根本就不给在下丝毫尽忠的机会,是不是陛下……至今依然记挂于心?”

    小拧子冷笑一声:“钱大人是想问,陛下是不是想弃用你吧?”

    钱宁苦着脸道:“大概是这个意思,但拧公公把话说得也……太过直白了吧?都是为陛下做事,在下当时不过是没反应过来罢了。”

    小拧子想了想,还是决定跟钱宁保持和平共处的状态,实话实说,“放心吧,陛下这几天都没提你的名字……不过,是否心底还在责怪,只怕只有陛下自个儿才清楚,你让咱家如何回复?”

    钱宁听得心里悬吊吊的,见小拧子拔足欲走,连忙挡住去路,又问道:“拧公公这几天很辛苦吧?一直陪在陛下身边,端茶递水,忙上忙下,却不知陛下在豹房外作何……”

    “这是你能打听的吗?”小拧子语气开始强横起来。

    豹房和皇宫里,人与人的关系都是此消彼长,钱宁这边示弱,小拧子的气势立马就起来了,毕竟小拧子是朱厚照身边常侍,而钱宁却是个“外人”,别看现在出任锦衣卫指挥使,要撤职只是朱厚照一句话的事情。

    钱宁苦着脸道:“咱们都是为了侍候好陛下,拧公公不妨透露一些……这是在下一点小小的心意……”

    钱宁知道,如果只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显然诚意不足,最好的方法莫过于给小拧子一笔实实在在的好处费,小拧子要朱厚照起居,根本没时间培植势力和党羽,自然也就没办法捞钱。

    小拧子把钱宁递来的东西拿在手里掂量一下,问道:“就这点儿吗?”

    钱宁一出手便是一锭金子,大概十多二十两,价值上百两银子,在一般人眼里无疑是一笔巨款,但在小拧子看来太过敷衍,毕竟他见过抄刘瑾府邸的大场面,成千上万锭金子几乎让他晃花眼。

    钱宁笑道:“还有几锭,因不便携带,未在身上,回头就给拧公公送去……咱们得团结一致,如今张公公可猖狂了,把豹房事务通通接管过去,什么事都要跟他汇报,听说今天他还给陛下送了批美女来……这不是要抢咱们的饭碗吗?”

    “那是你的饭碗,可不是咱家的。”小拧子没好气地道,“咱家的饭碗便是侍候好陛下。”

    钱宁道:“都一样都一样,既然咱们是一伙的,再看在金锭……的面子上,您老就稍微透露一点讯息?”

    小拧子有些心动,在人生经历几次起伏后,他也开始注重捞钱了,暗忖:“刘瑾当道时我被打压得厉害,如果不是沈大人及时出手,我可能会被刘瑾弄死;现在张苑得势,也一个劲儿打压我……”

    “如果我将来失宠,被陛下逐出宫去,一定要有银子傍身才行,不然那时就算我放下脸面去求人,人家都不会拿正眼瞧我……”

    “再者,陛下屡次出豹房,可不是什么好事,那个苏公子和郑公子一看就有所图,还是想办法让陛下守在豹房里最好不过。”

    小拧子反复衡量得失,又见钱宁如此“诚恳”,光是一锭金子就价值一两百两银子,若是如钱宁所言再送他几锭,他就能在京城买一座不错的宅子,让自己下半生有个着落,当即道:

    “陛下出宫,是为了跟宫外人见面……陛下喜欢跟民间士子交往,把酒言欢,席间畅谈风花雪月,宫外人还送了陛下几名婢女……大概就是这些,如果你想安排的话,就照这路子做吧。”

    说话时小拧子不住转头四望,生怕泄露风声被正德皇帝知晓,要知道朱厚照可是吩咐过他一定要保密。

    小拧子拿人手短,可又怕担责,所以短短几句说完便趁机走人,没把朱厚照跟苏通和郑谦等人相处的细节说出来。

    不过即便如此,知道朱厚照的喜好,对钱宁来说也是不小的收获。

    “多谢拧公公,多谢拧公公,在下回头一定厚礼相赠!”

    钱宁得到想要的答案,不顾之前承诺,挂口不再提后续赠金子之事,许下空头承诺后,一溜烟跑了,脚步比小拧子还急。

    “这钱宁,一点道义都不讲,感情是在蒙我?”

    小拧子惊讶地望着钱宁快速远去的背影,心里很懊恼。不过他掂量了一下手上的金子,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透露秘密还是有回报的。

    ……

    ……

    钱宁急着赶去的地方,乃是丽妃的院子。

    豹房内,丽妃和花妃都是独门独院,好似紫禁城里的宫殿一样,有着四五进的大宅子作为她们生活起居和朱厚照游玩之所。

    朱厚照没有防着司马真人和钱宁等人,这些人在豹房内院基本是畅通无阻,尤其是钱宁,挂着锦衣卫指挥使的职司,专门负责豹房内侍卫调防,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不过在相见时,为避免旁人说闲话,钱宁还是隔着纱幔跟丽妃说话。

    等钱宁把事情大概一说,丽妃点头道:“沈大人确实不凡,计谋和远见旁人根本就无法比拟,总能别出心裁迎合陛下……既然你已知道陛下有如此喜好,还等什么?你依样画葫芦施行便可。”

    钱宁没什么文化,虽然对吃喝玩乐的事情擅长,却不懂文人喜好,丽妃的交待,既让他看到机会,又让他迷茫。

    丽妃也非士子,对于文人雅士的喜好知之甚少,至于朱厚照跟那些士子说什么,玩什么,一无所知,所以她把差事托付给钱宁,让其自由发挥。

    钱宁有几分头脑,心想:“陛下与人聚会喜好什么我不知道,但我可以去问读书人啊……我可是锦衣卫指挥使,找几个读书人撑场面岂非轻而易举?到时候让他们告诉我该准备些什么,再让他们跟陛下喝酒谈天,然后找女人助兴……如此一来,陛下肯定龙颜大悦!”

    钱宁以为找到问题的关键,做事丝毫也不拖泥带水,立即让手下去找读书人。

    “……钱爷,您让我们去找读书人,上哪儿去找啊?如果是找窑姐或者是戏子倒还容易,或者我们去附近抓几个书呆子回来?”

    钱宁见手下一个个呆头呆脑,恼火地道:“怎么说话这么难听?什么抓人,分明是请他们回来跟陛下喝酒,必须要找贪玩好耍的那种,最好还好色……不管用什么方法,给你们一个时辰,带四个读书人到我跟前来。”

    钱宁不算是给手下出难题,要找的人,不管学问高深,只要读过书便可,京城别的不多,但读书人一抓一大把,尤其再过一段时间就是会试,士子云集,要完成任务不难。

    在钱宁命令下,豹房的锦衣卫四处去搜罗读书人,说是请,但大半夜的找人来,除了抢好像没旁的办法。

    这些人平常骄横跋扈惯了,做事不讲规矩,直接到豹房周边民舍,挨家挨户问谁家有人读书,一个时辰后就把钱宁需要的文人给找了回来。

    四个读书人,年纪最小的不过十五六,年老的六十多,其余两个看上去三十岁上下,光看年龄正合适。

    钱宁黑着脸喝问:“什么意思?老子让你们出去找人,就这么草草应付了事?”

    “可是我们已经尽力了啊,钱爷。”手下显得很为难,“读书人本来就金贵,还大晚上去找,有那么容易吗?这不费尽心力才把人带到……要是多给点儿时间,我们或许能够找到更多的人,其中肯定有合适的。”

    钱宁一摆手:“一老一少先送回去,你们两个,过来。”

    两个三十岁上下的读书人走过来,二人虽然读过书,但经不起眼前的大场面,其中那个身形痩削的问道:“这位官爷,您大半夜把我们叫来作何?”

    钱宁问道:“先不说这个,你们俩平时酒量如何?”

    二人对视一眼,俱点头,个子矮一些的说道:“酒量还行,不知官爷为何要问我们这个问题?”

    “请你们来是要跟人喝酒……你们可有把握能把对方喝倒?”钱宁继续发问,在他看来,行不行先以酒量论,能把皇帝喝倒,皇帝自然就尽兴了,虽然尽的只是酒兴,但也算完成差事。

    痩削男子笑道:“您这大晚上把我们叫来,就是跟人喝酒?这……跟谁喝啊?”

    钱宁一抬手,打断对方的问话,道:“除了喝酒外,你们平时可去过窑子,有什么寻花问柳的经历?”

    “这个……”

    二人又对视,看起来似乎相识,钱宁忽然意识到,手下人为了求简单必然挨家挨户去找,这两个读书人可能住得很近,加之年岁相当,关系应该不错。

    “问你们话,去过就去过,没去过也照实说。如果你们不懂女人,老子现教你们也可。”钱宁怒道。

    痩削男子知道眼前的大官不好惹,道:“官爷您消消气,我二人以前是去过窑子,至于女人……都这把年岁了,我等早就成家立业,怎可能不了解?”

    钱宁皱眉:“那你们对玩女人很精通咯?”

    钱宁的问题太过刁钻古怪,让两个读书人瞠目结舌……自己大晚上在家抱着老婆睡觉,结果被人拖到这儿,又被问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太过匪夷所思。

    这二人表现已经很好了,如果换那种没见识的平民百姓,早就磕头如捣蒜,什么都问不出来。

    “算是吧。”

    矮个子认清形势,陪笑着回道。

    钱宁点头:“那好,接下来你们要跟一位贵人喝酒,跟他探讨读书人的风雅趣事,还有去逛窑子的经历,评头论足一番,如果你们不知该怎么说,就喝酒,女人会给你们找来……今天算你们有福气,女人管够!”

    这下二人彻底懵了,痩削男子问道:“这位官爷,您这是何意?我们被蒙着眼睛塞进轿子送到这里,至今不知在何处,您……您还让我们跟人喝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钱宁怒道:“该你们问的才能问,不该问的问出口就是给自己找麻烦,别以为老子跟你们开玩笑,如果今天差事办不好,一准儿让你们脑袋搬家。”

    两个读书人差点以为自己进了阎王殿,就算再博闻广知,也没听说过如此经历,大半夜被人抓来喝酒,如果侍候不好就要身死灯灭。

    二人心里暗忖:“这是惹了什么瘟神?居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钱宁出去吩咐手下准备,回来后道:“贵人马上会醒,你们两个记得,一定要多跟贵人谈论女人之事……稍后女人便会送来,你们先认识一下,重点是她们的容貌,身材,还有气质,到底好在哪里,什么地方不尽如人意,你们先琢磨清楚……你们都是读书人,不管你们功名如何,但至少肚子里有点儿墨水,不用老子教你们吧?”

    二人目瞪口呆,不知该如何回答。

    此时豹房内开始忙碌起来,钱宁深知朱厚照脾性,知道之前皇帝困倦,不够是想睡个不合时宜的“午觉”罢了,随时都会醒来,而这正是他邀功的良机。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