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二一二六章 不乐观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朱厚照从未领兵打过仗,实战经验为零,就算再怎么自负,也希望身边随时有人辅佐指点,而沈溪就是最好的人选。

    所以一旦沈溪在外领兵,离他远去,下意识便觉得不妥。

    其实在朱厚照心里,最理想的状态是沈溪跟他一同出征,他当主帅沈溪为副帅,一旦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推到沈溪头上,他自己不用背负太大的责任,只需享受临阵的快感即可。

    但沈溪肯定不能按照朱厚照的想法行事,这跟他制定的作战计划相去甚远,而且沈溪怎么也不能让朱厚照顶在大战的第一线。

    朱厚照好像一面旗帜,如果直接暴露在鞑靼人攻击范围内,战事或许便会往不利于大明的方向发展。

    沈溪做出妥协,答应朱厚照,出兵地点从偏头关改为大同镇,但朱厚照却觉得两者没多大区别,因为他对这两处跟宣府的距离没有直观概念。

    面对一个除了吃喝玩乐其他什么都不知道的皇帝,沈溪非常无奈,只得道:“陛下看过行军策后,请尽快定下来……微臣在外练兵多日,近来又连日赶路,甚是疲累,怕是不能陪陛下饮酒……请陛下恩准微臣回府。”

    朱厚照心里不痛快,但还是点头:“那先生回去吧,这两天有时间再聚首商量……这件事朕会放在心上。”

    沈溪看出来了,朱厚照对出兵计划不满,但此时继续纠缠让皇帝妥协,显然不那么合适,于是干脆决定让朱厚照回去后自个儿对照地图推敲,而沈溪自己则想早点离开,回家看看老婆孩子。

    沈溪行礼告退,出门时院子里的苏通和郑谦非常意外,他们本想上前跟沈溪说几句,但见对方态度冷漠,一副生人勿进勿近的模样,也就驻步不前。沈溪冲着二人点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扬长而去。

    朱厚照从客厅里出来,一只手拿着沈溪的奏疏,另一只手扶额,像是在思考什么难题。

    苏通上前问道:“迟公子,这……沈大人作何急着离开?”

    郑谦拉了苏通一把,提醒好友不能打搅皇帝想事情,但朱厚照已被惊醒,摇头道:“朕过两天就要领兵出征,很多行军打仗方面的事情没考虑清楚,又跟沈先生产生分歧……这事儿与你们没多大关系,咱们进屋饮酒吧。”

    朱厚照只是短暂的抑郁,便把所有事情抛诸脑后。对他来说,只要能亲临一线打仗,剩下的事情都可以商量,哪怕沈溪制定的计划跟他的设想不同,也不勉强,他现在脑子里一团浆糊,让他拿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出兵策略基本不可能,最终一切都是得听从沈溪安排。

    ……

    ……

    沈溪从民院出来,心情不佳。

    上得马车,车辆启动,缓缓前行……即便是京师首善之地,道路也不平坦,到处坑坑洼洼,摇摇晃晃中沈溪昏昏欲睡。不过好歹他神智还保持一丝清明,想起跟朱厚照的分歧,突然发现事情并不如之前设想的那么轻易。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困难,现在不但是大臣,就连陛下对我的计划也不能做到完全支持……”

    想到这里,沈溪失望之余,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过去这段时间,沈溪作息不稳定,睡眠时间严重不足……毕竟之前他采取的是实战练兵的策略,长途拉练本就让人容易疲惫,还要时刻防备贼寇偷袭,作为兵部尚书还时不时要处理一些紧急公务,通宵是常有的事情。

    奔波疲累一个多月,沈溪的精神状态已处于崩溃边缘,必须得好好休息调养。

    回到家中已是上更时分,他没有急着见家里人,直接从书房进到自己的小院,进房后直接上床,蒙头大睡,等醒来时已是次日中午,这一觉足足睡了八九个时辰。

    “相公醒了?”

    谢韵儿听到声音,自院子通过半掩的窗户朝里看了一眼,见沈溪坐起来,赶忙进屋,道,“今儿一大早,便有朝中官员前来拜见,可您睡得正香,妾身不便打扰……要不相公出去看看?”

    沈溪套上外衣,捂着嘴打了个哈欠,摇头道:“不必了,这些人来找我说什么,大概能猜到……你就说我在病中,不便见客。”

    谢韵儿道:“访客众多,妾身哪里好意思一一拒绝?好在他们都没强求,留下拜帖便自行离开,应该是把要跟相公要说的话,写在拜帖中了吧。”

    沈溪点点头:“那等我稍微整理一下,再看看有没有什么要紧的内容。”对于有人登门拜访,沈溪并不热衷,因为他知道现在自己已成为众矢之的,谢迁离京后,朝中文官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朱厚照懈怠朝政,以至于临到快出兵了还没有详细的章程宣告朝野,这让朝中官员紧张起来。

    沈溪回京,被看作是皇帝出兵的前奏,所有人都想从他这个皇帝近臣身上获取一些内幕,可惜就连沈溪自己也不能确定,因为朱厚照并没有把事情定下来。

    谢韵儿已让下人准备好饭菜,沈溪洗漱完毕,到了饭厅餐桌前坐下,刨了几口饭,才有心情看府上收到的拜帖。

    今日前来拜访的人很多,不过除了李鐩,其余衙门并没有尚书或者侍郎级别的官员前来求见。

    谢韵儿见沈溪似乎对工部尚书李鐩的拜帖非常留意,代为解释:“李尚书来过,不过知道相公在休息,便主动告辞,说相公有事的话可以去工部谈,亦或者他亲自到兵部拜访,只要相公通知一声便可。”

    沈溪点点头,没有说话,就在他差不多吃完时,朱起在饭厅门口现身,禀报道:“老爷,英国公车驾已到府门前,好像公爷亲自前来拜访。”

    沈溪闻言不由皱眉,谢韵儿见自家相公还没放下碗筷,吩咐道:“朱老爹出去安排一下,老爷随后便来。”

    “哎!”

    朱起领命匆忙而去。

    沈溪把嘴里的饭菜咽下,叹息道:“越不想见谁,谁就不请自来。”

    谢韵儿叫奴婢进房来收拾碗筷,然后帮沈溪稍微整理,道:“相公快去吧,公爷乃四朝元老,他能来府上拜访,算是咱们家的荣幸。”

    沈溪笑了笑,收拾心情往前院而去,到大门口时,张懋正从马车上下来,望着沈家门楣看了一下,向孝宗皇帝的题词拜了拜。

    沈溪上前行礼:“公爷来访,有失远迎。”

    张懋回礼:“之厚你刚从外地回来,一路辛苦,老朽贸然前来拜访,实在打扰了,还麻烦你亲自出来迎接,这怎么好意思?走走,咱们进去说话。”

    张懋一副自来熟的模样,到了沈溪家里,就好像自家府宅一般,一点都不见外,但沈溪自问跟张懋的关系没好到这程度。

    并肩进了院门,张懋侧头问道:“……都说之厚你去南边是为练兵,不知情况如何?居然举手间就把地方盗寇给平了,你带病练兵还有如此表现,实在难得……”

    张懋的话让沈溪很难受,因为这老狐狸问出的话根本不需人作答,沈溪心想:“你是想告诉我,我的一举一动都为你所知,让我老老实实交待吧?”

    进到正堂,沈溪请张懋上座,待下人奉上茶水,张懋拿起茶杯呷了口:“之厚,后天就要出兵,你看到现在陛下也没做出安排,算怎么回事?时间如此之紧,朝议大概不会有了,如今满朝文武都惴惴不安,不知陛下御驾亲征后,京师事务谁来管控?你和于乔都离开京城……”

    沈溪迟疑道:“这个……恐怕不是在下能过问的吧?”

    “哦?”

    张懋笑问,“难道你没跟陛下提过?”

    沈溪暗自琢磨,这张懋是否有更进一步的打算,因为朱厚照总归要安排监国人选,以张懋四朝元勋的身份,是有资格监国的,但沈溪却不觉得这是好选择,当即摇头道:“正如公爷所言,在下刚从外地回京,还未跟陛下谈过此事……且在下认为,并无资格跟陛下说这些……”

    张懋笑着点头:“也是,为人臣子,当然要避讳一些事。现在朝野盛传,说是司礼监掌印张公公,会负责陛下走后京城事务,不知是真是假……”

    沈溪道:“连张老公爷都不知真伪,在下就更不知了。”

    张懋好像背负使命而来,不依不饶道:“之厚,其实来之前,老朽有些疑虑,毕竟你刚回京,马上又面临出征,贸然前来叨扰似乎不近人情。不过有些事不问清楚,是对朝廷不负责任……陛下离京,谢阁老和你又不在,朝中岂能无人总管全局?说起来,还是于乔临行前委托老朽问你。”

    听到这里,沈溪眼睛眯了起来。

    “谢老儿离京时,可说非常凄凉,居然无一人相送,更没听说你和他间还有往来,最多是何鉴曾去见过谢老儿,你这是欺负我对京城的情况不了解?”

    不过又一想,沈溪释然了:“谢老儿现在就跟个屎盆子一样,谁遇到事情都可以找来用用,反正也没人核实。”

    沈溪道:“不知谢阁老离开京城前,跟张老公爷如何说的?”

    “这个……”

    张懋察觉沈溪对他说的话有所怀疑,皱眉道,“之厚,莫要计较这些枝节问题,难道你还不相信老朽么?”

    沈溪暗忖:“信你就怪了,当我是三岁孩子,你说什么我都相信?”当即道:“在下并无此意,只是想知道谢阁老离开京城前是如何交待的。”

    张懋想了下,道:“于乔临行前,对你很不放心,你也知道京城是个什么状况……实在是一塌糊涂,陛下御驾亲征,连监国都不安排,要是有兄弟、子嗣倒还好说……可惜啊,如今连皇室宗亲也没谁到京城坐镇,你说若陛下在前线出什么状况……谁能扛起京城大局?”

    沈溪道:“有张老公爷在,莫非还担心变生不测不成?”

    “之厚,你莫要抬举老朽,老朽年老体迈,黄土都快掩到脖子了,这次没办法跟随陛下出征已很惭愧,哪里还敢窃据高位?”张懋诚恳地道。

    听到这话,沈溪心里又在嘀咕:“你来的目的,除了打探陛下的动向外,最关心的怕是皇帝对你的安排吧?”

    沈溪意识到,朱厚照没有公布出兵细节,连哪些大臣随同出征都没给出答案,这让京城人心惶惶,还有两天出征,谁都不知道自己是否在随驾名单中,一方面要家里收拾行囊,随时准备出发,另一方面还得到衙门点卯处理公务,苦不堪言。

    武将,尤其是世袭勋贵,这会儿应该最紧张,因为行军作战是他们的天职,所以英国公才会眼巴巴跑来询问。

    沈溪道:“陛下有没有安排,在下一无所知,张老公爷前来询问实在没那必要,一切还是听从圣谕吧。”

    张懋一脸不相信的神色,“听说之厚你回京便跑去面圣,应该从陛下那里得到一些消息吧?”

    沈溪感觉张懋话里有话,显然对方派人盯着豹房,也盯着他,否则他跟朱厚照在宫外私下场合见面的事情,不可能泄露出去。

    沈溪摇摇头:“陛下很不耐烦,在下稍微问多一些他就发脾气……哎呀,张老公爷还是不要出难题了,若在下知道陛下的安排,一定会告知……张老公爷请回吧。”

    张懋没料到才说几句话,沈溪居然就下逐客令。

    以他的身份,走到哪儿都是被人敬仰和恭维的对象,本以为亲自登门拜访沈溪,就算不能把问题搞明白,至少也能了解个大概,回去后能做出应对,谁知沈溪一副讳莫如深的模样,让他无从着手。

    “之厚,你可不能这样,老朽这把年纪了,好不容易来你府门一趟,你知道多少就说多少,总不能……如此轻易就把老朽打发了吧?”张懋倚老卖老道。

    沈溪站起来,恭敬行礼:“在下真不知,若张老公爷再问,那就是存心难为人,若张老公爷实在想知道,在下这就去豹房面圣。”

    “嗯?”

    张懋皱眉,没想到沈溪会把朱厚照搬出来,一阵心烦气躁:“这小子,花样可很多,难怪于乔对付不了,简直是个人精。”

    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站起来:“之厚你莫着急,在家好好休息,不要急着见驾,老朽所问不过是朝中人都想了解的情况,可惜陛下繁忙,少有时间出来见大臣,所以才会有那么多无端的揣测……”

    此时的张懋变得非常体谅人。

    沈溪再度行礼:“恭送张老公爷。”

    张懋神色尴尬,被人连下逐客令,他不走都不好意思。

    在沈溪相送下出门,临上马车前,张懋还有些郁闷:“我来这小子府上,是问他事情,却被他如此打发……他连我的面子都不给,还会给谁面子?他就这么自负,以为自己权倾朝野了?”

    尽管不忿,但张懋还是上马车怏怏不乐离开。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