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2132章 皇帝的军营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张苑迷迷糊糊走出中军大帐之后,突然回过神来,懊恼地道:“哎呀,怎么就被这小子给说服了呢?这小子能说会道,非常善于蛊惑人心,别被他蒙骗了。”

    张苑急匆匆往朱厚照寝帐而去,等到了地方,小拧子站在门口,神色恭敬:“张公公,陛下已在里面等候多时。”

    张苑没有多想,直接进内,但见太医正在给朱厚照诊脉,高宁氏站在旁边,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太监在忙活,端茶送水,其中便有戴义和高凤。

    朱厚照咳嗽两声,问道:“张公公,朕找你多时,你去何处了?”

    朱厚照问话时,神色平常。张苑正要编瞎话,突然想到之前沈溪对他的提醒,心中打了一个激灵,急忙道:“陛下,老奴去找沈尚书了。”

    “嗯!?”

    朱厚照好像并不感到意外,头都没有晃一下,直接问道,“你去找沈尚书作何?”

    张苑脸色凄哀:“老奴见陛下出了京城便染病,心中担忧……陛下乃真龙天子,理应坐镇京师,老奴怕陛下躬体有恙,便去问沈尚书,是否可以让陛下回京。”

    朱厚照随口道:“沈尚书如何说?”

    张苑一看这架势,心里想:“大侄子可真不简单,居然把咱家与陛下会面的情况揣摩得七七八八,眼前这帮人,想必都知道我去过中军大帐,如果我稍微隐瞒,陛下肯定会怀疑,这些人必然在陛下面前攻讦。”

    张苑不敢随便乱说什么,小心回答:“沈大人没说什么,只说这件事应该请示陛下,老奴没得到答案,心里又记挂陛下,紧忙回来。”

    “哦。”

    朱厚照听到这话,脸上露出释然之色。

    张苑心惊胆战,在场太监众多,每个人看起来都居心叵测,尤其是戴义和高凤,两人地位不低,论资历远在他之上,都算是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朱厚照身上裹着厚厚的被子,整个人显得无精打采:“你们先回去休息,记得明日准时出发,朕不打紧,太医说了只是普通风寒而已,朕的身体扛得住。”

    张苑等人一起退出朱厚照寝帐,出来后,张苑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心情总算放松了些。

    “张公公,您早些休息,咱们先回去歇着了。”戴义和高凤对张苑非常客气,无论在皇帝面前如何争,至少目前张苑的地位要比他二人高多了,所以保持了相对友好的姿态。

    张苑点了点头,目送二人远去,心里琢磨开了:“不会是这两个家伙在陛下面前进的谗言吧?”

    钱宁从远处过来,老远跟张苑打招呼:“张公公,这是奉陛下御旨前来面圣?”

    张苑看到钱宁就来气,冷哼一声,直接往自己营帐而去。

    作为司礼监掌印,张苑有独属于自己的帐篷,到了地方直接掀开帘子入内,几名侍从紧随其后,他们全都是张苑的心腹。

    张苑于软榻坐下,道:“趁着距离京城不远,派人回去把臧贤叫来,咱家身边需要有人出谋划策。”

    站在最前面那位侍从提出疑虑:“公公,现在才去叫人,时间上是否来得及?”

    张苑怒道:“有何来不及的?这儿距离京城不过四五十里路,骑马很快就能赶上……快去吧!”

    因为今天在跟沈溪的交锋中全面落后,又获悉皇帝身边有人针对,这让张苑产生一种极大的危机感,把几名侍从赶出去后,坐在那儿生闷气。

    “……论胆识谋略,我比不上大侄子,他目光敏锐,不但对敌人看得透彻,连我这边遭遇的困难也能洞察先机,如果他安心给我做事就好了。不过他说得对,现在我们正在赶赴战场,应该齐心协力才是……哎,现在那么多人都觊觎我司礼监掌印之位,一定要小心提防……”

    突然间,张苑生出跟沈溪结盟的心思,但仔细想了想还是忍住出帐去找沈溪的冲动。

    ……

    ……

    张苑辞别后,沈溪没有选择留在中军大帐中,出来简单跟胡琏交待几句……如今安营扎寨的事情全部是由胡琏负责,他到居庸关便会跟皇帝统率的中军分道扬镳。

    回到自己营帐,云柳和熙儿已在此等候。

    不过她们不是来侍寝,而是有事情奏禀。

    沈溪道:“这里毕竟是陛下的中军营地,你们未来几天不必过来了,直接前往居庸关,等我到居庸关后,再跟我会合。”

    云柳领命,随即把打探到的军情详细禀告。

    基本跟估计一致,关塞内外并无鞑靼人活动的迹象,似乎草原方面对大明这次出征有些准备不足。

    沈溪叹了口气:“当年瓦剌人入侵,沿途关塞破坏殆尽,那时大明在边塞一带兵马布防处处都是漏洞,不过这几年大明在九边建立诸多烽火台和哨卡,不可能再出现以前军情传递不及时的情况。”

    云柳道:“还是大人安排有度。”

    “不是我一人之功,算是朝廷痛定思痛吧,之前被瓦剌人和鞑靼人长驱直入,宣大以及三边防御已有诸多改善,这次你们的任务是尽量获取那些朝廷不了解的情况,最着紧便是把外关内的军情调查清楚,至于草原上敌人的动向,无需勉强。”

    沈溪顿了一下,继续道,“等我领兵出关后,草原上敌人的情报也需要收集,从现在起就要开始逐步布局,分批把情报人员派出去。”

    云柳问道:“卑职可要留在外关内总领全局?”

    “嗯。”

    沈溪点头,“初步打算如此,不过也要看具体情况,一旦我领兵出塞,很多事情就不受控制,一切都得小心行事……现在没到居庸关,连内关都没出,外关外到底是什么情况,我心里也没底,走一步看一步吧!”

    云柳和熙儿都有些诧异,为何眼前的沈溪没以前那么自信,好像他自己也对出征草原之事不太确定一样。

    云柳问道:“不知大人作何军事调度?若……鞑靼人不按照大人设想应战,又当如何?”

    沈溪微微摇头:“这跟你们没关系,你们的任务就是收集战场上一切讯息,至于具体用兵,一切都要靠临机决断,如果我现在就能把所有情况预料到,那我就真成了神仙……你们趁夜出发吧,中军大营里尽量不要抛头露面,以免把你们女子的身份泄露出去。”

    云柳和熙儿本想留在沈溪营帐过夜,但见沈溪神情谨慎,芳心一凛,只能领命而去。

    等人走后,沈溪差不多也要准备休息,恰在此时,门口传来朱鸿的声音:“大人,有人前来拜见。”

    沈溪本以为是朱厚照寝帐那边又有什么事,等他走出来,才知道是高宁氏前来拜访。

    沈溪一摆手,让周边人散开,显然是不准备在自己寝帐见高宁氏……营地里人多眼杂,如果让人看到高宁氏进他营帐,没法向朱厚照解释。

    沈溪带着高宁氏往中军大帐方向而去,路上高宁氏笑问:“怎么,沈大人,怕我吃了你么?”

    “你吃不了我,却可以让陛下生出疑心,你前来不会是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吧?”沈溪语气不是那么和善,板着脸问道,“营地里那么多人,要想保密何其艰难,这是我们见面的时候吗?”

    高宁氏委屈地道:“不然呢?再过两三天,沈大人恐怕就会跟陛下分开,那时就算我想找沈大人说话,也只能等战事结束后吧?谁知道将来是如何光景?”

    沈溪脸色阴郁,不想跟高宁氏有太多纠葛,不过想到对方所言也属实,心想:“从我的利益出发,现在跟她见上一面,把事情说清楚,让她可以在朱厚照面前帮我吹些耳边风,固然是好,不过这么做总归有一定风险,意味着我跟她会绑到一起,现在我欠下人情,将来她必然要讨回些东西才能交差。”

    沈溪请高宁氏往前走,侍卫远远地坠在后面。

    高宁氏侧头问道:“如果沈大人不想让我进你的营帐,完全可以找个偏僻点儿的帐篷说话,我们又不做亏心事,作何如此小心翼翼?”

    沈溪摇摇头:“只有在公开场合相处,才能求个心安,这里可不是我领军的营地,而是陛下的中军大营。”

    高宁氏笑道:“看来沈大人时刻都在区分皇上所有跟自己拥有的区别,呵呵,妾身还以为沈大人一心为皇上,但现在看起来,还是存有私心嘛。”

    沈溪不想听高宁氏阴阳怪气的腔调,皱眉道:“有话请直说,不用啰嗦个没完,我时间很紧,等下就要休息,明日还得赶路。”

    高宁氏道:“既如此我就明说了,我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尽快得到以前跟你说过想得到的东西,我可以不惜一切跟沈大人作交换!”

    沈溪停下脚步,凶狠地的瞪着高宁氏,高宁氏毫不客气回视,一点服软的意思都没有。

    沈溪看到的是一个近乎疯狂的女人,明白高宁氏言中未尽之意就是沈溪赐她个孩子,然后母凭子贵进入皇宫,就算暂时当不上皇后,未来也有成为太后的机会。

    沈溪道:“此事不容商议。”

    “有何不可?”

    高宁氏直接道,“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旁人不会知晓,而且沈大人甘心就这么为大明鞠躬尽瘁?难道就不想有所回报?”

    沈溪一抬手,“如果你只想跟我说这些疯言疯语,请就此离开,我不想浪费时间。”

    高宁氏笑了笑:“沈大人真是个忠臣,不过若是这些事被陛下知晓,陛下会怎么想?而且,难道陛下近臣中就沈大人一人可以完成我的心愿?”

    沈溪忍不住再次凶狠地看向高宁氏,高宁氏目光中满是坚定,没有丝毫回避之意。

    沈溪皱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高宁氏侧头凑到沈溪耳边,刻意压低声音,得意地道:“能赐给我急需之物的,并非只有沈大人,就算事情发生,沈大人出面检举,陛下也不会相信,到那时候……沈大人是想害死我呢,还是坐视大明皇家血脉被玷污?”

    沈溪冷笑不已:“你完全可以试试,我会让你知道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

    “沈大人还真别发狠话威胁,我现在虽然看起来风光,但沈大人应该知道我的处境有多艰难,陛下见异思迁,我要不了多久就会失势,现在已呈现出一定征兆,如果我再不想办法,那以后我们再见面的话,或许就不是这种场合,指不定在什么地方做粗活,生不如死……我不过只是想维持现在的好日子罢了……”

    高宁氏说这话的时候,面上满是哀求之意,想赢得沈溪的怜悯。

    可惜的是,无论高宁氏把自己说得多可怜,沈溪也不可能遵从对方的意思。这女人有多可怕,沈溪早就见识过,为了成功不择手段,而沈溪自己并未到高宁氏一般落入山穷水尽的境地,当然不会选择欺君罔上甚至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偏激手段。

    但沈溪知道,如果自己再次拒绝的话,这女人还会继续纠缠自己,于是道:“这件事等回到京城后再说,现在我首要的任务,是辅佐陛下打赢这场战争,必须得心无旁骛才行。”

    高宁氏笑道:“沈大人是想以这种敷衍的方式把我给打发了,是吗?那好,我不会勉强沈大人,给沈大人您压力大了,您恐怕会对我下毒手吧?”

    说话间,高宁氏露出一副惊恐的表情,随即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起来。

    沈溪不想搭理这个戏精,黑着脸侧过头去。

    高宁氏看到这一幕神色恢复了平静,严肃地道:“陛下现在对沈大人已有一定隔阂,如果这场大战沈大人得胜归来,还是低调些为好,最好功劳全归陛下所有,这样沈大人才能守得如今的地位……”

    沈溪皱眉:“你想暗示什么?”

    “并不是暗示,我只是想提醒沈大人,听或者不听全凭沈大人自己拿主意。”高宁氏道,“我不希望沈大人出事,因为我这样一介孤苦伶仃的妇人,除了天子一时怜悯外就只有沈大人把我记挂于心,旁人岂会在意我的死活?”

    沈溪道:“既然知道自己的处境,又何必自寻烦恼?”

    高宁氏微微一笑:“就当我不安份吧,我想结交外臣,为自个儿谋求一些利益,沈大人成全我可好?”

    沈溪看到高宁氏明朗的笑容,心里一阵不爽,这女人带给他的压力前所未有,甚至连朱厚照都不曾给予他这样的感受,问题就在于他跟高宁氏的相处很不正常,二人说的一些事,为世俗所不容。

    高宁氏行礼后,又道:“接下来几天,我还会来跟沈大人求教一些事,望沈大人不要拒人于千里之外。”

    说完,高宁氏没有再纠缠,转身离开。

    沈溪看着高宁氏远去的背影,心中有种不详的预感,暗忖:“当初一时的恼恨和贪欲蒙蔽了头脑,以至于做下错事,只能想方设法进行弥补,难道她就是我命中的灾星?”

    沈溪很恼火,却实在没辙:“这女人做事完全不讲规矩,跟她讲道理没用,最好的方法就是稳住她,如她所言暗中下毒手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她现在一心帮我,如果她出事或者就此失势,花妃肯定会趁势崛起,亦或者其他女人取而代之,如此我在陛下身边就少了一颗重要的棋子。”

    沈溪心中非常矛盾,一边想利用这次出征的机会做掉高宁氏,使其不至于干涉到自己,一边又想利用这女人,一时间左右为难。

    (本章完)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