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二一四五章 待遇差别
  沈溪进大同镇是在四月初一,而距离要近大半的朱厚照一行则又经过五天才抵达宣府。

  跟沈溪进大同城获得极大的礼遇不同,朱厚照则在宣府遇冷。

  由于过鸡鸣驿后不到百里的路程,朱厚照率领的中军足足走了六天时间,宣府方面原本组织了盛大的欢迎仪式,结果初二、初三、初四连续三天都没有迎驾成功,尤其是昨天皇帝把营地安排在距离宣府城十五里的地方,根本就没想过紧赶几步进城过夜,让宣大总督王守仁非常为难。

  昨晚朱厚照又是狂欢一夜,王守仁得到快马传报后以为中军会在下午时抵达,恰好昨晚张家口一线发现鞑靼游骑踪迹,王守仁放心不下,决定先骑马去张家口堡看一看,询问鞑靼人的动向,等下午再赶回宣府迎驾。

  按照朱厚照以往的尿性,王守仁的安排原本没错,结果这回却失算了,朱厚照玩乐一夜后,居然直接下令全军拔营,于是上午辰时刚过就到了宣府城,但此时王守仁这个总督不在,其余官员也没有心理准备,结果就是宣府城内外一片平静,只有城门口的士兵跪地迎驾。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朱厚照见没人迎接,百姓们只是稀稀落落远远观望,心情极度不爽,入城后直接下令前往行宫,对于安顿兵马的事情一概不问。

  随朱厚照一起进行宫的除了御林军外,只有随侍的太监,以及丽妃等少数人。

  进入行宫略一打量,朱厚照越发不满,因为这里建筑的华丽程度跟他的预期相差太远,刘瑾倒台后,宣府行宫修建便处于半停滞状态,原本规划的殿宇建成的尚不到五成,王守仁担任三边总制后更是没调拨一两银子过来,直到确定朱厚照要来宣府,地方官府才紧急筹集银子,把烂尾的行宫草草修缮一番,院墙立了起来,再紧急补种些花草树木就算完事。

  朱厚照到了寝宫,看到狭窄的空间布局、朴素寒酸的摆设更加火冒三丈,恰好这时张苑前来奏事,朱厚照逮着便劈头盖脸痛骂一通。

  张苑有些搞不清楚状况,脸上满是委屈之色。

  朱厚照最后气喘吁吁地叱问:“之前工部花费那么多银子,就修出这么个玩意儿?这哪里是行宫,就算朕在京城购置的宅子也比这好上几百倍!”

  张苑这才知道朱厚照为何会大动肝火,赶紧解释:“陛下,这都是刘瑾那逆贼贪污腐败,在工程款上动手脚,才会出现如今的情况,还有……地方官府根本不配合修造行宫,尤其是宣大总制王伯安,根本没把陛下放在眼里。”

  朱厚照这才想起进城时的诸多郁闷。

  朱厚照怒道:“王守仁人呢?”

  张苑道:“奴婢已派人去总督衙门知会过了,不过使者回来传话,王大人不在,据说是去张家口堡查看敌情去了!有什么事情比见驾更重要?明明知道今天陛下会到宣府,居然远远躲开,分明是想造反啊。”

  张苑对王守仁不熟,却知道这是块“硬骨头”,因为有刘瑾多次拉拢王守仁失败的“前车之鉴”,所以从一开始张苑就没打算费那功夫。

  张苑很清楚,自己现在的权势距离刘瑾尚有一段距离,也就不丢脸试图去收买王守仁,干脆上来就将其当作敌人对待。

  朱厚照黑着脸道:“瞧瞧朕提拔的这帮自以为是的能臣,做事没啥能耐,应付朕倒是一套一套的,也不想想是谁给了他们现在的地位!”

  张苑点头:“陛下说的极是,这些人不思皇恩,可恶之至……要不,老奴去把人抓起来,交给陛下发落?”

  “你疯了吗?”

  朱厚照用古怪的目光望着张苑,“这是战争期间,王守仁不过是没出城迎接朕,若就此拿下,岂不是军心大乱?就算他有怠慢之罪,也是理据充分,朝中人都会觉得他这是忠于职守,你想让朕背负不仁不义的名声吗?”

  张苑没想到朱厚照如此愤怒还能保持客观冷静,只能是乖乖闭嘴。

  朱厚照再道:“算了,行宫修得差点没什么,但这里面的装饰、摆设必须得搞好,那些助兴节目该有的还是要有,朕旅途辛苦,现在要去睡觉了,等朕醒来,希望看到行宫处处焕然一新,明白吗?”

  张苑心想:“怎么又把事情推到我头上来了?这种事不该是地方官府去安排吗?”不过嘴上还是老老实实应承下来:“陛下请放心,老奴定会安排好。”

  ……

  ……

  朱厚照进入宣府便一头钻进行宫,什么人都不见,从张家口堡赶回来的王守仁多次前来请见,均被拒之门外。后来王守仁又请胡琏帮忙,可惜依然未获成功,只能怏怏不乐回到总督衙门。

  此时张苑和钱宁的争斗迅速陷入白热化状态。

  张苑非常气恼,他几次送女人到行宫,都未获朱厚照夸赞,反而在人前对钱宁多有表扬,钱宁的势力再一次抬头,这让张苑气恼万分。

  “……一个太监的干儿子,卑鄙下贱,不就是个锦衣卫吗?咱家连司礼监都能掌控,还怕他个龟儿子?”

  在臧贤面前,张苑骂起钱宁来丝毫也不留情面,俨然把钱宁当作生平劲敌,随即他瞄着臧贤问道,“现在朝中文武对咱家言听计从,你却说,咱家该用什么手段,把姓钱的龟儿子给宰了?”

  臧贤神色犹豫,之前他投奔钱宁不得,只能转投张苑门下,他对钱宁的所作所为非常了解。

  臧贤心想:“钱宁莫非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不过只是个锦衣卫指挥使,怎么敢跟司礼监掌印作对?简直不知死活!恐怕只有在当今陛下面前,钱宁才能嚣张起来,换作大明任何一个皇帝,他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张苑见臧贤不回答,怒道:“怎么,你觉得咱家不可能拿下姓钱的?”

  臧贤回答:“张公公请消消气,要对付钱指挥使,公公可动用的手段多得很,现在陛下对钱指挥使很器重,切不可操之过急。”

  张苑怒目相向:“你的意思是说,让咱家继续忍气吞声,等他把咱家扳倒了你才高兴?”

  臧贤摇头苦笑:“公公切勿动怒,就算钱指挥使再有本事,也只不过掌管锦衣卫部分差事,哪能跟您相提并论?现在他不过是得陛下宠幸,一时嚣张罢了,很多事得往前看,比如说……怎样才能让陛下对他失去信任……”

  “这还用得着你来说?”张苑翻着白眼道,“具体怎么弄死他,你倒是说清楚啊!”

  “呃……这个……”

  就算臧贤有急智,但在这种境况下,让他出主意把钱宁即刻拿下,也算是难为人,正如他所言,钱宁这个锦衣卫指挥使相对于司礼监掌印简直不值一提,但问题是钱宁有着朱厚照信任,这是什么职务都没法比拟的。

  张苑破口大骂:“留你这个没用的东西有何用?咱家还不如养条狗……至少狗能看家护院!”

  张苑待人实在太过刻薄,臧贤听了这话心里非常难受,“钱宁当初是百户时,刘瑾刘公公都不能把他怎么样,今时不同往日,他已经是锦衣卫指挥使,你让我出主意一下子把他整垮,哪里有那么容易?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张苑道:“之前你找的那些江湖人士,可都跟着来?干脆派人把那小子做了,一了百了……嗯,就在他强抢民女时动手,如此谁也挑不出毛病来……”

  臧贤大惊失色:“公公,钱指挥使手下众多,平时出门都是前呼后拥,加上锦衣卫里藏龙卧虎,想要刺杀他,怕是不容易吧?”

  “那你说咱家该怎么办?”张苑用狰狞的目光望着臧贤。

  臧贤迟疑了一下,道:“公公,其实要让钱指挥使失势,最好的办法还是迎陛下所好……就算钱指挥使平时做事有手段,可毕竟初至宣府,人生地不熟,他在迎合上意上能比地方官员更有手段?”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张苑皱眉,好像意识到什么。

  臧贤叹道:“刚才公公也说了,钱指挥使公然在外掠夺民女,此事……”

  张苑问道:“你是想让咱家去陛下面前告状?”

  臧贤赶紧道:“陛下不会管这些,不过地方上却有很多忠直的官员,比如说宣大总制王守仁王大人,到时候事情一传扬开,钱宁的名声就臭了。”

  张苑恼火地道:“咱家没那么多时间跟钱宁周旋!”

  臧贤道:“公公可以收拢地方上的人啊……您是什么身份和地位?地方上肯定很多人来投,他们是地头蛇,想办成什么事情,岂是钱指挥使这个外来户能比的?”

  “嗯?”

  张苑明白过来,脸上露出深思之色。

  臧贤继续解释:“把地方上的官员组织起来,让他们帮张公公做事,这可比公公您派我等出去办事效率要高太多了,到那时,钱指挥使办事不利,有何脸面凑到陛下跟前与公公您抢功?”

  张苑重重点头,冷笑道:“这倒是真的,咱家乃司礼监掌印,而钱宁不过只是锦衣卫指挥使,地方上的人想巴结也巴结不到他门下,咱家这回趁机多招揽些人手,让他们帮咱家做事,咱家到时候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臧贤见张苑听懂了,终于长长地松口气。

  之前张苑为了给朱厚照找女人,把他这样暂时莫不清楚门路的手下折磨得不轻,张苑自己不干活,还一味强迫旁人做事,实在是不可理喻。

  此时臧贤心里也有些顾虑:“张公公眼界太窄,跟当初的刘公公根本就没得比,怪不得之前陛下要重用刘公公,后来随着刘公公倒台,手头实在是无人可用,才把张公公拔擢起来。”

  张苑浑然不知会被自己的手下看轻,自我感觉异常良好,觉得自己有很大的机会超越刘瑾,独揽朝政大权。

  就算臧贤给张苑出了主意,张苑还是不想亲自动手,道:“那你马上去放出风声,让那些给咱家送礼的人,到咱家这里来见上一面,咱家有事对他们说……趁此机会把他们收拢于麾下。”

  臧贤为难地道:“公公,这事儿还是得您亲力亲为才可……”

  “咱家平时那么忙,哪里有这闲工夫?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干,那养你有何用?快去!快去”张苑不耐烦地朝臧贤嚷嚷。

  臧贤没辙,只能收拾心情告退,出门后心里一阵悲哀,自己找的主子太不靠谱,就算出力再多也不把他当回事。

  ……

  ……

  宣大之地,在这一年间总督已从沈溪变成了王守仁,但宣府官场基本没多少变化。

  就算大多数官员都牵扯进了阉党案,到最后基本也只是降罪罚俸,或者是警告处分,都没伤筋动骨,因为朱厚照两年平草原的国策依然在紧锣密鼓推行中,需要熟悉的官员执行。

  此时宣府巡抚仍旧是当初那个对刘瑾百般逢迎的杨武,不过总兵却由原来的副总兵白玉充任,而副总兵许泰则原地踏步。

  朱厚照进城后一头扎进行宫,但这并不代表地方将官不想巴结他。既然皇帝一时间没法接触,他们自然把目光放在朱厚照身边这些得宠的人身上,首当其冲的自然是执掌司礼监的张苑。

  至于钱宁等人,就算再有势力,也不是站在权力巅峰,最多只是受到朱厚照宠幸,但手头却没多少实权,他们要找靠山,自然要往最有实力的人身边靠拢。

  张苑作为司礼监掌印,在朱厚照不管朝事的情况下,几乎独揽朱批大权,再加上太监本身都贪财,杨武等人都从中看到机会。

  陆陆续续宣府的官员都开始向张苑送礼,但张苑似乎很忙,收下礼物也没说要接见他们。

  如此过了几天,张苑突然派人告知地方官员,让他们到行宫拜见,这让杨武等人喜出望外。

  巡抚杨武和总兵白玉当初都是刘瑾的门人,好在朝廷在阉党案上没有大动干戈,虽然得到的消息这一切系兵部尚书沈溪在朝中运作的结果,但他们不会感激沈溪,毕竟文官集团内部沈溪只能算是四把手,谢迁、白钺、何鉴三人官职都在沈溪之上,这还不算内阁的梁储和杨廷和。

  这么多人,就算沈溪深得皇帝宠信,但以沈溪的刚直,投到他门下未必能落着好,但若是能巴结上张苑那就不同。

  就算是目前的文官一把手谢迁都屈居张苑之下,这是体制的弊端,谁跟朱厚照能直接沟通,谁就拥有实权。

  杨武等人赶紧准备厚礼,四月初八这天晚上,一帮官员亲自前去拜访张苑。

  张苑在行宫中有自己的居所,因此最初相约见面的地点放在行宫外围一处院子里,不过因杨武等人所带礼物太多,又不能张扬,后来在臧贤安排下,临时把见面地点改在宣府行宫附近一所私宅里。

  张苑抵达时已是上更时分,院子内外灯火通明,外面街道上停放的马车有几十辆,送礼的人全都进入院子等候,门口拱卫着各家马车的是侍卫和家仆,此时礼品尚未往院里抬,因为院子太小,装不下这么多东西。

  张苑心想:“宣府到底是九边粮仓所系,这里的官员和将领富得流油,只要我跟他们开口,不管是钱财还是女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张苑心中窃喜,赶紧带着几名太监往家里走,结果人太多,半天都没从人群中挤出去,连进自家门都成了问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