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二一五〇章 别有用心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翌日,沈溪把大同巡抚崔岩叫了过来。

    崔岩见到沈溪后,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恭顺姿态。

    沈溪直言不讳:“……崔中丞想必应该知道本官为什么叫你来吧?本官手下换防时出了些状况,总兵府下辖将校给本官手下制造了不少麻烦,作为大同巡抚,崔中丞是否应该出面帮扶本官一把?”

    崔岩先是迟疑,继而破口大骂:“那些粗鄙武夫不想活了么?连沈大人的军令也敢违抗,看下官回去后如何收拾他们!”

    说到这儿,崔岩拱手作揖,作势欲离开,脚下却一动也不动。看到这一幕,沈溪又好气又好笑,调侃道:“崔中丞好大的官威啊!”

    崔岩一脸苦恼之色:“沈大人不是说了吗,地方将官给您制造麻烦,不收拾他们更待何时?下官治理大同还算井井有条,但总归难以面面俱到,心中甚是不安。请大人在这里等候,下官去一趟,将事情妥善解决。”

    沈溪站起来:“既然崔中丞如此说了,本官还能如何?去吧,最好今天就把事情办妥,本官不希望这种影响团结的事情拖延太久。”

    “是,是!”

    崔岩嘴上答应,心里却很清楚,刘宠治军不严,那帮兵痞老惹麻烦,事情岂是那么好处理的?迟疑一下,道:“沈大人,下官还有要事奏禀……”

    沈溪一抬手:“什么事都不及把军中出现的纠纷解决为好,崔中丞请吧!”

    崔岩讪讪退下,待背影消失在门后,刚好过来询问出征计划的马永成从屏风后走出,疑惑地问道:“沈大人就这么让崔岩走了?”

    “不然呢?”

    沈溪道,“作为大同巡抚,崔岩已承诺解决纠纷,本官因何要强留他在这里?马公公既是监军,便该跟地方将校多接触,帮忙化解各种纠纷才是。”

    马永成脸上带着讪笑:“咱家可没那么大的能耐,这些事情还是交给别人去做吧……咱家先回了,有事的话沈大人招呼一声。”

    说完马永成跟张永的态度一样,匆忙而去,不给沈溪差遣的机会。

    沈溪手上拿着笔,看着马永成狼狈的背影,嘴角露出个不屑的笑容,喃喃自语:“一个个都说自己有本事,遇到困难却没有一人肯出面来承担……尤其是崔岩,嘴上说得好听,别到最后只是把事情推给旁人!”

    ……

    ……

    正如沈溪所料,崔岩离开后的确没有办实事,只是派人通知大同总兵刘宠到北大营沈溪中军大帐报到。

    刘宠见到沈溪时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根本不知因何前来。

    沈溪问道:“崔中丞呢?”

    刘宠道:“回沈尚书的话,崔巡抚只是派人通知,让卑职前来参见,说是尚书大人有要紧事跟卑职相商,卑职也就遵命行事。至于崔巡抚……可能还在巡抚衙门吧。”

    沈溪苦笑一下,道:“这崔岩可真会办事,本官让他出面解决一下军中纠纷,他就把你找来,自个儿还不现身,算几个意思?本官如果要找总兵府解决问题的话,何至于要先问他?不是多此一举吗?”

    刘宠一头雾水,不是说他不知道下面的人为非作歹,但的确不知道手下为换防的事情跟沈溪部下闹出矛盾。

    刘宠为徐达部将、镇国将军刘通的六世孙,乃是世袭的武职,从小到大就没经受过多少波折,担任大同总兵官后对接的都是卫指挥使、指挥同知这样的将领,对许多事情懵然无知。

    沈溪道:“刘总兵可知军中出了乱子?”

    刘宠行礼:“卑职并不知情,请沈尚书明示。”

    沈溪显得很无奈,大明实行的军户制度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兵不识将、将不识兵的弊端,但在大战到来时,各路人马抽调到一处后,一旦总兵官昏聩无能,就将导致军中上下脱节,各方势力为了利益争夺不休的局面。

    沈溪没好气地道:“刘总兵该关心一下自己的公事,本官领军进城后,需要对大同以及外长城部分关隘进行戒严,不想在换防过程中遭遇地方军队阻挠,一些人甚至聚众闹事,刘总兵你不会全不知情吧?”

    “呃……”

    刘宠脸上露出为难之色。

    刘宠治军不严,手下多有不法之举,沈溪没来的时候,些许违纪行为不至于影响大局,大明百姓的承受力无与伦比,遇到官兵欺压基本不会闹出民乱,如此一来助涨了军中不法之人的嚣张气焰,大肆收受贿赂的刘宠也不认为这有什么问题,甚至暗中纵容。

    不过现在却出了问题,沈溪带兵进城后,地方官府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了沈溪这里却行不通了,尤其那些为非作歹之徒还犯到沈溪头上来了。

    沈溪道:“看来刘总兵是真的不知。本官已派人前去着手解决纷争,本来希望通过巡抚衙门从中斡旋,结果崔巡抚却把事情推到刘总兵头上。如果没人帮忙的话,本官可能会采用一些强硬的手段,拿部分不尊军令的人开刀,以儆效尤。”

    刘宠连忙道:“尚书大人不用急着处置,待卑职回去问明情况,一定会给沈尚书一个圆满的交待。”

    沈溪看到刘宠拍着胸脯表态,情感比之前的崔岩真挚多了,但不知为何还是觉得不靠谱。

    沈溪犹豫一下,道:“刘总兵,本官不想跟地方交恶,本来麾下兵马只是在大同镇暂留几日,换防也是防止鞑靼人犯边,刘总兵回去后跟将士详细说明,免得再起冲突!”

    沈溪话里的意思很简单,你们以后想怎样怎样,但在我领军驻扎间别犯到我头上来,井水不犯河水就好。

    “诺!”

    刘宠领命后恭敬退下。

    ……

    ……

    让沈溪深感失望的是,刘宠走后也没了音信。

    夜色降临,唐寅气急败坏回来,身后跟着王陵之。

    唐寅见到沈溪,怒气冲冲道:“那些地头蛇简直是无法无天,是时候给一点教训了……宁武营的人拒绝交出城西清远门的控制权,我去跟他们理论,甚至刀刃相加,实在不可理喻!沈尚书,地方那帮兵痞都闹到这般田地了,你不会置之不理吧?”

    沈溪看到唐寅咬牙切齿的模样,皱眉问道:“怎么,伯虎兄挨打了么?”

    唐寅一怔,随即道:“我没什么问题,就是被人把刀架在脖子上,多得咱们的人出手保护才没枉死,就是差点儿打起来……谁知道那些家伙怎么想的,明知道咱们奉命换防,居然敢不遵军令!”

    沈溪看了王陵之一眼,问道:“王将军,你那边有什么说的?”

    王陵之摇摇头:“末将一直听从唐先生吩咐……这不是大人您交待的吗?”

    唐寅一听昂起头来,神气十足。

    沈溪没好气地道:“这么说来,你们抄家伙了?刀剑相向,就算打不起来也会伤和气!伯虎兄,我让你去是让你激化矛盾的吗?”

    唐寅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涨红着脸道,“宁武营的人油盐不进,怎么都不肯让出城门,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沈溪道:“宁武营的人本来就驻守清远门,涉及城门税收入,哪里肯轻易放弃嘴边的肥肉?就算战时,一早一晚两次开城门也会有诸多货物进城,少不得从中捞上一笔……损害了他们的利益,你觉得宁武营会轻易把防务交出来?”

    “沈尚书,您也说换防侵夺了他们的利益,那犯得着如此大动干戈?让他们自己看门去!”唐寅一转眼便打起了退堂鼓。

    沈溪厉声喝道:“我等身在大同,却把安全寄托在他人身上,你不觉得这好比把自家后院给旁人看守一样吗?”

    唐寅一听愣住了,半响说不出话来。

    ……

    ……

    沈溪的态度,让大同总兵刘宠很为难。

    刘宠虽然地位不低,但跟巡抚还是没得比,就算是战时,他也不过只是执行命令的人,一切号令还是要文官下达。

    刘宠并没有按照沈溪吩咐去做,不是他不想,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回去后便递了拜帖请见崔岩。

    但崔岩也在竭力避免麻烦上身,刘宠到天黑都没得到巡抚衙门的回话,只好亲自登门拜访,为了表示诚意,还带上了厚礼。

    巡抚衙门内一处偏厅,崔岩坐在椅子上,任由刘宠在面前站着,显然没打算让刘宠跟他平起平坐。

    刘宠诉苦一般在崔岩面前把沈溪的要求说了,崔岩气恼地道:“既然沈大人告诉你该怎么做,你还来此作何?现在是你的人不听调令,你觉得你的那些老兵油子,要比兵部沈尚书的人马更有本事,能把城池守好?”

    刘宠苦笑道:“崔大人,此话从何说起?卑职几时说过要跟沈大人对着干?不过沈大人的意思,卑职不太明白,下面的人犯了错,跟卑职有何关系?卑职从来没有让他们忤逆沈大人啊!”

    崔岩听到这话,眉头深皱,琢磨一番才说道:“我说刘总兵,你脑子缺根弦还是怎么着?你手下的人你不去管,到本官面前来诉哪门子苦?沈大人要接管城防,就由着他去,你是没让那些兵痞违抗军令,但他们归你节制,对抗上司命令就说明你做错了事,现在沈大人让你办事难道有错?”

    刘宠道:“可城中防务本来该由巡抚衙门管才是,那些兵士一向都听从大人命令……”

    崔岩当即抓起个杯托往刘宠身上砸,见刘宠机敏地避开,崔岩怒气冲冲道:“好你个刘宠,你是想栽赃陷害本官?你要再这么说,本官与你势不两立!”

    身为总兵官的刘宠,被崔岩如此喝斥,却一点脾气都没有,满脸悲切:“崔大人,您老消消气,这不是话撵话么?卑职也不知该怎么办,所以才上门求助。卑职名义上是总兵,但下面的人根本不听从号令,沈大人要接管城防,卑职没什么意见,但现在出了事,让卑职去解决……未免有些让人所难。”

    崔岩站起来,走到刘宠面前,口吐唾沫星子,大声斥骂:“你没本事,少在本官面前装可怜,你是管兵的,下面那些大头兵出了事你就要担着……你也不想想现在招惹的是谁,旁人本官可以帮你疏通,但沈尚书是谁?世人哪个不知他在陛下跟前有多受宠?这次说是陛下御驾亲征,但其实主导战事的是沈大人,沈大人来大同,连本官都要拼命巴结,你却处处惹祸,还有脸到本官这里来求助?还要不要脸了?”

    刘宠被骂得狗血喷头,却只能低着头乖乖忍受。

    崔岩气恼一阵,最后一摆手:“麻烦是你惹出来的,自然由你去解决,如果你派去的人没法解决,你就亲自出马,难道那些丘八还敢把你这个总兵怎样?本官没工夫跟你掰扯,如果你办不好的话,本官会跟沈大人联名向朝廷参劾……”

    “刘宠啊刘宠,以前就有人参劾过你昏聩无能,治军无方,这次本官总算是见到了,本官不会把你怎么着,但现在你犯在沈大人手上,如果不知悔改的话……呵呵,下一步职务可就不保!”

    说话间,崔岩拍了拍刘宠的肩膀。

    刘宠胆颤心惊,他的武职是继承自祖上,最担心的便是官爵被褫夺,文官退出朝堂还能教书育人,享受田亩减免税的优惠,而武将除了当官什么都不会,如果把世袭的官职丢了,那跟送他去死没什么区别,甚至不如战死沙场,至少对家族有个交待。

    “崔大人,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刘宠求助地望着崔岩。

    崔岩怒道:“你这是临死不远吗?帮沈大人办个差而已,看你跟死了娘一样,真没出息。你手下全是一群不开眼的货色,也不想想沈大人能在城里留几天?让他们赶紧滚出沈大人的地界,等沈大人带兵离开,地头还是他们的……拿自己是地头蛇,就敢跟真龙斗?我呸!”

    最后一口,直接啐到刘宠脸上。

    刘宠只能乖乖受了,然后告辞离开。

    ……

    ……

    崔岩骂得过瘾,刘宠走后,还洋洋得意。

    你个刘宠,被我利用了还不知,你手下那群白痴根本就是被我挑拨利用来当作筹码的。

    崔岩派人去把伺候沈溪的林氏叫来,林氏到来时已上更,崔岩生气地问道:“怎么,还是跟之前一样,沈尚书半夜都不休息?”

    林氏双手扣在身前,低下头道:“如大人所言,确实如此。”

    崔岩气得一拍桌子:“你们这些家伙怎么没一个会办事?沈尚书这两日可有碰过你?”

    林氏微微摇头:“未曾。”

    崔岩怒极反笑,道:“一个年轻力壮的男人,出门在外,身边没有女眷照顾,平时公事又不那么繁忙,难道就不缺女人?还是你根本就未曾用心?你稍微用一点手段,怕是沈尚书已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了吧?”

    林氏道:“沈大人早出晚归,看起来公事挺繁忙的,至于他在外做什么,是否碰过女人,妾身不知,不过他回到房中就休息,跟妾身少有交流。”

    “嘶……”

    崔岩打量林氏,心里满是疑惑,“这女人不会被姓沈的收买了吧?”

    崔岩道:“之前不是让你找别的女人去伺候吗?”

    “找了。”

    林氏道,“按照大人吩咐,让那些女人扮作丫鬟伺候,晚上特意为沈大人准备好沐浴的香汤,可是沈大人一个都没留下,从那之后沈大人就再未在家沐浴过,回来倒头就睡,妾身知道自己做得不好,亦或许是用的方法不对……要不,大人派旁人去试试?”

    崔岩再一拍桌子,“你当本官的差事是儿戏么?又不是让你上战场杀敌,不过是让你伺候个男人,有这么困难?你就没试过半夜钻进他被窝?或者趁他沐浴的时候闯进去,好好伺候一番?你这女人,本来做事挺有手段的,怎么到沈尚书这里就一点辙都没?”

    林氏低下头,好似认错,却更像一种无奈的妥协,道:“妾身知道错了……妾身应该多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但就怕沈尚书着恼,直接把妾身赶走……那时就没法帮大人完成差事。”

    崔岩面色狰狞:“你现在不照样没帮本官完成差事么?让你探听几句话都做不到,每天见到沈尚书就只是看他倒头睡觉,你跟木头有何差别?再不把事情办好,本官封了你的院子,让你带着那些贱民喝西北风去!”

    “大人息怒。”

    林氏一脸无奈,“妾身这就去帮您办事,这次一定会成功,再不成的话,妾身也没脸回来见大人了。”

    说话间,林氏似乎下定决心,告退而出。

    到了外面,林氏脸上满是无奈,最后咬了咬牙,准备以美色魅惑沈溪。

    ……

    ……

    林氏回去后,第一件事便去给沈溪送参茶。

    因为平时林氏就在沈溪的正屋过夜,侍卫们见到林氏,立即进去通传……这女人颇有几分姿色,闹不好会成为沈溪的妾侍,他们可不敢轻易得罪这样的人。

    沈溪听说林氏前来,有些好奇,此时恰好他手里没什么事情,便让林氏进门。

    但见林氏端着参茶上前,殷勤地招呼道:“大人,夜色浓重,妾身为您准备好了参茶,请您用下,早些休息。”

    沈溪眯眼打量林氏一下,见对方娇怯地低下头,随口道,“放下吧,你可以离开了。”

    沈溪不想探究太多,说完便又继续看手上的地图。

    林氏却没有依言离开,而是上前,将手上的参茶送到沈溪面前,娇声道:“大人,再不用的话,怕是凉了……”

    说话时,林氏一双细腻的纤手伸了过去,手背细滑的肌肤几乎挨着沈溪的手臂,当沈溪抬头看向她的时候,她用一种欲拒还迎的目光偷瞧沈溪一眼,霞飞双颊,含羞带喜。

    沈溪晒然一笑,这种手段对付一个初哥,或许能让人中招,但对他来说,简直是小儿科。

    沈溪板起脸来:“既然你一片心意,那就留下这杯参茶,不过从今晚开始,你不用再来我房中铺床叠被,回去告诉崔巡抚,本官谢过他的好意,但有些礼数实在没法消受!”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