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二一五六章 我行我素
  张永说的事情,让沈溪产生一定顾虑。

  “……张永的看法或许不是孤立的,许多人或许也会有同样的想法,一旦传到陛下耳中,必心生疑虑。本来陛下对出兵之事就没多少决心,受此影响肯定会越发谨慎,出兵速度也就越慢,到那时我这路人马恐怕真会成为孤军……”

  就在沈溪想事情的时候,云柳回来了,带来了塞外鞑靼人的动向。

  “大人到大同后,鞑子主动避开了大同关隘,把注意力放到了三边、偏关和宣府一线,多处边塞均受到鞑靼骑兵袭扰。到目前位置,各边塞尚未有沦陷或伤亡的消息传来,也未有战功上奏,这意味着没有斩杀或者俘虏鞑靼人的情况,故此也就无法获悉有用的情报。”

  沈溪笑了笑:“指望鞑靼人给我们提供情报不太现实,我估计袭扰边塞的是鞑靼王庭派出的侦骑,数量不多,目的是刺探大明的虚实,许多消息甚至可能是我戍边将领虚报……在没有确定大明进攻路线之前,鞑靼人不太可能会大举用兵。”

  云柳道:“大人还是按照之前的出兵计划行动?”

  “当然。”

  沈溪毫不犹豫地道,“定下来的东西就不要轻易改动,这次上奏给陛下的奏疏中,行军路程和每天行进速度都已列好,一切按部就班执行即可……如果这样还不能成功,那只能说大明不配享有胜利的果实。”

  “大人是否预期太高了点儿呢?以卑职查到的情况看,三边、偏关以及宣府都没有兵马调动的迹象,似乎都在等候陛下的圣旨……就算以最快的速度传达,陛下的圣旨怕也要等十天半月才能传到偏关以及三边,那时各路人马再集结……可能会导致各部脱节严重,进退失据……”云柳担心地道。

  沈溪一抬手:“这个问题你不需要考虑,办好分内的差事,查清楚我军行进路线上鞑子动向即可。”

  “是。”云柳俯首领命。

  ……

  ……

  大同巡抚衙门,崔岩收到宣府巡抚杨武的信函,密切关注沈溪的动向。

  杨武跟崔岩关系莫逆,两人是商定共同进退的“盟友”,这次投奔张苑,也是杨武一力促成。

  “大人,听说沈大人已准备领兵出塞,这几天他麾下兵马调动频繁,还大肆从民间搜集驮马,一万多人的队伍居然装备了三万余匹牲口,从他们筹备干粮的情况看,初十前应该就会出兵……”

  巡抚衙门专管钱粮的师爷前来奏禀。

  崔岩气鼓鼓地道:“如果不是那臭女人突然失踪,何至于事到临头连个能探听消息的人都没有?今日圣旨到达大同,沈之厚在北校场召集将领开会,估摸着就是商讨如何回复陛下……之前沈之厚确实打算初九出兵,不过现在陛下突然来信询问计划,可能会临时调整,提前或者延后都有可能。”

  师爷听到后有些诧异,请示道:“大人可有针对性地做出安排?”

  “怎么个安排法?你能跟沈之厚这样蛮横无礼的人斗?他乃是当今帝师,又是此番用兵的三军副帅,谁能斗得过他?”崔岩黑着脸说道,“之前本官已尝试过,此人油盐不进,非常不好相处,所以才把宝压到司礼监张公公身上……所以还是看张公公如何决断吧!”

  师爷一脸担忧:“大人,就怕这位沈大人临走前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在下查过沈大人的为官履历,在百姓中固然是有口皆碑,走到哪里都能造福一方,有万家生佛之美誉,但在贪官污吏眼中却跟活阎罗无异,有多名布政使、知府落马甚至被他当场斩杀的例子,就怕大人您……”

  崔岩怒目相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指责本官是贪官污吏?”

  “小人绝无此意。”

  师爷傻眼了,直接跪在地上,“小人只是想说,这位沈大人对政敌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现在他或许忌惮大人手上的权力,隐忍不发,但不代表他临走前不会来个雷霆万钧,拿大人的人头来祭旗。”

  “砰!”

  崔岩抬起一脚就踹在师爷身上,将其踢了个仰八叉,随即破口大骂:“本官是让你有话直说,但也没让你胡说八道,沈之厚真的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取本官人头祭旗?亏你想的出来,他就不怕引发大同内乱?再者,本官在巡抚衙门不出去,看他怎么杀!”

  师爷翻身跪在地上,不敢再出言乱揣测。

  崔岩仔细思索,慢慢冷静下来,道:“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那沈之厚行事素来没有章法可循,万一他蓄意吊着本官,让本官放松戒备,然后暴起发难……嘶!最好能多派些人手盯着他,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本官也可预作防备……可惜啊,有了之前的事情,再想派人安插在他身边获取情报没那么容易了。”

  “小人定会妥善安排。”

  师爷恭敬地道,“小人会努力尝试拉拢沈大人身边的人……就算沈大人军令再严,还是有人偷跑出来,尤其那些中上层军官,兜里有钱,时常光顾城中花街柳巷,卑职可以贿赂这些人,从他们口中探知消息!”

  “罢了,本官尚不需要这种手段,你只管派人盯着他的临时行辕便可,再就是向外透露,本官染病在身,亟需静养,从今日起不再见客。等沈之厚走了,本官再出面,派人接管城防。”崔岩说完,径直往内堂而去。

  ……

  ……

  崔岩怕了。

  但凡了解沈溪品性的人,都知道这是个眼里容不下沙子的主,这也是崔岩和杨武等人从开始就不敢真心投靠沈溪的根本原因所在。

  官做到督抚这个份儿上,上升空间已经很窄了,需要顾虑的地方很多,沈溪明显不想当权臣,如此也就不会结党营私,很容易把他们这些有污点的官员拿来当祭品。

  还有就是战争结束后沈溪这样的权臣是否还能得到皇帝的器重,存在巨大的疑问。兔死狗烹的例子太多,没人愿意把身家性命压在一个职务经常变动的文官身上,反倒是得宠的宦官有着近水楼台的优势,往往可以执掌权柄很久,因此投靠宦官更容易让自己进入权力核心。

  此时三边总督衙门,有一人也对沈溪投以高度的关注……正是内阁首辅谢迁!

  谢迁到延绥后,天天拉着王琼询问军政事务,交换意见。

  因为谢迁地位和资历太高,王琼不管怎样都要卖他个面子,所以更多的时候都是谢迁在说,王琼倾听。

  “……如果宣府那边迟迟不下圣旨,出兵之事可能会延缓,之前朝廷制定的作战方略中,延绥兵马只是配合行动,不宜过早出兵……”

  谢迁说来说去都在强调一点,就是没有皇命一定不能草率用兵,就算沈溪发来调令,三边兵马也不能动。

  本身沈溪作为兵部尚书,又是此次大战的副帅,理论上可以调动一切兵马,不过现在有三边总制存在,也就是说,兵部很难越过督抚衙门调动三边兵马。

  谢迁正是看到这一点,不断给王琼施压,确保王琼跟他站在一道。

  王琼毕竟不是鸽派,他跟沈溪一样主战,之前到京城拜会时,便为沈溪的见识折服,二人一致认为,达延部完成统一草原的大业前的这段时间是平息大明北部边患的最好时机,如果拖延下去,等草原部族拧成一股绳,从此以后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九边之地都将不得安宁,会慢慢透支大明的生命力。

  王琼道:“若沈尚书那边遭遇麻烦,诸如军情传达不通畅,亦或者陛下跟前有奸人阻挠导致圣旨迟迟不达,更有甚者沈尚书领兵出塞后孤立无援被鞑靼兵马合围,又当如何?”

  谢迁想了下,摇头道:“不可能,旁人不了解沈之厚,难道老夫还勘不破他?沈之厚做事一向会为自己留下余地,怎么都能安全脱身……退一步说,如果宣府那边真有什么麻烦,陛下被奸人阻断信息,沈之厚也大可延迟出兵,从长计议嘛……”

  王琼苦笑一下,心想:“自打谢阁老来了榆林,我这个三边总制就被架空了,如此一来真遇到什么事情,岂不是我麾下兵马都要听从谢阁老指挥?不过等到要背负责任时,那就轮到我来扛了,谁叫我身在其位呢?”

  王琼心中满是悲哀,胡思乱想良久,再看向谢迁时,发现首辅大人正在皱眉思考什么事情,脸色阴晴不定,不由揣测谢迁还是割舍不下与沈溪的情感,不管怎么说,沈溪是他的嫡孙女婿,又曾是指定的衣钵传人,真要出了什么事,谢迁还是会伤心难过。

  ……

  ……

  张苑于五月初三收到沈溪上疏。

  令他意外的是,沈溪对出兵日期进行了调整,比之前延后了两日,但差别似乎不是很大。

  张苑马上叫来臧贤,准备按计划行事。

  臧贤依然很为难:“张公公,这奏疏上所列时日,距今也不是很长时间,您大可通过另外一些方式延滞陛下出兵,为何一定要篡改公文呢?此事若为陛下知晓,怕是您老不好收场吧!”

  张苑怒道:“咱家做事,不用你来教,你只管找人来把奏疏日期改过,今晚我便准备呈递到陛下跟前。”

  臧贤心中叫苦不迭,却只能依言处置,因为不是全篇幅修改,再加上张苑已找来沈溪以前的书函作参考,修改几个简单的字并不太难。

  请来金石大家精心修撰后,臧贤又把奏疏交给张苑过目。张苑过目后非常满意,连连点头:“果真如咱家期望的那般,很好很好。”

  臧贤提醒道:“张公公面圣后,一定不要在主要节点上说错……”为求稳妥,臧贤特意教了张苑一番说辞,张苑牢记后便匆忙去见皇帝,抵达行宫才知道朱厚照这会儿不在。

  “什么?陛下不在行宫,难道回京城去了?又或者陛下先一步领兵出征?”

  最初张苑以为是钱宁捣鬼,阻挠他见驾,但经过值守侍卫和闻讯赶来的行宫管事太监解释后,张苑才知道朱厚照此前已连续三日出宫,其中两日深夜后归来,另一日则彻夜不归,天亮后才回行宫来睡觉。

  张苑一阵惊愕,此事他未提前获悉,这些日子光顾着去算计沈溪,不想身边竟出了这等变故。

  问明白事情始末后,张苑终于知道原来是丽妃、小拧子陪同朱厚照出的行宫,连钱宁也没份随驾,张苑心道:

  “只要不是钱宁那狗东西在背后作梗就好,陛下可能只是贪玩好耍,想出行宫走走看看,也可能是想光顾城中烟花之所……可惜咱家现在已不能光顾那种地方,不然有权有势,谁不想去?”

  张苑心中带有极大的遗憾,到底他曾是个正常男人,成年后才净身,这对他身心的打击不小,情绪和性格的变动也很大。

  张苑问道:“陛下具体去了何处?谁知晓?”

  侍卫回道:“回张公公,陛下不允小人等跟着,能随驾的只有那么几个侍卫,都是钱指挥使安排,您想知道的话何不去问问钱指挥使本人……”

  张苑大急,心想:“本以为跟钱宁无关,现在看来,似乎跟他难脱干系啊。”

  顾不上别的,张苑连忙找人问询朱厚照下落,很快便打探到确凿的消息。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果不其然,朱厚照去了城中秦楼楚馆。

  对于宣府这样的九边钱粮重地而言,有花街柳巷并不奇怪。而且与其他地方不同,九边的烟花之所全受教坊司节制……就算大明没有明确的劳军制度,但边疆重地为解决士兵生理需求,不可避免会产生很多跟士兵有关的产业。

  朱厚照此番去的不是普通士兵平时光临的私娼馆,而是富绅贵胄流连的教坊司和高档秦楼,之前钱宁和张苑等人为了给朱厚照送女人,从这些地方精挑细选过,但顾及皇帝的人身安全,那些出身不好又或者品行不端、性子刚烈的都不敢选取。

  朱厚照在行宫待久了,想自己出来找乐子,于是丽妃和小拧子便请熟悉本地情况的江彬来安排,江彬听说能为皇帝卖命,哪里还不倾尽全力?很快便从大同、太原等地挑选了一批女人回来。

  朱厚照以为全是秦楼里的姑娘,置身其中很快发现这里的玩法跟行宫或者豹房不同。朱厚照平时见过的女人多不胜数,但这些女人基本都知道朱厚照身份,伺候起来小心翼翼,就算拿出一点才学和本事,也仅限于场面上的客套和应付。

  但在行宫外情况就不同了,姑娘们完全不知朱厚照身份,以为是寻常富家子弟,把朱厚照当作“凯子”,而这些女人对付凯子很有一套,一些犯禁的玩法也能拿到台面上,再加上丽妃推波助澜,使得朱厚照迅速沦陷,乐不思蜀。

  当张苑带着人来到宣府最有名的秦楼一条街时,不由皱眉,就算是战时,这条街巷也非常热闹,街上行人摩肩接踵,摊贩的吆喝声不绝于耳。

  张苑皱眉:“这是什么鬼地方?陛下怎么可能会这等污秽之所?”

  臧贤在旁道:“公公,小人已经调查清楚了,陛下就在那栋红色的楼宇里……您看街上来回闲逛的那些身着便服的侍卫便知晓。”

  张苑仔细看了过去,果然在人群中发现一些形迹可疑之人,一看就知道不是来闲逛,他们目光炯炯有神,神情严肃,就算不时有龟公上前搭讪,也不为所动,而张苑的到来迅速吸引了这些人的注意,似乎是认出了张苑的身份,神情变得古怪起来。

  张苑长嘘口气,道:“那还等什么?现在就去面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