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二一六一章 断案难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张苑起床时已是正午时分,正准备吃点儿东西,臧贤急匆匆赶来:“公公,大事不好,三边总制王大人和巡抚胡大人去行宫见驾,好像要跟陛下检举公公您私自篡改奏疏之事。”

    张苑霍然站起,怒喝道:“这群猪狗不如的东西,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跟咱家作对?杨武呢,他为何不早些来传话?”

    臧贤解释道:“正是杨大人派人来通传小人才知道此事,一刻也不敢耽搁便跑来跟公公通禀。”

    张苑顾不得吃东西,简单整理一下,连发冠都没有穿戴整齐便在臧贤陪同下匆忙出门,到门口时见戴义急匆匆过来。

    “张公公,出大事了……”戴义似乎也是跑来报信的。

    张苑怒道:“咱家已经知道了,王守仁和胡琏几个不知好歹的东西前去面圣污蔑咱家,是吧?”

    戴义回道:“不是这件事,黄河决堤……今年黄河伏汛来得早,河南花园口段决口,百姓死伤无数……”

    张苑破口大骂:“黄河决堤跟咱家有何关系?咱家要赶去面圣,你个老东西闪一边儿去!”

    对于张苑这样始终抱有小市民心态的人来说,什么伏汛和决口都不值得关注,因为这牵涉不到他的切身利益,旁人死再多跟他有何干?但王守仁等人去御前告状就不同了,会影响他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

    随后张苑不再理会对方,扒拉开阻挡在前的戴义,便继续往行宫一路小跑而去。

    戴义见状无可奈何,只能一边陪跑,一边跟在张苑背后啰嗦。

    “张公公,这件事非得马上跟陛下说不可,如果治理水患不及时,赈济不到位,中原地区可能会出现大面积饥荒,横尸千里,到那时……情况可就大大不妙了!”

    对于黄河决堤的事情,张苑本来没有往心里去,但听了戴义这话却受到启发,心里琢磨开了:

    “咦?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借口,我可以抢先一步到陛下跟前禀告,陛下肯定会不耐烦,如此就会把我跟那些告状的人一块儿赶走,这样就没人能御前告状了!”

    想到这里,张苑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道:“行,咱家知晓了,这就去跟陛下说,你先回去吧。”

    戴义正要提醒河南地方请求赈灾的奏疏需要尽快批复,张苑已跑开一段路,戴义干着急也没用,只能跺着脚目送张苑一路进了行宫。

    张苑没从正门进去,防止半道遇上王守仁和胡琏等人,而是选择从东边小门入宫,进去后直奔朱厚照所住内苑,可没到地方便从过往的太监之口知道朱厚照已开始接见王守仁和胡琏等人。

    “这次陛下为何这么积极?”

    张苑感觉问题棘手,等进了内苑门,远远看到朱厚照端坐在正殿椅子上听王守仁奏事,再也顾不上别的,不经传报便大喊大叫:“陛下,出大事了,陛下……”

    喊叫声中,张苑一股风似的径直冲进殿内,这下把歪斜着身体恹恹欲睡倾听汇报的朱厚照给吓了一大跳,人一下子坐直了。

    小拧子在旁提醒一句:“乃是张公公。”

    朱厚照直皱眉,正要喝斥张苑如此粗鄙无礼的行为,却见张苑直接跪下来大喊大叫:“陛下,黄河发大水,花园口决堤,百姓死伤无数!”

    他的声音非常大,完全压过之前王守仁奏事的声音,迅速吸引朱厚照的注意力。

    王守仁和胡琏等人暗自着恼,本来他们正要状告张苑篡改大同出兵日期,还有迟迟不发诏书的问题,现在张苑却突然杀出来说什么黄河闹水患,一下子打乱了他们奏事的节奏。

    朱厚照皱眉问道:“张公公,你突然前来,疯疯癫癫的,说什么黄河发大水,是诚心跟朕捣乱,是吧?”

    跟张苑的想法一样,朱厚照对于什么黄河大水根本不在意。

    在这位少年天子记忆中,自小便听朱祐樘说过不少黄淮地区治河救灾的事情,黄河决口几乎年年有,每次都要拨款修复河堤,中原近乎没一天消停过,黄河发大水就好像打雷下雨一样稀松平常,实在没必要大惊小怪,反而惊吓到他问题更为严重。

    张苑道:“陛下,这次情况不同以往,黄河决堤,千里成泽国,百姓死伤惨重,陛下却不在京城坐镇,万一乱民闹事,可能会危害大明江山社稷。”

    说到有人危及皇位,朱厚照这才稍微提起重视,点了点头,问道:“算你说得有理,但奏本呢?”

    张苑这才想起,光从戴义那里听了半耳朵黄河发大水的消息便赶来,连具体情况都没过问,更不要说跟戴义讨要河南地方官府的奏疏。

    张苑赶忙为自己辩解:“老奴听说黄河花园口决堤的消息,心急如焚,根本顾不上旁的,就跑来跟陛下禀奏……治水救灾之事刻不容缓啊,陛下!”

    由始至终,张苑都在扯着嗓门儿嘶喊,声音尖利,让朱厚照听了心烦意乱,一时间顾不上询问王守仁到底前来奏禀何事。

    王守仁和胡琏见驾的目的就是参劾张苑。

    如果换作朝中六部尚书和侍郎,绝对不会如此冒失,毕竟张苑这个司礼监掌印太监地位太过显赫,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弹劾的,而且毕竟张苑并不是朝臣,而是皇室家奴,参劾张苑就等于在打皇帝的脸。

    不过王守仁和胡琏都是沈溪提拔起来的“新锐官员”,年轻气盛,遇到问题时不会考虑太多后果,即便二人深谙官场之道,但涉及到战争成败的大事,眼里便揉不得沙子,想方设法也要让皇帝心如明镜。

    不过无论如何他们也没有想到,张苑会用这么一种近乎耍无赖的方式打断他们奏事。

    朱厚照道:“不知道具体情况就跑到朕面前来奏报?能不能先把对策想好之后再来?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平定北方蛮夷,至于黄河灾情完全可以延缓一段时间再说。”

    王守仁为人极为方正,听到这里只能站出来劝谏,“陛下,灾情紧急,事关千万人性命,不应有丝毫怠慢。”

    张苑心中一动,打量王守仁几眼,连声道:“对对对,王大人所言极是,世人皆知,王大人在治理灾情方面很有一套,陛下不妨派王大人前往河南之地,治理水患,赈济灾民,以显示陛下龙威浩荡!”

    在场官员一阵惊讶,谁都没想到张苑居然会这么“精准打击”,刚才王守仁御前告状还没把前戏铺垫完,引出张苑这个关键点,他就闯了进来,三下五除二抛出个黄河水灾之事,然后还想把始作俑者王守仁给赶到河南去治灾,明显有杀鸡儆猴的意思。

    朱厚照皱眉:“没听到朕说明吗,一切当以战事为先……如今大兵压境,朕已准备领兵出塞与鞑靼开战,突然征调前线统兵大员回去治灾?简直荒唐至极!”

    朱厚照的话让王守仁和胡琏稍微松了口气,王守仁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司礼监掌印太监报复,心一横便准备继续参劾张苑欺上瞒下,拱手道:“陛下,关于出兵之事,微臣尚未启奏完毕。”

    “你……”

    朱厚照正感到不耐烦,张苑突然又跳了出来,大喝一声:“王大人,这就是你的不是了,陛下为国事操劳,这会儿明显精力不济……就算陛下龙虎之威,有皇天庇佑,但到底需要休息,你岂能拿琐碎小事来烦扰陛下?难道你就不知道体谅陛下龙体不适?”

    说完他回头对朱厚照道,“陛下,您累了,不妨先回寝殿休息,关于出兵之事,还有黄河洪灾等,老奴都会悉心替您办好,绝对不会让您烦忧。”

    朱厚照本来就一阵心烦意乱,听王守仁啰啰嗦嗦,半天没说到点子上,后来张苑又闯了进来,说了一大通,又跟王守仁在言语上直接发生冲突,心情更为烦躁,听了张苑这番话,觉得很合心意,摆摆手:“也罢,张公公,事情就交给你处置了!”

    说完,朱厚照站起身来便要走。

    王守仁目瞪口呆,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到了这个地步,他已经看出朱厚照没有为他撑腰的意思,现在张苑明显占据上风,以他混迹官场多年的经验,知道这个哑巴亏自己吃定了。

    不过胡琏却很坚持,直接跪下来奏禀:“陛下,张公公隐瞒大同镇出兵详情,故意促使沈尚书早一步出兵,乃是要让朝廷对鞑靼一战就此落败啊!”

    “什么?”

    朱厚照本来已走出几步,听到这话他突然转过身来,脸上满是疑惑……显然以他浑浑噩噩的脑袋没把事情想明白。

    胡琏正要继续说,张苑怒目圆睁,喝斥道:“胡大人,你这是血口喷人,什么早一步出兵?作战计划乃是沈尚书一手制定,沈尚书要几时出兵,陛下已遵照他的意思行事,还想怎着?临时变卦再让陛下遵从,是想让陛下统领的中军置身险地吗?”

    张苑已经想明白了,不能让胡琏和王守仁有继续说话的机会,要把矛盾点往朱厚照跟沈溪之间的权力纠纷上引,这样做就能让朱厚照的思绪变得混乱不堪,也就想不明白这其中有什么诀窍。

    张苑如意算盘打得不错,不过胡琏这边也不是吃素的,继续大声道:“沈尚书明日就要出兵了!”

    跟王守仁不同,胡琏说话喜欢挑重点,往往是一针见血,他看出皇帝似乎对出兵的事情并不知情而且懒得过问,干脆就把张苑最怕被朱厚照知道的事情说出来。

    张苑也在扯着嗓门喊道:“沈尚书这样做是在跟陛下夺权,他一介臣子,反复无常,简直是在跟陛下作对!”

    以张苑想来,只要自己嗓门儿够大,彻底压住胡琏的声音便可,但他没想到胡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跟他作对,说话声音丝毫不逊于他,被朱厚照听了个清楚明白。

    朱厚照折返回来,怒吼一声:“都给朕闭嘴!”

    同时说话的胡琏和张苑都乖乖住口,最后张苑也老老实实跪下来,低着头等候朱厚照的训示。

    朱厚照道:“一个二个在这里瞎嚷嚷,跟市井泼妇般一点体统都没有,像什么样子?若让世人看到这一幕还不耻笑朕不懂得管教?你们啊你们……胡卿家,你刚才说什么,沈尚书明天要出兵?”

    “陛下,没有的事情,沈尚书上奏的时候说了,他会在五月十五才出兵,而明日才是五月十一……”张苑抢白道。

    “闭嘴!朕没让你说话……你要是再擅作主张,看朕怎么处罚你!是否是你觉得屁股又痒了?”朱厚照怒吼道。

    张苑马上便觉得屁股一阵刺痛,之前他还没觉得怎样,现在经过朱厚照提醒才想到之前几日被痛打的惨状,当即恶狠狠地瞪了胡琏一眼,似乎想威胁胡琏,不让对方继续说下去。

    但胡琏却好像没看到一样,回禀道:“陛下,沈尚书本来所定出兵日子就是五月十一,而沈尚书希望陛下出兵的时间是五月十五!只是不知为何,陛下最后定下的出兵日却是五月十五和五月三十!臣等怕其中有误,所以结伴来见陛下,问询其中因由,也是想提醒陛下这中间可能存在问题。”

    朱厚照先看了张苑一眼,随即微微摇头道:“不可能,当时沈尚书所奏请的出兵时间,分明就是五月十五和五月底,朕一切都是按照沈尚书奏请来批复的,此乃朕亲口准允,跟张公公无关!”

    张苑也道:“陛下,老奴只是转呈沈尚书的奏疏,当时奏疏上的确这么写的,就算是出了问题,那也不是老奴的责任啊……呜呜,老奴实在是冤枉死了!”

    张苑一边为自己辩解,一边装出受委屈的模样,想赢得朱厚照怜悯,主要还是他仗着在场一干人中,他自个儿最了解朱厚照的脾性。

    胡琏道:“臣提请重新审查沈尚书奏疏,以正视听!”

    朱厚照一时间有些迟疑,看了看胡琏,再看旁边站着但低头不语的王守仁,最后看了看跪着的张苑,颔首道:“兵家无小事,这是朕登基以来第一次御驾亲征,如果出现偏差的话,的确可能影响大明国祚,怠慢不得。张公公,你去把奏疏拿来,给胡卿家和王卿家过目。”

    张苑没有起身,道:“陛下,那么多奏疏,每日奴婢都会经手,这一时间去何处找寻?”

    胡琏道:“沈尚书的奏疏何等重要,有那么难找么?还是说张公公心里有鬼,所以不肯把奏疏找出来?”

    朱厚照厉声喝问:“张公公,朕让你去找,你推三阻四作何?”

    张苑道:“老奴这就让人去找,陛下您消消气,龙体要紧啊。”

    朱厚照本来已没心思留下来,但发现事关重大又重新坐了下来,耐着性子等候,张苑也不亲自去,而是让戴义和高凤等人去找,他明白那份奏疏现在不可能找到,因为原件已经被他损毁。

    过了半晌,中间朱厚照催促了好几次,那边戴义才回来跪下磕头道:“陛下,老奴等人已回去找寻多次,愣是没找到那份沈尚书的奏本,这……实在是太过稀奇,或许是被人放到别处去了!”

    朱厚照怒道:“沈先生的出兵奏疏,乃是绝对机密,你们就这么随便一搁就撒手不管了?最后还找不到?你们司礼监是如何当差的?”

    戴义伏地认罪,连张苑都跪在那儿认错,一切看起来都是司礼监整个衙门的过错,但有一点很关键,没有沈溪奏疏的原件,光靠各方说辞,再也没办法把道理分辨明白。

    胡琏道:“陛下,此事乃千真万确,张公公草拟的发往大同镇的御旨,上面连时间都没写明白,只是说准允沈尚书奏请,目的就是想让沈尚书早一步出兵,甚至连五月十五都不到便出塞去了。”

    张苑仰起头来辩驳:“简直是血口喷人!”

    朱厚照一摆手:“把发往大同镇的圣旨拿来,朕要亲自过目。”

    马上有人去把诏书范本拿来,这个是没办法无故失踪的,各处都留有案底,等拿来后,朱厚照亲自看过,然后一把将诏书掷于地上,怒道:“张公公,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何不在诏书中明确出兵时日?”

    张苑苦着脸道:“陛下,之前沈尚书都已经把出兵日子定下来,老奴草拟诏书时便按照沈尚书所请出兵,没有错吧?”

    说这话时,张苑脸上满是冤枉的表情,好像他真的很无辜一般。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