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二一七四章 王帐定兵
  这天沈溪所部沿河走了十多里便停了下来,就地驻扎,因为是背河扎营,等于是四面中有一面能基本保证安全,设防时可以忽略一个方向。

  不过张永不放心,扎营时特地找到沈溪,提醒他留意河上的情况。

  张永道:“……咱们是没办法过河,可鞑子在此经营日久,想必有办法从河那边过来,适逢丰水期,船只顺流而下,转瞬就可在河岸登陆,到时候鞑子前后夹击,我军危矣……”

  此时沈溪身边簇拥着大批人,汇报手头的工作。没人在意张永说什么,即便军中上下都在担心归途不安稳,但将士们对沈溪依然充满信心。

  也正是因为有沈溪坐镇,这路人马才没有出现人心离散的状况,士兵们都觉得只有跟着沈溪才能确保平安无事,哪怕没得到军功也能安然返回大明国土。

  入夜后,营地内异常安静,为确保防御措施到位,沈溪亲自到营地中巡查,跟随他一起的是王陵之和少数几名侍卫。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士兵们对沈溪很敬重,尽管军中士气不高,但没出现一个逃兵,谁都知道如今远离大明国土,就算想逃也没处逃,还不如跟随曾经立下无数战功的沈溪,博取个前程,同时身边有袍泽跟自己并肩作战,也不会觉得孤单寂寞。

  巡逻结束,已是深更半夜,沈溪让王陵之等人先回去休息,独自回到中军大帐,适逢云柳和熙儿前来复命。

  领军进入草原后,沈溪对于鞑靼人的动向更为关注,同时还密切注意大明九边各地军情,尤其是正德皇帝亲自坐镇的宣府之地的情报,是重中之重。

  “……大人,陛下颁旨决定于五月三十出兵,但是否能如期上路还是未知数,如今三边以及大同、宣府等地都有鞑靼兵马袭扰,各处风声鹤唳,恐怕难以按照既定计划行事。”云柳说话时,脸上满是郁闷。

  让云柳最担心的事情终归是发生了,鞑靼人有了迅速而猛烈的反应,而大明军队出塞的决心远没有战前预计的那么强烈。

  沈溪摇头道:“这本就是意料中的事情,这场战事系陛下和我一力推动,旁人对这场战事并不热衷,现在鞑靼只要稍微做出进犯的态势,各地便会龟缩防守,怎会在意孤军深入的某一路人马的死活?”

  云柳低下头,没有说话,熙儿不解地问道:“早知如此大人还坚持领兵出塞?”

  沈溪笑了笑道:“这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若不分兵且以其中某一路人马为饵,鞑靼人会主动一战吗?既然是我亲手制定的计划,危险自然要由我自个儿来扛,至于结果如何,又另当别论。”

  云柳道:“所以大人早就预计到会有今天的结果?”

  沈溪苦笑:“终究还是高估了陛下临战时的决心和勇气……从目前的情况看,我部短时间内想得到援军已无可能。”

  说话间,沈溪走回帅案后,看着面前摊开的地图道:“我们现在距离大明说远不远,但是回去的道路已断绝,只能一路西进再南返,这一路鞑靼人都在尾随,随时可能与我部短兵相接……”

  “有着这些年的恩怨纠葛,鞑靼人不可能让我领军平安返回大明境内,只要能够集中兵力歼灭我这路人马,对于鞑靼人来说就是伟大的胜利,而对大明来说这样的损失基本也可接受!”

  熙儿显得很气愤:“如此说来,朝廷已准备牺牲大人?”

  沈溪笑道:“没有谁愿意置身险地,但关键时刻总要有人站出来做出牺牲。之前在九十九泉,鞑靼人向我们发起夜袭,但过后便相安无事,足以说明他们没有准备好……”

  “诚然,我们内部确实出现了问题,但鞑靼人就一团和睦么?这几年鞑靼人连续内战,他们也是内忧外困……这辽阔的草原上可不是只有达延部,现在我们脚下就已不是他们的地盘,而是亦不剌部的牧场,要到这里跟我们作战,各方都要琢磨一下其中的利害关系,万一有人在背后捅上一刀呢?”

  本来云柳和熙儿非常担心,可当沈溪分析清楚当前的情况时,两女脸上均露出一种如释重负的神色。

  此前她们只看到大明王朝跟草原部族间的敌对,以及大明内部的隐忧,却没有看到鞑靼人也存在各种问题,仔细想一下沈溪的话,她们便知道,其实鞑靼人要孤注一掷打一仗也不是易事。

  沈溪道:“如果换作三四年前,鞑靼内部联盟较为稳固,我们断不敢如此孤军深入,不过现在情况不同,达延部为求完成彻底的统一,跟很多部族交恶,彼此龌蹉不断,这会儿我们突然杀到草原腹地,谁都不想主动跟我们交战,哪怕最后歼灭我部也是惨胜,就算强如达延部也无法维持对其他草原部族的战略优势!”

  “鞑靼人最希望看到的,其实是彼此相安无事,他们的目的不是歼灭我们这路人马,而是防备我突起发难,他们对我领军深入草原难以理解,所以才会在后面紧盯着,尽量把我军推给其他部族来解决。”

  “达延部最愿意看到的情况,是我带着人马撤回关内,还希望我在沿途歼灭亦不剌、永谢布、土默特等部族,以便他们坐收渔翁之利。”

  ……

  ……

  九十九泉,距离前几日沈溪驻扎的官山卫旧址不远的官山之巅,此刻旌旗招展,帐篷林立。

  九十九泉对于鞑靼人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当年成吉思汗在征西夏途中驾崩,窝阔台继汗位,立即向金王朝用兵。当战火在关中地区燃烧,烽烟在伊洛间翻滚时,窝阔台率部到了九十九泉,设立议事台,此地便成为征灭金、夏等王朝的指挥中枢。

  时隔三百年,九十九泉地区再次飘扬起黄金家族的战旗。

  达延部王帐内,巴图蒙克高坐在上,即便领兵在外,条件简陋,但作为孛儿只斤家族唯一合法继承人,也必须体现出高人一等的地位,几个王子,还有国师、将领等排成两排站在台阶下,等候巴图蒙克训话。

  等人差不多到齐了,巴图蒙克环视一圈,稳健地站了起来,双手微举,前方台阶下所有人都下跪行礼。

  巴图蒙克再一摆手,人们才站起来,再次恢复成左右两个队列。

  微微颔首,巴图蒙克满意地坐下。这时站在右列首位那人出列,正是早前曾侵入大明京畿地区的达延部大将苏苏哈。

  虽然当年苏苏哈对上沈溪时遭遇败绩,不过后来达延部征服草原各部族的系列战争中,苏苏哈立下汗马功劳。

  国师亦思马因“叛变”,本来接替国师位置的应该是亦不剌,但达延部此时已不承认那些不肯臣服的部族头领,巴图蒙克亲自委命苏苏哈成为新的蒙古国师。

  不过苏苏哈始终只是武将,谋略上无法跟亦思马因相提并论,巴图蒙克之所以让苏苏哈担任国师,也是不想有个权谋过人能跟他分庭抗礼的人物出现,如此一来苏苏哈这个国师完全沦为傀儡。

  “……大汗,以二王子回报看,明军主帅沈溪所部兵马正往西撤走,此时该部距离我们不到三百里,如果我们集结兵马星夜兼程追赶,三天内可以把他们截下来,这是大汗报仇雪恨的最好机会……”

  苏苏哈挥舞着拳头,双目赤红,目光中满含仇恨,这也是因为当初鞑靼曾一度侵入大明京畿重地,眼看就要拿下京城,却在面对沈溪的援军时遭遇惨败,导致草原部族就此一蹶不振,并有了此后数年的内战。

  “父汗,儿臣愿意领兵消灭沈贼!”

  苏苏哈话音刚落,他身后队列中一名年轻将领走了出来,此人乃是巴图蒙克的三儿子巴尔斯博罗特,因年纪不大上一次对大明作战中没机会上场,几年过去如今已年满十七,武勇过人,巴图蒙克早有重用这个儿子的打算。

  巴图蒙克一抬手,不许巴尔斯博罗特继续说下去,显然是不想让儿子去跟沈溪作战。

  但有些话却不能在大庭广众下说明白,巴图蒙克道:“以本汗所知,明军往亦不剌部去了吧?”

  在场人等义愤填膺,叫嚣声四起。

  跟以前汗部大会不同,以前汗部大会由各部族的人聚集在一起共商大计,但在达延汗开始统一战争后,各部族头领已不敢再出席汗部大会,如今王庭基本只有达延部唱独角戏,把一切拒绝统一的部族当作仇敌看待。

  因此,当巴图蒙克提及亦不剌时,在场人立即站在达延部的立场,抨击这个不肯接受统一的“叛贼”。

  苏苏哈道:“大汗,之前两次我们跟亦不剌部交战,均获得胜利,现在亦不剌部已逃往云内周边,我们正好趁机掩杀过去,先灭明军,再灭亦不剌部,然后一举将永谢布、土默特等部族降服!”

  “对,歼灭明军,一统草原!”在场人等均振臂高呼。

  巴图蒙克对手下的反应不太满意,摇头道:“怎么,你们认为轻轻松松就可以消灭明军,铲平永谢布、土默特等部族?亦不剌虽然两次战败,但依然保留一定实力,至少可以集结出五千骑兵,问题就在于其背后有永谢布、土默特等部族支持。亦不剌非常善于蛊惑人心,谁知道跟明军暗中是否与之有勾结?这次明军突然杀进草原,进入察哈尔腹地,然后往永谢布、土默特等部族的领地转移,这其中分明有鬼!”

  巴尔斯博罗特嘟着嘴道:“父汗,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儿臣就不信这些跳梁小丑能阻挡孛儿只斤家族的铁骑!”

  就在此时,帐帘掀开,从外面进来一人,一边咳嗽,一边说道:“三弟,难道父汗的用心你看不出来?父汗不希望你跟沈溪统领的兵马交战,此人阴险狡诈,如果他提前跟亦不剌勾连,再联合永谢布、土默特和鄂尔多斯等部族,在河套地区设下圈套,我们不察之下很可能会中计,届时候明朝皇帝带领兵马自宣府杀出,汗部将会非常危险!”

  所有人都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一名满面胡渣的男子走过来,所有人都弯腰行礼:“大王子!”

  来人正是巴图蒙克的长子图鲁博罗特,也是汗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因为巴图蒙克本身不过四十出头,他的长子只有二十五岁,但以草原人短暂的寿命来说,二十五岁已算人到中年,图鲁博罗特在上次大明京师之战中负伤,这几年中身体一直不好,已基本不会再出来领兵,因此二王子乌鲁斯博罗特也就频频跳出来表现自己,现在连老三巴尔斯博罗特也想好好表现,作为巴图蒙克与满都海哈屯的儿子,他们都希望自己能够继承汗位,毕竟他们身上都流淌着黄金家族的血液。

  对于图鲁博罗特的出现,巴图蒙克似乎并不怎么高兴,有些事他不想说得那么明白,但现在大儿子却当着这么多达延部权贵的面把事情挑明。

  图鲁博罗特走到达延汗面前,恭敬行礼,巴图蒙克一摆手,图鲁博罗特站在了武将那一列的最前面,位置比苏苏哈还要靠前,苏苏哈自然而然往后退了两步,以示恭敬。

  巴图蒙克道:“乌鲁斯博罗特统领的人马,一直远远地缀着明军……之前传报说明军顺着伊克图尔根河黑河往西南方向走,他们的主帅,你们都记得,就是当初在榆溪河击败汗部与火筛部联军的年轻将领沈溪,现在他已是明朝有数的大官,深得明朝皇帝的信任,他领兵数量虽不多,但实力不容小觑,以我们自大明内部获得的情报看,他出塞主要承担着诱饵的作用,想吸引我们主动出兵攻打他,明军其余兵马则与之配合,形成包围圈,最终消灭我们汗部!”

  “啊!?”

  在场人等听到这话,脸上都露出震惊之色。

  草原人素来崇尚武力,此前沈溪一直是他们挥之不去的噩梦,此刻听到沈溪出兵另有打算,心里都生起一股寒意。

  巴图蒙克继续道:“明朝人打仗全靠使诈,这个沈溪就是其代表人物,但无可否认他的军队战斗力很强,当年他领兵在土木堡击败逆贼亦思马因统领的兵马就是明证,我们必须小心谨慎!当然,本汗始终坚信,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汗部!”

  “胜利属于大汗!”

  所有人都赶紧出言附和。

  图鲁博罗特问道:“父汗准备派苏苏哈国师,或者是三弟去跟沈溪交战?”

  巴图蒙克摇了摇头:“本汗要亲自领兵剿灭沈溪这路人马!你们中间,部分人会跟我一起去与沈溪交战,顺带拿下永谢布、土默特和鄂尔多斯等部族,其余人等则分别领军阻挠明军援军到来!明朝试图设立包围圈,对我汗部实施分兵合击之策,我们不会让他们得逞,必须确保全程只跟沈溪一路人马,最多加上亦不剌部交战!”

  苏苏哈道:“大汗,微臣去何处?”

  巴图蒙克看了苏苏哈一眼,微微摇头:“国师,你的任务是领兵去宣府,阻挡明朝皇帝的军队,我拨给你一万人马,巴尔斯博罗特再领一万人马,加上察哈尔南边数千部族兵马,相信你们能阻挡明朝皇帝北上的路!”

  苏苏哈显得很不甘心:“大汗,当初微臣领兵败给沈溪,实在不甘心……我想亲自把仇报了!”

  巴图蒙克不喜欢手下顶撞,闻言眉头皱了起来。

  图鲁博罗特见状喝斥道:“苏苏哈国师,大汗让你领兵阻挡大明皇帝,是对你最大的信任,你有什么不满足的?就你想消灭沈溪,我们都不想吗?如果不是这个人,我们或许已经进入大都,大汗重新做了中原之主!”

  “唉!”

  巴图蒙克微微叹了口气,抬起手臂,账内所有人全都安静下来。

  巴图蒙克道:“明军敢深入草原腹地,显然是有备而来,这次跟以往不同,那时他们只是想取得寸功回去振奋军心,但此番他们是想踏平草原,野心实在太大,如果我们不能做到上下一心,都想着报仇雪恨,建功立业,那这场战争的结果很可能就是我们落败,草原就此不得安宁!”

  苏苏哈恭敬行礼:“大汗,微臣知错。”

  “知错就好。”

  巴图蒙克继续道,“汗部精锐都会征调出战,如果兀良哈人愿意听从调令,那就充分利用他们的力量,如果他们敢暗中跟明朝人眉来眼去,就直接把他们的地盘给抢了……图鲁博罗特,现在划拨你一万精骑,前去援助你二弟,替本汗做好交战前的准备工作……记住,可以放明军往南走,但绝对不允许他们跟亦不剌部连成一体!”

  “是,父汗!”

  图鲁博罗特俯首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