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2187章 不好惹
  三边调兵了。

  由谢迁参谋,王琼拍板定案,派出五万人马驰援宣府。

  带兵的是延绥总兵吴江和副总兵林恒,同时还有参将、监军数人,第一批兵马从延绥镇调配,分骑兵和步兵两批赶往宣府,林恒所部第一批出发,以骑兵为主,行进速度会快许多,至于吴江率领的步兵则会后期抵达。

  出兵时,谢迁和王琼亲自相送,谢迁在城楼上看着将士远去的身影,沉默不语。

  王琼把人马送出城,也来到城头,跟谢迁一起看着东去的队伍,不由叹道:“等各处人马抵达宣府,怕要等到七月中旬了,难道会战要在七月底进行?”

  谢迁负手而立,目光深邃:“管他呢,既然陛下主意已定,由得他折腾去……几十万大军云集宣府,至少安全方面不会再有问题,只要圣驾无忧,朝廷也就四平八稳,难有变故!”

  王琼面带忧色,但当谢迁看过来时,努力挤出一丝笑容相对。

  谢迁正色道:“德华,现在三边调离大批人马,更需加紧防御,日后如果再有鞑靼人前来袭扰,不用问出兵与否,只管闭城死守,就算不迎战,朝廷也能理解!”

  王琼不由摇头苦笑,因为现在三边兵力空虚,不需要讨论谈出兵与否的问题,只要不战,那就杜绝了失败的可能。

  沈溪担任三边总制期间,佛郎机炮和火铳基本配发到每个千户所,以至于现在鞑靼人基本不敢接近城塞,但即便如此,鞑靼人依然年年犯边,就在于大明除了守城厉害,到了旷野上就显得很无力。

  王琼本要送亲自谢迁回总督府,不过谢迁摆手示意让王琼先去打理城中防务,自行下了城楼,下面已有马车等候。

  副总兵侯勋出现在王琼身旁,王琼收回目光,再次回头望向东方的地平线,脸上再次浮现浓浓的担忧。

  侯勋行礼后道:“大人,已按照您吩咐加强城防,就算鞑子调集重兵前来攻城,也不会出状况。”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嗯。”

  王琼脸色阴沉,郑重其事地吩咐,“这几天盯好鞑靼人的动向,如果他们继续前来骚扰的话,也不能完全坐视不理,适当派出骑兵出城列阵,做做样子,只要不跟他们正面交锋便可。”

  侯勋琢磨了一下王琼话中之意,诧异地问道:“大人的意思是……虚晃一枪,迷惑鞑子,不让他们知道我们城中防备空虚?”

  王琼斜着瞄了侯勋一眼:“有些事情知道便可,不必揭破!让城头的炮兵配合骑兵,总归不能让鞑子靠近城塞五里内,这件事由你亲自负责,遇到事情直接到总督府跟本官禀报,不需理会其他人吩咐!”

  侯勋只是个副总兵,本来处在出力不讨好的位置上,结果现在总兵和另一个副总兵离开,他由此掌管整个延绥防务,一时间竟有些不太适应。不过他知道听令行事总没错,而且这段时间相处下来,他知道王琼比谢迁更务实,所作安排也更有针对性,当即俯首听命。

  ……

  ……

  各处人马都在有条不紊调往宣府。

  朱厚照自九边抽调人马,再加上他带到张家口堡的卫戍京畿的部队,合计大概三十万之众。

  以前朱厚照觉得开战就得动用百万雄兵,但沈溪解释鞑靼人把所有能上战场的壮丁加在一起也未必能凑够十万,朱厚照便明白三十万规模的会战已经可以决定大明国运。

  在朱厚照看来,以张家口堡为依托,自己统帅三十万大军跟鞑靼人交锋,基本可以保证十成胜算。

  这些天朱厚照不再闭目塞听,也是因为张家口堡守备衙门实在太逼仄,就后院这么块巴掌大的地方,想不跟外界接触都难。

  到这个地步,张苑也终于放弃阻止皇帝跟大臣接触,朱厚照除了晚上仍旧会跟一些女人厮混,平时也会抽出时间跟领兵的大臣见面,私下里还会研究沙盘和军事地图,找来丽妃商议战情。

  朱厚照没带谋臣,或者说他跟那些谋臣有嫌隙,再加上前一段时间对大臣不信任引起军中反弹,使得朱厚照只能从丽妃这里听到些许实话,其实连丽妃也不会真心给朱厚照出谋划策,因为朱厚照脾气古怪,只喜欢听一些称赞的话,又不相信沈溪的计划会成功,让丽妃无可奈何。

  丽妃最终只是帮朱厚照参谋一下在张家口堡举行会战的可能性,没有过多掺和进具体战略的制定,主要是说一些浅显易懂的东西,把敌我双方的情况向皇帝进行分析。就算如此,对朱厚照来说也是受益颇多。

  朱厚照成天嚷嚷御驾亲征,自以为有高人一筹的带兵和作战经验,但其实全都是纸上谈兵,在战略安排上难以面面俱到,甚至到前线他也从来不关心后勤补给以及粮道的问题,这些事全都由王守仁和胡琏等人负责。

  到六月初十,朱厚照做好开战准备。

  当天晚上,朱厚照把张苑、胡琏、王守仁叫来,同时让丽妃在屏风后旁听,终于忍不住要有一番作为。

  当三人抵达时,朱厚照在守备衙门正堂案桌后坐下,简单的君臣之礼行过,朱厚照一摆手:“朕今日叫你们来,是询问一下当前的情况,并准备明天或者后天出兵跟关外的鞑子打一场,让鞑子知道朕的厉害!”

  朱厚照突然没来由要出兵,让张苑、胡琏和王守仁不可思议。

  张苑道:“陛下,现在各军镇兵马尚未调来,此时出兵……是否太过仓促了?还是等兵马齐全,再跟鞑子交战也不迟。”

  胡琏和王守仁虽然没说什么,但大致意思也是如此。

  你这个当皇帝的,兴师动众征调各路人马前来会战,结果大军还在路上,你就自作主张开战,这不是拿大明将士的生命开玩笑吗?

  朱厚照道:“所以朕得先问清楚情况……现在张家口堡周边,大明有多少兵马?”

  这个问题张苑可回答不出来,只能看向一旁的胡琏和王守仁。

  王守仁作为宣大总督,只管本地军务,对全局不了解,这件事只能问名义上的宣府巡抚胡琏。

  胡琏奏禀:“启奏陛下,张家口堡内原有士卒六千,若再加上民夫的话,有万人,加上陛下亲自带领以及后续抵达张家口堡的人马,一共有七万六千余,在保证城塞安稳的前提下,可以调集五万大军出击!”

  朱厚照皱眉:“才五万人?”

  显然皇帝对这个数字不是很满意,张苑察言观色,之前他不支持出兵,是怕冒风险。不过只要大军不入草原,朱厚照不离城塞,是否出兵对他没有多大影响,反正这次交战只是在张家口堡以北的旷野上展开。

  张苑道:“胡大人,之前张家口堡驻兵不过六千,怎么现在轮到要出兵,就要留两万多人驻防?”

  胡琏毫不客气,直接反驳:“六千人马是非战时的驻兵数量,若战时城中兵马数量必然倍增,这样的常识也需要跟张公公您介绍?”

  张苑悻悻然,若说朱厚照对军事的理解属于一知半解,到他这里就属于一窍不通,张苑完全是外行,知道自己无法跟胡琏争辩。

  朱厚照点了点头:“现在城外鞑靼兵马至少有五六万人之众,若只能动用五万大军,那出兵之事确实应该好好斟酌一下。”

  胡琏忍不住要把城外鞑靼人的真实情况说明,王守仁察觉胡琏异动,先一步出面:“陛下,如今鞑靼兵马在关外骚扰,每日边塞烽火不断,扰得百姓不得安宁,的确到了我军出兵迎头痛击以振奋军民军心士气的时候……”

  朱厚照显得很兴奋:“王卿家也认为朕的想法很好是吧?朕确实觉得不该让那些鞑子再撒野下去,朕几次到城头,都看到鞑子踪迹,他们就在城外五六里到十里左右的区域转悠,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还以为朕好欺负!”

  胡琏和王守仁都不由皱眉,皇帝这番话太像小孩子发脾气了,让人听了心里不是个滋味。

  张苑道:“陛下出兵事关重大,得好好斟酌才是……”

  之前张苑觉得出兵没有任何问题,但现在王守仁主动提请出城作战,他便觉得其中有什么阴谋,总之是敌人赞成的事情就一定要反对,这便是张苑现在秉承的官场哲理。

  朱厚照一摆手:“既然出动人马数量不多,就以机动性较强的骑兵为主吧……先出兵三万试试,如果鞑子把所有兵马调过来应战,朕再做安排,一定要让他们知道朕不是好惹的!”

  皇帝这话完全就是小孩子掐架,王守仁和胡琏都觉得太不靠谱了,但相视一眼后依然保持沉默。

  胡琏本来意见很大,但王守仁主张出兵,作为盟友在没思量清楚前他也只好同意。

  朱厚照晚上还有别的节目,摆手让几人退下,等人走后,丽妃在小拧子的陪伴下走出屏风。

  “丽妃,你觉得朕刚才说得怎么样?朕要振奋将士军心士气,让他们跟朕一道取得一场辉煌的大捷!”

  朱厚照非常兴奋,就像个孩子一般雀跃表功。

  丽妃心里一阵哀叹:“这不就是个孩子吗?”

  想到自己所托非人,居然向一个有着童心的少年求得宠信,以她成熟且野心勃勃的心态而言很难接受,不过她非常善于自我开解,随即想到,眼前可是九五之尊,天下之主,更重要的是眼前之人的儿子能继承大明江山社稷,瞬间丽妃便感觉自己没那么大的抵触情绪。

  丽妃笑道:“陛下运筹帷幄,深得兵法精髓,王大人对陛下策略也是十分认可,不过……张公公和胡大人却似乎保留意见。”

  朱厚照稍微琢磨一下,点头道:“丽妃你不说朕还没记起来,张苑这狗东西的确想反对,他就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奴才,朕从来不会把他的意见当作参考……丽妃,后天一清早,你换上戎装,跟朕一起到城头观战如何?”

  丽妃心里直打怵,很不想以身犯险,这场战事跟她本来就没多大关系,不过她还是装出一副开心的模样:“陛下要亲自督战,妾身自然要陪伴陛下左右,护驾君侧。”

  “呵呵,爱妃你可真是忠心耿耿,朕就喜欢你这样有见识的巾帼英雄,可惜你不是男儿身,不能陪朕疆场杀敌,不过陪朕一起看到一场胜利,也是你的荣幸了!”朱厚照覥着脸说道。

  丽妃心里一阵厌恶,但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恭敬行礼,领受朱厚照的好意。

  朱厚照对旁边的小拧子道:“小拧子,你赶紧安排銮驾事宜,朕后天要上城头观战,不能出什么差错,至于前期情报工作务必做好,要把鞑子兵马动向调查清楚,朕不想打没准备的仗!”

  朱厚照对军事本就一知半解,安排的差事更是让小拧子摸不着头脑。

  “调查情报,不该由胡大人和王大人负责吗?怎么让我去做?我哪里有本事去调查鞑子动向?”

  虽然小拧子觉得朱厚照的安排非常不靠谱,但还是老实领命:“是,陛下。”

  朱厚照兴致很高,把丽妃揽在怀中,道:“丽妃,距离开战还有两天,朕要好好放松一下,等时间一到朕就会非常忙碌,这两天你把节目尽量安排得精彩一些,朕觉得你近来越来越会办事了……”

  ……

  ……

  胡琏和王守仁离开守备衙门,赶往张家口堡城北的营地,直接到了胡琏的军帐前。

  下马车进入帐中,把所有人屏退后,胡琏问道:“伯安你为何突然支持陛下出兵?你明知道现在城内准备不足,此时出兵一定会出现各种问题,各路人马间也缺乏配合……”

  胡琏在军中很久,知道他手下带的都是什么兵。

  本来就是从各地征调京城换戍的人马,其中湖广、江西、广东等地曾跟随沈溪打仗的精锐,现在已经跟着沈溪出征草原去了,剩下的被他带着到宣府来,各地官兵语言不通,再加上带兵将领分属不同布政使司,骤然糅合到一起,为了利益开始争夺不休。

  如此一来胡琏便意识到,手下根本是一群酒囊饭袋,上不了台面,更别说是正面跟鞑靼人交战。

  王守仁道:“重器兄之前不是查清楚了,其实关外的鞑靼兵马不过一万上下,甚至有可能连一万都不到?”

  胡琏皱眉:“伯安你的意思,是让我军主动出击,试探敌人的虚实?”

  王守仁摇头:“试探虚实就不必了,其实以在下这些天的观察来看,宣府周边鞑靼人马的数量跟重器兄查到的情况基本一致,而且这些人马并非鞑靼精锐,也就是说,其中很多人马都只是被达延部拉来壮声势的中小部落人马,根本不可能与我军五万兵马形成胶着之势。”

  “所以呢?”

  胡琏有些跟不上王守仁的思维。

  王守仁显得很坚定:“在下就是想以这种方式让陛下意识到,其实当前的鞑靼兵马并没有多少,等鞑靼人溃败,陛下便会意识到,其实宣府一线鞑靼人马是鞑靼人用来牵制我中军,不让我们出兵的散兵游勇,真正的主战场在旁处!”

  胡琏这才明白王守仁的良苦用心。

  胡琏叹道:“倒是可行,不过如此是否太过冒险?要知道现在宣府周边鞑靼骑兵数量不少,就算不是达延部精锐,但鞑靼人自小在马背上长大,个人战力毋庸置疑,若一战不下,怕是对陛下龙威有损。”

  王守仁问道:“重器兄认为,是陛下的威严重要,还是最后的胜利重要?”

  胡琏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答。

  仔细想了一下王守仁的话,现在皇帝被奸佞欺瞒利用,再加上鞑靼人牵制,宣府这边迟迟不出兵,使得沈溪一路人马陷入险地……

  最后胡琏叹息:“既然陛下已做出决定,为人臣子,自然要听从陛下御旨办事,唉!希望这场战事能一切顺利,既能打退鞑靼人,又能让陛下看清楚局势……不过,我这心里还是很担心哪!”

  王守仁笑道:“没什么可担心的,若重器兄实在不想领兵出征,后天战事就交给在下负责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