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二一九二章 命贵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午时过去,炙日灼烧着一切,一阵风吹来,热浪席卷,火烧火燎,让人连呼吸都难受起来,城外严阵以待的大明官兵因中暑而被抬走的人不在少数。

    一直到太阳西斜,随着一片片云朵飘来,天地慢慢变得暗淡下来,炎热稍微消减些,到后来乌云密布,竟然慢慢开始下雨。

    雨势越来越大,旷野中无处藏身的大明官兵在大雨中淋成了落汤鸡,刚开始感觉通体舒泰,但久了却又觉得透心凉。

    城门楼二楼上的朱厚照已靠着椅背睡了一觉,等他醒来时,外面的豪雨仍旧没有停止的迹象。

    “陛下,不如您早些回去休息?”张苑过去小心翼翼劝道。

    朱厚照打了个哈欠,往四周扫了一眼,发现身边熟悉的面庞已不多,此前王守仁等人还守在皇帝身边听候命令,不过随着时间推移,朱厚照鼾声响起,短时间内没有醒转的迹象,于是纷纷均按捺不住下楼去了。

    “外面怎么回事?竟然下起雨来了!对了,前线打胜仗了吗?”

    张苑回禀:“还没有消息传来……城外列阵的步兵正在等候中,这大雨没有停歇的迹象,是否先把人调回来?”

    朱厚照显得很固执:“怎能轻易把步兵调回来?他们还要掩护骑兵行动,先撤退算怎么回事……朕的安排不是你这样的奴才可以随便更改的,让王卿家和胡卿家等人上来,朕有事问他们。”

    张苑被朱厚照轻视,心里很不自在,但还是恭敬领命,就在他准备退下去找王守仁和胡琏时,突然城外一阵兵荒马乱,张苑凑到露台前往远处看了看,因雨势太大,能见度不高,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

    朱厚照也听到外面传来的声响,整了整衣冠,然后拿着望远镜来到张苑身边,向远处看去。

    雨雾朦胧,即便是用望远镜看城外的情况,也依然一片迷糊。

    就在朱厚照抓耳挠腮时,胡琏和王守仁匆忙进入城楼,“噔噔噔”上到二楼,径直到了朱厚照跟前。

    王守仁行礼后道:“陛下,从前线传来战报,我军骑兵跟鞑靼骑兵在城北四十里之地开战,鞑子先是从营地出兵迎击,然后周边不断有鞑子援军杀来,我骑兵与鞑子激战,目前战局处于胶着状态。”

    “当真?”朱厚照听说后没有丝毫担心,反而眼睛圆睁,似乎眼前的战报正是他一直期盼出现的境况。

    张苑紧张地问道:“现在战果如何?”

    对张苑来说,怎么打的不重要,只关心最后的结果。

    朱厚照手一伸,将张苑扒拉到身后去,再道:“既然战局尚处于胶着状态,那还等什么?快把步兵调上去,这一战不容有失!”

    王守仁道:“陛下,我军出击的骑兵只有五千,若鞑靼倾尽全力跟我军交战,恐怕战局于我军不利。城外步兵长久在城外列阵,锐气和精力都大幅下降,如今适逢大雨,若让步兵再急行军三十余里参战,恐怕难以发挥本身战力之十一。若我骑兵撤退,鞑靼人趁机掩杀,猝不及防之下,步兵不知要死多少!”

    朱厚照皱眉:“你这话什么意思?就不管了?”

    胡琏道:“目前我骑兵与步兵脱节严重,步兵要赶到战场,起码得一个时辰,届时前方战局已定……以之前情报看,鞑靼派出迎战的骑兵数量,跟我军大致相当,再加上从边塞各地逐步回撤的鞑靼兵马,要不了多久数量就可能在我军一倍以上。”

    朱厚照暴跳如雷:“什么?鞑子数量比咱们多一倍?不是说朝廷的军队数量上不落下风吗,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王守仁提醒道:“陛下,兵马数量包括了步兵和骑兵,此番追击鞑靼人的骑兵本来就只有五千之数。”

    经王守仁提醒,朱厚照猛然记起,其实此番出兵数量并不多,计划中的五万更是以步兵为主,机动性远不及骑兵,鞑靼回撤,步兵不能深入,只能派骑兵追击,结果前后脱节,无法形成呼应,终于酿成当前不利的局面。

    当然朱厚照不会承认眼前一切都是他调度无方造成的,当即道:“既然步兵无法发挥作用,外面雨又这么大,干脆撤回城来,同时也避免堵塞骑兵回撤之路!”

    张苑诧异地问道:“陛下,大明骑兵还未跟鞑子分出胜负,调步兵回来作何?留人马在外,至少能壮壮声势,让鞑子不敢轻易靠近!”

    在张苑看来,鞑靼人只有一万左右,明军数倍于敌,就算骑兵对垒吃亏,但只要和步兵汇合,结成军阵对敌,明军依然可以占据上风。

    所以他想把步兵留在城外,如此就算骑兵吃了败仗,最后也可以“反败为胜”。

    朱厚照气恼地道:“不懂就别瞎说,现在城外带兵的人又不是沈先生,他们能正面抗击鞑子铁骑冲击?胡卿家已说了,鞑子援兵不断,我骑兵会逐步处在不利位置,由于传递消息有一定延滞,说不一定此刻前方已败战。朝廷兵马正在集结中,这次不过只是试探性出击,何必非把老底赔掉?”

    张苑很着急,心想:“陛下这是怎么了?之前他可不是这意思,怎么现在率先打起了退堂鼓?”

    胡琏领命:“微臣这就去安排撤兵事宜!”

    朱厚照重重点头,胡琏随即下城楼而去,如此一来城内城外再次热闹起来。

    城门重新打开后,城外列阵的步兵分批回撤,也就在同时,前线更多的消息传来,每条消息都对大明不利。

    朱厚照听到后一阵头疼,问道:“怎么回事?鞑子为何援兵源源不断?大明骑兵与鞑子交手不到一刻钟,就全线崩溃,这也太不经打了吧!”

    张苑把听来的消息告知:“陛下,听斥候回报,鞑子领兵的是他们汗部的三王子,此人骁勇善战,咱们的人马刚开始还能与鞑子打个有来有往,结果他突然领兵出现,从中间位置把我骑兵分成前后两段,相互间难以呼应,很快便全线崩溃……这会溃兵儿正在往张家口堡撤退。”

    朱厚照紧张地问道:“城外步兵都回城了吗?”

    王守仁回道:“正有序撤退!”

    “赶紧撤!”

    朱厚照催促道,“既然前线吃了败仗,巩固城防才是正理,决不能让张家口堡有任何危机……朕还在这里呢!”

    突然间,朱厚照紧张起来,当知道对方带兵的是什么汗部王子,再加上鞑靼人来势汹汹,城外人马未及撤回城内,而城内兵马不多,朱厚照当然怕城塞有失,他这个皇帝被鞑靼人俘虏,步他祖宗的后尘。

    就在朱厚照心慌意乱,手足无措时,王守仁则镇定自若,行事有条不紊,无论谁上来请命,王守仁都能适当做出调派,根本不需要请示皇帝。

    朱厚照这会儿也似乎对自己的指挥能力信心不足,放权让王守仁调遣三军。

    “陛下,远处有骑兵往这边来了。”

    小拧子拿着朱厚照的望远镜在露台边缘看远处的情况,察觉到异状后,紧忙朝内喊道。

    朱厚照疾步冲了过去,一把将望远镜夺到手中,望着远处半晌,倒吸了口凉气:“骑兵还真退回来了,看架势好像是败了……赶紧让城门洞里的步兵进城,然后让开位置,让骑兵先回城!”

    王守仁道:“陛下不必担心,城头有佛郎机炮严阵以待,鞑靼人不敢随便接近城池。”

    张苑埋怨道:“王大人,你可真会说风凉话,火器在下雨天能随便用吗?就算点燃引线怕也会被水浇灭吧?”

    “对,对!”

    朱厚照被张苑提醒,忽然记起什么,“先期回来的骑兵,能进城就进城,后面逃回来的就别管了,务必把城门守好,张家口堡不容有失!”

    在这种城塞随时可能会出现危险的关头,朱厚照已顾不上那些骑兵的死活,更在意自身安危,他怕鞑靼人杀进城来让自己做俘虏或者当个冤死鬼,宁可牺牲那些出击后徒劳无功的骑兵。

    王守仁道:“陛下,不可,以如今回撤之势看,骑兵队形并不散乱,显然是撤到中途重新排过阵型,尚有一战之力!兵马完全有机会悉数退回城内,避免产生更大折损。”

    张苑呵斥道:“王大人,到底是那些士兵的生命重要,还是陛下安危重要?”

    这种关键时刻,张苑也怕得要死,之前还是一副雄心壮志要打胜仗,但突然鞑靼人杀来,朱厚照和张苑便以自身的利益为最先考量,再也股不得其他。

    好在此时朱厚照多少保持理智,走到露台前,再次拿望远镜向远处看了看:“对,骑兵回撤还算整齐,赶紧让步兵进城,城外有护城河,实在不行的话,就拿火炮轰他娘的……王卿家,下雨时火炮能用吗?”

    王守仁显得很确定:“可以!火炮大多安置在角楼内,不惧风雨!”

    朱厚照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道:“这就好,这就好,能用火炮还怕个鸟啊?让人把火炮架起来,看到那些鞑子冲过来就开炮……朕倒要瞧瞧他们是否敢攻城!”

    随着城外瓮城内士兵挤成一团,终于出现踩踏的状况,后续骑兵抵达城下,急于逃命也开始挤开步兵往瓮城冲,谁都知道只有回城才能保住一条命,一旦城门关闭,就要留下来跟鞑子死战。

    后续人马数量众多,大多都是惊弓之鸟,一看就没了之前出征时的英姿,而后续鞑靼人的追兵也终于杀来。

    “陛下,鞑子来了,鞑子来了!”张苑非常紧张,指着远处四五里外的鞑靼骑兵蹦起来。

    朱厚照紧张地道:“王卿家,让火炮准备好,若是鞑子敢接近,就放炮!如果实在不行,先把城门关闭!”

    到了最后关头,朱厚照又犹豫了,他不能确定鞑靼人是否会趁着明军蜂拥进城时跟随在后发起攻城,所以给王守仁下达一个酌情考量的旨意,要是不能确保城防安全,便关闭城门,牺牲那些尚未进城的官兵。

    王守仁显得很自信:“陛下请放心,鞑靼人绝对不敢靠近城池,微臣这就前往炮兵阵地做准备!”

    朱厚照本不想让王守仁这样知兵的人离开,不过眼下他已无更好的选择,毕竟胡琏已先一步去城下协调人马进城。

    “王卿家,现在全靠你了!”

    到了此等危急时刻,朱厚照才想起到底谁有本事,用一种信任的目光凝视王守仁,目送其离开。

    张苑嘴上嘟哝:“这王伯安,愈发没个规矩,在陛下面前也敢转身就走,看咱家回头不参他一本!”

    在胡琏和王守仁协调下,大明兵马悉数撤回张家口堡,即便在中间因为拥挤和踩踏死伤不少,但至少未酿成城塞失守的恶果。

    鞑靼两次试图派兵攻打城塞,尾随大明撤退兵马进城,都被城头的明军火炮压制,最后雨势渐歇,明军龙骑兵甚至发起反击,毙敌百骑……乃是在胡琏策划下完成,此战唯一的战果也是由胡琏调度人马取得。

    眼看着明朝人马全都进城,城门关闭,鞑靼人自觉撤出城塞十里外驻扎,这次战事算是告一段落。

    明军先是大败,最后关头取得一点小战果,最终依然是个惨败。

    朱厚照在一种紧张和不安的情绪中回到守备衙门,随即这次战事的相关人员便赶到这里来“请罪”,其中包括胡琏和王守仁,同时还有诸多领军出征的军中将领,其中罪过最大的理所当然是被朱厚照强迫赶去领兵的宣府总兵白玉。

    因为朱厚照受到惊吓,加之早晨和中午都没吃饭,到后院便躺下了,以至于那些来请罪的人只能在正院内跪成一排。

    张苑心中也有些惴惴不安,不过他还算淡定,在他看来,这次战事他没有过多出面,最多只是在朱厚照耳边吹了一些风,主要责任不在他身上,这也是值得庆幸的地方。

    张苑心道:“还好这次没主动承揽指挥人马重责……话又说回来,就算我要指挥三军陛下也不会同意,现在出了问题怎么都赖不到我头上。这样最好,有功劳我可以拿大头,出了过错我则可以躲到一边。”

    过了许久,小拧子从后院出来,脸色间异常沮丧:“诸位大人,陛下说头疼欲裂,要先休息一下,诸位先请回吧……等明日陛下会过问军情。”

    王守仁道:“拧公公,请跟陛下请旨,如今鞑靼人马驻扎城外,且防备空虚,乃是出兵袭击良机。”

    小拧子没说什么,张苑已指责道:“王大人,你是疯了吗?还是说你觉得之前的失败还不够?此番正是王大人主张出兵,结果却出了状况,你是想将功补过?就怕你夜袭鞑子营地不会取得功劳,反而会葬送更多大明将士!”

    王守仁瞪了张苑一眼,目光中满是气愤。

    小拧子说和:“两位莫要争吵,陛下今日的确无心过问军情,至于王大人所说,陛下不会恩准,请回吧!”

    到这会儿,除了王守仁和胡琏还会考虑战局整体得失,其他人都想明哲保身,没人愿意再出兵。

    张苑随即便跟小拧子往里去,想要跟朱厚照吹吹风,把自己撇开。

    小拧子伸手阻拦:“张公公请留步,陛下明言,今日参与战事之人,一律不得觐见,若谁敢违背,以军法处置……请张公公不要让小的为难。”

    张苑一怔,随即意识到,朱厚照连他一起给猜忌上了。

    张苑恼火地一甩袖,随王守仁等人一道出了守备衙门。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