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二一九三章 胜负颠倒
  王守仁和胡琏出了守备衙门,胡琏愤愤不平:“正午时我就发现情况不对,主张撤兵,张苑却坚持追击,最后蛊惑陛下成功,终于酿成之后的惨败,他却不背负任何责任,还想让我们担责!”

  王守仁叹道:“也是我思虑不周,以为鞑靼兵马不足,不会强行接战,结果鞑靼人却鬼使神差派兵来跟我军交锋。重器兄,你可有算出军中损失?”

  问及痛处,胡琏显得很无奈,“出兵五千,折损士兵一千二百多人,马匹……两千余……至于城塞下还有诸多死伤,尚未统计清楚……”

  “唉!”

  听到如此大的损失,王守仁不由叹气。

  这次失败必然有人要承担责任,而朱厚照作为皇帝肯定不会让自己背锅,如此一来谁都有可能成为替罪羔羊。

  胡琏又道:“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最后反击杀伤鞑靼人约有四百余,之前骑兵交锋时杀敌也有六七百之数,可惜尸首未带回来,所以这个数字有待商榷!”

  大明军功,始终要见到首级,现在回来的将士禀报说杀了那么多敌人,但尸体和头颅全都没带回,什么证物都没有,如此一来数字只存在于口头上。

  王守仁抬头看了看天色,此时已是黄昏时分,虽然雨早停了,但依然乌云密布,当下叹道:“却不知这次有多少人为此担责,重器兄,你我……”

  胡琏道:“责任我们共同承担,回去我就上疏跟陛下请罪,明日陛下不是要接见臣僚?到时候大不了请辞归乡……”

  王守仁本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显然不觉得一个请辞就能解决问题。

  二人正要离开,却见前面过来几人,远远地被他们的侍卫给拦住了。

  “谁?”

  王守仁问了一句。

  等定睛看清楚,才发现来人中为首那个是朱厚照最近很宠信的宣府副总兵许泰,许泰得到放行后过来,恭敬地行了个礼:“两位大人,末将有事启奏。”

  “什么事?”

  王守仁跟胡琏对视一眼,没猜出许泰前来拜访的目的。

  许泰道:“末将要跟两位大人参劾宣府总兵白玉,他平时便仗势欺人,欺压军中良善,非法侵占官兵军饷,之前领兵出城更是临阵脱逃,导致兵马群龙无首,终于迎来一场惨败!若让他继续留在军中而不治罪,会让将士离心离德……”

  王守仁大概听明白许泰的意思,这次朝廷不是要找替罪羔羊吗?主要责任应该由领兵的白玉来承担,如此方方面面都好交代。

  作为白玉的下属,许泰抢先来告白玉的刁状,意思是要跟白玉划清关系,同时也有取而代之的意思。

  当然许泰也可以去找张苑参劾白玉,但问题是白玉是张苑的人,再加上朱厚照要听身边人和军中两方意见,所以便来找王守仁和胡琏参奏,以往一举奏功。

  王守仁道:“回去再详谈,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说完,一行人往中军辕门而去。

  ……

  ……

  朱厚照从城头上下来,惊魂未定,以至于连接见军将和官员的心都没了,回到守备衙门时,整个人还在回想之前城头上的遭遇。

  朱厚照念叨:“若是迟一步,那些鞑子杀进城来,可能朕就要当太上皇了!”

  丽妃一直守在旁边,看着朱厚照的反应,多少体会出小皇帝之前的紧张,不过她又有些可怜眼前的少年,说是有多少雄心壮志,但到了危急时刻就原形毕露。

  “陛下,这不怪您,都是白总兵领兵交战不力!”丽妃道。

  朱厚照一摆手:“丽妃,话不能这么说,朕调度不当才是关键,当时王卿家和胡卿家都劝说朕不要追击,可是朕觉得不追击无功而返会让朕颜面扫地,才做出错误决定,其实……唉!最该怪罪的人是朕。”

  皇帝这番话,让丽妃觉得难能可贵,面对失败居然主动承担责任,说明小皇帝至少有担当。

  可惜的是朱厚照这番话不会在公开场合说,只是在自己的妃子面前说说罢了,最后的责任人还是要在官员和将领中选定。

  丽妃道:“陛下,总归最后还是取得胜利,王大人亲临角楼,督促炮兵作战,胡大人又指挥火枪骑兵反击,把猝不及防的鞑子打死不少。”

  朱厚照叹息道:“鞑子或许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如果当时不是王卿家运筹帷幄的话,指不定会出现怎样的恶果……哎呀,朕不知为何突然这么疲累,头痛欲裂不说,眼皮子还打架,不行,我得先上床休息!”

  恰好这时小拧子从外面进来,禀告道:“陛下,已按照您的吩咐对那些大人说过了,他们各自回了。”

  朱厚照道:“人都走了吗?这样也好,希望他们没有怪责朕。”

  小拧子想了下,道:“不过白总兵仍旧跪在守备衙门前院,似乎是在向陛下请罪。”

  朱厚照恼火道:“朕让他们走,自然也包括他在内,为何要留下来?真是烦人!有什么事,等明天再说吧。”

  以朱厚照的性格,遇到问题总想逃避,最省心的是眼不见心不烦。

  就在小拧子准备出去传命时,丽妃突然道:“陛下不可!”

  “爱妃,朕乏了,你就算想说什么也等明天再说可好?”朱厚照对丽妃没了耐心,忍不住出言怨责。

  丽妃摇头:“陛下,就算忤逆您,妾身也要说,这位白总兵领兵交战,吃了败仗归来,本来就该被夺去职位,若他继续留任,又知明日会被追罪,今天夜里指不定会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来!”

  朱厚照皱眉:“朕又没说要怪罪他,朕都说了,这次最大的责任人是朕。”

  “但陛下没接见臣子,没对他们说明,这位白总兵又怎会知晓?”丽妃道,“这位白总兵,定会在心中猜测,认为明日陛下就会定他的死罪……这才是最危险的事情!”

  朱厚照问道:“那爱妃你觉得当如何?”

  丽妃道:“既然他主动领罪,若陛下不闻不问,会让军中上下以为陛下不能做到赏罚分明,所以……该发配还是要发配!”

  ……

  ……

  无论朱厚照多有担当,最终还是要找替罪羊,这个人正是亲自领兵出城交战的宣府总兵白玉。

  朱厚照降罪的理由很简单,连你自己都知道有罪,也知道朕要降罪,那朕为何要对你法外开恩?

  如果对你不加惩戒,回去后你狼心狗肺要报复朕,那朕不是要置身险境?

  当白玉被拿下,交由锦衣卫侦讯时,所有人都知道,这次战败最大的责任人找到了。

  白玉领兵出征,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按理不需要承担战略决策失误的责任,但原本需要负最大责任的皇帝要找人来帮他背锅,如是奈何?

  张苑在守备衙门旁的院子里得知白玉被捉拿归案的消息,对他来说触动不小,良久身体依然颤抖个不停,倒不是生气,而是害怕。

  此时张苑身边只有许泰和臧贤,他的反应尽数落在二人眼中。

  “公公?”

  许泰不明就里,以为张苑因愤怒而要怪责谁,出言问询。

  张苑只能用一种霸道的口吻掩饰内心不安的情绪,怒道:“之前不是调查清楚了,说城外鞑子兵马不多,怎么突然出现那么多鞑子,而且还是一个王子领兵……这军中上下都是吃干饭的不成?”

  许泰望了眼臧贤。

  此时臧贤一副老神在在的神态,显然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许泰有些无奈,明白张苑是对他发火,只得勉为其难道:“公公,调查情报之事并非末将负责,到底谁在公公您跟前胡说八道,只要稍微查一查就清楚了,那人一定是鞑子细作!”

  张苑未置可否,再次打量臧贤,但他这位智囊依然没有说话的意思,当即恼火地道:“一定要查清楚,咱家要知道是谁在传假消息,再者要弄清楚城外鞑子有多少人……”

  “卑职领命!”

  许泰不想在张苑这里待太久,赶紧领命离开。

  等人走后,臧贤若有所思地问了一句:“公公相信这位许副将?”

  “什么意思?”张苑皱眉。

  臧贤道:“以小人所知,适才许副将离开守备衙门后,先去见过王大人和胡大人,说是检举白总兵图谋不轨,过后才来公公这里,在公公面前没提半个字……他心中偏向谁,难道公公看不出来?”

  张苑皱眉,开始思索臧贤所言。

  臧贤继续道:“现在白总兵已被陛下查办,就算不死,职位也将不保,那下一步谁更有机会当上宣府总兵?”

  张苑道:“你是说姓许的吃里扒外?”

  臧贤点了点头:“许副将接近公公,不过是想以公公为跳板,有机会接触陛下,现在他心愿达成,陛下对他信任有加,时常带在身边参谋军机,便不觉得公公有多重要了。如今他去接近王大人和胡大人,用意非常明显,就是要靠两位掌兵大臣支持,更进一步!”

  张苑脸色漆黑:“这小子,之前看不出他竟如此狼心狗肺,咱家把他引荐到陛下跟前,他不感恩图报,还没等过河就开始拆桥了?”

  臧贤道:“以小人所查,其实城外鞑靼兵马并不太多,此番乃是鞑靼三王子带几千精骑突然杀至,白总兵猝不及防才遭致大败……这个鞑靼三王子不懂见好就收,试着攻城,结果折损不少人马,咱们才算挽回一些颜面,不然的话就是场彻头彻尾的大败。”

  “你的意思……”张苑眉头皱起,显得非常疑惑。

  臧贤笑道:“陛下现在心情不佳,为何不以延绥那一战为例,变大败为小胜,宣传一下陛下的丰功伟绩呢?”

  张苑眼前一亮:“你想让咱家把黑的说成白的,向陛下报捷表功,以此振奋城中将士军心,鼓舞那些不明就里的百姓士气?”

  臧贤再次点头:“真正上城头目睹战况的人不多,再者就算站在城头上,看到的也是最后的反击战,鞑靼人丢下几百具尸体后狼狈逃走,至于城北四十里外发生的那次战事,有谁知道详情?回头鞑靼人一定会把尸体收走,咱们就算定个诱敌深入然后挫败强敌,不也说得过去?”

  之前张苑满是担心,但仔细思量后便明白臧贤所言极为高明,情绪转而变得振奋:“就这么办,咱家即刻去面圣,跟陛下把话说清楚,让陛下高兴高兴!”

  ……

  ……

  张苑心急火燎去守备衙门,但跟之前一样,依然被拒之门外。

  张苑急道:“咱家有紧急军情告知陛下,若传达不及时致城池失守你们担待得起吗?就算你们不敢放行,也该进去通传一声才是!”

  长久在朱厚照身边做事,张苑明白一个道理,要想面圣先把问题往大了说,总归朱厚照对下人还算仁慈,就算事后知道不符实情基本也不会降罪。

  侍卫不敢怠慢,赶紧进去通传,再由小拧子告知刚刚醒转的朱厚照,然后朱厚照让小拧子出去迎张苑入内。

  路上小拧子问道:“张公公,鞑子卷土重来了?”

  张苑没有回答,那不屑一顾的神色好似在说,这种事也是你这样的奴才能过问的?

  进到里面,朱厚照已在用晚膳。

  处理完白玉,又眯了一觉,朱厚照的心情好了许多,毕竟找到替罪羊,摇摇欲坠的城池如今也是固若金汤,朱厚照恢复了以往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

  “鞑子什么情况?又杀到城下来了?”朱厚照的问题跟小拧子基本相同。

  张苑看了看旁边的丽妃,又看看小拧子,意思是说话不方便。

  朱厚照察觉到张苑那怪异的目光,一摆手,丽妃和小拧子识相离开。

  等房间内只剩下朱厚照和张苑后,张苑才凑上前道:“陛下,老奴是来恭喜陛下的。”

  朱厚照皱眉:“你是诚心消遣朕是吧?今天有喜事么?大明官兵折损巨大不说,还差点连城池都丢了,朕也险些出意外,你是说朕没死值得庆贺是吗?”

  张苑多少有些尴尬,但还是硬着头皮,把之前臧贤说的那些话用自己的言语说出来,“……陛下,这一战是以小败诱敌,把鞑子引到城下,伺机反击,然后取得大胜啊!”

  朱厚照的脸色更加难看,喝道:“张苑,这种鬼话你都说得出来,你是想让朕当个不负责任、空口说白话的昏君吗?”

  张苑“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陛下,老奴也是为您颜面,还有三军将士军心思量!想之前那场失败,距离城塞太远,除了当事者外,有谁会知道具体战况如何?倒是在城墙下,咱们的火枪兵和火炮大发神威,毙敌数百,又伤了鞑子不少人,这可是有目共睹的事情,这比之前延绥的捷报更有说服力!”

  虽然张苑所说的话非常不靠谱,朱厚照听起来也心烦意乱,却没有出言驳斥。

  在不计损失的情况下,这一战大明取得的“战果”的确是要比之前延绥那一战大多了。

  但问题在于明朝自身损失数倍于敌,这种战果根本就是自欺欺人。

  张苑仍旧不屈不挠:“就算那些出征骑兵知道情况,也不敢随便张扬,他们领到赏钱就会闭嘴,能活着回来已是万幸,还有赏赐,他们谁敢乱说话?至于白总兵那边,也请陛下饶他一次,暂时将他的权力架空便可,至于领兵重任可交由胡大人和王大人,如今陛下不急着出兵,等各路人马齐聚张家口堡后,咱们再杀出去,把场子找回来!”

  张苑虽然识字,但文化造诣不深,说出来的话粗鄙却浅显易懂,入朱厚照之耳倒是非常中肯。

  朱厚照把手里的筷子放下,用怀疑的目光望着张苑:“这样做……真的可行?朕担心王卿家和胡卿家他们会反对。”

  “这怎么可能?”张苑道,“出师不利,责任谁都有,这一战还是王大人和胡大人力主推行的呢,说责任,他们责无旁贷,现在陛下不追究已算法外开恩,还给他们奖赏,他们疯了才会把实情说出来?再者说了,他们也要考虑军心和民心稳定,若他们敢胡言乱语,说明他们不是忠臣,为了自己所谓的节操和名誉,连大明朝廷的根本利益都置之不顾,这种臣子要来何用?”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朱厚照挠了挠头,之前他还苦恼不已,被张苑如此一开解,瞬间就想开了。

  “你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并非朕好大喜功,朕也知道这次我们失败了,不过朕为了军民士气考虑,嘉奖那些有功将士并不为过。”

  “对啊,对啊。”张苑兴高采烈道。

  朱厚照点了点头:“这件事朕不想就此决定下来,你先去跟王卿家和胡卿家商讨一下,让他们上个请功奏本,然后朕再做决定!”

  “嗯?”

  张苑一时间不明白,为何要王守仁和胡琏上请功奏疏。

  不过随即张苑就醒悟过来,朱厚照这是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不欲以自己的名义行黑白颠倒之事,而是让王守仁和胡琏来当这个罪人,这样事后他可以推说不知情。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