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二一九四章 联名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张苑领了皇命出来,当即去见王守仁和胡琏。

    此时胡琏已回到城北的中军营地,张苑略一琢磨,决定先去见资历老一些在他看来更好说话的王守仁。

    王守仁在城中也没有专门衙门,只是在城南大营以军帐作为自己的临时衙所,得知张苑前来,王守仁并不觉得有多意外。

    夜色凝重,王守仁亲自出营迎接,张苑脸上带着一付生冷勿近的漠然,见到王守仁后轻哼一声,好似眼前的宣大总督开罪了他一样。

    王守仁没有在外面谈话的意思,直接带着张苑进到自己的帐篷,还未及见礼,张苑便已开始声讨般叱问:“请问对于此战,王大人觉得自己应该承担多大的罪责?”

    上来便问罪,王守仁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

    王守仁虽然不及胡琏年长,但在朝中资历却深多了,再加上他出自官宦世家,对于官场的规矩远比一般人明了透彻。因此,他并未主动揽责,神色波澜不惊地回道:“该多少便多少罢!若张公公前来兴师问罪,只管将陛下的御旨说明,在下绝不会推搪。”

    张苑有些惊异地望着王守仁,但见对方桀骜难驯,突然心里来了一股火,喝道:“此番出战,乃是王大人力主促成,如今出了状况,王大人你实在没理由开脱,只是现在尚不到问罪时,毕竟这一战尚未有最后定论!”

    “没有定论?”

    王守仁皱眉问道:“莫非陛下又有了新的出兵计划?”

    张苑走到帅案前,堂而皇之地坐在属于王守仁的位子上,手里摆弄着帅案上摆放着的一方镇纸,摇摇头道:“出兵是不可能了,陛下没理由在士气如此低迷时轻言出兵,为今之计,是要等各路人马齐聚之后,再说出塞与鞑靼人决战的事情。”

    王守仁看着张苑,并不主动接茬,他算是看明白了,这位司礼监掌印是带着目的而来,只是他暂时没看懂对方在这里东拉西扯有何用意。

    张苑道:“责任该是谁的就是谁的,白总兵已为他的带兵出征失败承担了罪责,不过目前此次战事胜负不明,陛下不好归罪,只能暂时将白总兵的职位褫夺,让他好好反省几天,然后再以最终战果定夺!”

    听到这里,王守仁忽然明白对方的意思,张苑一再表示战事胜负不明,说明皇帝不想将这次的失败搞得人尽皆知,更很可能要为此番失利找理由开脱。

    对于京官和内陆任职的官员来说,或许对于这种虚报战果的情况不太了解,以前王守仁也不明白其中的弯弯道道,不过如今他已在西北官场混迹了几年,对于什么都门清,暗自揣摩道:

    “连之前延绥一战出击失败,都能被朝廷宣扬成一场大捷,此番还是陛下亲自披挂上阵,又怎会轻言失败?其实最初不惩罚领兵的白玉而想将事情拖到明日,便是陛下想把事情拧过来吧?”

    张苑见王守仁不言不语,当即恼火地问道:“王大人对此便不做任何评述?”

    王守仁道:“此番出战失败,本官自然有责,如今陛下有何决定,本官听着便是,哪里有资格评述?”

    张苑故作高深,点了点头道:“王大人这是要明哲保身啊,其实咱家又何尝不是?这场战事的结果不是尽如人意,谁心里都不好受,但这也不代表做臣子的就可以袖手旁观……要不这样,王大人,你跟陛下上一份奏疏,这件事就此揭过,你看如何?”

    王守仁吸了口气,心想:“原来张公公找我,是为了让我上疏,却不知写这份奏疏是他的意思,还是陛下的意思?”

    王守仁问道:“本官不明,这份奏疏该如何个上法?”

    张苑笑了笑,道:“这场战事最初出兵时虽有折损,但后面的反败为胜也不能就此抹杀,所以……王大人应该知道怎么上奏吧?”

    有些话,本来张苑应该说清楚,甚至应该把这件事是皇帝亲自安排的都言明,不过张苑现在学聪明了,不想落人把柄,说话时拐弯抹角,让王守仁自己去琢磨。好在他的暗示已经非常清楚,但凡在边军待久了的人都明白张苑在说什么。

    王守仁面有难色,问道:“刘公公的意思是……要把此战说成反败为胜,而不提之前折损?”

    这边张苑不肯把话题挑明,王守仁自然要问清楚,到最后理算整场战事得失的时候,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若他找不到证据是张苑让他这么做的,那意味着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骂名就需要王守仁自己来承担。

    张苑站起身,走出帅案,伸手拍了拍王守仁的肩膀:“王大人要如何上奏,可就不是咱家能决定的,但王大人要记得,此时涉及龙威,王大人也不希望军心涣散,接下来的战事没法打吧?呵呵,咱家先回家等候王大人的佳音,告辞了!”

    ……

    ……

    张苑话说一半,便不再说下去,而且他还不打算去见胡琏,等于是把一切都交托给王守仁。

    张苑的意思很明白,王守仁也听懂了,在他看来非常为难,最后实在没辙,只能连夜去见胡琏,把事情的原委告知。

    北大营中军大帐,王守仁和胡琏并排而坐,王守仁把张苑来见的事情详细说明,胡琏越听脸色越难看。

    末了胡琏厉声道:“这张苑明显是要推卸责任,此番张家口出兵迎敌,从战略上来说根本没问题,一则可以探明敌情,二则伺机以小胜鼓励军心士气,只是因为鞑靼三王子突然领兵出现才导致失利,此事具有一定偶然性,况且我们已成功预见到战局不利,建议撤兵,只是因为张苑坚持才落得一场大败!”

    王守仁摇头:“关于鞑靼三王子的事情我们不知原委,但既然达延汗让他的三儿子到宣府来,必然有后续安排,我们还是应小心应对为是!”

    胡琏皱眉道:“那也不能把黑的说成白的!”

    “可不这么做又能如何?”

    王守仁语气中多有无奈,“现在出战胜负与否涉及陛下颜面,张公公来见,其实把话已经说得很明白,我实在不知该如何推脱,才来请教重器兄你。”

    胡琏冷笑不已:“张苑想推卸责任,咱们可不能如他所愿,干脆照实上奏便是!”

    当胡琏把话说完,王守仁无奈摇头:“无论我们如何上奏,奏疏都会经过张公公之手,若不合他心意的话,又怎会将我们的奏疏送到陛下跟前?再者,他在来见我之前,曾去面圣,他对我所暗示的那些话,很有可能是出自陛下授意!涉及陛下颜面,如果我们不加理会的话,必然触怒陛下,为自己招惹祸端,同时忤逆犯上也非仁臣所为。”

    胡琏脸色冷峻,沉思半晌之后,叹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只能顺了张苑那权阉的意思,将黑白颠倒?”

    说到这里,胡琏突然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王守仁根本不像其说的那样是来跟他商议事情的,而是前来跟他打一声招呼,甚至有意以二人联名的方式上疏,等于是把责任分摊开来。

    胡琏心里先是一阵不舒服,但随即一个激灵,警醒自己:“伯安不是这种人,他一定是想跟我商议出一个好对策。”当下道:“伯安你可有好办法,诸如如何上疏,或者是把上疏送往京城?”

    王守仁摇头道:“以我所想,陛下肯定是要求尽快便将战事结果公之于众,宣于九边各处,若拖延下去,必然会有各种流言蜚语滋生,所以……无奈之举便是顺从张公公的意思,把这场战事渲染成先诈败,当诱敌深入城下时被我军打败,我大明赢得一场毙敌近千的大捷。”

    “这……”胡琏非常不情愿。

    虽然胡琏跟王守仁一样,都有明哲保身的想法,但毕竟胡琏在朝中的时间比较短,而且他一路晋升可说顺风顺水,没遭遇到那么多的挫折,所以行事更为“刚直”。

    王守仁道:“若重器兄不想如此上奏的话,就由我单独上疏陛下吧。”

    虽然胡琏也知道王守仁是要跟他共同进退,蕴含有胁迫之意,但最终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摇头道:“这件事既不是伯安你一人的责任,岂能让你独自承担?上疏之事,还是联名为好,即便有什么事,我们也可以共同面对。”

    王守仁闻言站起来,恭恭敬敬对胡琏行礼。

    虽然在这里,王守仁有拉胡琏下马的意思,但这基本是皇帝的用意,王守仁心里隐隐有些自责,暗忖:“重器兄你可莫要怪我,既然陛下有意要把战事结果扭转,也只有你我共同进退才可,否则仅我一人具名,奏疏显得不伦不类,公正性受到质疑,回过头来陛下还会怪责你不识时务……我们还是共进退!”

    二人商议过后,由王守仁把奏疏写好,故意隐去战事第一阶段骑兵蒙受的巨大损失,把最终战果说成明军在正德皇帝英明指挥下以诱敌深入的方式赢得一场大捷。

    ……

    ……

    张苑一直在家中等候消息,一直快到三更,臧贤才匆忙来报:“公公,王大人和胡大人已联名上奏!”

    “当真?”

    张苑本来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从跟在臧贤身后的太监手里接过奏疏,详细看过,可惜以他的学问不能完全看懂,胡琏和王守仁文字造诣很高,一份总结书洋洋洒洒上千字,引经据典,还不打标点符号,张苑费劲看了半天没看明白,无奈地交给臧贤。

    张苑问道:“这上面怎么说的?”

    臧贤看完后仔细解说一番,又道:“他们这份联名上奏,完全按照陛下吩咐的意思来处理的,没有任何问题。”

    张苑笑道:“那便好,这两位总算识相,别跟沈之厚学就可!安排一下人手,护送咱家去面圣!”

    即便自己所在的院子距离守备衙门不远,但张苑依然怕出什么意外,在这种时候,几步路也需要有人护送。

    张苑连夜去见朱厚照,等到了守备衙门,张苑才知此时朱厚照正在休息,而且身边只有丽妃侍寝,这让张苑觉一时间有些难以置信,心道:“陛下平时都是夜里有精神,这怎么大晚上的还在睡觉?”

    张苑怕朱厚照随时都会醒来,干脆在守备衙门后院找了把椅子坐下来,耐心地等候消息,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快到天亮时,小拧子过来推了推张苑:“张公公,陛下醒来了,您有事可以进去启奏。”

    张苑稍微整理一下衣衫,然后入内面圣,但见朱厚照正在穿衣,丽妃站在旁边帮朱厚照打理,当丽妃侧头看过来时,那双眼睛里所带的光彩,让张苑觉得很危险。

    “陛下,王大人和胡大人两位联名请功的奏疏已递上来,陛下可要御览?”张苑行礼问安后马上将消息相告。

    朱厚照回身看了一眼,示意不需要丽妃再帮忙,丽妃识趣地退到一旁。

    朱厚照昂首阔步地走到桌子前,随意地在垫着凉席的木椅上坐下,小拧子已为朱厚照斟好茶水。

    “他们的奏疏怎么说?”朱厚照语气平淡地问道。

    张苑又四下看看,拿出昨夜让丽妃和小拧子回避的目光,朱厚照摆摆手:“有话直说便可。”

    张苑无奈,只能如实把奏疏中的内容说了,这些内容臧贤为他详细解释过,张苑禀奏完把奏疏呈递到皇帝面前,朱厚照一摆手道:

    “既然王卿家和胡卿家已经请功了,朕还能说什么?这份奏疏朕准了,今日便行颁赏。”

    “陛下,您不看看?”张苑心下觉得不妥,又不知哪里不对,觉得皇帝似乎是在逃避什么。

    朱厚照皱眉:“朕很累,不想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由你来代朕朱批便可……没事的话,你可以退下了!”

    张苑再去看丽妃,但见那女人目光中的冷色更甚,心道:“定是这妇人在背后搞鬼,之前不知陛下为何要带她在身边,现在总算看出来了,她就负责在陛下耳边吹一些枕边风,这祸国殃民的苏妲己不得好死!”

    被朱厚照下逐客令,张苑没办法留下,只能俯首领命而去。

    等了大半晚上,只是让他回去朱批御准,张苑自然不甘心,但问题是现在朱厚照对他也并非完全信任,尤其是在涉及军机大事上,因这次出击遇挫,朱厚照对这次战事中参与谋划之人也产生怀疑。

    张苑退下后,小拧子也识趣地出门,从外面把门关好。

    丽妃道:“陛下,臣妾也该告退了。”

    朱厚照一把将丽妃揽在怀中,微笑着说道:“爱妃不必走,留下来跟朕说说话,有时候朕觉得跟你说点心里话,朕才能心安,那些奴才和臣子,总归跟朕隔着两肚皮,唯独你……”

    丽妃微微摇头:“陛下抬举臣妾了。”

    朱厚照道:“朕一直没问你,你觉得这次的事情……朕是否有做错?朕现在要为此战表功,连王卿家和胡卿家都赞同并上疏……唉,朕就怕回头有人会骂朕好大喜功,明明失败了还非要说胜利,这不明摆着欺骗天下人,青史蒙羞吗?朕觉得自己有罪……”

    眼见正德皇帝在自己面前惺惺作态,丽妃没有细想是为什么,赶忙道:“陛下如此做不过是为日后着想……现在战争刚开打,昨日战事不过是道开胃菜,而且最后的确是大明用枪骑兵和炮兵反击取得一定胜果,军心也得以振奋。如此规模的战事,对于大局的影响微乎其微,既如此,当然要宣传胜利来振奋军民士气,为后续战事蓄力!”

    朱厚照笑着点头:“爱妃说得对,这么一场小规模的战事,死伤多少人,其实没人在意,对战争结果的影响,也不在于双方损失多大……而在于大明军民士气是否能得到振奋!朕这么做仅仅是顺应需要,管他结果如何,只要百姓认为这场战事我们得胜便可!”

    丽妃点头赞同,眼神里满是爱慕和钦佩,让朱厚照看了一阵得意,又道:“朕之前还有怀疑,鞑子可能是要牵制宣府兵马然后攻打别处,或者是跟深入草原的沈尚书统率的兵马交锋,现在看来,鞑子完全没有避战的意思,那也意味着他们要把宣府作为交战的重点,朕调兵到宣府来的策略没有错!下一步,朕就要等各路人马齐聚,到时候便可以从容出兵,杀那些鞑子个片甲不留!”

    “陛下,眼前的鞑子或许是达延部的偏师呢?您是否再考虑一下?”丽妃委婉地劝谏。

    丽妃心如明镜,知道事情并非朱厚照说的那样,但又不能直接点破。

    朱厚照道:“朕不相信鞑子随便派几个鸟人来,就能让大明精锐损失惨重!现在只是个什么狗屁的三王子,之后估摸就是鞑靼可汗……哼哼,一定要让他们见识一下朕的厉害!”

    见朱厚照偏执的想法已根深蒂固,丽妃就算揣着明白也只能装糊涂,就在于她不能去挑衅朱厚照的权威。

    丽妃心道:“也不知沈之厚现在人在何处,如果被他知道陛下听信谗言,以数万雄兵面对几千鞑靼人都停伫不前,不知会作何反应?沈之厚在行军打仗上表现出来的能力,可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对此他会全无预料?那他出兵草原的目的又是为何?”

    朱厚照打了个哈欠:“突然换作晚上睡觉,朕还有些不太习惯,这马上天就要亮了,要不爱妃你去安排一下助兴节目?”

    丽妃一怔,看了朱厚照一眼,不太明白为何皇帝又有了吃喝玩乐的兴致。

    丽妃道:“陛下,暂时没法安排节目,您昨日不是让臣妾把后院的女人全部送走了么?”

    朱厚照笑道:“那时是为迎战,不能分心,但现在看起来短时间内不可能再跟鞑子交手,要等各路人马到齐,这段时间怎么也有十天半个月,朕这些日子总不能在这小院干坐着无所事事吧?嘿嘿,你想办法把节目安排妥当,朕对你的办事能力很放心。”

    丽妃这才知道原来朱厚照又要不务正业,起身行礼:“陛下有吩咐,臣妾这就去安排,不过可能要让陛下等上半个时辰,才能把人找来……”

    “快去快去……”

    朱厚照迫不及待地催促起来。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