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二二一七章 血腥杀戮
  明军放弃了第一道阵地,回撤至第三道防线作短暂休息。

  后方火炮阵地上,炮兵此时已打红了眼,以第一道防线为基准展开猛烈炮击,由于鞑靼兵拥堵在狭窄的区域,基本上每一炮落下都能轰死不下十余人。

  至于二线阵地上的大明官兵,任务则更为简单,只需要往大爆炸后一片狼藉的前沿阵地开火即可。

  因为之前的剧烈爆炸,明军弃守的第一道阵地已被炸得七零八落,鞑靼人的骑兵冲到这里再想继续前行非常困难,因为交战区域实在太过狭窄,再加上明军火器无坚不摧,鞑靼人用马匹和士兵的尸体堆砌出暂时的优势,随即便遇到大问题,这些尸体成为骑兵继续前进的阻碍。

  “轰”

  “砰砰”

  鞑靼铁骑的马蹄声和士兵的喊杀声,基本被明军火器的发射声掩盖,明军拿出绝境一搏的勇气,每个士兵都尽可能多地向前方射击,他们知道自己背后就是榆溪河,退无可退,即便能侥幸游过河去也只是死路一条,因为河对面没有自己的援军,只有鞑靼人的游骑等候。

  沈溪依然站在第三道战壕后方的高台上,这里距离战场只有不到一百五十米,流矢众多,鞑靼人在前路受阻、无法骑马向明军第二道阵地冲刺的情况下,只能朝前方胡乱放箭,试图大量射杀明军火枪手。

  可惜的是,明朝阵地对于弓弩防备非常完善,不但有沙土袋堆砌的土墙作为基本防御,尚且有壕沟可以躲避,鞑靼人抛射出的弓箭,并不能对土墙后的明军带来实质性的伤害。

  第二道阵线的防御力度,要比第一道更强,两道阵线间照样布置大量陷马坑、地雷、铁蒺藜以及拒马等,而且爆炸后的堑壕形成了天然阻碍,鞑子必须要越过堆成小山一般的尸体,跳入前方的深沟,然后又再重新爬上沟壑,继续向前冲锋,迎接他们的是枪林弹雨。

  没有了战马强大而持久的冲击力,鞑靼人就像被拔掉牙的毒蛇,对明军阵地没有了任何威胁,仿佛陷入到沼泽泥潭中,进退都非常困难。

  “大人,鞑子已经被我们困住了,此时正是反击良机!”

  刘序作为一线指挥官,此时就站在沈溪身后,他手上拿着火枪,不过却不是普通的佛郎机铳,而是改造过后的长管制式滑膛枪。

  沈溪回头瞥了刘序一言,厉声喝道:“严守阵地,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出击!先打退眼前的敌人再说!”

  刘序几乎是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得令”,又拿着滑膛枪远距离向鞑子进行射击。

  这一幕看得手里只有马刀的王陵之分外眼红,他委屈地嘟着嘴,恨不能自己也上战场杀敌立功,可惜的是沈溪不给他开后门,没法让他表现一力降十会的近战英姿。

  即便是在黑夜,明军防线由于被连续的火炮打击,原一线阵地前方的十多棵大树迅速干枯并被引燃,就像十多根矗立着的大火炬,把一线阵地前后照得透亮。

  浓烟滚滚,杀声震天!

  鞑靼人就像疯了一般,不断地往前冲,又不断地倒下,尸体堆积如山,战马根本无法逾越。

  去路受阻,鞑靼骑兵无奈之下,只能跳下马,举着大刀长矛继续往前冲,可惜的是迎接他们的是密集的子弹,就算人一排排倒下,仍旧无法接近明军后续阵地。

  鞑子前方的明军第二道阵地,好像是一道任务明确的杀戮机器,恣意地吞噬着生命。

  黑夜中,鞑靼人不知恐惧,一味地往前冲,只是冤枉地送掉性命,除此之外再无用处。

  ……

  ……

  图鲁博罗特说是领军发起冲锋,但他在接近明军阵地半里左右时勒住战马,想观察明军防线的漏洞。

  可是此时由于阵地前的那些大树相继燃烧,由明处向暗处观察,视野会受到严重影响,根本没办法判断形势。

  与此同时,此前专注于轰击一线阵地,未向纵深进行炮击的佛郎机炮,再一次把炮弹覆盖到阵地前方一里左右的范围。

  胯下战马受到惊吓,人立而起,差点儿把图鲁博罗特甩下马来。

  好不容易稳住战马,图鲁博罗特环视一圈,看到旁边不断有侍卫被炮弹命中倒下,他迅速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明军已在第二道阵地后方站稳脚跟,对方不但可以对近距离冲锋的鞑靼兵完成射杀,而且开始兼顾中长距离的炮击。

  “黑夜中,连明军防线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都无法了解,继续漫无目的的冲下去,不跟送死一样?”

  图鲁博罗特看不到丁点儿胜利的希望,不由生出怯战之心,他忍不住看向后方,之前专门派人来嘲讽他的国师苏苏哈所部根本就没跟上,好像躲在一旁看热闹一样。

  “大王子,情况不太对……国师所部人马没有跟上,仅凭我们这一个万人队,难以攻陷明军阵地!是否鸣金收兵?”

  图鲁博罗特身边的怯薛军禁卫,基本都是由部落贵族子弟担任,不会跟普通士兵一样冲锋陷阵。

  “大王子,这黑灯瞎火的,根本就不知明军阵地那边是个什么状况,同时由于这些大树燃烧,导致我方在明,敌人在暗,再加上堆砌如山的尸体,骑兵冲击力完全没办法发挥出来……收兵吧!”

  随着图鲁博罗特身边禁卫倒毙越来越多,劝说的人也在增加。

  图鲁博罗特非常为难,但此时他明白,若是就此退缩,回到营中必然会被巴图蒙克轻视。

  念及此,他一扬手里的马刀,大喝道:“继续冲杀,咱们是苍狼与白鹿的子孙,绝不轻言回头!不宰杀掉猎物,猎物就会变成捕食我们的猎人!”

  这会儿图鲁博罗特已没有退路,其实他现在所处的地方就不安全,哪怕只要有一颗炮弹在身边爆炸,以佛郎机炮迸射出的铅弹的杀伤力,他必死无疑……恶劣的情况逼着他必须进攻。

  原本很多人已萌生退意,但现在图鲁博罗特坚持要进攻,他们作为禁卫,只能被迫往那个充满杀戮和死尸的地方冲锋,喊杀声再一次惊天动地……这回是图鲁博罗特的三千多亲随在冲锋,其中包括一千怯薛军禁卫。

  “轰……”

  可惜的是,地势限制了鞑靼骑兵的发挥,还是那个问题,鞑靼骑兵无法冲刺,速度提升不起来,面对枪林弹雨,只能白白送死,随着佛郎机炮弹和开花弹相继炸开,图鲁博罗特的亲随开始一批批倒下。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很快图鲁博罗特便领军杀到明军第一道阵地前,此时他的面前的战马和鞑靼人的尸体已经堆砌了四五米高,战马根本难以逾越,地上鲜血流淌,血腥味刺鼻。

  此时图鲁博罗特面临两个选择,其一是下马,爬上面前的尸体山,顶着前方枪弹前行,第二就是撤退,择机再战。

  图鲁博罗特终究没勇气撤退,他大喊一声“下马”,然后手脚并用攀爬到上面,结果一串子弹打来,把他的头盔直接掀翻,巨大的冲击力把图鲁博罗特整个人向后推到,顺着尸体山滚了下来。

  几名禁卫亡魂大冒,冲上去扶起图鲁博罗特,才发现他只是两颊被击飞的头盔给擦伤,并无大碍。

  “大王子,撤吧!”

  其中一名禁卫哀求道,图鲁博罗特此时心里被巨大的死亡阴影笼罩,转头一看,身边的士兵已是强弩之末,大批人马躲在尸体山下,不愿意继续往前冲,仿佛前方只有死亡没有荣誉。

  又是一场开局凶险但过程和结果却呈现一边倒架势的战争。

  鞑靼人对于明军防线无可奈何,反而是他们自己的尸体阻挡后续骑兵冲击,这一轮看似毫无悬念的战事却以反向无悬念结束,沈溪领兵就是这样,从不跟人讲道理,胜利总是会站在他一边。

  图鲁博罗特败了,这结果开战前他便能预料到,因为从一开始他就不认为这种冲击有着坚固防御工事的战事会有什么好结果,明军火枪火炮的威力太大,就算是冲上去近距离肉搏,他们也没有丝毫胜算。

  图鲁博罗特没有选择留在战场上死战,尽管心里非常不情愿,但他还是果断选择了撤兵,等人马撤回鞑靼营地时,出击的一万人马,回来连三分之一都不到。

  且回来的人身上,多多少少都带着点伤势,如果没受伤那说明这名士兵根本没进入明朝火器射程内。

  巴图蒙克亲自到校场迎接,当图鲁博罗特想下跪向达延汗请罪的时候,这位草原上的雄主却没有让儿子跪下来,而是直接一把将他拉起,然后用力地拥抱他,拍拍儿子的后背什么话都没说。

  倒是早一步回来的苏苏哈用讽刺的目光望着这一幕,似乎对图鲁博罗特的失败感到可笑。

  没有人去打扫战场,因为战场是在一个他们靠近不得的地方,明军不会容许他们把尸体运走,那些尸体会成为明军的屏障,再想以骑兵冲击明军防线将会难上加难。

  “升帐,议事!”

  巴图蒙克的命令下达,战前没有召开的汗部会议,要在这一轮战事结束后召开。

  图鲁博罗特作为败军之将,心中非常难过,不过比损兵折将更让他觉得不可接受的是,他很可能面对父亲的指责,甚至威胁到他大汗继承人的位置。

  所有汗部高层都来到金帐,没人在意明军是否会反击,巴图蒙克只是留下几名百户领兵在营寨外警戒,把主要将领都召集起来开会,帐篷内被众多烛台照亮。

  “大汗!”

  会议还未开始,所有人均向巴图蒙克行礼,语气仍旧如之前一般尊重。

  连续遭遇两场失败后,似乎达延部中人的心拧成了一股绳,对巴图蒙克更加期待,这毕竟是北元一百多年来涌现出的最伟大的人物,也是最有机会率领草原各部族入主中原的中兴之主。

  巴图蒙克转过身来,一抬手:“今天没有失败,只是我们付出比敌人更大的代价,把他们的阵地蚕食了一部分,再有一战,我们便可以彻底将明军攻灭!只要沈溪战死,明王朝便再无可能威胁草原,我们可以有数十年休养生息的时间!”

  达延汗这番话,蕴含的信息量非常大,一来巴图蒙克表明继续决战的信心,告诉在场之人不能轻言退缩。

  当然在场之人没谁愿意就此放弃,他们更希望能在巴图蒙克的带领下取得胜利,至少解了心头这股窝囊气。

  二来巴图蒙克表明未来只剩下一战,也就是最后的决战,这一战把沈溪杀死,不会继续进攻明朝,而是会撤兵休养生息,未来可能会统一草原各部,但绝对不会跟明朝开战,未来几十年都会在一种太平日子中渡过。

  苏苏哈不解地问道:“大汗,我们除掉沈溪后,明朝就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挡我们的大军,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完全可以继续向南攻城拔寨,掠夺明朝的人口和牲畜,再往东进,甚至可以俘虏他们的皇帝,攻陷他们的都城!”

  “国师说得对!”

  在场很多人心中郁闷难平,想到战胜沈溪要付出巨大的代价,那就一定要继续扩大战果才行,没人愿意付出巨大的牺牲除掉沈溪,最后的选择却是撤兵,如此会感觉这一战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就算接下来的战斗他们一兵不折损而将沈溪所部全灭,他们也不认为这一战自己赚到了。

  现在汗部损失的兵马,足足有七八千人,这还仅仅只是两战的牺牲,后续要彻底铲除沈溪的营地,可能损失会更大。

  巴图蒙克阴沉着脸:“难道本汗不想入主中原?若是第一战铁甲阵能得胜,或许还有希望,可我们一共才带了多少人马?现在折损便已经数千,攻破对面营地,杀了沈溪,怕是再折损一倍人马都不止!到那时候我们还有兵力继续跟明军交战?明朝只是出了一个沈溪,便让草原健儿损失惨重,要知道就算我们杀掉沈溪,也没法动摇明朝国本,我们还要面对后续明朝兵马轮番作战!”

  在场军将脸色都不那么好看,显然都在为之前的巨大损失而感到懊恼无比。

  在这些人看来,这场战争失败的根本在于苏苏哈和图鲁博罗特临场指挥不当,他们可不会把责任归到达延汗身上。

  当然,也没人傻傻地跳出来质疑,毕竟图鲁博罗特和苏苏哈现在是整个达延部中地位仅次于达延汗的存在。

  却有一人不识好歹,站出来发表看法:“都是因为大哥,临阵退缩,才会让黄金家族的血脉蒙羞!”

  说话这位赫然是三王子巴尔斯博罗特,也只有他会如此冲动,居然在汗部会议时公然指责他的兄长,原因只有一个,在场人中只有他才有机会跟图鲁博罗特争夺汗位,这番指责乃是情理中的事情,因为他希望父亲怪罪兄长,最好是剥夺图鲁博罗特继承人的权力,如此他才有上位的机会。

  “闭嘴!”

  图鲁博罗特没有说话,倒是巴图蒙克厉声喝道。

  巴尔斯博罗特用惊讶的目光望着父亲,似乎很不理解,为何我取得胜利就要被你怪罪,而大哥领兵出现这么大的伤亡,狼狈而归,却要为他说话?

  巴图蒙克道:“图鲁在这一战中,身先士卒,难道你们没有看到他脸上和身上的斑斑血迹?他为我草原各部撼动沈溪的铁桶阵,付出很大……试问除了他外,有谁曾让沈溪被迫放弃阵地,甚至可以杀伤那么多沈溪所率人马?”

  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其实很多人明白,图鲁博罗特并非没有做错事,只是巴图蒙克强行为儿子辩解罢了,到底图鲁博罗特是未来汗部的继承人,没有人愿意让自己的继承者在人前丢脸,哪怕这个继承者的确犯了错。

  巴图蒙克继续道:“这一战中,我们应该看到,明军阵地并非坚不可破,现在我们已经击破他们第一道防线,第二道防线也已经七零八落,如果他们还想以第二道防线作为凭靠,那下一战我们就可以轻易杀进去。”

  听到这里,在场的人基本上听懂了。

  看起来图鲁博罗特失败了,但今晚的进攻还是杀伤不少明朝人马,同时也让明朝第一道防线彻底失效,而第二道防线恐怕也难以支撑,如此一来,沈溪手里能打的牌已经是越来越少。

  就算图鲁博罗特没有达到达延汗的要求攻破明军营地,但似乎也并非是全无收获。

  巴尔斯博罗特不想跟父亲过多纠缠兄长的功过问题,道:“请父亲给我一个机会,下一战,我会带领我的几千兵马,把明军营地彻底冲垮……我不相信明朝人的阵地是由钢铁铸成!”

  巴图蒙克一时间沉默下来,旁人也都默不作声,似乎在等达延汗给三儿子一个答复。

  半晌后,巴图蒙克才点头:“我给你表现的机会,但你要记得,这一战你绝对不能退缩,否则为父不会饶你!”

  图鲁博罗特闻言一怔,同样的话他记得父亲曾对自己说过,那是在开战前,不过不是巴图蒙克亲自所说,而是派人通知他的,图鲁博罗特也是因为这句话而到最后时刻才下令撤兵,否则的话他的人马不会折损这么多。

  看了眼三弟,图鲁博罗特突然想到,巴尔斯博罗特不过跟他一样,只是巴图蒙克手里的棋子,在巴图蒙克归天前,所有人都得为其效命,至于他死后会把汗位传给谁,没人知道。

  苏苏哈急切地问道:“大汗,下一战何时开始?”

  巴图蒙克道:“在我们完全准备好后!现在明军已站稳脚跟,不过很可惜他们的防线被大幅度压缩,这会儿肯定颤颤巍巍怕得要死……两日内我们便会发动猛攻,现在必须要防止榆林卫出兵援救沈溪,我们得派出人马打援!图鲁,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了!”

  图鲁博罗特本来还在愣神中,突然听到巴图蒙克的话,这才回过神来。

  当他知道自己被安排去打援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暗忖:“难道父亲对我还是彻底失望了?只是时值汗部大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才没有说?”

  “是,父汗!”

  图鲁博罗特的情绪明显不高。

  巴图蒙克一摆手:“各部人马回去准备,今晚好好休息,等醒来后便把昨日的事情全都忘记……距离胜利只剩下一步,如果这一战再失败,那很可能我们连制霸草原的能力都会丧失……但我相信,明朝人已经没有抵抗能力了!下一战,要用沈溪的人头来祭奠我们死去的勇士!”

  “杀了沈溪!”

  有人在喊,声音似乎传至巴图蒙克身后。

  随即有人跟着一起喊:“杀了沈溪!”

  突然间,金帐内又是群情激奋,每个人的目标都一致,便是要除掉沈溪来证明汗部在草原上不可撼动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