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逍遥兵王 > 第一千九百二十八章 情谊如风
    碎灭肉身和灵魂,只保留神识和心底那丝最纯真的回忆,只有如此冰凤才能重新做人,浴火重生,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剔除那过去可怕的回忆和屈辱——

    冰雪之体成为整个学院的笑话的耻辱,这让清醒后的冰凤心中痛苦不已,只不过这种痛苦和羞辱化成了她疯狂的报复,不但暗中击杀了学院中那些和她有关的弟子,这次更是要覆灭陈家,不惜一切代价!因为那个陈祖庭是罪魁祸首,只有其灭族,才能覆灭她心中的怒火。

    “今日我冰凤就是身死道消,也要绝你陈家!”

    此刻的冰凤恐怖之极,血肉都在燃烧,化为了冲天的能量,提升了境界,不弃碎掉自己那屈辱的冰雪之体,也要完成复仇大计。

    所以冰凤根本不管i不顾对方几位老者的合击之术,凶狠的对着陈家的家主击杀过来,一往无前,生死完全的置之度外!ow9o

    “轰——”

    “轰轰轰——”

    强大的能量波动如同天雷滚滚,整个陈家都似乎发生了场超级地震,能量气流四下蔓延,摧毁了建筑无数,地上的一些尸体更是一下子化为了血雾。

    在那一瞬间,冰凤轰碎了陈家家主一连祭出的三件防御性的重宝,还有一件攻击性的蛇形武器,洁白无暇的一只玉掌直接穿透了此人的身体。

    “你——”

    陈家的家主死都不敢相信,自己在这个女人的手里竟然连一招都没有接下,护法的重器尽数被摧毁,一股死亡的冰冷涌遍全身。

    低下头,不敢相信的望着穿入胸前的那只玉手,只感觉自己的生命气机在极快的消失,身体愈发的冰寒,最后整个人都结成了冰,艰难的抬头,不可思议的望着冰女那冷漠到极点的美眸,喉结滚动了一下,只是简单的发出了一个字,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在这一刻炸裂开来,眼前一片黑暗,陷入了永久的黑暗之中。

    “大胆,你竟然真的敢杀了家主!找死!”

    身后几位的老者的合击,已经形成,如同一只巨大的天网,对着冰凤就罩了下来,同时有人大喝。

    “母亲大人,对不起,对不起!凤儿错了,风儿知错了——”

    对于对方那恐怖的合击,冰凤此刻置若罔闻,满手的鲜血,呆立在虚空中,突然泪流满面,昂天发出一声嘶心裂肺的撕吼,如同杜鹃泣血,让天地悲容,黑云闪掠。

    这一声泣呼,包含了冰凤太多的感情,在她的脑海里,一个个的画面,闪电般的涌出,可是留给她值得回忆的东西太少了,除了屈辱还是屈辱,在她的记忆最深处,只有那么一两个影子,让她有些留恋。

    “冰凤小心!”

    危险已经来临,可是冰凤似乎已经呆了,傻了,陈家的直系被她灭绝,冰凤来之前,早就知道陈家的情况,现在击杀了陈家的家主,让冰凤卸掉了心头的重担,其他的人不是客卿就是外人,虽然在帮助陈家,不过并不算陈家的人。

    所以冰凤并不在意了,而且她也知道,凭自己现在的状态,顶多再对付一个,剩下的她根本无法对付了。

    自己这秘法坚持不了多久,肉身几乎完全的消失,只留下了神识,她有太多的事需要表达,感觉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母亲冰女。

    所以对于到来的危险,冰凤无所谓了,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当初在冰风谷的那一幕幕,自己跟随着母亲身边,母亲教给自己很多,功法,战技,做人的道理,还有三千强体之一的冰雪之体的好处和弊端等等,太多了——

    冰女已经到了忘我的状态。

    只不过冰女一心求死,却是有人不让好死,那就是白如风。

    关键时候,白如风赶到了,一身白衣,发丝垂肩,看到这一幕,白如风在一瞬间激发了体内那强大的战意。

    战血之体,以战制战,以血还血,平时的白如风还算温文尔雅,可是一旦到了战场,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并且所要救的还是冰凤,一瞬间,白如风黑发飞舞,眼睛通红,强大的灵力波动冲天而起,奋不顾身的冲向了战场,以一人之人抗衡对方那几人的合击。

    “轰——”

    白如风可以说战力极强,不过对方联合太厉害了,也只能堪堪挡住对方两人的攻势,却是被另外的两人合击击中身体,血染长空,身形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掉落,而冰女更是被另两人击中,身体受伤更加的厉害。

    “白如风?精武学院的白如风?你也来凑热闹么?这是陈家和这个女人之间的事情,刚才手下留情,速度退回去,不然的话,连你也一块击杀!”

    众人合击一下得逞,其中有人认出白如风,出声喝道,毕竟现在的白如风在精武学院外院还是颇有名气的,白盟的势力很大。

    “谁让你来的?给我滚,我不需你的帮助!”

    冰女看向白如风,眼神中的复杂一闪而过,对着白如风冷声喝道,同时嘴里溢出一丝鲜血,她根本不领白如风的情,也不想让他参与进来,覆灭陈家,这件事,一旦传扬出去,对于精武学院极为的不利,所以冰凤不想连累白如风。

    “咳,咳,你这个女人,这么想一心求死么?你忘记了么?我们一起来自西域,怎么能看着你身死,我们之间还有一场约斗没有进行呢?难道你怕了么?”

    白如风艰难的爬起来,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望着冰凤不由的咧嘴笑道,发丝飞舞,牙齿很白,有些桀骜不驯。

    “你——白兄,回去吧,这不关你的事,这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来解决!”

    冰凤望着白如风那一双狂野充满战意的眼神,眼神深处的一抹深情一闪而过,让她深深的叹息了一下,这么久以来,她何尝不明白这个男子的心意,嘴上大大咧咧,其实心里一直在向着自己。

    “冰凤,你的事就是我的事,难道你现在还不明白么?人生的路很漫长,我们走到这一步,不知道经过多少风雨,多少死亡,一点伤害又算得了什么?大不了从头再来!死,只能是弱者的表现,别让我看不起你!”

    白如风上前,第一次靠的这个女人这么近,抬手轻轻的为她抚了一下额头有些凌乱的青丝,看着她开始近乎于虚幻的身体,真诚的微笑道。

    “另外,还有,公孙长老告诉我,冰女前辈从强者战场上回来了,正在赶往精武学院,别让自己的亲人看到你的懦弱,好么?我陪你杀出一片天!”

    白如风又抛出了一条消息。

    “母亲——”

    冰凤的娇躯轻轻的震动一下,看向白如风那坚定的眼神,轻轻的点点头,沉思了一下:“白兄,我不值得你这么做,”

    白如风却是轻轻的摇了摇头:“以前你确实不值得,不过现在值了,为了你,我即使与天下人为敌又如何?”

    关键时候,这个白如风泡妞还是有一手的,这一句话,让冰凤心中感动。

    “那就战!”

    “战!”

    白如风微笑道,然后缓缓的转过身来,眼神变得冰冷异常,冷漠的望着陈家剩余的唯一的几个高手,这些人每个人的实力都和他们差不多,甚至还有几个比他们更强,即使白如风和冰凤两人联手,也讨不了好,毕竟两人都受伤了。

    可是此刻,两人的心中却是涌起无敌的战意。

    “白如风,你真的要因为这个女人和我们为敌么?难道你不怕你们精武学院院规矩的责罚?”

    看到白如风战意冲天,这几人心中也略有忌惮,毕竟白如风手下的白盟,可是一股极为强大的势力。

    “我怕!不过我更怕她有闪失!”

    白如风轻轻的摇摇头道,看了一眼冰凤。

    “不知死活的东西,既然想死,就成全你们,即使精武学院又如何?”

    几名强者对视了一眼,眼中闪过浓浓的杀机,他们知道,今天不把白如风和冰凤给留下,以后这两人就是大患,虽然陈家的家主已死,不过他们和家主可是有莫逆之交,不会就此放弃,当然,看冰凤和白如风两人势弱也是一方面。

    “那还等什么?杀!”

    白如风气势上升到顶点,踏空而上,如同一条出笼的猛虎,浑身上下充满着战意,血气旺盛之极,战血之体以战闻名,越是遇到鲜血,战血之体体内的战意就会愈加的沸腾。

    “杀!冰封千里,,无人永生!”

    看到白如风如此相助,冰女被他激起了心中的杀意还有求生的本能,白如风说的不错,她不能让母亲看到自己的软弱,即使死,也要死的轰轰烈烈。

    “成全你们!”

    这几人齐吼,对着白如风和冰凤就击杀了过来,一时间,这片天地彻底被打到了爆,怒吼连连,鲜血喷散,白如风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拖着受伤的身体,竟然越战越勇,硬生生的被他击杀了一个老者,打爆了他的头颅。

    而冰凤在这一瞬间,也打出了自己的杀招,重伤了其中两人,不过自己彻底的虚幻了,只剩下神识,攻击瞬间降到了最低点,只要以方一掌,就有可能拍散自己的神识。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有事的!”白如风身形一条手臂快废掉了,胸中出现一个大洞,鲜血咕咕而流,来到冰凤面前,把她挡在身后,清冷的说道。

    “白兄——”

    望着这个男子,冰凤心中有些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