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逍遥兵王 > 第一千九百六十五章 疯狂灭杀
    洛天的身形鬼魅般的出现在此人的左侧,神色冷漠异常,不带任何感情,一只大手对着此人的脑袋狠狠的抓了下来,一团让人恐怖的死气在掌心中波动起伏。

    这团死气,正是洛天从青鸾殿中所得,应该是那青鸾临死殉情之时所书写,强大的死亡之气,即使灵圣的强者也不能直面那个巨大的死字,太恐怖了。

    虽然洛天只是攫取了一丝死亡之气,不过一样恐怖无比,可以他作为他的杀手锏,相信一般的天境初期顶峰的强者也能击杀,更况且眼前的这个真灵后期顶峰的黑袍男子,他再能越级挑战也不行!

    “想杀他,没有那么容易,小子,这一招是本公子的绝杀大招,苍天泣,意思就是连苍天都要哭泣,根本不用殷兄出手,我们兄弟两人自可杀你,”

    那个瘦小的男子同样的恐怖异常,一只手掌吞吐不定,天地变色,呜咽连连,到处呈现一种悲凉的气息,似乎连天都受不了哭泣了。

    这个瘦小的男子实力强横无比,他却是没有发现洛天那掌心死亡之气的可怕,看到洛天对着那黑袍男子抓来,同时大喝一声,对着洛天就围攻过来,一招苍天泣,惊人无比。

    “你——”

    此刻,最感觉到危险的还是这个黑袍男子,感觉到那丝死亡的气息,脸色大变,第一次心中涌出一股死亡的感觉,身形急掠,同时那沉沦大日连连的拍出,想要抗衡洛天这一凶狠的一抓。

    可是已经晚了,洛天已经锁定了,身形比他更快,那打出的沉沦大日似乎都沾染上了死亡之气,变得了漆黑色。

    “轰——”

    洛天这一抓终于狠狠的落在了此人的头顶上方,暗中动用了诸多强横的战技,死死的控制着此人,死气恐怖,在这一瞬间,黑袍男子,只感觉自己的灵魂要脱离了身体,生机正在以一个恐怖的速度流失,瞬间要了他半条命。

    “吼,拼了!”

    此人大吼,生死存亡的关头,爆发出无比论比的战力,一轮轮的沉沦大日对着洛天狂疯的攻了过来,气息在一瞬间衰弱无比,应该是动用了什么秘法才对。

    “没有用的,在我面前,你连一条狗都不如!”

    洛天的声音冷漠如常,本身的实力就比此人强的多,又占得先机,岂会放过此人,强大的战意爆发,大手终于狠狠的抓了下来。

    “不,殷兄救我!”

    一切发生的太快,太突然,快如闪电,那个瘦小的男子那强横的一招苍天泣还没有攻到洛天的近前,从其中就传来此人那惊恐的求救声,让此人的攻势顿时一顿,眼皮狠狠的一跳。

    只是一个回合,此人就落到了洛天的手里,任凭此人呼救,大家仍然压了下来,而殷天赐此刻单手持剑,闭目凝神,不知道在酝酿什么,天地都在轰然作响,全然没有把这个黑袍男子的呼救放在心上。

    “谁也救不了你,”

    洛天冷喝,终于露出他那锋利的爪牙,对着此人抓了下来。

    “轰——”

    冲天的能量爆发,此人在洛天的一抓之下,神魂失守,生机快速的消失,被他死亡之气袭侵,没有了半点反抗之力,徐徐如生的脑袋,在那死亡之气的侵蚀之下,化成了一具骷颅,漆黑无比,缩小了整整一大圈,被洛天拎在手上,早已气绝身亡。

    同样是越级挑战的天才妖孽,在洛天的手上却是不堪一击,一击必杀。

    “该你了,”

    洛天随手扔旧这具尸体,身形一晃,下一刻就到了那个瘦小男子的身前十丈处,此人那苍天泣的大招已经然发动,洛天全然不顾,一声长啸,头顶的华盖出现,那“天、地、玄、黄、宇、宙”六个上古大字在华盖上若隐若现,每一个字都代表一种至尊境界,玄妙无比,不费力气的就挡住了此人的大手,同时再次的一把就抓了下来。

    “真当我们好欺负我不成?南兄还不快点帮忙?”

    这个瘦小的男子心中惊惧无比,没有想到那个黑袍男子竟然被洛天一个回合就击杀了,同时他发现了洛天的恐怖之处,自己的实力和那个黑袍男子相差不多。

    所以对上洛天,他根本没有把握,在这一瞬间,他有些后悔答应那个殷天赐在这里围杀这个神体了,因为强体的强大,远远的超出了他的想像。

    那个月白色衣袍的男子,南姓男子,刚才其实也参与了围攻,只不过此人见机的快,极快的又辙了回去,或者说此人根本就没有进行真正的攻击,一双眼睛闪烁不定,不知道在想什么,此人的心机极深,不想轻易犯险,此刻被瘦小男子呼喊,猛的抬头,扫了一眼还在那里闭目的殷天赐一眼,冷哼一声,身后突然涌起了如同大浪潮汐一般的声音,滔天的灵力波动,排山倒海,竟然是他天灵境界中的天灵域,对着洛天就攻了过来。

    此人毕竟是天境的高手,实力比起另外的两人强大的多。

    “这个人有些古怪——”

    洛天的眼眸冷冷的眯了眯,刚才此人的举动,他就有所察觉了,并没有对自己真正的攻击,这次看起来声势极大,不过似乎也并没有真正的动用全力,这让洛天心中有些疑惑。

    只不过现在不是洛天考虑这些的时候,华盖在头顶上方疯狂的运转,抵挡住那狂爆的能量气息,对着此人就击杀下来。

    “南伟,你想做什么?”

    洛天能看的出来,这个瘦小的男子也看出来了,根本没有真正的出手,只不过是虚张声势,自己的压力丝毫不减,不由的怒喝,心里愈发涌出不好的预感。

    “混账东西,苍天有泪!”

    这个瘦小的男子,心中又惊怒,拼命再次的打出了一招苍天有泪,顿时天地旋转,大地哀伤,如同人间的灾难降临人世间,大地一片萧条,连苍天都落泪了。

    这一招和苍天泣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比那苍天泣更加的强大一些,疯狂的对着洛天攻去,他说什么也没有想到,说好的几人围攻,最后变成了自己的孤军奋战。

    “轰轰轰轰——”

    洛天神色冷漠之极,在这一瞬间拍出了天地印,只见那片片的万青古天,比起以前更加的凝练之极,里面揉和了太多的战技精华。

    以前洛天总一个战技打完,再打另外一个战技,通过在青鸾殿中的感悟,让他明悟了许多,他发现许多战技,可以揉和,威力更强,似乎这天下战技,都是同宗同源,既可以合并,也可以拆分,具体的洛天还没有想到,这等揉和以后的战技叫什么名字,总之恐怖异常。

    “噗——”

    此人虽然战技强横,实力勇猛,不过面对洛天,他还是生出一种无力的挫败感,那是面对洛天,如同一座高山一般无法超越的挫败感。

    此人终于还是招架不住那强大的大招,一连拍碎了他的两件防御,身体倒飞,如同断了风筝一般,在空中鲜血狂染,正好对着虚空中闭目的殷天赐飞了出去。

    “殷兄助我一臂之力,毕竟我等是相助你而来,”

    有了先前那个黑袍男子之鉴,此人还是禁不住的发出呼救,这大日如漠之的宝藏还没有寻到,却是为了帮助殷天赐遇险,可恨的是,他似乎是一直在酝酿秘法,对他们的死活根本无动于衷,让他心中又气又急。

    就在这个时间,殷天赐一双凛冽的眸子突然刷入一下子睁开,其中透出万古的杀意,长剑指天,天云变色,气浪翻滚,他本身的气息,在这一瞬间,也到了一个可怕的高度。

    “提升战技的秘法么?”

    洛天击杀向这个瘦小男子的同时,感觉到殷天赐那恐怖的气息,不由的眉头一挑,心中有些凌然。

    “废物!成全你吧,”

    殷天赐冷漠的哼道,手中的长剑刷的一下子劈了下来,不是劈向洛天,竟然是劈向了这个受伤的瘦小男子。

    “你——”ow9o

    此人感觉到那冲天的惊人杀意,脸色大变,只来得及发出一个字,身体就被殷天赐的长剑穿过,搅乱了他体内的生机,紧接着,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在外人看来,此人的身体却是爆成了一团血雾。

    祭祀之剑,殷天赐竟然是用来击杀同伴,吸收能量,提高自己的力量。

    “洛天,我知道你有提升战力的力量,不过我也有,现在又吸收了一个强者的能量,杀意已经到了顶峰,我看你如何破解!”

    殷天赐冷漠的声音如同从虚空中传来,一道剑光闪电而至,在这一刻,似乎整个天地都不存在了,只有那永恒的杀剑,剑意贯穿恒古末来,天地一切都笼罩在这剑意之下,连这大日如漠的热气,也一下子沸腾了。

    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剑到底有多可怕,似乎能斩灭诸仙,劈碎苍穹,比起先前的两人强大的太多了,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刺啦”一声,剑气划破了洛天的衣袍,疯狂的剑意蜂涌而至,这把剑来的太快了,连洛天也无法轻易的躲开,只能暂避锋芒,此人的秘法不但吸收了死亡强者的能量,而且还提升了战力。

    “畜生,当真以为我无法击杀你么?”

    洛天身体一震,那杀意被他震了出去,体内破坏的晶体细胞快速的修复着,看了一眼那破裂的袖袍,眼中冰寒一片,自从听说此人竟然是同父异母的哥哥后,洛天对这个殷天赐真的有种下不去手的感觉,不过看到此人如此疯狂的要灭杀自己,让洛天动了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