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二百三十五章 击杀黑狱
    “杀,给我杀,把此人碎尸万段,一切后果有我来承担!”

    黑狱被手下人救醒,只不过却是虚弱之极,望着洛天,愤怒的猛喝,神色狰狞而屈辱,被低自己一个境界的人物一击打的像死狗一般,这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的事。

    此刻的黑狱他只感觉自己的筋脉尽断,如同废人一般,内腑受损极为的严重,即使动用圣物生生造化丹,没有半年的时间也恢复不过来。

    洛天这一击太狠了,这是必杀的一击,他能够活着,已是万幸,多亏了那两个半步灵圣仓促联手挡了一击,不然的话,早就化成了血雾。

    “黑狱,你敢,他可是十三妃之子,父亲大人的儿子,你敢动他,以上犯上,不要怪我不客气,”

    殷天赐冷漠的喝道,他殷天赐本身就不是怕事之人,性格狂傲之极,看到洛天杀将开来,知道今天的事绝难善了,不但没有退缩,反而要去洛天共进退。

    “天赐,让我来吧,今天的事与你无关,”

    洛天黑发飞舞,神色冷漠,看了一眼殷天赐淡淡的说道,这是自己的事,这件事闹大后,绝难善后,他不想把殷天赐牵扯进来。

    “与我无关?哈哈哈——”

    殷天赐满不在乎的大笑道:“洛天,强者战场,你救我一命,我殷天赐早把你当作了自己的好弟弟,救不出十三妃姨是我殷天赐技不如人,今天我们兄弟俩就放手一搏,救出十三妃姨,大不了反出这个神庭!”

    殷天赐豪爽冷酷之极,他早感觉在这里呆着没有什么意思了,把一切都置之度外,热血在体内奔涌,从来没有这一刻,像现在这样畅快淋漓。

    “好,放手一搏,挡我者死!”

    洛天也不客气大声喝道,行走间,如同魔神一般,挡在前面路上的那些狱卒在他手中不堪一击,随手拍去化作血雾,可谓是一步一血,步伐缓慢而有力,向着黑狱而去,此人早已列入了洛天的必杀名单,什么第三副神庭之主的儿子,他一样照杀不误。

    “你——快拦住他们,你们两个老东西,在看戏呢?”

    看到洛天势不可挡,再加上殷天赐的配合,那些狱卒一个个的被拍成了血雾,黑狱大惊,尖叫起来,连声音都变了,言语之间,更是对负责镇守的两个半步灵圣呵斥。

    “这个混账东西——”

    两个半步灵圣对视一眼,脸色极为难堪,毕竟他们两个可是半步灵圣的强者,在神庭也有一席之地,如此被黑狱呵斥,让他们颜面上挂不住,只不过忌惮黑月这个第三副神庭之主而已。

    不过心中虽然不悦,但是还是要出手的,唯一让他们忌惮的是洛天的真实身分,如果洛天真的是神庭之主的儿子,那么凭他们的实力一定会得到神庭重用,到了那时,他们的下场定会凄惨无比,毕竟,他们只是属下而已,而黑狱,殷天赐这些人都是神庭的显赫人物,是贵族。

    “我说过,今天你必死,谁来也无用!”

    洛天冷漠如斯,如同杀神,走向黑狱,缓缓的扬起手掌,对着黑狱就拍了过去。

    “啊,不,救我,”黑狱什么也不顾了,一股求生的本能,让他放下了所有的尊严,开始求饶。

    “阁下,不管你是什么人,擅闯神庭大狱都是大罪,我等负有维护神庭大狱之职,不得不出手了,”

    两个半步灵圣冷漠的说道,他们首先把理由摆在前面,这才对着洛天的后背狠狠的轰击了过去。

    两大半灵圣的强者联手,恐怖非常,况且这两人可不是对常的半步灵圣,哪一个都是同境界中的佼佼者,以洛天目前的实力,可是和一个半步灵圣单打独斗,不过想赢,除非动用底牌,毕竟现在洛天的境界还是太低了。

    只是洛天知道神庭讳莫如深,不知道有多少眼睛在看着自己,这个时候,能不用底牌,还是尽量不用,不过前提必须是救出十三妃,不然的话,洛天不介意底牌尽出了。

    不过,虽然洛天不动用底牌,但并不妨碍他击杀黑狱,就在两大半步灵圣的攻击快要及洛天的身体时,洛天的身形竟然一下子消失了,下一刻,直接到了黑狱的背后,手势都没有改变,对着黑狱狠狠的拍了下来。

    “啊,不——”

    黑狱只感觉后背生寒,肝胆俱裂,一股死亡的恐怖瞬间笼罩了自己,不要说他现在身受重伤动弹不得,即使全盛时期也躲不开洛天的一掌。

    “饶你,我母亲的尊严何在?”

    洛天怒吼,呯的一声,黑狱的身体被洛天生生的拍成了血雾。

    第三副神庭之主黑月最得意的儿子黑狱,终于落得了一个可悲的下场,身死道消,甚至连神识也没有逃出来。

    而此刻,神庭深处,无尽的虚空之中,第三副神庭之主坐在神庭之主的对面,面对一副残棋正在冥思苦想。

    这棋盘硕大无比,如同一方小天地,虚空做盘,星月做子,透着诡异的灵力,而第一副神庭之主万空也在面对着一副棋盘,正在对弈,还有第二副神庭之主陈法容同样如此。

    神庭之主把三位副神庭之主叫来,并不是商谈什么大事,而是在下棋,据闻,这天地棋盘诡异莫测,充斥着天地玄机,从其中可以悟出绝世的功法,还有天地感悟,平时神庭之主轻易不会让他们三人参悟,这次却是大开了方便之门。

    而神庭之主神光闪烁,端坐于虚空之上,同时和这三人对弈,却是游刃有余。”

    “这个殷石,今天为何这么好,竟然拿出天地棋局供我们参悟,还与我们对弈,看来他似乎并没有走火入魔,身体并无恙,气息恐怖,难道真的如传说中的那样,到了灵尊境界,就必须飞升了么?快要压制不住了?”

    黑月研究着天地棋局,心中却是心思电转,而万空和陈法容也是各怀异样的心思,虽然他们都有异心,不过在殷石面前,他们还不敢显露出来,毕竟一切都没有准备好。

    突然,黑月的心神一动,眼皮不经意的跳了一下,没来由的一阵烦躁,由于这片空间,隔绝了神识探索,这天地棋局又扰乱了天机,所以黑月总感觉心神不定,却是推算不出来到底怎么回事。

    “杀!”

    黑狱被杀,彻底的触动了两个半步灵圣的底线,心中冰凉一片,他知道,黑狱被杀,黑月绝不会放过了他们,于是对洛天彻底的动了杀机,只不过洛天的身法极为的诡异,两人联手竟然连续扑了一个空。

    “我这是什么身法,难道你身怀异宝?”

    两个半步灵圣心中一惊,洛天的身形快的不可思议,而且没有任何的轨迹可寻,凭他们的眼力,根本发现不了洛天到底是如何消失的,这让他们吃惊不小。

    “嗖——”

    洛天并不答话,不敢恋战,刚才他只是把附近的几个空间坐标点刻在了昊天书卷的时空灵盘之上,利用昊天书卷进行小范围的躲避两大半步灵圣的攻击,也只有那几个坐标点,一旦时间长了,定会被这两人摸着规律,所以,他必须先把十三妃救出来再说。

    “小子,你敢——”

    看到洛天竟然直接冲了过来,黑狱被杀,再失去了要犯十三妃,他们必被受到重罚,甚至会被黑月当场击杀,大吼一声,追了下去。

    “我来挡着他们,”

    看到洛天竟然可以在两大半步灵圣的手下窜入大狱内部,殷天赐也有些吃惊,看到大批的强横的狱卒追了进去,身形一晃,于是挡在了这些人的面前,他要尽最大的力量,帮助洛天减轻压力。

    “轰轰——”

    洛天所过之处,势如破竹,快如闪电,他已经感应到十三妃的气息。

    “水火棍阵,把他擒拿再说,”

    两位半步灵圣往后传音,要先擒住殷天赐,省得他碍手碍脚。

    “是,大人,”诸狱卒大喝,顿时一条条惊天的黑红两色的巨棍,排成了一种可怕的阵势对着殷天赐就围困了过来。

    “母亲大人,让您委屈了,天儿该死!”ow9o

    洛天终于来到了十天妃所关押的地方,看到那阴暗的牢笼之中,一个白衣女子狼狈不堪的被锁在石壁上,面容极为的憔悴,不过和当初自己在鬼都之外,乌奇所送的玉佩之中,十三妃的灵力投影一般无二,再加上那种亲情的心电感觉,洛天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女人,正是自己的母亲,十三妃,洛天一下子跪在了虚空之中,泪水再次长流,心如刀绞。

    “天儿,果然是你,好孩子,母亲能看你一眼就心满意足了,对方强大,你不可力敌,强者很快就会来到,你快走,不要管我,”

    十天妃望着眼前那神情酷似神庭之主的洛天,悲喜交加,眼睛也流了下来,急切而柔声说道,她没有想到洛天会冲到了这里,心中万分欣慰的同时,催促洛天快走,强大母爱表露无疑。

    洛天流着泪的脸,痛苦的摇了摇头:“今天孩儿就是身死道消,也要救您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