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五百五十五章 齐聚天阳城
    堂堂混元教的一个精英弟子,却是想以高境界压人,甚至想收玉狐狸等女为侍女,却是被狂狮以雷霆之势直接灭杀了,毫无顾忌,这让在场的人不由的对逍遥门刮目相看。

    狂狮是相当于灵圣初期境界的强者,功法霸烈,有人欺负大哥的女人,他自不会坐视不管,直接出手。

    “逍遥门简直越来越霸道了,动辄杀人,还有没有天理,真的以为这整个天下是逍遥门的了么?”

    有人不满,声音冷漠之极,声音虽然不大,不过却是威严无比,振聋发聩,嗡嗡作响。

    又有强者来了,对逍遥门不满。

    “哼,我逍遥门从来不惹事,不过也不怕事,这么多眼睛看着,难道你没有看到么,此人以大欺小,还要收她们为奴,如果换作是你,你该如何?”

    狂狮心中一震,刚刚查看完花千树的伤势,就知道又有强者来到了,却是不慌不忙转过身来,望向来人。

    这是一个老者,灰白头发,披头散发,一双眸子,却是如同日月运转,摄人心魂,盯着狂狮,有种让人沉沦其中的错觉,狂狮功法运转,这才压下那种不安。

    “不要看他的眼睛,”

    狂狮低喝,这个老者的实力强大无比,绝对比自己高明许多,最少也是灵圣中期左右的强者。

    听了狂狮的话,玉面狐狸几女急忙转移了目光,那种感觉让她们如芒在刺,这个人根本看不透,她们的那点实力,在这个人面前根本不够看。

    灵圣中期的强者,想击杀真灵强者,和捏死一只蚂蚁没有什么区别,即使这个真灵强者再逆天也不行,境界差距太大了。

    “虽然他如此说,不过并没有真的如此做,虽然错在他,不过罪不致死,你却是以高境界袭杀他,是何道理?”

    这个披肩长发的老者冷漠的说道。

    “哦?照你这么说,等到他击杀了我逍遥门的弟子,才算么?强者不可辱,这个道理,你活了这么大年龄也不懂么?”狂狮冷笑着反击道。

    “放肆!”

    一头小小的狮子,也敢在老夫面前大放厥词,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么?

    “还是那句话,如果是同境界较技,如果我逍遥门弟子技不如人,那么死了也就死了,绝无怨言,不过敢以高境界压人,我逍遥门绝不会不管,如果有强者,以高境界欺压弟子,你又该如何?”

    狂狮心中一震,此人竟然能一眼看透自己的本体,实力绝对恐怖,不过还是冷漠的喝道。

    “这个世间,哪里有公平,有谁规定,高境界的强者不能击杀低境界的人物?”老者冷漠道。

    “金月大陆,大劫将至,历练弟子不是我逍遥门一家,同境界之间相争,磨练已身,这是好事,有利于他们实力的增长,不过全部以高境界压人,那么,这个大陆岂不是乱了章法么?哪个大派没有弟子,这样一来,低境界的弟子岂不是不敢出门了?”

    狂狮不由的说道。

    “说的有道理,出来历练,磨练已身,同境界相争才有意义,以大欺小,确实有些太过了,”

    狂狮的话一落,不由的有人轻声符合。

    “是啊,现在大势林立,强者频出,低阶弟子简直无法历练了,既然是高境界,就应该自持身份才对,”还有人接着说道。

    “是啊,是啊”有不少的人纷纷表示赞同。

    “看来,逍遥门想给金月大陆立规矩了么?”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端坐于虚空之中,这是一个如同魔神一般的男子,身材高大,一身黑衣。

    在他的身后是一副如同画卷一般的异相,如同天地战场,那里弱肉强食,血流成河,一个个的上古凶兽在肆虐,在奔腾,在咆哮,让在场的许多人看到这些,都感觉到自己的弱小,如同真实的至身于那种环境之中,境界低的身体都开始颤抖,心中生出一股无力感。

    “公子,”

    这个老者看到来人,竟然恭敬的行礼,以此人的境界,竟然是这个男子的仆从,可想而知,这个什么公子的实力极为强大。

    “人桀世子!竟然是人桀世子,此人来自上古,据说这种凶物最近突破封印的越来越多了,形成了一股恐怖的势力,要划分金月大陆,想独占一域,而且手段极为残忍,在上古时期,就以人类为食物,现在看到人类如此强大,他们自然心里不平衡,”

    看到那虚空之中的黑衣男子,有人脸色大变,认出了此人的来历。

    毕竟最近这段时间,人桀的活动极为频繁,这个人桀世子极为恐怖,和禁地后代、强者转世归来的还有那些仙府传承者是一个级别的存在,是这片大陆的顶峰战力,任何一人,就可以搅动天下风云,震动宇宙沧桑。

    “哥,这个人桀世子很强大,逍遥门这头狮子肯定不是对手,我们要不要帮他,”

    另一处,有一对恐怖的男女,坐于一座茶楼之上,隔着虚空,望向这里,女子轻声问道。

    “他自然不是对手,放心吧,逍遥门还有强者蛰伏,我等不要多管闲事,”男子看了一眼女子,轻轻的皱眉道。

    “哦,”女子轻哦了一声,不说话了,只不过在她的脑海里却是出现了另外一个男子的身影。

    “逍遥门?一个新兴的小门派,竟然在这片大陆掀起这么大的风浪,真是让人想不到,不过这片大陆并不是你们说的算的,想立规矩,也要凭实力说话,凭你们还不够资格,”

    面对恐怖的这个人桀世子,狂狮还没有说话,这时,另一个方向,再次传来了一个冷漠的声音。

    只见虚空一阵扭曲,空间通道裂开,一个人从其中走了出来,一身死气,强大无比,一双眸子如同尸山血海,诡异无比,没有任何生机,给人一种绝望的感觉,那是一种死亡的强大气息。

    生和死是两个极端,而此人的身上就是如同达到了死亡的尽头,如同来自地狱一般。

    “死亡禁地的人出现了,好强大”

    看到来人,有人暗自心惊,就连那些虚空之中,隐匿的强者,也有些不安,稍稍的退避,可见死亡禁地的人给人的威压比人桀还要强大。

    没有人想到,只不过是两个真灵弟子之争引来如此强大的存在。

    死亡禁地啊,金月大陆五大禁地之一,让人恐怖的存在,只有一些寿元将近的那些人,才敢闯入,想博得机缘,寻得长生之法,企图突破境界,或者需要逆天的机缘,想续命,再活上一世,不过却是没有人能够出来,因为每一个禁地都是让人绝望的存在,神秘,恐怖,强大,末知。

    面对对方强大的压力,不要说玉面狐狸等几女,就是狂狮也有些受不了,他也只不过刚刚晋级灵圣初期,甚至境界还没有稳固,只不过在芒古星被压制的太久了,来到时空倒转后,在几位强者的相助下,他才能突破。

    只不过即使如此,狂狮也抗不住,虽然同为灵圣强者,狂狮到这人桀世子还有死亡禁地的人差的太远了,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况且这两人那若有若无的气息压的气血翻滚,难受无比,想要说话,却是说不出来,在外人看来,似乎是理屈辞穷,无言以对,这明显是在以高境界压人。

    “吼”

    狂狮怒吼,拼尽的抗衡,喷出一口血箭,身形极速的后退,这才压力大减,说出话来。

    人桀世子和来自死亡禁地的那个人眼中微微出现一丝异色,他们没有想到,狂狮如此刚猛,拼着伤到本源,也要脱身出来,当然,他们并没有动用全部的实力,不然的话,当靠压力,狂狮就受不了。

    “有些过分了,两大高手,合力压制一个刚刚晋级灵圣的人物,到底想做什么,我认为逍遥门的做法是正确的,在这大势之下,磨练已身,自然是同境界,甚至高出一个小境界都可以,如果高出太多,那就需要自持身份了,”

    天阳城,天际,走来一个白衣男子,如同玉树临风,虽然远在天际,不过瞬间就到了天孤台下,一双眸光平静无比,扫视众一眼,然后看向人桀桀世子,还有那个来自死亡禁地的强者,轻声说道。

    “迷仙殿的人?也想来插上一脚,我知道了,逍遥门和迷仙殿关系非浅,这是来相助他们么?恐怕凭你一人之力似乎还不行吧,”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迷仙公子,此人出现,就连远处茶楼上的那对男女,神色都凝重了许多,望向这里,轻轻的皱眉。

    “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

    迷仙公子随意的答道,然后冲狂狮还有玉面狐狸能人微微颔首,同时伸手点向一边受伤的花千树,一股柔和的灵力冲进他的身体,如同一股暖洋,滋润他的肉身,识海,筋骨,竟然瞬间,恢复了许多。

    “多谢公子,”花千树恭敬的表示感谢,迷仙公子并不为以意,只是轻轻的点头。

    “迷仙殿虽然是五大禁地之一,不过也不是无敌的,想要趟逍遥门这趟混水,恐怕会陷入其中,得不偿失啊,”

    来自死亡禁地的那个强者,望向迷仙公子,眼中闪过战意,冷漠的说道。

    “你想和我一战?”

    迷仙公子没有废话,看向此人,淡淡的问道。

    “哼,希望你不要挡我的路,否则的话,不惜一战,”这个死亡之气极重的男子,眸子开合间,泛着寒光,冷声喝道。

    “迷仙殿的朋友,这是我逍遥门的事,声援之恩不敢忘,不过还是由我逍遥门自己来解决吧,”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虚空稳丝不动,波澜不惊,却是清晰的传到在场的每个人的识海之中,仅凭这一手,就让人敬畏不已,这是实力达到一种极为恐怖的地方才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