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七百零九章 危难见真知
  &bsp;“小子,你步步紧逼,把老夫逼急了,自爆,,拉你一起上路!”

  天鹰尊者没有想到洛天的速度如此快,他是天鹰,擅长飞行,可是却被洛天给追上了,直接立身于他化成本身的后背上,怎么甩都甩不掉,如同生长在那里一般,让他屈辱之极。“

  修行千万年,你舍得自爆么?臣服我,不然的话,死,”

  无论天鹰尊者动用什么手段都摆脱不了洛天,让他怒吼连连,他可是灵尊后期的强者,现在却是被灵尊初期的强者踩在上面,感觉极受侮辱。

  只不过洛天冰冷的声音传来,让他一下子如坠冰窟,那种强大的压力,只要自己敢反抗,自己必死无疑。“

  连明月宗主我都能轻易斩杀,更何况是你,和你签订心神契约,做我几天坐骑吧,表现的好,到时自会放了你,”

  洛天立身于那巨大的鹰背之上冷漠的说道。

  “希望你能说话算话,”

  天鹰尊者最后没有选择,他需要活命,只好答应下来,然后乖乖的分出一道神识给洛天,洛天随后和就签订了主从契约。本

  来这个天鹰尊者高出洛天两个等级,签订生死主从契约,甚至会被反噬,担心控制不住对手,这是大忌,不过洛天却是不担心,他的神识强大无比,不可能会反噬。“

  主人,我们现在去哪里?”

  签订了主从生死契约,这个天鹰尊者恭敬的问道。

  “清平山,速度要快,”

  洛天盘膝坐在那巨大的鹰背上,不动如磐石,沉声说道,然后就开始闭目上修练起来。

  “降伏一个灵尊后期的强者当坐骑——这——”此

  刻,美莲和陆金青也出来了,坐在了宽大的鹰背上,强大的气流冲过,却是被天鹰很好的给抵消了,所以,端坐在其背之上,根本感觉不到气流的流动,极安稳舒适,两人啧啧称奇,不敢相信发生的一切。

  大战到现在,洛天所消耗的能量也是巨大的,他需要恢复,上次击杀明月宗主,他的尸体还在自己的戒指之中,他准备炼化成一具傀儡辅助红玉,现在一直没有时间炼化,还有从天地盟那里弄来的珍贵的修复天魔伞的药材,洛天也没有时间修复。还

  有这次,杀了太多的灵尊强者,他们的h戒指全部被洛天收了起来,这可是一笔可观的财富,只不过还没有时间一一清点,”

  灵尊强者接连被洛天所杀,这等震撼的场面并不多见,深深的影响了陆金青和美莲的心境,让他获益良多,先后进入深层次的入定之中,在感悟一些东西。

  就在洛天赶路的时候,此刻,清平山却是面临着巨大的危险。

  此刻,清平山铁晶站外,密密麻麻围满了强者,把整个铁晶门围的水泄不通,如果不是有铁晶门布置的大阵抵挡着,这些人早已冲了进来。“

  铁晶门的人听着,打开大阵让我们进去,你们还有一条活路,不然的话,一旦破开大阵,你们全部都死无葬身之地,”大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阵之外,一个年轻的男子,立于虚空,神色阴冷之极,身后跟着不少的骄兵悍将,锦旗招旗,迎风,看着下方的人在攻击着大阵,此人淡淡的说道,却是把声音隔着大阵清晰的传了进来。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明则,明月宗的少宗主,要来围剿清平山。“

  铁晶门?还统一了清平山,你们所依靠的也就是那个逍遥吧,告诉你们,他不会回来了,已经出动了大量的灵尊强者截杀去了,从今天起,这天南域再也没有什么清平山铁晶门了,他们带给你们的不是荣耀,而是灾祸,懂吗?是灾祸!”

  又一个老者阴测测的说道。“

  掌门,我们现在怎么办?”此

  刻,铁晶门大殿之上,红玉作为掌门端坐于上位,下面有不少的人,包括玄铁真人,大长老,鬼神宗,红尘宗,御兽宗等一些门派的重要人物都在,气氛极为的压抑。

  终于,沧海派的掌门最后忍不住问道。“

  等!”红

  玉神色凝重之极,只说了一个字,她不相信洛天会陨落,她相信洛天会来的,这是一种直觉。

  “等?”沧海派的这个掌门一怔,轻轻的叹息一下。

  “我们派出去的传音灵兽都被挡了回来,传音符也无法发出,对方在外面同样布置了一个大阵,要把我困死在这里,实在不行,打开大阵吧,和他们拼个你死我活,”御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兽宗的蛮女此刻,轻抿着嘴唇说道,眼神却是坚定无比。“

  不可,对方太过强大,里面还有灵尊强大的人物,我们谁能挡得住,这样冲出去等于以卵击石,”玄铁真人急忙说道。

  “我们的大阵坚持不了多久了,到时大阵一破,我们就——”有

  人表示叹息。

  “这一切都是那个逍遥惹出来的祸事,凭什么让我们来顶,我们现在就和那个逍遥划清界限,”终

  于有人说出了心底深处的话。

  这个人,一身灰色的衣袍,酒糟鼻子,实力在灵圣中期左右,是来自沧海派的一个重要的长老。”

  放肆,没有前辈,你们早就死了,现在大敌当前,你竟然还敢如此说话,简直找死,”端

  坐在上位上的红玉,眉心之处那滴水滴印记闪了一下,伸手一指,一滴水珠对着此人就飞了出来,这是溺水,重达山岳,对着此人就压了过来。“

  红玉?你敢动手?”看

  到红玉竟然直接对自己动手,这个长老不由的冷漠的喝道,双手连连抓摄,用来抵挡红玉飞过来的那滴水珠。

  “轰轰——”虽

  然抵挡住了,不过这个长老也飞了出去,撞翻了不少的桌椅。

  “沧海派的人想做什么?敢直呼掌门姓名,甚至还要出手,要造反么?”

  御兽宗的蛮女看了一眼那个翻滚在地的长老,却是把目光盯上了沧海派的掌门,沈沧海,此人一直低头不语,神色有些阴沉,只到红玉动手,此人才抬起头来。

  “以下犯上,祸乱军心,沈沧海,我希望你能本掌门一个交待,”

  红玉端坐在那里,神色冷漠之极,颇有上位者的气息。“

  咳,红玉掌门,其实孙长老刚才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们本来在清平山生活的好好的,现在却是平白的遭受大劫,这一切的缘由,都是那个逍遥而起,所以——”

  这个沈沧海,看向红玉欲言又止,不过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沈沧海,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当时在一元派,如果不是逍遥前辈,你岂有命在,现在我们清平山统一,前辈,大发神威,斩杀强者,你却是想窝里反?”

  “御兽宗的蛮女猛的站了起来,一身杀气腾腾,看向沈沧海,就准备动手。

  “哼,蛮女,不要以为我怕你,试问你御兽宗在这里得到过什么好处,放着好好的一宗之主不做,却是在这里低三下四,听人安排,你不感觉到屈辱么?”这个沈沧海冷冷的说道。

  “沈沧海,你这种拙劣的反间计也能施展出来,还真是佩服你,在场的我们这些人,哪一个不是前辈所救,我们在场的人心中都有数,铁晶门会越来越越大,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拥有比以前的宗派千百倍大的权力——”玄

  铁真人铁青着呵斥着沈沧海。

  “哈哈哈,拥有千百倍的权力?现在人家已要打到了家门口,阵法一破,我们所有的人都要死,你玄铁真人还在描绘蓝图,你没有睡醒吧?”沈

  沧海哈哈大笑,眼神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各位,人各有志,虽然那个逍遥前辈当初救过我们,不过今天的大劫确实是因他而起,我们不想因为他而白白的被杀,现在我就与他划清界线,”沈

  沧海大声说道,声音传遍了整个铁晶门。

  “师傅说的没有错,只有在生死考验之中,一起生存下来的人才值得信任,这场大劫充分暴露了一些人的嘴脸——”红

  玉暗自叹息道。“

  好,看来铁晶门内部还是有识食务的,只要你们和铁晶门划清界限,我们可以既往不究,”

  看到铁晶门开始内讧,外面的那些强者不由的冷笑道。“

  祸乱军心者杀,”蛮女动手了,妖娆的身材猛的一下子消失,下一刻出现在沈沧海的面前,一掌对着他的胸前就印了下来。

  “哼,蛮女,我知道你厉害,不过你也不要逼我,大不了我们两败俱伤,”这

  个沈沧海手掌瞬间反转,一拳反击了过去,两人时同退后了三大步。“

  住手,”此

  刻,上面的红玉发话了,神色清冷的望着沈沧海道:“你决定了,要离开铁晶门,和铁晶门划清界限么?”“

  我——不错,”

  沈沧海有些不敢面对红玉的眼睛,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说道。“

  好,很好,还有什么人愿意和铁晶门划清界限的,”

  红玉点头,然后看向其他的人,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神色不一。

  “红玉掌门,我大刀门传承已经有五千年了,很不容易,所以我们想——”

  一身高材高大,脸型极宽的男子,站了起来,有些尴尬的说道,此人是大刀门的门主,在面对生死时,选择了背离铁晶门。&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