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七百一十九章 天医宗主
    另外一处,一个声音传来,如同金属在摩擦,还有一种铿锵之音。

    “哼,烈日宗主,本寺主并非针对你和天涯海阁背后的那些势力,再说他们本寺主也惹不起,只是就事论事,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而已!”大

    和寺主对于阴魔宗和无极门极为忌惮,语气一缓,淡淡的说道。“

    行了,大家都不要争论了,此子不知道从哪里来,不过我相信应该不是来自阴魔宗和无极门,据我得到可靠消息,阴魔宗和无极门的人似乎在天南域也有人被杀,所料不错话,应该出自此人之手才对,”

    先前那个老者说道。

    “阴魔宗和无极门的人也在天南域被杀?”暗中的一些人听了倒吸一口冷气。“

    本阁主也听说了,不过这个消息还没有得到证实而已,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静观其变,”天涯海阁的阁主最后说道。“

    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天地盟的城主,霍天,此人不知道对这件事的看法如何?此人据说是天南域晋级最早的一个灵尊,实力深不测,经营商会,生意做的极大,不过此人却是有极大的野心,上次听说,这个霍天单独把那个逍遥留了下来,甚至此人还成了天地盟的一个名誉长老,对于此人不得不防!”

    这时,有人突然说道。

    “霍天?哼,此人确实不简单,我们各大势力和他都有生意来往,而且此人在冥山也颇有些势力,我们现在最好不要得罪他。另

    外,此人心思城府如同山川,我相信此人也不会真的要拉拢此人,他的性格我知道,不好控制的人,他绝对不会留,不然的话,他睡不着觉的,所以,现在先不要管他便是,”

    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幽幽的说道。“

    此人的地位在天地域很重要,不过此人想干涉我们除掉那个逍遥,,恐怕自己也会有麻烦,嘿,”来自烈日宗的宗主阴冷的说道,毕竟他们的背后是阴魔宗。

    “说的是,那么我们现在就建立攻守同盟,暂时静观其变,”“

    好,就这么办,不管如何,此人没有证据,不会向我们发难的,不然的话,我们群起攻之,即使此人是半步灵帝也要让他身死道消,”暗中不少的人冷声哼道,然后各自散去,这片天地终于恢复了平静。

    三天后,洛天来到了天医宗的势力范围。

    天医宗,是天南域最大的宗派之一,不是以前最大的宗派之一,而是指现在。

    天医宗,故名思议,以医术,丹药,药草闻名天南域,这里灵力充满,药香四溢,方圆千万里到处都是药草,药田,灵花,灵草,灵树,是天南域最受欢迎的一个势力,资源也极为的丰富。整

    个天医宗充斥着一种药香,这里平静,和谐,自然,如同仙境,一些大山之中,一些弟子有采药,炼丹,还有人的在修行,似乎是一个与世隔绝的门派。

    “医之道,天之道,人体灵盈,与灵草相关,人之体乃天地灵,也是灵草之一”

    天医宗,一座巨大无比的广场之上,香气弥漫,各种灵禽兽在这里飞舞,一群有男有女的白衣弟子,端坐在广场之上,认真的聆听着,上面一个白衣老者在讲天医之道,正是天医宗的天医宗主,外人称为天医尊者,发须皆白,看起来慈眉善目,颇有仙风道骨的模样。“

    好了,现在是为你们解惑的时间了,有什么疑惑就问吧,为师事务繁忙,还需要闭关修练呢,”最

    后,这个天医宗主睁开了眼睛,慈祥的看向下面的弟子。“

    恩师,弟子有一事不明,为何不见七师妹和十五师妹以及十七师妹的踪影?”这

    时,下面的一个男性弟子,站了起来恭敬的问道。“

    莫离宫,你大胆,竟然敢质问师尊?”天

    医宗身边有两个最得意的弟子,实力也极强,都是灵圣后期的强者,此刻,看向这个弟子,其中一个冷声喝道。

    “师兄,师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这

    个弟子顿时身体一抖,下意识的怯懦着说道,只不过看到天医宗主好有些不悦的神色,于是低下头去。“

    你的这几个师妹,都有她们自己的机缘,以后会回来的,这个你就不必问了,最近天南域不太平静,想必大家都听说了一些消息,天南域出了一个极恐怖的魔头,所以你们一定要守护好山门,勤加修行,壮大我天医宗,明白么?”天

    医宗主扫了这个弟子一眼,然后看了众人,淡淡的说道。“

    是,恩师,”下

    面的弟子齐齐说道,等他们再抬起头时,天医宗主和他身边的两个得意弟子已经消失在广场之上,众弟子之间,相互之间望了一眼,眼底深处的异色一闪而过,然后默默的离开了广场,回到了自己修练的山峰之上。“

    九师兄,你有没有感觉,我们天医宗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一座山峰之上,一个弟子在问中一个弟子。

    “你是说我们宗内的那些女弟子?”被称为九师兄的男子眉头轻皱,凝重的问道。“

    不错,我感觉我们天医宗的女弟子少了许多,而且还有一些女弟子状态似乎也有些不对,具体哪里不对,我倒是说不上来,”这个弟子认真的说道。“

    这个我也感觉到了,不过听师尊说,我们宗派的天医**,能救人也能杀人,特别是女性,随着修练的深入,都会出现一些反常,如精神有恍悟,有时会变得呆滞,这是一个必经的过程,后来就会明悟心性的。

    这个九师兄解释道。“

    是么?”

    “是的,”“

    哦,”天

    医宗内,一处奇异的空间之中,这里的药香更加的浓郁,在一朵巨大鲜红的灵花之上,此刻端坐着一个老者,正是那个天医宗主。

    此刻,此人和先前广场之上,传经讲道的时的模样,大不一样,神色有些阴霾,一双眼睛阴沉无比,没有丝毫的仙风道骨。“

    轰”一

    声能量波动,此人的衣袍瞬间被震碎,露出那古铜色的肌肤,没有想到,这么一个老者,身上的肌肤如此紧实,更可怕是此人身上出现了一道道的如同光线一般的东西,在他的体内飞快的窜行。

    “大欢喜,还不到最后阶段啊,等我修成世间大欢喜之术,这天下之地,足可以任我去得了,哼哼,不过首先要先杀了那个破军,不,要让他生不如死,让他看着,本欢喜王拿他的女人来修练我的欢喜**”这

    个天医宗主阴冷的想着,想法极为的邪恶。“

    不过此人早已到了灵帝境界,要杀他何其难,该死!”

    此人紧紧的握着拳头,愤怒的低声嘶吼道,眼中包含着无尽的恨意。“

    先修练吧,那些弟子有些怀疑到我了,不过也无妨,谁敢怀疑就杀了谁,”

    这个天医宗主神色阴冷无比,冷哼一声,一手撕开空间,来到了另处隐蔽之地。

    这里和其他的地方不同,几乎是一片不毛之地,到处都是碎石沙砂,没有任何药草的气息,极为的阴冷,荒芜。

    “哗啦啦,呼啦啦”

    一根通天石柱之上,用铁链子栓着一个老人,这个老人身形极瘦,简直是皮包骨头,头发和胡须如同乱草,一双眼睛却是散发着凌厉的光芒,两根粗大的铁链穿过琵琶骨,铁链还有那石柱上面布满了秘密麻麻的一种纹符,压制着他的境界和实力,如同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一般。

    如果仔细看的话,这个老人竟然和天医宗主长的一模一样。

    “混账东西,放开我,有本事我们光明正大的一战,敢偷袭我,算什么本事,你无耻,”

    天医宗主出现在这个老人面前,  听到动静,看到此人,老人不由的怒发冲冠,睚眦崩裂,眼睛都快要瞪了出来,眼丝充血,愤怒的吼道。“

    哼,老东西,只要你把天医经交出来,我自会给你一个痛快。

    另外,你放心,我会把你的天医宗照顾的好好的,特别是那些女弟子,一个个都很乖,很听话,用她们来修练本王的大欢喜之术,再好不过了,哈哈哈”这

    个天医宗主望着面前的这个老者,不由的哈哈大笑。“

    混账,畜生,无耻,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有本事,你就来强取我的神识,”这

    个风骨烛年,被铁链束缚的老者赫然才是天医宗真正的宗主,而面前的“天医宗主”却是一个叫做欢喜王的人。“

    强夺你的神识,能取我早就取了,你竟然在你的神识用天医密法,设下了禁制,我一触碰,你就会身死道消,甚至还有可能炸伤我,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不过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你难道你忍心看着自己的弟子一个个遭受厄运么?”这

    个欢喜王冷笑道,为了打击天医宗主,然后挥出打出一个灵力帷幕,这是用一种灵力记录下来的现场的面画,只见有不少的女弟子,衣衫不整,一个个目露春色,体态妖娆,正在和“天医宗主”做着各种不堪之事,有几个女弟子被“天医宗主”当场吸成了干尸,化成了粉末,而其他的那些女弟子仍然如同飞蛾补火一般的争相争宠

    “畜生,总有一天,我会遭到天谴的,”看

    到这一幕,真正的天医宗主哇的喷出一口鲜血,铁链挣的哗啦啦作响,双手挥舞,要掐向这个欢喜王,却是怎么也够不着,那种愤怒和疯狂,披头散发,让人看了震惊不已。“

    你不要白费劲了,不想你的弟子再遭受厄运,你就耗着吧,现在我用你的天医换形大术,不要说是你的弟子,就是水晶洞天,霍天尊者还有天涯海阁的阁主这些人也看不出我的真实的身份来,哈哈哈”欢

    喜王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