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八百四十七章 较技
  “今天,风家的越洋师兄和无极门的八极柔副门主进行定亲,实在是我冥山的一件大事,在下不才,愿意舞剑助兴,不知可否?”

  这时,来自一名剑派的弟子,背上插着一柄大剑,走了过来,望向高台上的洛天和八极柔,更是征求无极门主的意见。

  “呵呵,柔儿,你说呢,”无

  极门主看了一眼这名弟子,然后微笑着问道。

  “这个”

  八极柔有些犹豫,本来这种事,她准备应付几句,然后派人招待一下这些宾客就行了,没有想到,现在又出了一些余兴节目,让她稍微有些犹豫,目光不由的望向洛天。一

  身红衣的洛天,黑发披肩,极为的英俊潇洒,随意的一笑:“既然这位师弟有意,自不能拒绝,就让我们欣赏一下这名剑修的剑技吧,”洛

  天是何许人,自然一眼就看出,在场的不少的年轻弟子,对于今天八极柔的订婚极为的不爽,或者说是对自己有敌意,所以,也想借此机会打击一下他们,免得以后会有麻烦。“

  既然如此,阁下,有劳了,”

  八极柔淡淡一笑,如同优昙花开,迷惑众生,让这名弟子不由的一呆,险些失神,缓缓的抽出大剑,大脚轻轻一跺,整个人凌空飞剑,一身剑术出神入化,巨剑挥过,灵力末散,最后,竟然形成了一个大大的“贺”,落在洛天和八极柔的眼前,这才慢慢的散去。

  “好,寒师兄不愧是出自剑修之家,剑意出神入化,厉害,”顿

  时有人大声叫好。

  “见笑了,”这

  名被人称为寒师兄的年轻弟子,收剑而立,面向众人,脸不红,气不喘,气定神闲,眼中出现一丝得意之色。

  “越师兄,不知在下这剑术如何?”

  此人舞完剑后,并没有下去,而是持剑而立,望向洛天,淡淡的问道。“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很不错,所料不错的话,阁下的剑意之中透着书法,确实难得一见,”

  洛天点头微笑道。

  “那不知道和越兄比如何?”

  这个寒姓弟子颇有深意的问道,顿时八极柔的神色有些变了,而洛天则是坐在那里,气定神闲,轻轻的品着茶,并没有说话。

  “寒渠,不得无礼,今天是越小友订婚大事,助兴就算了,岂能动武,”

  顿时,有他们的师门长老训斥道,眼睛却是望向无极门还有百里长老这些强者。“

  嘿,不如我和你比试一番如何?”

  此刻,威武侯站了起来,望着这个寒渠冷笑道。

  “你不是我的对手,”这

  个寒渠傲慢的说道。

  “是不是,比过才知道,”

  威武侯随意的说道,他的身形强壮,身材高大,气势迫人,眼中露出深深的寒意,他对洛天极为尊重,绝不允许有人在这订婚大典上搞破坏。“

  门主,长老,不知道你们意下如何?”终

  于,洛天站了起来,而是看向无极门主和百里长老还有烈火长老,随意的问道。“

  越洋小友,这是在无极门,就看无极门主的意思了,不过,本长老只有一点要求,切磋可以,但你要手下留情,毕竟人家都是来祝贺的,不要伤了和气,”来

  无极门真正祝贺的自然有不少,不过也有嫉妒洛天,想看看洛天的实力到底如何,从心里不相信这个“越洋”能和半步灵帝抗衡,因为许多人都是听闻,并没有亲见。

  “哗”百

  里长老不说还好,这一说,顿时让不少的年轻弟子起了一阵骚动。什

  么叫手下留情?他就一定能赢么?这口气也太大了吧,不但是其他几个年轻的弟子,特别是先前无极门的那几个年轻的宗主,心中更是不服气,只不过碍于无极门主和八极柔的面子,并不敢轻易上台较量,打得过洛天不好交代,打不过更丢人。“

  这个百里,纯粹是挑事啊”洛

  天不由的无语。

  “越小友,既然你们的百里长老如此说了,本门主也末曾见过你的实力,不如你随便的比划两下如何,也好让我看看,我无极门的副门主八极柔是否所托非人,”

  此刻,无极门主微笑道。

  “既然如此,那就玩两下吧,只希望点到为止,不要伤了和气,”

  洛天微微一笑道。

  “洛兄”八

  极柔有些犹豫,毕竟是自己大喜的日子,不易动武。“

  无妨,我辈修行之人,对于这等俗事,所忌惮的并不多,以武会友,倒也能为此次的订婚大典增加看点。

  这样吧,我只出手三次,毕竟,你们一个个的车轮战,我也受不了,再说在下还有一些事要处理,不可能无止境的玩下去,大家说对不对?”

  洛天微笑着望向众人说道。“

  好,”

  顿时有不少年轻的弟子兴奋的叫道,特别是无极门的那些宗主,更是兴奋,毕竟这样一来他们可以名正言顺的挑战洛天了。“

  你就算一个吧,”

  洛天看向这个被称为寒姓的年轻人,微微一笑道,身形一晃,就下了高台,来到了此人面前。

  “好,你要小心了,我这的剑法来自上古,以书法入道,已经修练到了最高境界,一笔成字,瞬间击杀,如果真的不敌,记得及时出声,到时免得误伤了你,”这

  个寒姓男子,持剑而立,望着洛天认真的说道。

  他只不过是灵尊后期的境界,甚至还没有到顶峰,不过却是和一个半步灵帝交过手,虽然输了,但是却是虽凡犹荣,因为他划伤了那个半帝。“

  嗯,我知道了,多谢提醒,”洛

  天对于这小子倒是有些好感,比起一些阴剑卑鄙的小人强得多。

  “唰”

  此人动手了,大手不知何是到了他的左手,在空中猛的一划,一笔成字,一个巨大的杀意,杀意澎湃,恐怖惊人,甚至比起当初在林曦手中那个青鸾殿中的杀字,杀意还要强大。毕

  竟那时隔岁月太久,只是一个血字而已,而此人却是用剑书写,剑本身就是凶器,所以,杀意更加的恐怖。“

  好字,”

  洛天眉头轻轻一挑,负手而立,甚至身形连动也没有动,任凭此人劈下。“

  你”

  看到洛天如此,此人心里一跳,他怕真的劈杀洛天,只不过看洛天如此托大,他还是一下子劈了下来,那个巨大的杀字直接没入了洛天的身体。

  “呯”洛

  天的身体直接消散了,并没有鲜血流出。“

  分身?”这

  个寒姓男子不由的一惊,他没有想到,先前的那个竟然是分身。

  “此子手段厉害”

  看到这一幕,连无极门都不由的暗暗点头,甚至加他都没有发觉,洛天是如何动用分身的,仅凭这一手,就让在场的神色凝重了许多。

  “还不错,杀意够了,不过速度不行,神识需要提升,还有对于空间的掌握,”洛

  天出现在这个韩姓男子的身后,仍然负手而立,中肯的评价道。

  “你”

  这个寒姓男子不由的一怔,同样的评价,师门老祖也曾这样说过,现在却是没有想到在一个低级弟子的口中也说了出来。“

  山舞银蛇”

  这个男子,大喝一声,大剑瞬间写出了几个大字,一山一石,一草一木,如同一世界,对着洛天笼罩了过来。

  剑意漫天,杀向洛天,这是他的最强的底牌,当年,就是用这一招,把一位半步灵帝给划伤的,也是他赖以自豪的资本。

  洛天的身形动了,不退反进,竟然直接冲进了那剑意之中。快

  ,极快,洛天控制虚空,扭曲空间,间不容发的躲过了此人的剑招,出手如电,伸出两根手指,牢牢的夹住了此人的大剑,随手一扯,就夺了过来。

  剑意停,胜负分,现在落针可闻,在场的人耸然动容,不可思议的望着这一幕,如果是洛天硬破了此人的剑术还可以理解,而现在却是洛天硬冲了过去,用两根手指,就夺下了对方的大剑,如何要杀他,那岂不是

  从这一点上,也充分的看出,洛天对空间掌握的程度,还有速度,反应等,都非常可比。“

  我输了”

  这个寒姓男子,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先前的傲然荡然无存。

  自己赖以成名的剑术,在对方面根本就像过家家一般,是幼稚可笑的,只有他明白,刚才是多么的惊险,洛天那冷酷的眼神一闪而过,让他一下子如同坠入冰窟里。

  洛天真的想杀他,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承认了,”洛

  天并没有羞辱他,而是倒转剑柄,双手递给了他,此人无颜以对,接过剑,默默的回到了长辈面前,盘膝而坐,闭目入定,竟然在感悟刚才的所得。“

  还有哪位要来?”

  洛天扫视众人。“

  咳,作为我们副门主的伴侣,不知道你没有那个资格,属下想讨教一下,还请门主及副门主不要见怪,”

  这时,无极门走出来一个年轻人,首先向无极门的门主还有八极柔告罪。“

  望月宗主,你也想凑热闹么?”

  看到出现的这个人,八极柔不由的有些无语,此人虽然一副年轻人的模样,不过那眼中的沧桑却是出卖了他,此人比自己的父亲还要大,是无极门最老的一位宗主之一,已经半只脚踏入了半帝门槛。

  “咳,副门主惊为天人,是我冥山的第一美女,属下不想看到副门主所托非人,”这

  个望月宗的宗主干笑道,他对八极柔也有想法,只是却是没有机会。

  “你管的是不是太多了?”八

  极柔的神色不由的冷了起来,这算起来都是自己的手下,现在却是来质疑自己的男人,简直岂有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