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八百七十二章 准备处决
  天干地支十一城的人来了,这些人到来,首先向着副城主沙冲天走去。“

  见过沙副城主,”

  这些城主,带着弟子齐齐的拜见沙冲天。

  “呵呵,各位,免礼吧,不要客气,来人,看座,”

  沙冲天看向这些城主,眼中闪过一丝冷漠的神色,接着哈哈大笑,热情的招呼这些城主。

  “多谢沙副城主,”

  这些城主表现有的些战战噤噤,在一些弟子的带领下,坐在了相应的位置。“

  想不到这些城主第一次联袂而来——”

  沙冲天身边的白护法看向这些城主,不由的微微皱眉。

  这些人中,也有实力强大之辈,甚至还有三级灵帝在,实力不可小视,他的潜台词自然就是担心这些城主会联合起来,反抗幽州城。

  “那又如何,敢放肆,一律杀无赦!”

  沙冲天眼中闪过一丝冷酷的杀意,他的儿子沙千夜身死,到现在找不到凶手,所以他认为,应该和这些城主脱不了干系,因此,他从心里对这些城主极为的排斥,看谁都像凶手。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这天干地支十二城似乎和那里的天干地支并不太一样——”洛

  天心中自语,天干地支是星空彼岸的一种计时法,和这里还是有些同的,那是十天干,十二地支——”“

  洛兄,你在想什么——”看到洛天低语着,焦婉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洛天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道。“

  这次盛会非同小可,我劝大家还是要谨慎一些——”地

  城的城主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暗中向其他的城主传音。在

  地城他就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一般,来到这幽州城,却是成了下属,坐在下方,需要仰视那个存在,这像桀骜不驯的他们心里极为不舒服。这

  些人,哪一个都是枭雄之辈,实力强大,只因为依附于幽州城,只不过时间一久,他们就会膨胀起来,更重要的是,地城还有天月的子嗣到现在没有下落,他有些怀疑是幽州城做的手脚。

  “难道月儿的失踪和幽州城这个沙冲天有关么?”距

  离地城城主不远处的天城城主,神色阴沉,看向高台上那个存在,暗中传音道。

  “我想有很大的关系,这次让我们来观礼,却是来处决干城的孔翔飞,分明是给我们一个下马威,这些年幽州城做的越来越过分了,”

  地城怨毒的说道。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听说他的儿子沙千夜被人杀了,此人也许和我们一样在怀疑我们呢,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误会?”另一个城主接口传音道。“

  哼,能有什么误会,他是这些年来,看我们这些天干十二城发展太快,想压制我们一下而已,”

  地城城主狠狠的说道。

  “不错,沙千夜那个混账确实该死,虽然不是我们动的手,不过也算解气了,看到此人那一副模样,老子心里就解气,哼,”

  天月城主同样语气不善的说道。

  “好了,不要说了,既然来到这里,一切都要先暂时忍耐,毕竟这不是在我们的大城中,”有另外的城主劝说道。

  此刻,到场的势力基本上已经全来了,这时,高台上的副城主沙冲天,站了起来,随意的一动,就有一种擎天之势,一双眼睛极为的凌厉,扫向全场,顿时全场烦乱的人声一下子静了下来。“

  诸位,我们幽州城十年一度的盛会召开,很感激各位前来捧场,我幽州城这些年的经营,可以说是内贤称圣,外贤称王,呵呵,这都是诸位努力的结果,”

  沙冲天很满意这种万众注目的感觉,开口说道。“

  内贤称圣,外贤称王,这个沙冲天还真是会给自己脸上贴金——”下

  面的洛天,听了这个沙冲天的话,不由的有些无语。

  “可是,近些年来,我幽州城管辖下却是有些动乱不安呢,强者安邦,弱者受到庇护,可是一些弱者,自以为成长起来,开始和我幽州城分庭抗礼了,这是我不希望看到的。没

  有幽州城,哪里有你们的今天?当然,这只是少数一部人的意志,但也不排除另外一些人暗中怂恿,错了,就要受到惩罚,不然的话,我幽州城如何立于这片天地?”不

  得不说,这个沙冲天说话极有水平,如果放在星空彼岸,可以当政客了,只见他说的话语越来越严厉,冷漠的眼视扫向全场,更是在天干地支十一城城主的身上来回的扫视。“

  敬我幽州城者,无忧,仇我幽州者,死!暗中敌视我幽州者,视为叛逆,想必各位也知道了干城的事,干城之主夫妇,大逆不道,阴谋造反,人神共愤,今天,我就当着天下群豪的面,来一个了断,来人!”

  沙冲天最后大声喝道。

  “在!”身

  边的白护法,三级灵帝顶峰,此刻,躬身答道。

  “把叛逆之人带上来,斩立决!”

  沙冲天厉声喝道,顿时场下一阵哗然,虽然知道要杀干城的城主夫妇,却是没有想到如此快,甚至沙冲天连具体的罪行证据都拿不出来,只是扣了一个个大帽子,就要杀人,这太武断了。“

  咳,副城主,这——”有天干城主站起来想求情。“

  求情者,视为同罪!”沙冲天冷漠的打断了此人的说话,此人顿时表情一滞,然后摇了摇头坐了下来,在这里,他们就是臣民,而沙冲天就是皇帝,他们没有说话的权利,只有迎合权。“

  是,副城主!”白

  护法不屑的看了一眼下方的这些城主,同时眼神示意了一下,两个刀斧手,身高体壮,光着上身,扛着鬼头刀走上了演武场中央的平台,同时,在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两个木墩,沙冲天要用处决凡人的手法,砍头示众,以儆效尤。而

  白护法,此刻,却是大手一抓,顿时能量滚滚,冲向了幽州天牢深处,很快,两个身着秋衣,蓬头垢面的男女被他拘了出来,落在了这演武场上,直接跪在了木墩前。

  “咝——”“

  真的是干城夫妇,天呢,这——太可怜了——”

  看到这两人,让众人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顿时议论纷纷,特别是十一城主,更是脸色大变,看到干城城主夫妇,他们似乎看到了自己的明天,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不,父亲大人救我——”

  “父亲大人,我是云儿,救我啊——”

  看台上的两人自然是被洛天调了包,运用千变万化决易容的彩云和天月,他们两人的神识锁,封印了周身穴道,口不能言,耳不能听,只能眼睛能看,心里能想。看

  到眼前的一幕,吓得他们魂飞魄散,拼命的对着十一城主方向磕头,泪水都流了下来,想表达出来,却是根本无法言语。

  “唉,孔兄,不是在下不帮你,实在是无能为力啊,”

  看着干城夫妇,地城城主心中叹息道,他们和自己的关系不错,只不过此人是一个见利忘义之人,不敢得罪幽州城,不然的话,当初孔娟带着洛天求他,也不会拒绝了。

  “真是可怜,不过,没有办法,”

  天城的城主,看到干城夫妇的眼睛似乎望向自己,心里莫名的一动,轻轻的摇了摇头,叹息道。

  “你这个家伙好狠,等下杀错了人,不知道这些人会是什么表情——”

  下面焦婉暗中传音给洛天道。

  “肯定会精彩!不过他们该死,得罪我洛天的人,绝不会有好下场,”洛

  天轻轻的品了一品灵茶,神色有些漠然,那种淡淡的凌厉的气息,让身边的焦婉都有些凝重起来,深深的看了一眼洛天,不再说话。“

  罪城之人在此,十一城主,不知道你们可有话说?”

  沙冲天看向十一城主淡淡的问道,眼中闪过颇具深意的目光。

  “干城孔翔飞,阴谋背叛幽州城,大逆不道,理应处斩,副城主明智!”有

  天干十一城的城主拍马屁道,这些人明哲保身,知道阻止不了,不如投其所好。“

  地城城主,你说呢?”沙

  冲天看向地城城主,似笑非笑的问道。

  “咳,副城主英明,虽然在下和孔兄有些关系,不过却也没有想到他会生出叛逆之心,实在是痛心之极,理应处决,”

  到了这个时候,地城之主却是急忙抛却和干城的关系。“

  呜呜——”

  此刻,看台上的干城夫妇,特别是干城城主“孔翔飞,看向地城之主,拼命的摇头,”他

  想说,自己是他的女儿啊,现在却是由父亲说出亲自处决的话来,更是心中难过之极,没有办法,她彩云现在是“孔翔飞,干城城主,”

  “孔兄,自作孽不可活啊,如果早知道你有背叛之心,我一定会制止你的,可是,现在——唉,”地

  城之主装模作样的摇头叹息道,他可是做梦都没有想到,那是自己痛爱的女儿。

  “哈哈哈,既然,如此,斩!”

  沙冲天哈哈大笑,挥手喝道。

  “铛铛,铛铛——”

  这时,有金属拖地的地声音响起,众人不由的一怔,寻声望去,只见一个老兵,手中拖曳着一根长矛,向着这里走来,神色冷漠,刚毅,坚定。“

  杜心,你干什么,给我滚回去,”来

  人是那个城墙上的老兵,来自干城,现在单枪匹马来救人了。而

  负责统管城门防御事宜的摩天灵帝,不由的冷漠的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