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八百七十八章 针对
    毕竟时间法则太过恐怖了,也只有到了主宰领域,才能开始涉及,他一个小小的一级灵帝,根本不可能领悟的。

    “我输了”古

    杀的心脏虽然破裂,不过并没有死,看到雄鸡公子再要动手,于是苦涩的说道。占

    居幽州年轻弟子天才第一的名头多年,他从来没有尝过失败的滋味,可是这一次,他却是败的很彻底,正面对战,他输了,心中滋味难明,幽州城年轻一代第一的光环黯然失色,将一去不返。

    “不过,并不是输在战力上,而是输在你有秘宝上,”古杀有些不甘的说道。“

    输了就是输了,哪里有这么多的借口,谁告诉你,秘宝不是自己的战力呢,”雄鸡公子恢复了人形,望向古杀冷漠的说道。

    “哼,有机会我还会向你挑战的,”最

    后深深的看了一眼雄鸡公子,古杀阴冷的说道,然后跳下高台,直接离开了演武场。

    “好,不错,有些实力,”

    此刻,虚空之上的帝君微微点头,随意的说道。这

    个雄鸡公子一听,顿时露出喜色,急忙拱手:“多谢帝君抬爱,”“

    久闻焦家人才倍出,今天如此盛会,难道不上去表现一番么,也好让本太子看看眼界,”

    而帝君根本看都没有看这个雄鸡公子一眼,却是把目光看向了洛天。“

    这个混蛋,终于要来了么”

    洛天心中暗想,不过却是没有搭理此人,眼观鼻,鼻观心,坐在那里动也不动,毕竟,帝君提的是焦家,这里有黄鹤还有焦婉,所以用不着自己出头。

    “呵呵,不错,焦姑娘,每次的盛会,你们焦家都会派一名弟子上台,凑个热闹,不知道这次准备派谁上场啊,”此

    刻,副城主沙冲天,似乎明白帝君的意思,于是看向焦婉,似笑非笑的问道,他从帝君的语气中,知道帝君对焦家好像并不感冒,特别是坐在焦婉身边的那个年轻人。

    “我来吧,”

    孟良此刻,猛的向前踏出一步,战意盈然,他并不是想加入什么裂天界,只不过身为焦家的弟子,不想被人看不起。“

    小子,不要冲动,”黄

    鹤低声喝道,眼神看向帝君身后的那几个强者,眼神微微闪烁,突然哈哈一笑,拱了拱手:“副城主说笑了,焦家每次虽然派人上场,只不过是凑个乐子而已,这次就不准备参加了,”“

    不错,幽州城天才俊杰何其多,我焦家自叹不如,今天能来参加这里的盛会荣幸之极,我等还有事,就告辞了,”焦

    婉更是直接,站起来说道,然后带人就要离开这里。“

    幽州城近日出的事情很多,城门正在大肆搜索嫌疑人等,你们焦家如此匆忙离去,该不会做贼心虚吧,”副

    城主沙冲天冷笑着说道,虽然他对黄鹤有些忌惮,对焦家的实力敬畏,不过现在裂天行主宰的儿子在此,他倒是不惧,再说,是帝君指名要参加的,焦家如此不给面子,这让他的脸上也无光。“

    沙冲天,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莫城主,今天您能参加这次盛会,本来应该给你这个面子,只可惜,我焦家确实有事在身,就不奉陪了,”黄

    鹤看向城主,拱手道。“

    这个黄兄,要不就随意的派个弟子比划一下吧,点到为止,不要扫了帝君小友的雅兴,你看可好?”

    虚空中,城主这个老者沉思了了一下微笑道。

    “一个小小的焦家,自以为有一个半步主宰坐镇,就如此狂妄,当真没有把我们裂天界放在眼里么?”帝

    君被无视,脸色难看,而他身后的一个强者,最少也是六级灵帝,此刻,看向黄鹤冷漠的哼道。

    “焦家只是贵宾,参加是情分,不参加是本分,这和狂妄扯不上什么关系吧,要说狂妄,倒是帝君太子一来到这里,就高高在上,干涉幽州城的事宜,这才是真正的狂妄,”焦

    婉冷笑一声,看向这个强大的老者不屑的哼道。

    “大胆女娃,竟然还敢顶嘴,看来,你的家人没有教育你在外好好做人和长辈说话么?”帝

    君身后的老者听了不由的神色变得阴冷起来,无形中一股强大的压力,压向焦婉。

    这等强者,根本不用出手,只靠气息和压力,就让焦婉无法承受,他并不想杀焦婉,只是想让焦婉当众出丑,正好来显示裂天界的强大。

    “阁下,有些过了,以大欺小,也配称得上强者么,我们焦家末来的继承人,你还没有资格教训!”黄

    鹤此刻,神色阴冷,猛的向前踏出一步,顿时在他的面前,起了一股强大的风瀑,直接化解了对方的压力。

    “好强大,这个老家伙果然是深藏不露,最少也是五级灵帝的修为”

    看到黄鹤的举动,洛天心中震惊,这个老家伙一直表现的是半步灵帝的修为,确实隐藏的太深了,难道自己看不透。“

    不错,想不到你深藏不露,难怪有胆子和我这样说话,不过凭你一人,似乎还不够吧,”

    那个老者看向黄鹤,眼中出现一丝杀机。帝君身后,像他这样的都有三人,仅凭一个黄鹤根本无法抗衡,另外,还有幽州城的正副城主呢,他们会帮助裂天界的。

    “咳,裂天界的朋友,黄兄,不必动怒,今天是我幽州城盛会的日子,以和为贵,千万不要伤了和气,”

    城主不想得罪裂天界,也不想得罪焦家的人,虽然幽州城势力很大,他不想平白的多了一个强敌。

    再说焦家在幽州城这么多年了,一向关系不错,不想因为这件事闹的不愉快,只不过裂天界给他的压力很大,更不想得罪帝君。“

    既然如此,那好吧,给城主一个面子,我们就随便派一个人上去玩玩吧,”黄

    鹤冲焦婉使了一个眼色,然后淡淡的说道,心里把洛天骂了一个天翻地覆。

    洛天也有些无语,今天遇以帝君,此人肯定不会轻易的放过他,应该是想借这次的机会除掉自己。

    “主人,属下愿意和焦家的洛天一战,”此

    刻,黄龙族的龙门太子,看向洛天眼中涌现出杀意,目标直指洛天,转身跪倒在地,请求出战。“

    放肆,你这个小小的拉车的魔兽,也配和我一战,真是笑话,”

    洛天翻了翻白眼,不由的哼道。

    “你”

    龙门太子神色阴霾一片,这是他最不堪失忍受的事实,被人当作拉车的魔兽,他龙门太子的威严尽损,而蓝龙傲霜也是神色不好看,站在那里,望着洛天,充满了杀机。

    “原来如此,看来这个家伙和这几条拉车的龙应该有过节才对”

    黄鹤心中暗想,却是不知道,洛天真正的对头,是这个帝君。

    “不错,幽州城会,何其盛大,虽然拉车的魔兽都可以出战,这也末免不把幽州城放在眼里了吧,虽然裂天界有主宰存在,但是帝君太子也不会如此掉价吧,”

    焦婉也不由的冷笑道。“

    这么说,焦家的精英弟子是想与我身后的这几个随从一战了?”

    帝君随意的挥了一下手,顿时龙门太子站了起来,乖乖的立于一边,而帝君则是似笑非笑的说道。“

    你开玩笑呢,他们至少是六级灵帝了吧,让我灵尊后期和他们打,你该不会想在幽州城杀人吧,”

    洛天站了起来,望着帝君,似笑非笑的问道,没有等帝君说话,洛天扫视全场,朗声说道:“在下灵尊后期,愿意和同境界的朋友玩玩,助兴盛会,”此

    话一出,不但是帝君,就连焦婉和黄鹤都有些想骂洛天无耻的冲动。洛

    天的实力很显然可是越境界挑战,现在却是挑战灵尊后期,这自然是立于不败之地,不过,人家说的也没有错,同境界大战才算公平,不是么?“

    洛天,别人不知道你,我可知道,你竟然有胆子以真面目以示人,据我所知,你的实力可以轻松挑战一级灵帝了吧,就不要谦虚了吧,”帝

    君黑着脸说道,他自然不好当众派人击杀洛天,裂天界虽然有主宰,而且他是主宰的儿子,不过也不是可以肆意妄为,因为主宰不是只有他唯一的儿子,相反,子嗣特别多,每个相互之间,也是明争暗斗。

    帝君去金月大陆计划失败,险些身死,受了重伤,如果不是主宰,他根本不可能恢复的这么快,所以,他也想多做一些成绩给自己的父亲看,同时也要拉拢一些强者,壮大自己的实力。而

    幽州城,则是他看中的势力,自然不好大开杀戒。“

    哪里,哪里,帝君客气了,哪里有你说的这么强,我自己的实力我自己知道,不久前受过伤,还没有好呢,只能和灵尊后期的玩玩,要不就算了,”洛

    天丝毫不上当,咧嘴一笑,摆摆手说道,让焦婉有些无语,却让一些强者对洛天露出异色。看

    来这个洛天和帝君关系确实不怎么样啊,别人敬畏的这个帝君,这个家伙竟然像是和朋友说话一般,一点也不卑微,就是因为有焦家在撑腰么?就

    连那个孟良看着洛天也有些无语,对洛天存在轻视,真的有些怀疑黄鹤还有焦婉的眼光了,怀疑他到底是不是焦家要找的人。“

    哼,想不到来自焦家的精英如此无能,真是给焦家丢脸啊,”

    此刻,站在台上的那个雄鸡公子,知道帝君对洛天有杀意,于是为了讨好帝君,而看向洛天不屑的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