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八百八十九章 内部纷争
    “不错,他叫洛天,是我和爷爷历经百年,找到的最有希望相助老祖的人了,”焦婉扫了一眼这个焦佩,随意的说道。

    “是么?昨天遇到婉儿妹妹,你还说并没有找到气运之人,今天却是突然找到了,还真是奇怪,婉儿妹妹不会是拿这种蝼蚁一般的人物来凑数的吧,要知道你是末来家主的继承人,如此随意,这太”说

    话之人,正是昨天在城门外,遇到的那个焦赞。

    此人外出已经归来,参加了这个会议,在他的身边也有一个中年男子,和家主长的有些相似,应该就是他的父亲,焦婉口中的七叔。

    看着焦赞,那话吐半句,一副无法说下去的模样,焦婉微微一笑道:“焦赞大哥此话差矣,如果是七叔问我,我就会实话相告,至于你”焦

    婉的话同样说了一半,只不过那话中的意思,谁都明白,意思就是说他根本没有资格知道。

    “你'”焦

    赞不由的神色变得有些阴沉,望着焦婉,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接口。“

    找到一个灵尊后期的小家伙,至于遮遮掩掩么?哼,”

    还有年轻的弟子不屑的哼道,这个弟子的实力也极强,洛天扫了他一眼,竟然在二级灵帝境界,比焦婉强了一个半境界,也难怪此子看不起焦婉。现

    在洛天知道了,这些人都想看焦婉的笑话,想看她这个焦家末来继承的人笑话。“

    行了,焦松,在场的长辈还没有说话,你们就少说几句吧,不管如何,婉儿是我们焦家的末来的继承人,一天是,你们就一天尊重她,”

    一个稳重的男子,开口说话了,此人有些儒雅,看向先前的那个年轻人,冷声喝道,正是昨天帮着焦婉解围的那个焦仁,焦婉三叔的儿子。

    “焦家大事,作为年轻一代的弟子,也有资格参加,怎么,焦仁大哥,还不让我们说话了么?”

    这个名为焦松的弟子,不由的反驳道。“

    小兔仔子,没有人不让你不说话,不要不要针对婉儿,再敢乱说话,当着你父亲的面,一样收拾你,”

    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龙形虚步,气宇轩昂,大步的来到了焦仁的身边,大声喝道,声音震的整个大殿嗡嗡作响。此

    人和焦仁长的有些样,正是焦仁的父亲,焦安的三叔,此人相貌威严,眼睛一瞪,很有气势,此刻一上来,就对着这个叫焦松的年轻人黑唬。

    顿时,吓的那个焦松不敢说话在了,他从小就怕这个三叔的,说动手就动手,而且打人极狠,一些伯叔的弟子,有不少的人被人教训过。

    “老三,都是小孩子的事,你作为一个长辈,就不要跟着参和了吧,”

    当着自己的面,就准备教训自己的孩子,这让这个焦松的父亲有些脸上挂不住,于是阴沉的说道。“

    老十三,见了我,连个三哥都不叫,孩子都是跟你学的没大没小的,再叫我老三,连你一起收拾,”这

    个焦婉的三叔脾气相当火爆,此刻一瞪眼,瞪着他们这对父子喝道,让洛天不由的有些无语,看来焦婉在焦家能站住脚,他的这个三叔,倒是出力不小。

    “你”

    这个焦松就是焦婉十三叔的儿子,此刻,这个老十三被焦婉的三叔一阵训斥,被脸色难堪之极,却是不敢发作,他知道这个老三的脾气,说动手,就动手,而且每次动手,他都吃亏。

    “呵呵,今天很热闹啊,三哥这又是跟谁生气啊,”

    这时,门口一阵哈哈大笑,进入了一群人,这是两拨人,进来后,先向家主示意招呼,然后其中一人带着一些人,坐在了那空着的区域,这才笑着说道。“

    这是十四叔,是家主一脉,不过此人表现的不动声色”焦

    婉暗中传音给洛天道。

    “哼,还能有谁,还不是老十三,”焦婉的三叔,看了一眼进来的老十四,不由的哼道。“

    老十三人还是不错的,这些年一心为焦家,都是孩子之间的事,不必牵到兄弟身上去吧,大家都退一步就行了,毕竟家主在,你们这样吵成何体统,”

    另一拨人,为首的是一个老者,胡须都发白了,不怒自威,扫了一眼老三还有老十三,一副家主的模样,一坐下来,就淡淡的喝道。

    “大哥,话不能这么说,这可是”“

    行了,老三,你不要说了,人到齐了,开会吧,”

    此刻,家主一直皱着眉头,突然开口说道,声音平淡,却是瞬间,在现场静了下来。“

    那个是我大伯,他希望让他的儿子继承家主之位”焦婉传音洛天。“

    每次家族召开会议,家族都这么乱么?”

    洛天眼神不动声色的扫视着,在场十域,和自己一样,坐在中间位置的人,同时连讯问焦婉道。“

    是啊,烦死了,不过这些人,都是为家族立过汗马功劳的,吵归吵,不过在外,总的来说,还是很团结的,只不过这一百年没有回家,似乎家族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他们对我的敌意在增加。”

    焦婉无奈的说道。“

    只有你自己成长起来,才会改变这一切,不然的话烦恼永远在,除非你放弃成为焦家继承人的身份,”洛天一针见血的回应道。

    “哼,我当然知道,不过哪里这么容易,要不你帮我?”焦婉信口传音道。“

    没有名份,不好帮啊,”洛天实话实说道。“

    哼,”似乎猜到洛天想些什么,焦婉脸微微一红,只是哼了一声,不再说道。“

    诸位,我焦家之所以如此强大,不是因为我们,而是因为老祖,现在老祖有些麻烦,需要有大气者相助,才得以脱困。

    在此,我焦恩向诸位表示感谢,历经百年,终于找来了一批大气者气,希望,你们之中,有是我焦家真正要找的人,三千年了,希望这次能成功,”

    “原来焦婉的父亲叫焦恩”洛天心中自语。

    “焦家家主,我叫风雷,在下出生时,天降五色祥云,风雨雷电七天七夜,七百年,就修练到了灵尊境界,最后又用了一千年,修练到了一级灵帝,自认运气绵绵,焦家找到我,是我的运气,相信也是你们焦家的运气,有我在,相信焦家老祖,定能平安脱险,”此

    刻,位于焦佩身边的一个年轻男子,站了起来,大放狂言道,这是焦佩的父亲,也就是焦婉的五堂叔找来的大气运之人,此人算是一个天才,不过言语却是相当狂妄,让人听了很不爽。“

    我的五色彩云兽,一出生都有五色祥云,风雨雷电似乎是十天十夜,这算得了什么,如果这也算是大气运者,那本帝出生时的万千灵帝顶礼膜拜,更是气运绵绵吧,嗯,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神韵!”焦

    婉的大伯,也就是最后进来的那个老者身边,有一个年轻紫衣男子,坐在那里,目空一切,一边淡淡的品茶,一边随意的说道。“

    万千灵帝膜拜,这可是成为主宰的先兆啊,此人气运当真了得,”

    听了此人的话,在场的不管是年轻弟子还是老者,均神色微微一变,看向这个年轻人不由的眼中多了一丝凝重和期待。

    “我出生时,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是天地所生,天地朽而我不朽,天地灭而我不灭,”

    又有一个气运者,语气平淡的说道,却是石破天惊,天地朽而我不朽,天地灭他不灭,这是什么概念,这岂不是说,比主宰还要厉害?毕竟主宰也不敢说这些话,毕竟他们的寿元也是有限的,似乎也只有混沌,寿元似乎无限。“

    还真是吹牛不上税,什么样的人都有啊”洛

    天不由的有些无语了,这些大气运者也太厉害了吧。“

    不知道,焦家的末来的继承人,所找寻的大气运者什么来头啊,说出来,让大家听听啊,”

    这时,那个焦佩不怀好意的看向焦婉,却是把余光扫向洛天,微笑着说道。

    焦佩一说,顿时有不少的年轻弟子都笑了起来,连一些老者也忍不住叹息,这大气运者,最低的也要是一级灵帝,而末来的家主继承人,却是找了一个灵尊后期的小家伙回来,这明显是来凑数的,没有找到就没有找到,即使来凑说,也要找个灵帝才行啊。

    看到众人把目光都望向自己,就连家主焦恩也盾看向自己,有些好奇的神色。

    洛天装模作样的摇了摇头:“我的实力低微,自低为气运不够,根本无法和你们相比,我只记得,我出生时,吓死了不少的主宰,连混沌都吓的到处乱跑,他们连跑边喊呢,仙来了,仙来了”“

    你”

    “众弟子”“

    诸多老者”顿

    时,不少的人目瞪口呆,连焦家的家主也不由的皱眉,感觉这个叫洛天的似乎有些不靠谱了。“

    噗嗤”一声,焦婉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个混蛋,吹起牛来,简直都不用打草搞,还吓死主宰,惊走混沌,自称为仙,真是吹的没有边了。“

    你小子少吹点能死么”黄鹤传音不由的对洛天嗔骂。“

    阁下厉害,气运无人能比,”

    剩下的还有人想接着吹,可是洛天一下子吹到了顶,他们还怎么吹,一个个看着洛天,不由的冷声喝道。

    很显然,他们根本不相信洛天的,不要说,洛天也不信啊,他本来就是吹的,只因为看不惯这些人的嘴脸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