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九百三十一章 风之子
    风帝没有想到黄鹤竟然还有专门对抗神识的兵器,那腐朽的木剑,威力很大,每点一下石碑,就会让他的神识受到剧烈的震疼。

    “哼,即使你有专门神识的神器又如何,看我们能耗得过谁?今天必将把你碾压成血雾!”

    风帝发了狠,强大的帝威浩荡,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化成血雾,喷向通天石碑,被通天石碑吸收,通天石碑一下子发挥出更加强大的威力。“

    轰”

    黄鹤的身体险些裂开,一条手臂猛的炸开,化成了强大的能量,却是被通天石碑吸收。

    “哈哈哈,现在是你消我长,我看你如何和我斗,真的以为我小小的冥山,就没有强者么了?”

    风帝披头散发,看向黄鹤,哈哈大笑。

    一个强者的身体一身都是宝,隐含着强大的能量,即使是一根头发,也是好东西,随便炼制一下,就可以作为低境界人物的保命底牌。这

    一条手臂所隐含的能量,近于相当于黄鹤的五分之一,也难怪风帝会如此兴奋。“

    白痴!”黄

    鹤看向风帝,淡淡的摇了摇头,一只手拿着那支剑,瞬间爆发出强大的战力,道道能量如龙,冲向六面石碑,在石碑上,疯狂的点了十多下。木

    剑和石碑接触,并没有断裂,可想而知,这柄看似腐朽之木的木剑,绝对不是像表面上那么脆弱,实是坚硬无比。“

    轰轰轰”风

    帝惨呼一声,差点一头从虚空中栽倒,黄鹤这一下,让他有些吃不消了,神识极大的受损,除非他不用神识控制石碑,不然的话,必被黄鹤用木剑打击。

    六面石碑石灰质的光茫黯淡,摇摇晃晃,形不成阵势,对黄鹤的压力大减,趁此机会,黄鹤单手持剑,冲天而起,直接冲出了石碑大阵,对着风帝就杀了过来。“

    吼”风

    帝又惊又怒,石碑猛然缩小,挡在自己的身体周围。“

    呯呯呯”

    黄鹤的木剑不停的击打在上面让风帝惊怒交加,天玄地转,他现在真正的知道了那古怪木剑的恐怖,只要催动重器,和对方相撞,就会伤到自己的神识。

    正要催动石碑,对黄鹤来个鱼死合网破。

    可是,就在这个石碑,通天石碑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开始不受风帝的控制,一下子脱离了他的掌握,对着外面的虚空飞去。“

    这是怎么回事,通天石碑给我回来,”风

    帝大喝,此刻的他,神识严重受损,战力下降了太多,竟然招不回通天石碑。

    “说你白痴,你还不信,你的通天石碑早已经被人动了手脚,就是等你虚弱时,好趁机抢夺,到现在还不明白么?”黄

    鹤冷眼望着风帝轻轻的叹惜道。

    “什么?不可能,难道是他?这个该死的畜生!”

    风帝听了黄鹤的话,不由的一惊,脑海中瞬间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自己最近新收的弟子,也是风家的弟子,叫作破军。因

    为看破军资质不错,所以收了他做了自己的弟子,却是没有想到,此人竟然图谋自己的宝物。

    “连弟子的品行都不知道,就随意的收授弟子,也难怪你会失败,”

    黄鹤收了木剑,颇有深意的看向风帝说道。“

    混账东西,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我要杀了你,风刀战技!”风

    帝怒喝,有些失去了理智,大手一挥,顿时股狂风出现,狂风如龙,不知道绵延几千公里,然后被他压缩成一把风力长刀,对着黄鹤就劈斩了下来。

    “又来这一套么,刚才你已经用过了,”看

    到风帝的风力长刀,黄鹤冷喝一声,手掌反转,虚容抓摄,强大的能量被他凭空摄取,同样压缩,形成了一根矛头模样的东西,对着这把长刀就击了过去。长

    矛不是一根,而是千万根,满天飞舞,风帝的风力之刀瞬间被击碎。

    “小子,离开这里,不要靠近,这里我来对付,速速寻找那通天石碑的下落,”

    这时,黄鹤的神色微微一凝,对着虚空一个方向传音道。

    正是赶到的洛天,还没有到达战场,就被黄鹤发现了,于是马上传音,因为洛天虽然变态,实力很强,不过七级灵帝的大战,他根本插不上手,还会受到波及。

    “前辈,你确信没有问题么?”洛

    天接受到黄鹤的神识传音,顿时大量的信息涌入他的识海,顿时明白了一切,于是传音问道。

    “废话,自然没有问题,快离开这里,”黄

    鹤神识冷喝。

    “嗯?”此

    刻风帝似乎发出现了洛天,神色一动,身形一晃,就在原地消失。“

    想动他?有我在,你不会成功的,”

    黄鹤抢先一步拦在了风帝的面前,一只大手如同天柱一般罩向风帝,封锁了虚空,对着风帝狠狠的抓来。“

    混账,这是你逼我的,”

    他没有想到黄鹤如此难缠,甚至脱身都不可能,本想抓到洛天,让黄鹤投鼠忌器,现在却是不行了,于是眼中动了真正的拼命的杀机。只

    见此人双目之中,爆发出强大的飓风风暴,以他为中心,散布开来,整个天地之间,形成了一个极为强大的风力漩涡,撕碎一切,搅碎一切,甚至连虚无都要粉碎掉。“

    大罗手!”黄

    鹤面对风帝这强大的攻击,神色微微凝重,虚空而立,身体下沉,双手张开,如同推太极。

    强大的能量能手上运转,并且以他的双手为中心,所带起的能量越来越大,慢慢的和风帝的风力漩涡汇合在一起,并且带动起来,有点以弱克刚的性质。“

    轰轰”

    能量澎湃,以黄鹤为中心,所卷起的能量漩涡更大,风帝的风力漩涡完全的被他所带动,有些不受控制。“

    去!”黄

    鹤大喝,顿时那股强大的能量漩涡,化作了排山倒海之势,对着风帝反击而去。

    “轰轰”

    风帝的身体被击飞,一下子化成了碎片,这等强大的能量,他根本承受不住。

    “黄鹤,我风帝不会死的,总有一天,我会击杀你”

    天地之间,风力肆虐,到处都是风力,而风帝的身影却是消失了,只是在虚空中,传来风帝那愤怒和不甘的声音。“

    风之子,想不到此人的体质竟然是风之子,只要有风,近乎不灭,不过想要恢复实力,成长起来,那就需要时间了,”望

    着那漫天的风力在缓缓的消散,黄鹤神色有些凝重的说道,接着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这个风帝比他想像中强大,击败风帝,他也用尽了全力,特别是对抗那通天石碑,动用了木剑,也极大的消耗了他的神识,如果风帝再有底牌的话,他真的不知道谁胜谁负了。“

    不管如何,小子,总算没有让你失望,”黄

    鹤轻轻的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微微一笑道,然后身形一晃,就消失在这片虚空。此

    刻,另外一处,虚空中,一个年轻的男子,盘膝坐在那里,神色凝重,眼中散发着夺目的光泽,在他的身边,围绕着六面石碑,在缓缓的运转,似乎正在想办法练化。

    “奇怪,为何无法炼化?”此

    人轻声自语,眉头紧皱,轻声自语。“

    你想办法在通天石碑中做了手脚,不过这石碑之中却是有黄老的血肉能量,你自然炼化不了,”

    这时,在此人的前面不远处,出现一个人影,微笑着望着他,淡淡的说道。

    “你是越洋?不,你是洛天?”看

    到后来出现的人,此人一下子跳了起来,看向洛天神色不定的喝道。“

    石军,破军?我该早想到是你,因为我可是和被你打伤过的人,都有过交集,一个是血魔老祖,还有一个是欢喜佛。

    从他们那里,我早听说过你的名字,甚至也有一点印象,只不过你的手段倒也高明,做了易容,连我也没有认出来,”洛

    天随意的走动着,看着这个破军淡淡的说道。

    “小子,你想做什么?”破

    军警惕的望着洛天,冷声喝道,他混入风家,本来就是想窥视风家的重宝通天石碑,开始一直没有机会,想联合洛天,可是洛天对他不屑以后,后来没有想到风帝出关后,收了自己作弟子,这才让他有机可乘。

    “交出通天石碑,饶你一命!”

    洛天随意的说道。

    “不可能,洛天,别人怕你,我可不怕,想要通天石碑,你是妄想,”破军大怒道。

    “你这个混蛋,真有些手段,竟然第二次进入九幽魔域,打探出我的身份,害的我的身份提前暴露,打乱了我的计划,甚至使天南域损失惨重,你说,你该怎么死才好呢?”洛

    天缓缓的虚空渡着步子,望着破军说道。“

    哼,看来我想的没有错,不要说我不把通天石碑交给你,就是给你,你也不会放过我对吗?”破

    军不由的冷笑,眼睛却是乱转,不停的用神识扫视四周。

    “不用找了,就我一人,不过足可以对你了,你坏了我的大事,让我的亲人和朋友受到了极大的陨落,我怎么会放过你呢,说到底,你是罪魁祸首啊,”

    洛天眼中的寒意森然,这个破军必须要死,放过谁也不能放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