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逍遥兵王 > 第三千零三十六章 出谋划策
    到了晚上,陆一鸣和陈秋歌回来了,两人的脸色很不好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洛兄,这是你要的丹药和炼器材料,请收好,”

    来到洛天面前,陆一鸣强装出一丝笑容,把一枚戒指递给洛天说道。

    “陆兄,发生了什么事?”

    洛天并没有接戒指,而是随意的问道。

    “咳,都是我九鼎宣的小事,”陆一鸣故作不在乎的笑道。

    “陆兄,既然把我找来,仅仅是来做客的么?”洛天似笑非笑的说道。

    “这个——”陆一鸣一阵犹豫。

    “还犹豫什么,这件事需要洛兄相助才行,你不说,我来说,”陈秋歌瞪了一眼陆一鸣,然后看向洛天,微微一欠那较好的身材,这才道:“今天开高层会议,九鼎宣中支持那个药宗的人不少,和一鸣成了势均力敌之势,情况有些不妙,就连以前那些支持一鸣的,现在

    也倒向了那个药宗的一边,这样下去,对一鸣越来越不利了,”

    “陆兄才是正统,那个什么药宗他是凭什么争取如此多的支持?”

    洛天直接问到了点子上。

    “唉,洛兄,实不相瞒,当年父亲在时,我基本上很少过问九鼎宣的事,一切都是那个药宗在负责。

    现在父亲不在了,此人以我不懂经营,德行浅薄为由,要强行干预,说是等我成长起来后,再把九鼎宣交给我,简直是岂有此理,很明显,他想独吞九鼎宣,”

    陆一鸣接着气愤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

    洛天有些恍然大悟,对于这种位高权重,一朝升天的人物,他见得多了,对付这样的人,其实并不难,但也要用对方法,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洛兄,你可有办法助我脱离困境,现在九鼎宣丹药生意,拍卖会,还有药材市材,以及许多九鼎宣的生意,都安插了那个药宗的人,有的时候,对我都是阳奉阴委,这样下去,我早晚会被这个药宗架空,

    成为傀儡,”

    陆一鸣看向洛天叹惜道。

    “不知道九鼎宣实力方面如何,我是说,就像那个奇长老一样支持你的势力到底有多少?还有,这件事,你想尽快解决,还是想慢慢解决?”

    洛天想了一下问道。

    “洛兄,现在支持我的,都是当年父亲大人的旧部,还有我的一些心腹,大约也占九鼎宣一半左右吧,至于尽快解决还是慢慢解决,这——是何意?”

    陆一鸣望着洛天认真的问道,而那个陈秋歌也是望着洛天那笃定的神色,有些疑惑,还有些希熠,洛天的心智她见识过,看洛天如此,她的心里莫名的放松了许多。

    “尽快解决,那就是以你少主的名义,清理九鼎宣,带人过去直接把他干掉,”洛天简单的说道。陆一鸣不由一呆,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洛兄这个方法不可,且不说,我现在没有这个实力,即使有也不能那么做,毕竟跟随他的不少的人,都是我九鼎宣的元老人物,而且这样一来,也会让九鼎宣人心

    惶惶,削弱了九鼎宣的力量,”

    “不错,洛兄,那个药宗的实力不弱,是七级灵帝顶峰,半只脚已经踏入了八级灵帝,实力强大,而且还是炼器宗师。

    说实话,他虽然想独揽九鼎宣,不过也对九鼎宣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刀兵相见,以目前的情况看,似乎有些过激了,再说,以我们目前的实力,也不是他的对手,你还是说说第二种方法吧,”

    陈秋歌也接口道,她相信,凭洛天的智慧绝不会想出这么直接粗暴的主意,关键还是第二种方法。

    “第二种方法虽然慢一些,不过却是正常的方法,那就是人心所向,万众归心,整那个药宗的黑材料,挖他的老底,”洛天想了一下说道。

    “咳,这个——洛兄,你能否说的明白一点,”对于洛天的“行话,”陆一鸣有些不了解。

    “洛兄是说找出药宗不利于九鼎宣的证据,然后公布出来,让药宗成为众矢之的?”陈秋歌望着洛天试探的问道。

    “呵呵,陆兄,你的女人比你要聪明啊,”洛天赞赏的看了一眼陈秋歌,然后微笑着对陆一鸣说道。

    陆一鸣不由的老脸一红,讪讪的说道:“不瞒洛兄,九鼎宣的许多事,都是秋歌帮我处理的,在这方面——我确实不如她,”

    “行了,不要说了,还是请教洛兄,这件事该如何处理吧,”陈秋歌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洛天,瞪向陆一鸣有此嗔怪的说道。

    “咳,是,还需要麻烦洛兄才行,对了,这个请你一定要收下,并不值多少钱的,”陆一鸣执意把手中的戒指塞到了洛天手里,洛天推辞了一下,也没有再客气,于是收了起来,随手就交给了小凌。

    小凌兴奋的接过,神识一查看,不由的一呆,说实话,洛天所需要的这些东西,真的并不怎么值钱,大部分发都是兽丹,还有一些丹药,并不是太过稀有之物。

    “陈姑娘,另外,我还想请你办一件事,”洛天看向陈秋歌道。

    “洛兄,有话但说无妨,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照办,”陈秋歌笑呤呤的说道。

    “是这样,我想让你帮我打探一下有关太白王城的事宜,既然你知道我是洛天,还有有关逍遥门的一些事情,另外,还有天音派,乱天宗,裂天轮界的一些事宜,”

    洛天说道,他还是对逍遥门放心不下,还有太古王城。

    “没有问题,小女子一定尽力而为,”陈秋歌认真的说道。

    洛天轻轻的点点头。

    “洛兄,你说整药宗的黑材料的事,这个具体——”陆一鸣对于先前洛天的建议还是一头雾水。

    “只要找总会有的,是否有没有贪污,有没有过背叛九鼎宣,药材生意上是否动过手脚,有没有私下结交一些势力等等,这都是可以掀他的罪证。

    要记住你才是少主,任何不利于九鼎宣的事,都可以拿来对付他,另外,我还想问一下,九鼎宣主到底是怎么在遗迹之中陨落的?”

    最后洛天问道。

    “你怀疑是药宗动的手脚?”陆一鸣一怔,眼中闪过一丝凝重。

    “你先前也说过,药宗把你当作了小孩子,那么,九鼎宣主陨落后,受益最大的就是他了,我不敢说这件事一定和他有关,不过最好还是要查一查,”最后郑重的说道。

    “可是,先前,九鼎宣的强者已经查过了,和药宗没有任何关系,那处遗迹凶险异常,听说父亲是被困在一座杀阵之中才陨落的,”陆一鸣想了一下说道。“是么,那就把水搅浑吧,”洛天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