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逍遥兵王 > 第三千零四十六章 三级灵帝
  这时,陆一鸣神色微微一变,在他的手上出现了一块玉简,微微发光,这是传音玉简,陆一鸣自然也有自己的私人势力和消息来源,而这传音玉简,就是他用来接受消息的一个工具。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看到陆一鸣的神色精彩,陈秋歌心里一动,不由的问道。

  “出事了,天音派和华家不知因为何事,竟然发生了火拼,天音派的金河身死,其父金华庭身受重伤,更是陨落弟子上百。而

  华家损失也极大,华家的三虎之一的华天扬,最有潜力的一个儿子竟然陨落,现在华家和天音派正在发生大战,似乎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听说其中还有乱天宗和太古王成的影子,”陆

  一鸣疑惑的把这个消息说了出来。“

  华天扬死了?”

  陈秋歌心里一动,只感觉一块大石突然被搬开,浑身一阵轻松。她

  所料不错的话,华天扬的死,绝对和洛天有关,只是她不知道,洛天到底是怎么杀死华天扬的,毕竟华天扬实力太恐怖了,连她都忌惮不已,不然的话也不会被他控制。“

  天音派和华家大战?难道这是大哥哥的手笔么?”小

  凌不由的一呆,失声道,她知道天音派一直想对付逍遥门,现在把华家牵扯进来,甚至华家的什么华天扬都死了,这可是一件大事,这样一来,天音派绝对再也不会有精力对付逍遥门了。“

  这个家伙”林

  曦也了解洛天的手段,这出去几天,却是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出来,确实让人不可思议。

  “你说这是洛兄的手段?”陆

  一鸣一愣,洛天出去并没有多少天,甚至陆一鸣也不知道洛天去做什么了,听到小凌失声说道,不由的一怔问道。

  “我说了么?你听错了吧,”小凌眨了眨眼睛说道。

  “你”陆一鸣有些无语。“

  陆兄,你没有听错,”众

  人眼前,空间能量一阵波动,一个人影出现在其中,正是洛天,一脸微笑着望着陆一鸣。

  “洛兄,你”

  感受着洛天的气息,四级灵帝的陆一鸣竟然有一种高山仰止,看不透的感觉,深不可测。而

  朵朵,林曦小凌还有紫灵儿也看向洛天,眼中出现了一丝惊喜,陈秋歌更是望着洛天,眼中充满了感激的神色。这

  个男人的手段真是厉害,短短的数日,就解决了自己的心腹大患,挑起了两大势力的大战,实在是不可思议。洛

  天晋级了,众人能感受出来,现在的洛天已经到了三级灵帝的修为,实力比起以前更加的强大。

  只是没有人知道,洛天晋级时所遇到的凶险。天妒英才,洛天的气运恐怖,连上天都不允许他的存在。

  “大哥哥,太好了,你的实力又增强了,不知道可以击杀几级灵帝?”小凌高兴的说道。

  “六级灵帝应该不是我的对手,”洛天谦虚的微笑道。如

  果让别人听到洛天如此说,肯定以为洛天狂妄,毕竟现在才是三级灵帝,可是知道洛天的人,则是一副理所当理的模样。

  而小凌脚下蹲着青狮则是郁闷的看了一眼洛天,他也是六级灵帝,当初被洛天险些杀死,现在洛天晋级三极灵帝,击杀六级灵帝绝对不在话下,甚至已经到了和七级灵帝相抗衡的地步。“

  洛兄,可否说说这次外出的情况,”

  陈秋歌望着洛天认真的说道。洛天点头,简单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让众人唏嘘不已。

  “厉害,厉害啊,洛兄,我陆一鸣做的最对的一件事,就是没有和你为敌,”陆一鸣感叹道。

  “陆兄客气了,说说九鼎宣的情况吧,”洛

  天谦虚的摇摇头,然后把话题转移到了九鼎宣上面,只是显示一下自己的不凡即可,让陆一鸣感觉自己神秘,强大,这就足够了。提

  到九鼎宣,陆一鸣神色显然有些气愤,不过想了一下还是说道:“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在九鼎宣高层会议上把要说的都说了,相信早已经传到了药宗那里。

  我已经派人打探过,最近药宗动静很大,不停的更换九鼎宣重要位置上的一些人,全部换成了他自己人,相信不久后,他就会对我发难,”“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而且,九鼎宣内部,一些原先和一鸣交好的一些宾客朋友,也对他忽冷忽热,成为了药宗的坐上宾,他们已经选择了站队,”一边的陈秋歌补充道。洛

  天看了陈秋歌一眼,微微点头道:“这是好事,说明,药宗坐不住了,如果仅仅是那些克扣源脉,私设生意渠道的事,他不会有如此大的动静,”“

  洛兄的意思是说,这个药宗真的和父亲的陨落有关?”陆一鸣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沉声问道。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虽然他在会议上说的很隐晦,一些掌握了一些证握的模样,其实,他什么也不知道,完全是在诈药宗,想让他自己跳出来。“

  我也只是猜测,”洛天看了一眼陆一鸣随意的说道。

  “那洛兄,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陆一鸣有些着急的说道。

  “我还有一些重要的事要做,不能在九鼎宣耽误的时间太久,就这几天吧,把事情帮你解决一下,”洛天想了一下说道,然后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记住,一定要无意间把这个秘密泄露出去,同时你的人要准备好,到时,听我的招呼,”洛天认真的说道。“

  是,洛兄,我明白,”陆一鸣兴奋的说道,然后两人又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陆一鸣就回去准备去了。

  “洛兄,谢谢你,请受我一拜,”

  陆一鸣离开后,陈秋歌找了一个机会,单独约见了洛天,陈秋歌行大礼表示感谢。

  “陈姑娘不要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洛天把她扶了起来,手触那香软的玉手,不动声色的松开,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肯定会以为,我这个女人,为了生存,甘于屈服于那个华天扬,忍辱偷生,而不自重吧,”

  陈秋歌望着洛天苦笑道。“

  华天扬杀了你的弟弟,又占有了你,你报不了仇,却又不敢声张,只能等机会,这个我可以理解,”洛天淡淡的说道。

  陈秋歌一怔,眼中闪过一丝枯涩,随后看向洛天道:“洛兄,我没有看错你,看来你也真正的杀了那个华天扬,不然的话,我弟弟的事,你是不可能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