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逍遥兵王 > 第三千二百零五章 隔空对话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消息如风,逍遥门一战震惊世人,现在玄天域鲜有人不知道洛天这个名字的。洛

    天,这个一直默默无闻,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终于入了大人物的法眼,而他同时也跻身一流强者行列。焦

    天一把能掌握的强者高手都散布了出去,暗中保护逍遥在外历练的弟子。

    不过以焦界的实力,还是不行,毕竟焦天一是新晋级的主宰,一级主宰顶峰而已,远比不上裂天界的势力,所以,在外的一些逍遥门的弟子纷纷隐蔽了起来,历练变得极为被动。即

    便如此,也开始有在外历练的逍遥门弟子受伤了,据说,狂狮,莫云烟,还有原真空他们,就遇到了裂天界的一个强者,险些陨落,几人合力才逃了出来。这

    件事让焦天一大怒。

    “冤有头,债有主,裂天界不要太过分,不要牵扯到无故弟子,再敢追杀逍遥门弟子,就是和我焦界为敌!”

    焦天一放出话来。

    “焦天一,你只不过是一个新晋级的主宰,老夫一招就要你的命,我劝你不要趟这趟浑水,免得让你的焦界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裂

    天界深处传来声音,冷漠无比。“

    亏你是一个老辈主宰,竟然和小辈过不去,你的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么?”焦

    天一怒骂,不过却有些心虚,裂天行最少也是三级顶峰甚至四级主宰,他到他差的太多了。“

    放肆,再敢不敬,焦界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裂天界沉声放言,威压焦界。“

    裂天界好大的口气,不知道再算上我虚空界,你的胜算有多大?再不收手,后果怕是你难以承担起的,”虚

    空滚滚,传遍玄天域,竟然是虚空界主的声音,声助逍遥门,让人震惊,不过想到,虚空界主的女儿就是逍遥门洛天的女人,他有此举动也是正常的。“

    虚空界主,你这个废物,连自己的虚空界都管不好,险些被人颠覆,也想来插手玄天域的事么?”

    好久,裂天界深处传来声音,对虚空界主很是不屑。“

    那你敢和我生死一战?不敢就乖乖的给我闭嘴!”

    虚空界主是一个性格狂暴的强者,上次,在逍遥门为难洛天就可见一般。

    出奇的,裂天行主宰面对虚空界主的挑衅,却是并没有回答,沉默了下来,只不过,在玄天域搜查逍遥门弟子的行为,并没有停止,但是转变了方式,不再那么光明正大,而是暗中进行。

    “好厉害的虚空界主,难道他比裂天行主宰还要强大不成?”不

    少的人表示疑惑。“

    大劫将至,至仙门将要开启,他怎么可能浪费自己的本源,进行无谓的大战那,除非他疯了,两个儿子的死不会影响到他的!”一

    个和尚,架起烤架,烤着一只能量四溢,巨大无比近乎要把一条山谷填满的灵兽,轻声自语道,正是那个天僧主宰。

    只不过现在此人还没有完全进去主宰大位,但实力绝对恐怖,先烤金乌,后烤这强大的足足相当于九级灵帝的灵兽,可想而知,此人的战力异常恐怖。

    消息传的很快,而玉梳界自然也知道了这个消息。

    “洛天”在

    玉梳主宰修炼的强者的帝尊,听到这个消息不由的震惊无比,眼中浮现出重重的杀机,他万万没有想到洛天成长到这个地步。

    “这个小子,简直把外面闹翻天了,真是小看了他!”

    同样在玉梳界修炼的林曦的二叔听到这个消息,同样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嘿,裂天界看来也不过如此,吃了这么大的亏连对方的人都没有找到!”一

    个一身古铜颜色的壮汉,一手持一柄巨大无比的铜锤,此刻嘿嘿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看向帝尊咧嘴笑道。“

    你这个野蛮人,找死?”帝

    尊眼眸开合间射出两道精光,气息深沉无比,半步主宰的气息猛然泄出,冷漠哼道。“

    嘿,真要战起来,谁死还不一定那?要不试试?”这

    个被称为野蛮人人的家伙实力恐怖,也是半步主宰,天生神力,极为恐怖。“

    怕你不成,”

    帝尊猛的站起,有托天之势,此人仪表非凡,身材修长,势力深不可测,比起一般的半步主宰强大很多。一

    步跨过,虚空发出轰鸣,体内似乎都要裂开了,整片天地以他为中心,拥护着洛天如同天之君王,向着野蛮人走去。

    而这个野蛮人手持铜锤,嘿嘿冷笑,眼神却是凝重无比,身上的肌肉纵横如龙,竟然在蜿蜒曲折的蠕动,极为怪异,似乎在酝酿神力。

    “你们两个是想受到玉梳主宰的惩罚么?还不快点住手?”

    一身冷喝,一个青衣男子出现,突兀的出现在两人之间,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机,把两人的气息化解为无形。

    男子并不高大,甚至长的极为普通,不过却是给人一种大海深渊,高山仰止的感觉,恐怖无比。看

    到来人,帝尊不由的神色一变,他知道有此人在,他们是打不起来了,此人是二级灵帝。此

    人在玉梳主宰所招收的年轻一代强者中,属于顶峰的存在,所有的人都忌惮他三分,帝尊也不例外,平时此人也以为首者自居,性格阴沉无比,不可轻易招惹。

    “嘿,既然青菩兄劝阻,那自然给你面子,我们的恩怨以后再说,”

    野蛮人看向这个青衣男子,眼神也有些忌惮,不由的咧嘴一笑说道,然后收了两个铜锤,直接离开了此地。“

    帝尊,外面的消息,我也知道一二,不过现在不是你逞强的时候,一切有你的父亲在做主,我等跟随玉梳主宰还有大事要做,争取进入至仙门的名额才是正途,不是么?”

    这个青菩看向帝尊语重心肠的说道。“

    青菩兄教训的是,在下受教了,”帝尊眼神古井无波,看了一眼这个青菩淡淡的说道,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哼!”

    望着帝尊离去的方向,这个青菩不由的轻哼一声,眼神闪过一丝冷漠,玉梳主宰所招收的年轻强者很多,很多人对他尊重无比,不过也有人对他不在乎,而帝尊还有那个野蛮人就是其中两个。所

    以,他一直找机会想给这两人一个教训,只不过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这两人对他不热不冷,不阴不阳的态度,让他心里极不舒服。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