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逍遥兵王 > 第1124章 秘幸
    尽管洛天见识多广,也从来不知道在京城附近还有如此浩大神秘的地宫。

    “寒铁衣”口中的地下龙脉,幽深,寂静,古老沧桑,处处透着岁月的痕迹,那石壁上古老的壁画彰显着这一切,似乎让人看到了历史的沧桑变迁。

    不过仅仅是这些根本不足以说明这是华夏龙脉的所在,正如素萍所说,神秘是神秘,如何才能说明这是华夏龙脉之所在那?

    素萍好奇,洛天也好奇,毕竟古老的华夏地下陵寝数不胜数,像这样的宫殿太多了,如昭武,明皇,始帝,宗陵哪个不是神秘之所在?

    听了素萍的话,“寒铁衣”面色凝重的点点头又摇摇头:“如果仅仅如此,也不算是华夏之龙脉了,华夏之所以被称为炎黄子黄,龙的传人,那是真有龙的,我们都是龙的传人,命脉之所在,也是因为有此巨龙的存在。”

    “真的有龙?”

    不但是素萍,就连洛天也是呆了,华夏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真龙的存在,即使是在国外也没有,这已经是绝迹的生物,只不过是华夏的图腾象征,现在从“寒铁衣”的口中听到竟然有真龙,这如何不让洛天和素萍感到吃惊。

    “不错,真的有,就在这里,我们守护者历代所守护的也正是它,它是华夏之神,护佑我们平安享乐,其实不光是华夏,其他的国家也有自己的象征,比方岛国的八歧大蛇,西方的神骑士,天翼天使等等都是真实存在。”

    “寒铁衣”面色凝重的向洛天和素萍说出了这么一则秘辛。

    “这个世界果然神秘……”

    洛天轻声自语,面色凝重,西方的神骑士还有六翼天使,洛天也听说过,不过没有见过,他曾经怀疑黑天使就是西方六翼天使一族的人,至于神骑士,洛天认为是西方基督教中的护教人物。

    不过这些并不重要,听了“寒铁衣”的话,唯一让洛天触动的是岛国的八歧大蛇。

    前不久,他和武藏家族的武藏苍生对决,在冥冥之中,洛天就曾看到了一条怪蛇极度的庞大,恐怖,传说,八岐大蛇有着八个头和八个尾巴、眼睛如同"酸浆草"般鲜红,背部上则长满了青苔和树木,腹部则溃烂状流着鲜血,头顶上则常常飘著雨云,身躯有如八座山峰、八条山谷般巨大。

    所以洛天当初有能力击杀武藏苍生,不过却是没有杀手,武藏苍生所表现的太过骇人,他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那种恐怖末知的存在,洛天不想招惹。

    “前辈,不知道有句话,晚辈该不该问。”洛天沉思了一下说道。

    “小子,有话就说,不必吞吞吐吐。”“寒铁衣”对洛天没有客气,直接说道。

    “是这样,据我所知,八歧大蛇可以依附人身或者说是被人召唤,这是真的么?那么我们华夏的神龙是不是也……”

    “你连这些都知道?”没有等洛天说完,“寒铁衣”失声叫道。

    洛天点点头:“前辈,实不相瞒,我在岛国和一个高手交过手,他是武藏家族的家主,名叫武藏苍生,实力在半步化臻左右,是岛国的神忍,在和他交手的过程,我冥冥之中,看到了八歧大蛇的影子,晚辈当时心中忌惮,并没有强逼,任他离去。”

    “寒铁衣”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洛天轻轻的点点头:“你做的对,不然的话,老夫估计现在也看不到你了,八歧大蛇是岛国的图腾象征,也是真实存在的,护佑着岛国,除非是岛国存亡之际,它才会出来救赎,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有人会用秘法召唤八歧大蛇,即使是它的一分身投影,也能一个指头灭了你。”

    “有这么厉害?”洛天不由的心惊,倒吸了一口冷气,幸亏当初自己没有冲动。

    “就有这么厉害,岛国对华夏一向忌惮,嫉恨,那是因为历史的原因,更是因为图腾象征的原因,再凶猛的蛇也斗不过龙,这样说你明白吗?”

    “寒铁衣”不愧是几千年历代守护者的后人,知道的真的不少,都是以前洛天从来没有听过说的东西。

    “明白。”洛天点点头。

    “其实,我们的华夏神龙也能召唤的,只不过老夫虽然作为守护者,不过一代一代的传下来,到了老夫这一代,所知甚少,根本不懂得如何召唤了,只能守护在这里。”“寒铁衣”惭愧的说道。

    “前辈作为华夏的守护者辛苦了。”洛天真诚的说道。

    “守护者职责所在,谈不上辛苦不辛苦,这是老夫的使命,年轻人,你的实力不错,胸怀大义,心慈天下,忠心为国,再告诉你一个秘辛,据说神龙目前还没有承认一个人,不知道你行不行?到时可以一试。”

    “是么……”洛天的心脏猛的跳动起来。

    “你是说,可以让神龙认主,骑着它遨游九天?”一直没有说话的素萍突然接口道。

    “寒铁衣”摇了摇头:“当然不是,那是高贵的神灵,只是承认一个人,千万不可说什么认主的话,不然的话冒犯神灵,没有人能救得了你啊。”

    “原来是这样……”素萍惭愧的点点头。

    “那前辈,能否现在带我去看一下,拜见一下神龙。”洛天有点颇不及待了。

    “寒铁衣”摇了摇头:“不满二位,神龙虽然在此,不过不是谁说能见就能见的,必须沐浴更衣,斋戒三日方可,改天吧,再说今晚带你们来,是老夫完成猎魔者的心愿而已,天亮之前,你们必须退出去。”

    “那……好吧。”洛天有些丧气,素萍也想起他们来是见那个猎魔人的。

    “两位跟我来。”“寒铁衣”开口道,然后当先向着一个石门走去,并且叮嘱洛天和素萍两人不能乱闯,二人齐齐点头,跟在了“寒铁衣”的后面。

    “想不到上面的画功如此传神,让人似乎看到了过去的一切,如同亲身经历过一般。”

    路上,素萍看着那些石壁,轻声自语,“寒铁衣”的听力何其灵敏,回过头来,淡淡的说道:“师母有所不知,这上面的壁画并不是画上去的,而是自动出现的,每更换一个朝代,石壁就会自动诞生几幅石刻。”

    “果然神奇……”洛天和素萍对望了一眼,心中惊讶。

    石门约有丈许高,上面花纹古朴,历尽沧桑岁月,“寒铁衣”上前按下石门旁边的一个机关按钮,随着轰隆的声音响声,石门自动的向两边分开,原来里面别有洞天。

    石室不是太大,只有方圆五十丈左右,里面有石床,石桌等物,凹凸不平的顶壁上镶嵌着不少的如同龙眼大小的珠子,很是明亮无比,竟然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夜明珠,想不到这里有这么多颗,每一颗放在外面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更引人注目的是,在石室的中央,端坐着一个黑衣男子,一头黑发被简单的束了起来,面容消瘦,皮肤略黑,虽然闭着眼睛,也让人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

    “他就是猎魔者?”

    洛天的神识极度的敏锐,从此人的身上,他感受到了淡淡的和朵朵一般无二的气息。

    听到动静,此人猛的睁开了眼睛,眼神凌厉无比,充满了沧桑,看向“寒铁衣”于是急忙站了起来:“单兄,回来了。”

    声音似乎有种魔性,还有些沙哑,身材很高大,比洛天还要高出半个脑袋,看起来孔武有力。

    “师父,单通幸不辱命,把您要找的人带来了。”“寒铁衣”恭身说道。

    “单兄,说过多少次了,我们兄弟相称,你怎么……”这个猎魔人急忙摆手,眼睛却是望向了素萍,一下子呆住了,不由的后退了一步。

    “不错,是……是你,还是和二十年前一样,没有变,一点也没有变。”看到素萍,这个猎魔人有些激动的上前,喃喃自语,眼中闪过内疚和痛苦的神色,有些不知所措。

    “果然是你……”

    素萍看向猎魔人,眼中出现愤怒的神色,虽然时隔近二十年,她还是一眼认出,眼前的此人,就是那晚对自己伤害过的人。

    想起那晚的场面,素萍就痛不欲生,她也曾暗暗的调查此人的下落,准备袭杀此人,可是一直没有找到,直到后来朵朵出生,她对眼前之人那是又恨又矛盾,毕竟朵朵温柔漂亮可爱懂事。

    孩子是无罪的,所以素萍对朵朵的爱并没有这个猎魔人而减少。

    “这些年,你过的还好吗?对不起,当年是我不对,对你我一直想补偿,可是……”

    猎魔人激动的上前,只不过却是被一个人给拦下了,正是洛天,冷冷的盯着她:“难道你伤害她的还不够么?如今又来找她做什么?”

    “你是什么人?”猎魔者眼中闪过冷漠还有一丝嫉意,望着洛天,强大的气息扑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