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逍遥兵王 > 第1309章 侥幸
    第1309章 侥幸

    “孙长老,快点救我,我中了金丝绿眼兽的巨毒。”

    看到这个老者出现,吴长老如同看到了救星,急忙大叫,由于刚才奔跑,血流加速,毒素蔓延的更快,她简直要昏迷了。

    “金丝绿眼兽?怎么会是这种魔兽?你深入了多少里?”

    这个一脸慈祥的孙长老听到这里,不由的脸色大变,伸出手掌贴在吴长老的后背,浑厚的真力,不要命的冲入这个她的体内,帮她压制毒素的蔓延。

    吴长老苦笑:“应该有七十里左右,并不算太过深入,我也没有想到会遇到这么恐怖的魔兽。”

    “魔兽山脉不可以常理度之,外围也有恐怖的存在,少主特意让我寻回你,不要你对那个年轻人动手,想不到你竟然追杀他到那一步,唉。”这位孙老长摇头叹息道。

    “哼,一个无名小辈而已,哪里会是少主的对手,所谓的一月之后的决斗只不过是一个笑话,他是想借机逃命而已,想多活一个月,这个小畜生当众侮我,我岂能饶过他?”这个吴长老咬牙切齿道,披散的头发,阴霾的眼神,让人看了心生寒意。

    “唉,看来你已经杀了那个年轻人了吧,毕竟这是少主定下来的约定,少主已经动了真怒,你想想还是该如何交待吧。”慈祥的孙长老摇头叹息了一下说道。

    “说来惭愧,这个小畜生狡猾的很,我并没有杀掉他,不过却也必死无疑!”吴长老面有愧色,接着把刚才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是这样,此子还真是心智过人,不过身上沾染了金丝绿眼兽的毒,看来……”老人听了点点头,有些惋惜,毕竟少主冰凤一个月后要在卧龙岗和他决斗,现在人已死,还是想想到时怎么会群雄一个说法吧,不论多么无美的说法,大家都会认为肯定是冰风谷暗中下的手了。

    心中想着,真力拼命的输入这个孙长老的体内,想帮她把毒给逼出来,却是没有想到这种毒竟然如同跗骨之蛆,蔓延极快,而且极难去除,这让老者的脸色难看起来。

    “孙长老,怎么样?”感觉到体内的变化还有身后长老那只手掌的颤抖,这个吴长老心里不由的一沉,她更加的感觉到这种毒的可怕,顿时心里突然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吴长老,你刚才奔跑过快,毒素已经入体,老朽也只能把毒素逼回手臂,想要逼出去,看来我是做不到了,也许只有谷主有这个本事,只不过这里距离冰风谷太远,这种毒素蔓延极快,我怕到时来不及……所以你的手臂怕是保不住了。”老人叹息了一下。

    “该死,为了击杀这个小畜生,竟然丢掉了一条手臂,代价太大了,混账!”吴长老不甘怒喝起来,眼中闪过极度的愤怒还有一丝绝望,最后一咬手,眼光一寒,出掌如刀,竟然把自己的手臂给生生的切了下来,顿时血流如注,白骨森森,很是可怖。

    这个老太婆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不狠也不行,不然的话就没命了。

    “唉……”

    看着老妪的动作,这名孙长老轻轻的叹息了一下,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出手如电,帮她止住了血,又往她的伤口处撒上了一些白色的粉沫,也不知道是什么粉沫,遇血凝固,然后又帮她包扎了起来。

    看着这个吴长老那冷汗直流,巨疼模样,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凭少主的实力,击败这个年轻人,应该轻而易举,你又何必多此一举呢,这下倒好,不但一个月后让少主失约,你又损失了一条手臂,恐怕你的境界会一下子下滑到通神中期,也许一生就此止步了。”

    听了老者的话,吴长老神色有些黯然,如果她知道是这个结果,说什么也不会去追杀洛天的,不过此老妪性格倔强,不由的哼了一声:“少主怎么会失约,一个月后,这个小子不出现是他失约才对,为了顾全冰风谷的名声,为了让少主专心的修练,以后屹立于强体之林,这条手臂又算得了什么?”

    说是这样说,不过仍然看得出这个吴长老语气中的悔恨之意,这个孙长老也是摇摇头,苦笑了一下什么也没有说,同为冰风谷的长老,他太了解她了,性格倔强,眼里揉不进沙子,只因为当天洛天侮辱了她,所以这才拼着受到少主的责罚,也要赶来击杀洛天就可见一般。

    至于为了冰风谷的名声及少主的成长,这些借口不提也罢。

    “好了,此地不宜久留,先离开这里再说。”孙长老最后叹息了一下,建议道,后者点点头,然后两道人影极快的离开了这里,现场只留下了一条血淋淋的手臂。

    “咳,咳。”

    魔兽山脉外围深处,洛天醒了过来,张口咳出了一大口污血,面色苍白无比,体内的真力涣散,艰难的坐了起来,周围都是那种让人作呕的沾液,附着在草丛和石头及树干上,到处都是枯黄一片,可见其毒性之强,却是不见了那只巨大的如同青蛙一样魔兽的影子。

    “这个魔兽巨毒无比,为何我没有事?”

    洛天有些疑惑,仔细查看了一下体内的情况,除了真力有些涣散外,并没有什么不适,却是感觉丹田内部有一丝奇异的药力在散发,驱除着那些毒素。

    “龙涎果?”

    洛天不由的一怔,顿时明白其中的原因,那丝药力竟然是在地球上,那条神龙所赠的龙涎果的药力,竟然还有一部分残存在体内,受到这种巨毒的攻击,竟然自主的激发了出来。

    “好厉害的龙涎果,不然的话,我这条命必定葬送在这里,该死的老太婆,等我洛天出去后,必杀你!”洛天咬牙切齿,被她追的像狗一样疯逃,还遇到了恐怖的魔兽,如今能保住性命,实在是万幸。

    伸手往戒指上一抹,吞服了一颗聚真丹,然后站了起来,扫视了四周,然后认准了一个方位,快速的离开了这里,毕竟这里是外围纵深处,万一再遇到什么魔兽,他可不相信还是这么好的运气。

    那个大青蛙估计也是因为那个吴长老的缘故,没有来得及“处理”自己呢,从这点来看,那个死老婆总算做了一件好事,不然的话,估计自己会被那个大青蛙一口给吞下去,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可恶的老太婆,自己又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足足浪费了五颗聚真丹,用了三天时间,在一个僻静之处,洛天才终于恢复过来,简单的清洗了一下,换了一件衣服,盘膝坐下,眼神有些凝重。

    “距离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近十天了,必须加快速度了,不然的话,不但胜不了那个冰凤,还会被其击杀,更重要的无法救得小凌。”

    “这个死老太婆,又耽误了老子三天的时间修练,这等于是谋杀,冰风谷,妈的,总有一天,我会打上门去,男的统统杀掉,女的嘛,到时再说,不说那个死老太婆是必须要杀的……”

    洛天咬牙切齿,又开始了苦修,从戒指中取出那个沉重无比的黑色的大军刺,扛着边修练,边咒骂。

    一天,二天,三天……

    正可谓是山中无岁月,不知是何年,不知不觉,洛天在魔兽山脉外围呆了已经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了,累了就吞服聚真丹,盘膝打坐修休息,饿了喝一些山泉的水,吃一些戒指里储备了的干粮,来了雅兴,就打一些猎物烤着吃,日子倒也逍遥自在。

    在这几天里,除了扛着那个巨大的军刺步行外,洛天又击杀了不少的魔兽,也差点被一些恐怖的魔兽所击杀,几次遇到了危险,不过任他那出色的感知能力及以前在丛林中生活的经验,让他安全度过,但也伤痕累累,时刻处在危险上,神经高度紧张。

    不过有付出就有收获,洛天发现识海中的那道通往通神境界的大门,比起以前松动的更厉害了,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这让他惊喜异常,只不过洛天现在并没有打算恢复境界,他必须要有十足的把握才行,不然的话,功亏一篑,到时他连哭都来不及。

    另外还有那个极沉重的寒冰大军刺,洛天现在不动用真力,基本上靠着那套寒冰气劲就能抵抗它所散发出来的寒意,这不得不说是一极大进步,他的体内已经产生了抗性,对于冰寒的抗性。

    当然,也和寒冰气劲的熟练掌握也分不开,如果现在不动用寒冰气劲护体,估计一挨上这个巨大的寒冰军刺,手都会冻结在上面,拿不下来。

    并且洛天发现这样一个问题,寒冰军刺虽然极寒,不过却也是靠近后才能感觉得到,距离三米开外,似乎都感觉不到,返璞归真也也许就是这个道理。

    “这个东西是自己的一个底牌,必须要慎重使用,对敌时会起到出奇不意的效果,嘿。”

    洛天望着插在地上的那把黑色的寒冰军刺不由的咧嘴笑道,不说其寒冷,就凭这个重量,就足以给没有防备的对手以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