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五四二章 一个都别放过
  当!一声脆响。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圆方亲眼见到一支刺来的宝剑停下,被一只带着尖锐指甲的银色爪子给硬生生抓住了。

  使剑者用力,却难动分毫,满脸震惊。

  爪子一挥,长剑倒回,剑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倒插进了攻击者的胸膛,几滴血溅在了圆方的脸上。

  圆方扭头,眼睁睁看着那刺客被击飞了出去。

  实力如此强悍的刺客,居然不堪一击!

  圣罗刹就是圣罗刹!圆方大喜,欢呼:“银儿,不能让他们知道你的存在,快干掉他们,一个都别放过…”下一刻有些傻眼,一双妖异冷眸低视,看向了抱腿的他。

  下一刻,“啊!”圆方发出一声惨呼,被掀起的一脚给甩飞了出去,撞向了一名刺客。

  那刺客一剑劈在圆方身上,圆方皮糙肉厚,未能劈进去,只劈的圆方噗出口血来。

  也未能将撞来的圆方给拦住,活生生被圆方给撞中,强大的冲击力将那刺客给撞飞了出去,同样狂噗出一口鲜血,两人双双砸落在地翻滚。

  陈伯发现围攻的刺客突然都住手了,下意识回头一看,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只看到一片飘扬的银发,便后背一震,“噗!”一口鲜血呛出,人飞了出去。

  被银儿挥臂打中后背,扫飞了出去。

  一切在她身边舞刀弄剑的人全部清开,银发飘飘,孑然而立,有草屑在旁飞过。

  看到踢飞的圆方,又看到扫飞的陈伯,一群合围的刺客惊愕,不知怎么回事,怎么连自己人也打了?皆盯着瞬间变了模样的银儿。

  水银般流淌的银发随风飘舞,弥张的银发下,妖艳而尖尖的鹅蛋脸,额头、鼻梁被银甲硬骨覆盖,脸上布有邪魅而诡异的银纹,两颗尖露在外的獠牙。

  风起的银发下,两耳尖尖。

  双手是一双银色的爪子,冷漠双眸慢慢扫视着,整个人透着一股慑人的妖魔气息。

  周围的刺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这是什么怪物。

  “一起上!”忽有一名刺客喝了声。

  九名刺客立刻联手袭来。

  强劲的罡气中,土石崩飞,连根而起的草屑乱舞。

  有人被连人带剑给一胳膊扫飞,身体如折纸般从轰轰烈烈爆开的土石中狂喷着鲜血倒飞了出去。

  有人半边脑袋被拍扁而飞。

  有人被一爪穿胸而过给甩飞。

  有人被一爪扫开了胸膛而飞走。

  有人如钉子般被一爪给拍进了地下,半边肩膀没了,呛着血奄奄一息。

  迅捷而狂乱的爪影停下,打斗的动静亦停下。

  一人跪在银儿的边上,手中剑用力戳在银儿的腰上,戳破了衣服,剑锋却戳不进银儿的身体,他自己的脑袋却被银儿五爪给抓着。

  另一人真的恍如见了妖魔一般,满眼惊恐地后退着,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恐怖的东西,突然转身就跑。

  啪!爪子下的脑浆爆裂而出,银儿闪身而出,快若魅影。

  脑浆崩裂的人还未完全倒下,那逃逸的杀手刚跳起飞掠便被人摁下,见到了前胸那只带血的爪子。

  一爪从后背贯穿而出。

  数名围攻的杀手,瞬间非死既残。

  周边打斗的人全部停下了,全部看着这边。

  牛有道、管芳仪和袁罡还好。

  许老六和老十三那真是震惊了,难以置信,若不是那妖魔一样的人还穿着银儿的衣服,无法相信那能是那个一脸天真的女人。

  亲眼目睹了难以想象的恐怖,杀他们这种高手如砍瓜切菜一般,这还怎么打?一群杀手害怕了!

  “走!”空中驾驭飞禽的一名杀手高呼一声。

  银儿霍然抬头看向空中,冷目肃杀,都是黑衣蒙面人,对她动手的人还想跑?

  胳膊甩飞了那具尸体,双臂略起,后背唰一声。

  后背的衣服洞穿,弹出两只银色翅膀。

  夕阳下,两只翅膀散发着被夕阳光芒压制的银辉。

  银翅一动,掀起狂风,整个人嗖一声蹿向了空中。

  那只黑玉雕紧急振翅也逃避不了下面冲来的速度,黑玉雕身上的刺客立刻闪身飞掠而出。

  空中陡然拐弯的银辉如一支利箭般,划出一道弧线击中了他,将他从空中给击落。

  砰!地面一个坑,双翅略收的银儿站在坑中,坑内有鲜血从她脚下溅出。

  “啊!”坑内冒出一声短暂的凄厉惨叫。

  银翅又带出一阵狂风,直接冲向了最多的一群人,两名蒙面刺客喷血飞出。

  “趴下!”

  袁罡突然一声惊呼。

  攻破包围的银儿朝他们三个杀来了,许老六和老十三还以为是自己人没事,袁罡却从银儿的眼神中看出了不对,紧急发出一声提醒。

  “嗷呜!”

  一声如晴天霹雳的虎啸,三吼刀狂劈向迎面冲来的银儿。

  银儿单臂一挡,咣一声,人在空中搅动翅膀一甩。

  袁罡喷血而飞,许老六和老十三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没留心到之前的陈伯和圆方是怎么回事,亦被劈头盖脸而来的一双大翅给扫飞,一个个喷血砸落在地。

  刺客们四散而逃,那一对银翅在草原上如银色闪电般,四处飞掠,犹如老鹰抓小鸡一般,无一能幸免,无一能逃脱,有些顶多是跑的远一些而已。

  银翅在草原上兜了一圈又回来了,直接冲还站着的人飞来了。

  速度之快,令被冲击的对象头皮发麻。

  “我去你大爷!”管芳仪怪叫一声,翻袖就是一张天剑符,释放出滚滚波涛般的缠绕罡影,强大的能量将其烘托升空。

  她挨过一次打有经验,不敢再出手了,出手根本没用,遏制不住人家,只是以此庞大的能量护体而已。

  轰!如一道惊雷在天地间炸响,地面坍塌,土浪如冲击波般狂爆向四面八方。

  空中一群飞禽惊的振翅高飞躲避。

  喷出一口鲜血的管芳仪如流星般从崩溃的巨大能量中飞出,狠狠砸落在地。

  打倒一个,那在强劲罡风中翻转的一双银翅调转方向,又冲持剑在手的牛有道冲来了。

  牛有道神情抽搐,横剑在身前准备阻拦的同时,施法怒吼道:“银儿!银儿!银儿……”

  连声怒吼,欲吼醒她。

  没办法,碰上这妖王,他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他那点反击的速度在人家眼里就像儿戏一般。

  逃?不说以前,刚才的没看到?哪个不比他逃的快,又有哪个能逃掉?

  不幸中的万幸,他的声音似乎有点效果。

  如闪电而来的银翅速度陡然慢下,一对银辉翅膀以可见的速度煽动着,越来越慢,最终悬空在他上方俯视着。

  牛有道抬头看着,剑插在了地上,放空了双手,以示没有恶意,再次以平常交流的语气呼唤道:“银儿!”

  双翅徐徐而动,人飘落,足尖缓缓落地。

  站在了他跟前的银儿缓缓收翅,有点疑惑地看着他,眼神中的冷漠肃杀已不见,似乎想努力想起什么。

  牛有道向她伸出手,尝试着上前一步。

  银儿略惊,双翅又略展开了一些。

  牛有道脸上露出笑意,尽量露出温和的笑容,慢慢靠近了她,并招了招手,示意她抬手。

  似乎受到对方情绪的感染,似乎感受到了善意,银儿的双翅又缓缓收拢,一只爪子尝试着伸出。

  一只人手,一只妖魔的爪子,在这一片狼藉的草原上,沐浴着夕阳的余晖,终于触碰在了一起。

  两手相握,已有应对经验的牛有道迅速施展乾坤诀功法,输导入她体内,帮她化解那爆怒而出满身澎湃的妖力。

  银儿脸上神色变得温和,双眼慢慢闭上了,微抬着下巴,似乎有点享受。

  而她的外表也在渐渐出现变化,翅膀收缩进了体内,一头银发渐渐转灰、转黑,尖锐的爪子也在收缩……

  “咳咳…”

  管芳仪慢慢从泥巴地里爬了起来。

  有过一次挨打的经验就是不一样,有整张天剑符的能量护体,的确为她扛下了绝大部分的攻击威力。

  她这次伤的不重,就是被震懵了,一时半会儿有点缓不过神。

  攻击威力巨大的天剑符,能被她发挥出护身符的作用,她也算是有史以来头一个了。

  晃了晃脑袋,清醒了一点,从自己砸出的坑内爬出,看到远处的二人相处一幕后,咳嗽着抹了把嘴上的血迹。

  再回头环顾,看看四周的狼藉一片,除了那两位,哪还能看到一个站起的人,全部被打趴下了。

  她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一脸紧张,呼唤道:“陈伯、许老六、老十三……”

  闪身而去,向倒在地上的另类服饰的人飞掠而去,找到了趴在地上的陈伯。

  将一脸血迹的陈伯翻转,发现已是奄奄一息、不省人事,身上多处骨折,五章六腑遭受重创。

  她迅速摸出一粒天济丹纳入了他的口中,施法助其炼化,帮忙发挥药效急救。

  不远处传来一声“哼哼”,管芳仪抬头看去,只见圆方翻腾着身子,慢慢坐了起来,并用力摇了摇脑袋。

  “老熊,你怎么样?”管芳仪喊了声。

  缓过神的圆方看着她,又看看天翻地覆的四周。

  他不能说是伤的不重,好在不是挨打,是被银儿一脚给甩开的,加之刀枪不入的身子,真正是捡了条命回来。

  目光落在了远处的牛有道那边,苦着脸,语带哭腔,“让你一个都别放过,没让你连我们也不放过啊!”